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143章 真假徐脂虎

    

不大,卻莊重肅穆,燕國列祖列宗的牌位供奉其上。桌上一個木盒,格外引人注目。易雲小心翼翼,心道:“慕容博那老頭子狡猾得很,可不能在這陰溝裡翻了船。”“唰!”易雲揮劍,“冬雷”出鞘,一劍斬開木盒。“呼,不過是幾支毒箭,嚇我一跳。”他長舒一口氣,心中慶幸不是更危險的火藥之類。盒中,三件物品靜靜躺著。一方傳國玉璽,正是燕國的象征,被慕容博自滅國後帶出。一張黃卷,左側彎彎曲曲的鮮卑文,右側是漢字,記載著慕容...-

書海樓上,賈詡含笑看著棋盤,隨手將棋子丟回盒中。

他起身走向窗邊,望著玄武湖美景,心情頓時舒暢。

“心胸開闊如湖麵,眼界高遠似飛鳥。”

“站在頂峰俯瞰,群山不過一粒塵。”

出了青陽街,穿過兩條街,乾元王府便映入眼簾。

勝七橫劍府門前,那模樣,凶神惡煞,駭人聽聞。

易雲把《藥王神篇》的內容一股腦兒告訴了扁素問,扁素問自然也不是小氣之人。

自家人的東西,自然不分你我。

“搞定冇?”南宮仆射的聲音隔著門縫飄了出來。

“妥了!”易雲頭也不抬地回答。

“我這身打扮如何?”南宮仆射打量著自己身上的紅袍,金絲繡的鳳凰熠熠生輝,貴氣逼人。

她從未穿過如此華麗的衣裳,更彆提是嫁衣了。

易雲目光灼灼地看著南宮仆射,心中暗歎:美,實在是美極了!

“真好看!”易雲由衷地稱讚。

他怎麼也想不到,南宮仆射穿上嫁衣,竟是這般迷人。

美得讓人忍不住心生嚮往。

“真是遺憾呢,”南宮仆射雖然覺得美得不可方物,但可惜隻能穿這麼一會兒。

不過想到這是為易雲而穿,她覺得一切都值了。

“不必遺憾,”易雲握緊南宮仆射的手,“這鳳冠霞帔本就是我為量身定做的”。

“我?”南宮仆射一愣。

“冇錯,”易雲點頭,“這身行頭可是我讓人加班加點趕製的”。

雖然是在原有霞帔的基礎上改造,可也花了不下半個月時間。

“你對婚嫁的吉時有什麼忌諱嗎?”易雲不等南宮仆射回答,緊接著問道。

“吉時?那種東西我從不當真。”南宮仆射揮了揮手中的雙刀,滿臉自信,命運對她來說,不過是刀下敗將。

即便前途未卜,她也要揮刀斬破迷霧,創造自己的未來。

“走,跟我來。”易雲一把拉起南宮仆射,推開一扇門,帶入一個新奇的世界。

房間內,紅布覆蓋的桌上,一對蓮花紅燭熠熠生輝,易家祖宗的牌位端坐中央,兩旁是豐盛的瓜果貢品,豬頭、燒雞、魚肉一應俱全,香氣嫋嫋。

八仙桌上紅布映襯,紅瓷酒壺與酒盅分外搶眼。角落裡,古床上的紅色鴛鴦錦被,宛如一幅喜氣洋洋的畫卷。

這一切,像極了一間精心佈置的婚房。

南宮仆射愣在當場,不明所以,易雲卻是一臉深情,牽著她的手走到房間中央。

“南宮,我想在我們成婚之前,先娶你為……”易雲話音未落,南宮仆射已感受到那股緊張而期待的氣氛。

南宮仆射身子一顫,臉上的震驚顯而易見。“你願意嗎?”易雲緊張地問,生怕她會拒絕。

“我願意!”南宮仆射激動地點頭,那些曾無數次在夢中幻想的情景,如今終於要成真。

南宮仆射心中,複仇的念頭曾如磐石般堅硬,她總以為情愛不過是過眼雲煙。每當心動盪漾,她便強迫自己恢複冷靜,不讓自己沉溺。

然而,易雲領她走進婚房,那雙真摯的眼眸中滿是期待,南宮仆射突然發現自己的心牆,竟不如想象中堅固。在易雲的求婚下,她心中的防線徹底崩潰,點頭答應了他的求婚。

“好吧。”南宮仆射輕聲應允,易雲心頭一喜,時間緊迫,他們決定一切從簡。

他拉著南宮仆射站在祖先牌位前,笑著說:“祖先們,今日天地為證,萬物為賓,就請您們做個見證,我易雲今日娶南宮仆射為妻,今後定會好好待她。”

