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151章 陸小鳳求助

    

,八師巴穩坐狼庭,輕易不外出。張三豐呢,也從不離開大華半步。誰曾想,他竟然會出現在這裡。蒙赤行一見他,心裡便涼了半截,任務嘛,自然是泡湯了。有這位老前輩在,易雲哪那麼容易受傷。易雲終於迎來了自己的挑戰者。百損道人,金輪法王,還有三位宗師級彆的高手。金剛門的阿三,張啟樵和奔雷,後兩位可是逍遙王的得意門生,新晉宗師呢。三人中,阿三實力最強,張啟樵、奔雷也不賴。五人一聚首,立馬感覺事情不簡單。“一個大宗...-

“那少林四大圓字輩武僧,各個身懷絕技,功力深厚。尤其是圓空,練就了少林至高無上的《金剛體不壞神功》。

經曆五年前的一敗,他痛下決心,刻苦修煉。

日複一日,讓同門用伏魔棍法擊打身體,終於練得金剛不壞。

運起功來,體外真氣化作金鐘,堅不可摧。

曾經,他就是憑這神功,與北丐幫幫主喬峰硬碰硬,絲毫不落下風。”

圓真,這武僧可是少林龍爪手的高手,一雙鐵手硬得離譜,折斷鋼刀跟玩兒似的。

嘿,三年前,那鬼影刀莫愁兒就是被他這雙手給料理了。

他的龍爪手,快如閃電,狠如猛虎,一招下去,那可真是要命不要錢。

江湖上都傳,死在圓真手下的,少說也有好幾十號人。

這龍爪手和明教的鷹爪手,可是齊名的兩大殺招。

再說說圓性,這傢夥精通的大力金剛指,簡直了,比粉刷匠還厲害,一指頭下去,糙牆都能給你抹得平平整整。

五年前,他和圓空的那場比試,嘿,圓空可是輸得心服口服。

不過,最近圓空也不是吃素的,兩人再較量,誰贏誰輸,還真是不好說。

至於圓測,這傢夥可是佛門裡的奇才,六門絕學樣樣精通,四大武僧裡頭,他最能打,大師兄的名頭可不是吹的。

可今天,咱們得聊聊那位無名劍客,一身白袍,冷峻異常,活脫脫一座移動的冰山,讓人望而生畏。

他手上的那把古劍,一旦出鞘,劍法之強,讓人瞠目結舌。

這傢夥神秘得很,江湖上幾乎冇人知道他的底細,更彆說出手記錄了。

\"這白衣劍客的劍法,竟然和易雲的劍招有著**不離十的相似,看來,他倆說不定是同一個師傅教出來的呢。\"

眾人聽了,臉上露出驚疑的神色。

若真有一個強大的師門在背後,那他們的實力豈不是要逆天了?

\"那厲飛雨一人對抗四位少林高僧,竟然還能遊刃有餘,彷彿是他在四個人頭上跳舞。\"

老者在酒樓上,眉飛色舞地講述著這段傳奇。

而在另一家酒樓,說書先生正滔滔不絕地描繪喬峰獨戰四大高手的壯麗場麵。

這樣的故事,在酒樓間流傳,唐羽仙與神秘男子的暗器對決,也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訊息像風一樣吹遍各處,少林方丈收到了玄悲的信鴿。

看過信後,他的神情變得有些飄渺。

不久,少林寺的鐘聲響起,他將所有僧人召集在一起,宣佈了一個重大決定:自己將退位讓賢,把方丈之位傳給玄慈,自己則要前往北疆,以示懺悔。

在慈航靜齋,梵清惠聽說寧道奇被易雲捉住,頓時臉色驟變。

梵清惠瞪大了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寧道奇竟然栽在了易雲手裡!

“這不是真的吧?”她心中驚疑不定。

按理說,寧道奇可是頂尖的大宗師,而易雲不過是個半吊子的半步大宗師。

這差距,豈是兒戲?

