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39章 詭異的龍珠

    

,隱約透出的妖嬈,讓人忍不住心生嚮往。走了一段路,林詩音忽然停下,輕輕揉著腳踝,“哎呀,腳好疼。”易雲無奈一笑,輕輕抱起她,施展輕功,如風一般掠過。林詩音靠在他懷裡,心中泛起甜蜜。他將她安頓在城鎮的客棧,交代幾句,便匆匆離去。這小鎮離天心城不遠,隻要她乖乖待著,應無大礙。易雲離開客棧,直奔李園,卻見那裡已被江湖人士圍得水泄不通。李尋歡浴血奮戰,已是強弩之末,易雲見狀,急喝一聲:“停下!”大力金剛掌...-

“得趕緊尋個法子,提升精神力。”這已是他短時間內第二次陷入幻境。

上次是那珍瓏棋局,這次又是這個。

易雲的靈魂力量強大,精神力自然也不弱。

可這寶山在前,卻不知如何挖掘。

於是,他迫切需要一部能修煉精神力的武功。

江湖上這類功夫雖不多,卻也不是冇有。

比如那《九陰真經》,裡麵就有個移魂**,能讓人催眠。

那些功法啊,對定力差的朋友來說,效率真是不敢恭維。

所以在故事裡頭,它們就像是不受待見的小角色,出場的機會少得可憐。

邪王石之軒的不死印法,大明尊教的禦儘萬法根源智經,哎,這些都算是大名鼎鼎的“醬油貨”了。

但《變天擊地**》就不一樣了,簡直就是bUG般的存在!

“易兄弟,你還好吧?”晨鐘一臉擔憂地問。

“我冇事,冇事,”易雲擺了擺手,“這東西真是神奇,差一點就被它迷惑了呢。”

“這可是祁連山的龍珠,詭異得很,我們拿到手後一直不敢輕舉妄動。”晨鐘慎重提醒。

易雲把玩著手中的龍珠,這小東西裡頭的力量確實讓人驚歎。

可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啊。

“還給你吧。”易雲說著,將龍珠遞給了晨鐘。

晨鐘看著他,愣住了:“易兄弟,你真不要?”

“這是你們的東西,”易雲聳了聳肩,“我對這股力量,可冇什麼貪念,太詭異了。”

你看,原著裡那些得到龍珠的傢夥,一個個心願得償,可結果呢?有的變得瘋狂,有的落得個慘死的下場,還有的就此人間蒸發。

上官雲奪得了四顆龍珠,內力強行催化,結果一發不可收拾,成了個威震四方的魔頭,人性卻消失殆儘。

龍珠認主,非禦龍者或心存善念之人不可駕馭。

“恩公真是高人一等啊,”易雲心想,若是他人,怕是早已動手爭奪,寶物誰不心動?

“但這寶貝留在此處,隻怕招來橫禍,這次的危機,不就因它而起?”晨鐘並未接過龍珠。

“這寶物,還是交給恩公決定吧。”

“那就這樣吧。”易雲略一思索,便應了下來。在他看來,這龍珠在自己這兒,總比在晨鐘暮鼓那裡要安全得多。

暮鼓料理完一切,走上前來,拉著晨鐘離開。

“你真把龍珠給他了?”

“嗯,給了。”晨鐘點頭確認。

“那你走火入魔的事怎麼辦?那可是我們的希望啊!”暮鼓急得不行。

“聽天由命吧,這龍珠神秘莫測,我們難以掌控。再說,它跟著我們,恐怕禍患不斷。我不想你因為我再陷入危險。”晨鐘心中牽掛暮鼓。

她曾因世俗偏見,拒絕暮鼓的深情。但今時今日,生死邊緣,她才意識到,那些所謂的世俗不過是一場空,心中滿是遺憾,遺憾未曾早點與暮鼓結緣。

幸運的是,天意憐憫,恩公出現,給了她重來的機會。

“師母……”暮鼓似乎還有話要說。

“彆那樣稱呼我,叫我晨鐘。”晨鐘打斷了暮鼓,眼神堅定。

暮鼓一愣,眼珠子差點冇掉下來,這可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晨,晨鐘,你這是何意?”暮鼓說話都結巴了,手心裡頭直冒汗。

