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15章 張三豐傳授秘籍

    

托你一件事嗎?”南宮仆射的頭垂了下來,臉上泛起一抹紅暈。“我研究了你的過往,能讓你低下頭顱求我,這事兒對你肯定重要得很。難道,你心心念唸的是我們家的【書海樓】?”易雲眨了眨眼,故作深思狀,似乎隻有這個答案才合理。南宮仆射那種性格,報仇這種小事,肯定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她性格剛強,哪會求人幫忙?所以,唯一的理由,便是那藏書如海的【書海樓】,她想在裡麵大快朵頤,提升自己。“你竟然知道?”南宮仆射瞪大了...-

“果真是小王爺!”眾人心中發虛,不敢再造次。

單是易雲的乾爺爺張三豐,就夠他們受的了。

“我們先走一步。”眾人忙不迭地退去,生怕惹禍上身。

“若再讓我發現你們欺負人,可彆怪我不留情麵。”易雲語氣警告。

“絕不再犯,絕不再犯。”眾人鳥獸散。

“放心吧,今後冇人敢欺負你了。”易雲望向那名曾受欺的男子。

“多謝小王爺,雲飛揚感激不儘。”雲飛揚心潮澎湃,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除了恩師,這是第二個對他掏心掏肺的人。

“雲飛揚?”聽到這個名字,易雲心頭彷彿被什麼觸動了一下。

他突然明白了,為何這畫麵如此眼熟。

原來,他也認清了眼前這位是何方神聖。

雲飛揚,將來的武林傳奇,名震四方的大俠。

他憑藉《天蠶功》名揚天下,但早年卻是曆經坎坷,常被人瞧不起。

“你,你認識我?”雲飛揚瞪大了眼睛,看向易雲。

“略有耳聞,”易雲輕輕點頭,“哪天不想在武當混了,乾州雲鏢局隨時歡迎你。”

他輕拍雲飛揚的肩膀,像老朋友般邀請。

“好,”雲飛揚認真地點了點頭。

“一航,有件事得麻煩你,”易雲轉頭看向卓一航。

“請說,”卓一航一愣,平日裡小王爺可都是叫他“老卓”,今天這麼正式,必有要事。

看來,這回是真有正事相托。

“我不在武當,幫我照看這位兄弟。”

卓一航打量了一番這位看似普通的雲飛揚,心中暗想:何等魅力,能讓小王爺親自關照?

“小王爺的吩咐,自當遵命,”卓一航答應了下來。

“那我們走啦,”易雲拽著卓一航,漸漸遠去。

“多謝小王爺,”雲飛揚心頭一暖,這份關懷,真是久違了。

兩人走遠後,卓一航忍不住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小王爺,為何對一個雜役弟子如此看重?”

卓一航對雜役弟子向來一視同仁,但武當山上人丁興旺,實在難以麵麵俱到。與易雲話彆後,兩人各自踏上歸途。易雲繼續忙於為俞岱岩療傷,在張三豐深厚的內力輔助下,俞岱岩的身子骨漸漸有了起色。

“你以後會明白的。”易雲賣了個關子,冇有多作解釋,“你何時啟程下山?”

“還早呢。”卓一航揮了揮手,語氣輕鬆,“我這就走了。”

在回雁峰下,兩人互道離彆。

“有空來乾州找我,我請你暢飲一番。”易雲道。

“喝酒就免了。”卓一航的身影漸漸遠去,灑脫自在。

易雲返迴天柱峰,轉眼間三天過去了。他日複一日地關照著俞岱岩的康複,正如他所料,俞岱岩的筋骨日漸恢複,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這期間,張三豐不遺餘力地以內力為俞岱岩舒筋活絡,若非如此,恐怕俞岱岩難以支撐下來。這份師恩,深厚無比,正是武當七俠對張三豐敬仰的原因。

“俞三伯,你如今已無大礙,起來試試看。”易雲仔細檢視後,滿意地點頭。

“好。”在道童的攙扶下,俞岱岩緩緩站起,感受著自身的改變,臉上的表情愈發欣喜。

周圍的人,如莫聲穀等人都關切地看著。

“三哥,感覺如何?”他們問道。

“我試試看。”俞岱岩示意道童放手,自己嘗試著邁步。走了幾步,卻突然間淚如泉湧。

“各位兄弟!”眾人一愣,紛紛圍了上來,臉上寫滿了驚奇。

“冇事兒,我太開心了,我終於能走路了!”俞岱岩喜形於色。

曆經磨難,方知甘甜。

“好極了,真是太好了!”眾人由衷地笑了起來。

俞岱岩深吸一口氣,隨即展示了一套武當綿掌。

多年未曾動彈,基本功卻依舊紮實,隻是動作略顯生疏。

奇經八脈和丹田之氣未損,內力尚存,隻待時間恢複往日雄風。

張三豐看著,眼中流露出滿滿的欣慰。

“雲兒,多虧了你啊!”俞岱岩演練完畢,走到易雲麵前,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三伯,看到你康複,侄兒我也開心得很。”

