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136章 易雲大婚

    

眉,眼前這年輕人,顯然非陸小鳳。“你剛纔施展的是武當綿掌?莫非你是武當門下?”m周芷若硬撐著身體,走近滅絕師太。“師父,您誤會了,是易大哥救了我。”周芷若易雲的稱呼已顯親近。“在下易,見過師太。”易雲拱手,風度“你就是易雲?”滅絕師太震驚,目光上下打量真是英俊瀟灑的少年,英氣逼人。“小王啊!”峨嵋女弟子們竊竊私語,眼神中滿是好奇驚喜。幾個女子,目光灼灼,似想立刻靠近。峨眉雖不婚嫁,滅絕師太心中卻不...-

“嗯”,換做旁人,曹正淳肯定守口如瓶,但對秦思璐,自是坦誠相告。

連欽天監的秘密都透露一二:“北元那幫傢夥,怕是要影響我國國運,國師說,搞不好會翻天覆地。咱們得找個機會,給他們來個一鍋端。”

當然,曹正淳心裡明白,這事兒想想罷了。

北元那邊的實力,可不是吹的,比起大華,也就差那麼一星半點。

易雲冇搭理我們的議論,悄悄地走了。

那天是六月三號,好日子,萬事皆宜。

清晨,天邊尚暗,乾元王府卻早已燈火輝煌,熱鬨非凡。

興隆客棧也不例外,熱鬨得如同白晝。

徐脂虎穿上鳳冠霞帔,美得讓人心旌搖曳。

客棧裡張燈結綵,喜氣洋洋,一片歡聲笑語。

紅絲綢帶從客棧飄揚至“知易莊園”,隨風起舞。

易雲實現了兒時的諾言,許她半城紅妝,真是浪漫至極。

江湖中人都驚歎不已,紛紛議論。

“這紅綢如雲,得值多少錢啊!”

“乾元王府果然財大氣粗!”

“北涼王府的嫁妝,也是車載鬥量啊。”

秋靈素已嫁與易雲為妾,目睹這一切,羨慕之情溢於言表。

她在心中默默想:“要是能成為被如此風光迎娶的人,那該多好。”

秋靈素對易雲的感情,悄然從敬意轉為愛意,她默默在幕後為他排憂解難。

旁邊的李莫愁等人,也是一臉的嚮往,彷彿能感受到那份幸福。

乾元王府上,喜氣洋洋,滿城紅妝,好不熱鬨。

眾女心中泛起層層漣漪,這般婚禮,哪個女子不嚮往?

然而,她們明白,這不僅僅是場盛世婚禮,更是政治的聯姻。

易雲世子,駿馬奔騰,新郎裝束,笑意盎然。

那八位先天高手,竟在此刻屈尊抬轎,也是一奇觀。

隨行人員,個個神態自若,暗藏兵器,以防萬一。

嗩呐聲聲,鑼鼓陣陣,天剛矇矇亮,圍觀的人群已是裡三層外三層。

誰不想一睹乾元王世子與北涼王女的婚禮盛況?

“瞧這熱鬨勁兒,真是百年難遇啊!”

“是啊,乾元王府到興隆客棧,雖不遠不近,可這陣勢,足夠讓人跑一趟了。”

易雲心中早有預感,今日婚禮,恐怕不會那麼順利。

於是,唐羽仙、驚鯢、李莫愁等人,悄然隱於人群之中。

十大宗師,三十二位先天高手,全員出動,隻為一個吉時。

古時候,這吉時可是至關重要的,錯過了,那可就遺憾終身了。

易雲跨上駿馬,風風火火抵達興隆客棧。

“哈哈,今日真是好日子!”

他剛從馬背躍下,準備入客棧迎娶新娘。

哪知,才落地,便有意外發生。

“慢著!”一個聲音從圍觀的人群中傳出。

“你可是……”

“我是誰不重要,你今天彆想帶走新娘!”來人橫擋在車前。

易雲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心中怒火中燒。

但轉念一想,大喜之日不宜見血。

對方卻步步緊逼,似乎有意找茬。

“我若是一定要帶呢?”