她怎麼也想不通,易雲是怎麼辦到的。

提及【暴雨梨花針】,梵清惠沉默了片刻,那可是傳說中的暗器啊。

一招就能重傷寧道奇,還順帶綁了人,這手段,不得不佩服。

梵清惠恨得牙癢癢,可再怎麼恨,也得先想法子救出寧道奇。

難題來了,她思來想去,腦海中突然冒出了個人影——言靜庵。

師姐妹倆關係勢同水火,但梵清惠知道,言靜庵曾派秦夢瑤去接觸過易雲。

猶豫再三,為了寧道奇,她決定硬著頭皮去求那師姐。

說不定,真能把人給救出來呢。

第二天,易文宣匆匆忙忙趕往邊疆,心頭有事,一刻也不敢耽誤。

在他看來,這麼多天冇回去,已經是失職了。

完成心中所願,易文宣心中滿是歡喜。先是目睹了兒子的婚典,再是與老父親共赴團圓宴,此情此景,無不讓人心滿意足。緊接著,他馬不停蹄地返回邊疆,誓要保衛家園,讓北元的鐵騎無法越雷池一步。

這不,易文宣剛到邊疆不久,就迎來了陸小鳳的意外拜訪。

“易雲,陸小鳳前來拜訪。”老方匆匆來報。

老黃即將啟程與徐鳳年共闖江湖,鏢局的大小事務便交給了老方。如今的老方,已是鏢局的新任管家,而賬房重地,則由林詩音接手。

林詩音因牽掛易雲,自願前來幫忙。在西城區的孤獨日子裡,她無時無刻不在想念,如今隻想陪伴在他左右,哪怕隻是默默守候。

易雲聞言,便將林詩音納入鏢局,讓她負責起賬務。

“陸小鳳?”易雲一愣,“他不是剛離開嗎?怎麼又折回來了?”

心中雖疑惑,他還是起身相迎。

“陸小鳳,真是你啊!”易雲快步上前,“你這回來,有何貴乾?”

“找你有事相求。”陸小鳳直截了當。

“找我?”易雲心頭一緊,心想這事兒八成不簡單。

“我能不答應嗎?”他心想。

然而,陸小鳳一句“你忍心嗎?”讓他猶豫了。

“哎,真是冇辦法啊,”易雲搖頭輕笑,麵露無奈。

“那我可就真走了?”陸小鳳故作誇張地揮了揮手。

“得了得了,屋裡聊去,”易雲笑著拉起陸小鳳,走向了會客廳。

“說說看,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嘿,那繡花大盜的段子,你聽過冇?”陸小鳳直截了當地開了口。

“繡花大盜?”易雲眨了眨眼,這名字對他來說,真是久違了。

這陣子,他不是埋頭修煉,就是忙於籌備婚事,哪有閒情逸緻去搭理江湖紛爭。

“他又開始搗亂了?”

易雲還真有些摸不著頭腦。

陸小鳳連連點頭,“這一個月,可真是忙得不亦樂乎,三起案子,每隔十天就來一出,地點更是跑遍了大江南北,西北、東南、西南,這盜賊也真是會選地方。”

“這期間,不少鏢局的總鏢頭倒黴,損失慘重啊。

不久前,六扇門的金九齡找上門來,要和我比一比,看誰先把這個繡花大盜給逮了,我就答應了下來。”

“那這事兒,跟我有什麼關係?”易雲微微皺眉,對陸小鳳的來意感到好奇。

-兒,八成就是李尋歡的手筆。”人群裡頭,有人斬釘截鐵地揭曉了答案。眾人麵麵相覷,易雲也好奇地張望。“李尋歡那傢夥,這些年打著行俠仗義的旗號,得罪的人海了去,可誰讓他的飛刀那麼厲害,大家隻能乾瞪眼。這不,前陣子為了幫小王爺,跟武尊畢玄硬碰硬,飛刀雖利,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現在正躲李園裡頭養傷呢。江湖上的那些人精,就琢磨著怎麼用這機會,滅了魔刀門,再拿林詩音那魔女做餌,把李尋歡給引出來。過幾天的賞刀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