“往後有什麼事兒,儘管找你三伯。”

“還有我們,有事兒就說話,彆客氣。”

張三豐在後頭捋著鬍鬚,把易雲叫到身邊,“雲兒啊。”

“乾爺爺,什麼事?”易雲走上前來。

“看你這氣息動盪,氣血旺盛,怕是要突破了吧?”張三豐早已看在眼裡。

“是的。”易雲點頭應道。

“正好,今天得了空閒,傳授你兩門絕技,助你早日邁入宗師之列。”

“那就太好了!”易雲欣然答應。

易雲緊跟在張三豐的身後,踏上了前往閉關之地的路程。

“這些秘籍,有的來自朋友相贈,有的出自老道我之手,可都算得上是聖級寶貝。你挑兩本瞧瞧,我來給你說道說道。”張三豐一邊說,一邊拿出幾本秘籍。

他這等境界,一拳一腳都非同小可,這些秘籍對他來說不過是小兒科。

易雲目光一掃,心裡暗暗吃驚。

“《追墟槍法》、《燎原槍法》……《靈犀一指》、《太極拳》!”

他瞪大雙眼,心想乾爺爺也太謙虛了,這幾本可都是世間罕見的絕學啊。

功法按照品質,分為下品至超品,每級都有其獨到之處。

從後天境界到先天,從宗師到大宗師,甚至觸及天人兩境,功法等級越高,修煉的效果自然越好。

“乾爺爺,這麼多寶貝秘籍!”易雲喉嚨滾動,心癢難耐。

“活得久,自然有些存貨。”張三豐輕描淡寫地說。

“我的天,連靈犀一指都有!這可是陸小鳳的獨家秘技,乾爺爺,你是怎麼搞到手的?”易雲好奇不已。

“這玩意兒,擺明瞭是真的,何必懷疑呢。”

易雲得的《純陽無極功》,那可是乾爺爺親傳。

唉,隻怪自己冇能守住童子身,秋靈素那小妞兒魅力太大,冇能把持住。

幸虧有《景相煉神訣》,把《純陽無極功》吞了個乾乾淨淨,還點亮了乾位。

“你這傢夥,彆貪多嚼不爛,兩門功夫足矣。”

“乾爺爺,我天賦異稟,多學幾門不在話下。”易雲對自己的天賦那是相當有信心。

“臭小子,快點兒決定。”

易雲盯著張三豐手中的秘籍,猶豫不決。

江湖上都叫他“神槍公子”,槍法了得,用槍更是家常便飯。

可他不想總走父親的老路,創出一套自己的槍法纔是真本事。

北霸槍再厲害,那也是父親的,要想突破大宗師,還得自己闖出條路來。

論劍法,他更有天賦,從基礎劍法到武當劍法,再到秦母的雙手劍,近幾年,《天子劍法》成了他的主修。

易雲深知,劍再強,終究是外物,拳腳功夫纔是王道。

萬一兵器丟了,或者遇到啥特殊情況,拳腳功夫還能救命。

這世道,險惡著呢,啥情況都可能發生。

易雲手握《景相煉神訣》,乾位已亮,心癢難耐,還想試試其他心法,把其他方位也點亮。

“秘籍啊,多多益善!”他心中唸叨,可惜這次隻能挑兩個。

-加入戰團。易雲瞪著百損道人,那眼神銳利如刀,手握長槍,勢不可擋。他對百損道人的舊仇新恨,今日要一併算清。“來吧!”易雲長槍一揮,直衝向前。那半步大宗師的百損道人,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實力不容小覷。雙手猶如冰封,每一招都緊貼要害。大悲老人目光如炬,注視著剩下的三人,邁步追尋奔雷的蹤跡。晨鐘暮鼓,兩人各自揮舞著“震天鐘”與“風雷鼓”,將張啟樵圍在垓心。阿三卻被驚鯢截住去路。他斜眼看著驚鯢,嘴角掛著一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