南宮仆射亦輕聲迴應:“今日我願嫁易雲為妻,此生此世,不相負。”

簡簡單單的儀式,兩人拜過天地,拜過父母,夫妻對拜,就此結為夫妻。隨後,共飲交杯酒,情意綿綿。

易雲輕輕環抱起南宮仆射,溫柔地在她額頭上一吻,彷彿這一刻,整個世界都為他們駐足,祝福著這對新人。

“行啦,我知道分寸。”易雲輕笑一聲,起身便要離去。

南宮仆射望著他遠去的身影,雙眸中流露出依依不捨。

但她明白,有時候,得放手。

她輕輕脫下華美的鳳袍,摘下璀璨的鳳冠,從袍中取出鋒利的春雷繡冬,略一整理,便走出了房門。

在其他女子眼中,她已是幸運兒。

易雲竟將寶貴的第一次婚禮,贈予了她。

那代替徐脂虎的計謀,僅有七人知曉。

易雲第一個便找了她商議。

希望她能替代徐脂虎,踏上紅毯。

易雲心中明白,婚禮之上,風起雲湧,徐脂虎無力自保,必成靶心。

而南宮仆射,卻能在先天圓滿境界,一擊必殺宗師。

如此越階而戰,天賦異稟。

因此,她無疑是最佳替代者。

不過,易雲心裡還有點小算盤,他對南宮仆射,情有獨鐘。

他打算藉此機會,與她共結連理。

既然接來的是南宮仆射,簡單行個禮,兩人便是夫妻。

猶如楊過與小龍女,在重陽畫像前拜堂一般。

禮成,便是名正言順。

南宮仆射一口答應,心裡隻想著:能幫到易雲,便足矣。

易文宣一拍大腿,心想這計劃要想順風順水,還得拉幾個幫手才行。

自個兒是易雲他爹,這麼大的事兒,當然得跟兒子通氣。

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有他在,也能及時救場。

至於那徐脂虎、徐鳳年,一個是當事人,一個是管事兒的大舅子,自然不能矇在鼓裏。

而易雲和小李飛刀,一個是計劃的關鍵,一個則是護花使者,保護徐脂虎的安全。

易雲心裡明白,敵在暗我在明,小心駛得萬年船,所以知情者僅限七個,越少越保險!

從南宮仆射那兒一出來,易雲就溜達到了隔壁的院子。

院子裡靜得出奇,連根針掉地上都聽得見。

抬頭一看,李尋歡正坐在屋頂上,手捧酒壺,喝得不亦樂乎。

自從林詩音那事兒後,這傢夥就成了酒罐子,一天不喝就渾身不自在。

李尋歡瞥了他一眼,啥也冇說。

易雲推門而入,阿朱一見他,急忙迎了上來。

“公子,您回來啦!是不是有什麼事兒發生了?”

“哪有這回事哦,”阿朱擺了擺手,一臉輕鬆。

“那就好,那就好,”易雲推門而入,眼前一亮,隻見徐脂虎身著盛裝,紅蓋頭下透出一抹喜氣。

她那兒,早已蓋頭遮顏,喜氣洋洋。

幾天前,阿朱與南宮仆射一道來探望徐脂虎,還在那兒逗留了老長一陣子。

離開時,徐鳳年親自送他們出門,就在那時,兩人的身份巧妙地來了個對換。

徐脂虎以南宮仆射的身份隱於乾元王府,深藏不露,讀書寫字,一絲破綻都不露。

眾人哪能料到,易雲竟有此等妙計,讓人真假難辨。

“脂虎,真是難為你了,”易雲站在她麵前,歉意滿滿地說。

“都是為了北涼,為了北疆嘛,”徐脂虎輕描淡寫地迴應。

“時候不早了,咱們出發吧,”易雲伸出手,徐脂虎輕輕將手交入他的掌中。

她緩緩起身,阿朱連忙上前,從旁扶住,三人一同走向前院。

-,那是一點也不少。幫主李沉舟,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那無敵的拳法,早已傳遍天下。除此之外,長樂幫、巨鯨幫、鐵掌幫等,也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存在。李尋歡這個人,平日裡並不愛湊熱鬨,但他的俠義心腸,卻是無人不知。他心中猜想,易雲許是遇到了什麼棘手的事情。於是,他決定走上一趟,幫上一幫。身為朝廷中的一員,李尋歡雖未中探花,但那份自信,卻是滿滿噹噹。他堅信,自己總有一天能金榜題名。得知易雲可能有難,李尋歡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