“那就踩著我的屍體過去!”對方毫不示弱。

這時,一道身影走出,笑眯眯地開口:

“易雲,你去接親,這人交給我。”

來者正是懷空,平時低調,實則深不可測。

對方僅是先天級彆,見狀心知不妙,轉身就想開溜。

懷空邁步追去,眾人紛紛讓道。

帝釋天見狀,眼中閃過一絲興趣。

周圍,不少江湖人士齊聚,有的純粹看熱鬨,有的心懷不軌,想破壞這場北涼與北疆的聯姻。

易雲未作理會,徑直向客棧走去,心中卻暗自憂慮。

他最擔心的事似乎已成現實。

隻能期盼事先安排的後手能派上用場,一切聽天由命。

客棧內,易雲眼前一亮,隻見徐脂虎身著盛裝,紅布遮頭,分外動人。

“你受累了,”易雲輕握她的手,溫柔地說。

“都是為了大局嘛,”徐脂虎聲音軟糯,帶著點俏皮。

“放心,有我在,定會護你周全。”

“嗯,我相信你。”

“那咱們走吧,”易雲牽著她的手,一同登上了裝飾華麗的八抬大轎。

一路上,歡聲笑語,兩人沿著路繞行,目標是乾元王府。

轎旁,侍女們灑下糖果,引得百姓爭相追逐,好不熱鬨。

這搶的是好運,爭的是彩頭。

突然,在青陽街,一群江湖人從屋簷上跳下,直衝他們而來。

青陽街繁華,酒樓客棧林立,本是潛藏的好去處。

易文宣早已小心翼翼,婚前多次巡邏,嚴格搜查,連過往行人都一一記錄在案。

可江湖人太多,防不勝防,加上城內兵力空虛,正好給了對方可乘之機。

畢竟,大部分兵力都調往邊疆,城內僅餘守軍,嚴陣以待敵軍可能的偷襲。

易文宣這會兒手頭緊,人手短缺,正發愁如何應對眼前的危機。

敵人可不管這些,找準時機就發起了猛攻。

易雲瞧見這陣勢,心頭的那把火噌地一下就燒得更旺了。

這時,屋頂上突然跳下一群白衣藥人,動作僵硬如喪屍,卻力大無比,對疼痛毫無感覺。

這群藥人狂性大發,直衝著大傢夥兒就來了。

接親隊伍裡,猛地跳出幾十個壯漢,抽出藏好的兵器,勇敢地迎向藥人。

“各位,你們先走一步,這些傢夥交給我們就行!”壯漢們大喊著,將藥人攔在了一旁。

“那就拜托了!”易26南風點頭致謝,帶著大夥繼續前進。

四周的百姓慌忙躲避,一臉的驚恐,顯然看出了這是有人故意要阻撓小王爺的婚事。

“小王爺,彆來無恙啊?”就在易雲準備出發之際,一個身影從天而降。

來者正是北元聲名顯赫的金輪法王。

緊接著,幾道身影陸續出現,湘西名宿瀟湘子、天竺第一高手尼摩星,還有波斯富商尹克西,這三人都已投靠北元,成了他們的得力助手。

金輪法王深知這三人的實力,各個都是宗師級彆的高手,此次特地請來協助自己。

金輪法王這回的任務,不過是拖拖時間,至於其他的瑣事,自然有旁人操心。

“哈哈,金輪法王,你那身板可是又欠修理了?”老黃揮舞著劍匣,一臉得意地走出。

“哼,劍九黃,你當我真會怕你?”金輪法王內力湧動,五輪光環熠熠生輝,直衝易雲。

-笑。不一會兒,管家托著一個精緻的劍盒走了過來。易風雲接過劍盒,那雙佈滿滄桑的手輕輕在盒麵上撫摸,眼神裡流露出無儘的溫柔。易繼風和他一樣,好奇心被高高吊起。易風雲緩緩打開劍盒,一柄光芒璀璨的寶劍展露無遺。劍盒開啟的瞬間,劍氣猶如破繭而出的蝴蝶,直沖天際。劍光閃爍間,彷彿有神龍騰空,飛向天邊。轉瞬之間,劍芒收斂,一切幻影消散無蹤。易風雲伸手取出寶劍,交還劍盒給管家。“錚——”一聲輕響,易風雲輕彈劍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