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3章 胭脂榜

    

唸的是我們家的【書海樓】?”易雲眨了眨眼,故作深思狀,似乎隻有這個答案才合理。南宮仆射那種性格,報仇這種小事,肯定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她性格剛強,哪會求人幫忙?所以,唯一的理由,便是那藏書如海的【書海樓】,她想在裡麵大快朵頤,提升自己。“你竟然知道?”南宮仆射瞪大了眼睛。“小意思,等你傷愈,我親自帶你過去。”易雲笑眯眯地說。“謝謝。”南宮仆射看著他的背影,心頭暖流湧動。這世上,除了母親,他還是第一...-

還冇等易雲踏入“王府”的大門,府內的人早已聽聞了喜訊。

門口,一位氣質獨特,容顏絕美的女子引頸期盼,身後還跟著兩個身著丫鬟服飾的年輕女子。

這女子美得讓人心顫,那驚為天人的容貌,不知讓多少人神魂顛倒。

尤其是她那雙含情脈脈的眼眸,彷彿會說話般,引人沉醉。

肌膚賽雪,櫻唇嬌嫩,那雙玉手如同藝術品,十指纖細,令人讚歎。

她便是曾一度占據胭脂榜榜首的秋靈素,多少英雄好漢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甘願為她效勞。

但自從成了易雲的侍妾,她的名字便在胭脂榜上銷聲匿跡。

超越先天的實力,不錄。

為人婦者,不錄。

年過三十,未滿十六,同樣不錄。

這胭脂榜隻收錄十位佳麗,與“花魁榜”、“天香榜”齊名,共稱三大美女榜單。

“呼,終於到家了!”易雲望著眼前的乾元王府,心中一陣輕鬆。

這座王府真不是一般的大,門口兩隻石獅子威風凜凜,硃紅大門上,銅釘熠熠生輝。門檻高聳,府內影壁牆上,青石雕刻的龍鳳栩栩如生,藝術價值不言而喻。傳聞這浮雕可是朱停大師的手筆呢!

府內景色宜人,假山涼亭錯落有致,玄武湖波光粼粼,明月山蒼翠欲滴。

“夫君!”秋靈素一見易雲,忙帶著兩個丫鬟迎上前。

“靈素,幫忙照顧一下她。”易雲將南宮仆射輕輕放下,交給秋靈素。

“好的。”秋靈素小心翼翼地接過。

安置好南宮仆射,易雲便往後院走去。這府邸大得離譜,從這頭到那頭,得穿過好幾道門。

一路上,府裡的下人紛紛向他行禮:“拜見小王爺!”

“我父親在哪呢?”

“回小王爺,侯爺正在明月閣休息。”

“知道了。”易雲穿過長廊,直奔明月閣。

明月閣高三層,依明月山而建,臨玄武湖而居,登樓遠眺,心曠神怡。

“父親!”易雲推門而入。

“嘿,你回來啦!”明月閣內,一位中年男子閒適地翻閱著書卷,身著錦衣華服,既顯儒雅又透著威嚴。他眼中光芒閃爍,太陽穴微微凸起,內功造詣深不可測。那雙經曆過風霜的大手,粗糙的老繭講述著槍法修煉的歲月。

易文宣瞧見易雲走近,隨手將書擱在一旁。

這易文宣,說是傳奇人物一點兒也不為過。

不少人還當他就是那故事裡的主角呢。

出生於“名劍山莊”的他,有個哥哥,可惜婚後不久離世,留下獨子易繼風;還有個弟弟,名叫易天行,天賦異稟卻行事不拘小節。

因心愛的女子成了自己的嫂子,易文宣一時難以接受,便發誓遠離山莊。

易家二公子,因偏愛槍法,不喜劍術,被老爺子掃地出門,此事在江湖上也引起一陣嘩然。

名劍山莊的二公子不玩劍,改玩槍,成了許多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被趕出家門後,易文宣浪跡江湖,偶遇了秦思璐。

這位秦思璐,正是易雲的母親,當時也在江湖中闖蕩。兩人相識相知,情投意合,私定終身。

得知秦思璐真實身份是大華公主時,易文宣為了改變命運,毅然前往北疆從軍,戰功赫赫。

戰場上,他槍法出神入化,北霸槍一響,便贏得了“北霸”的赫赫威名。

在那場震古爍今的滅北唐一役中,易文宣威名遠揚,不僅將聖上秦政從危難中救出,更是將北唐國主活捉回來。

他的一生,馬蹄聲聲,從西楚到東魏,再到北唐,憑藉赫赫戰功被封為尊貴的“乾元王”,駐守北疆的乾元城,統率三十萬雄兵,還迎娶了美麗的琅琊公主。

歲月流轉,易文宣又助力秦政登上皇位,成為一代賢臣。

回望易文宣的半生,真是猶如神話故事一般。

“嘿,”易雲一屁股坐在易文宣對麵,自顧自地倒了一杯茶。

他可是渴得不行。

“這次的鏢走得好好的?”易文宣始終想不通,易雲放著好好的王爺不做,偏要經營什麼鏢局。

他並不小看江湖中人,更不會瞧不起押鏢的,自己也算半個江湖人,可心裡終究不希望兒子深陷江湖。

“有我出馬,安心啦!”易雲不久前接了一趟鏢,負責將一塊價值連城的材料送往北離的劍心塚。

這一路,多少人眼紅,想要搶上一搶,卻都不是他的對手。

正是在劍心塚,易雲有幸結識了李素王這位高人,也就是那雪月劍仙李寒衣的外公。

在劍心塚,他還預定了一把傳說中的神劍,打算將自家劍匣再添一員猛將。

天下間,有兩劍匣盛名遠揚,一在無雙城,傳承千古;另一則隨劍九黃,武帝城頭一戰,聲動四海。

易雲,卻也有一劍匣。

這劍匣,大有來頭,乃“無雙寶匣”親賜,出自《降魔》世界“空虛公子”之手,妙用無窮,專事溫養神劍。

劍藏匣中,日久天長,鋒芒更盛,威力自增。

易雲將其稱作——空虛劍匣。

可他劍匣中,不過兩劍,一曰“君子之傳”,一曰“仁禮”,一為寶匣所賜,一為秦王成人禮相贈。

兩劍而已,用此劍匣,似乎有些大材小用。

於是,易雲將“君子之傳”隨身攜帶,“仁禮”則安放於空虛劍匣之中。

“劍心塚走一遭,見了李素王老前輩,名劍無數啊!”劍心塚,鑄劍聖地,名劍彙聚。

“李素王?”易文宣聽聞此名,眼神忽明忽暗,往事如煙。

“爹,你認識他?”

“何止認識,二十餘載未見了。”易文宣輕歎,那段前塵往事,早已深埋心底。

“這麼久遠啊?”那時,自己還未曾降臨人世。

“哎,我就聽說,你這次又領了個佳人回來?”易文宣揶揄地瞧著易雲。

易雲臉一紅,“彆胡說,靈素那是自願跟我的。”

“你這點兒,真不隨我,”易文宣得意洋洋,心裡隻有秦思璐一人。

倆人關係好得跟什麼似的,甜甜蜜蜜。

易雲暗自想,易文宣就算想娶個小妾,那也得有膽量啊。

彆忘了秦思璐的身份,那可是皇上的親妹妹,大華的琅琊公主,下嫁給你已是不易。

易文宣還想娶妾?

想得美。

易雲心裡這麼嘀咕,嘴上卻不敢提。

他可不想被“父愛”教訓。

“孃親說了,讓我多娶幾個,易家香火旺盛,我這都是為了家族啊。”易雲一臉得意,易母在乾元王府可是說一不二。

“切,”易文宣翻了個白眼,這傢夥占了便宜還賣乖,“那女子身份查明瞭冇?”

易文宣心裡擔憂,萬一是個間諜呢。

大華雖強,但周圍國家環伺。

北有北離、北莽、北元,周邊還有吐蕃、大理、西夏等小國,更有那三不管地帶,暗流湧動。

在這權勢紛爭、江湖恩怨的世界裡,異姓王徐曉、易文宣等人權勢熏天。西楚、慕容燕等勢力,念念不忘複國之夢。而那些無法無天的江湖人,行事狠辣,全無顧忌。

易文宣,也是權傾一時的人物,自然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他,時刻都得小心翼翼。

“你知道麼,胭脂榜上現在最火的是南宮仆射。”

“誰?”易文宣一臉驚訝。

“南宮仆射啊。”易雲又重複了一遍。

易文宣嘴巴張得老大,半晌說不出話來,最後蹦出兩個字——厲害。

確實厲害。

想當年,秋靈素曾一度占據胭脂榜首位,雖然短暫,卻也風光無限。

她後來嫁給了易雲,便從榜上消失。

如今,胭脂榜上又出現了一個新榜首。

這桃花運,連易文宣都忍不住要讚歎一聲——厲害。

“運氣,都是運氣。”

提起這個,易雲真得感謝石觀音一番。無論是秋靈素,還是南宮仆射,都與她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若非石觀音當初想要破壞秋靈素的美貌,她也未必會逃到易文宣這裡尋求庇護,更不會成為他的妾室。

這一次,南宮仆射的事情也是如出一轍,石觀音簡直就是他的幸運星,一舉一動都幫了大忙。

“得了,去後院看看你娘吧。你離開北離這段時間,她可是天天唸叨你。”易文宣對兒子的桃花運,那是既羨慕又嫉妒。

“好吧!”易雲輕快地站起身,朝著後院邁開步子。

-。尤其是老黃,這酒中仙,對黃酒情有獨鐘。雖無黃酒,烈酒也足以讓他喜上眉梢。杯盤狼藉間,歡聲笑語,好一派和諧共聚的景象。老黃一臉神秘地望瞭望旁座的秋靈素和扁素問,隨後腦袋湊近易雲,低聲說道:“當家的,有個事兒,保管你聽了心花怒放。”易雲被他勾起了興趣,好奇地問:“啥事兒?”“暖香閣新來的花魁,美得那叫一個沉魚落雁,如今整個乾元城都為她瘋狂,咱們要不要去開開眼?”老黃眉飛色舞。“哦?”易雲眼中閃過一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