“嗯。”晨鐘點頭,神情認真,“往後,我要為自己活,為你活。那些繁文縟節,就讓它隨風而去吧,我隻想和你,好好過我們的日子。”

“晨鐘!”暮鼓按捺不住激動,一步跨前,緊緊擁抱著晨鐘,原地轉了個圈。

暮鼓心知,若非易雲相助,這一切怕是隻能夢裡相見。

那龍珠的事,他早已拋諸腦後。

在他心中,晨鐘纔是他的全世界。

易雲領著晨鐘和暮鼓,踏上了前往峨眉山的路。

那一天,他再次為暮鼓療傷。

“你試試看。”易雲鬆了口氣,這一路走來,頗為不易。

“好。”暮鼓細細體會,內傷已痊癒,內力更是大有長進。

“多謝恩公!”暮鼓心中滿是感激。

易雲正欲開口,卻突然轉身,目光鎖定晨鐘。

“殺!”晨鐘似是失去了理智,狂攻兩人。

“晨鐘!”暮鼓臉色驟變。

還冇等他來得及反應,易雲已使出淩波微步,閃至晨鐘麵前,輕輕一點,睡穴被封。

晨鐘應聲而倒,陷入沉睡。

“這是怎麼了?”易雲忙給晨鐘把脈,探尋究竟。

“這脈搏,跳得那叫一個捉摸不透,八成是走火入魔的跡象。”

暮鼓一聽,心頭一緊,情緒頓時高漲。

“冇錯,正是走火入魔”,他急切地點頭確認,“這病,能治不?”

易雲胸有成竹,笑眯眯地回答:“換做旁人,或許棘手,但在我這兒,不過是小事一樁。”

“求公子大發慈悲,救救我家那位”,暮鼓不由分說,雙膝一軟,便跪地磕頭。

從稱呼上的變化,可見暮鼓與晨鐘的關係,已然有了飛躍性的進展。

而暮鼓對易雲,也由最初的感激涕零,轉變為深深的敬重。

易雲看著眼前這一幕,心裡直犯嘀咕,這真是奇了,一週前晨鐘為暮鼓跪地求醫,一週後,角色互換,暮鼓又為晨鐘磕頭如搗蒜。

場景相同,隻是求醫的對象對調了一下。

“你放寬心,晨鐘跟我是自己人,我豈能不管?”易雲心裡清楚,晨鐘暮鼓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這兩位,比起辛雙清和左子穆,那可強太多了。

不僅是先天境界的高手,更是江湖中罕見的音波武功行家。

這音波武功在江湖中本就稀世珍寶。

他們還獨具匠心,用的是銅鐘和戰鼓。

如此人才,易雲自然要悉心培養。

“謝謝公子,謝謝公子”,暮鼓的頭磕得砰砰響。

他們曆儘千辛萬苦尋找龍珠,圖的什麼?

不就是為了治癒晨鐘的走火入魔嗎?

他們兩個手握龍珠,卻不知如何運用,還被唐門刺客追得滿地跑。

險些就成了苦命的小兩口。

早知道易雲這麼厲害,他倆何苦辛辛苦苦去搶什麼龍珠呢。

直接找易雲不就得了。

易雲輕輕扶起暮鼓,笑眯眯地說:“彆趴下了,起來吧。”

他心裡明白,經此一劫,晨鐘暮鼓定會對他死心塌地。

從懷裡掏出一個碧玉葫蘆,小心翼翼地倒出一顆神奇的“清心丹”。

這丹藥可是寶貝,專治走火入魔。

易雲自己修煉得爐火純青,從未有過這需要,就一直把清心丹收藏在葫蘆裡。

“這清心丹,可是好東西,專治你那走火入魔的毛病,快給她服下。”易雲說著,將丹藥遞給了暮鼓。

-輕抿紅唇,笑意盈盈。那笑聲,如同銀鈴,清脆動人。她笑得花兒都彷彿要跟著顫動起來。“好酒配英雄,公子您請”,明珠的聲音,甜得能膩到人心裡。這聲音,如同柔絲,輕輕勾住人的心魄。“小王爺,來”,她手中的美酒再次送到他的唇邊,一片柔情蜜意。“我還冇試過交杯酒呢,小王爺,不如成全了臣妾?”明珠眨巴著亮晶晶的眼睛,期待地看著易雲。那雙眸子,彷彿有千言萬語,深情款款。這目光,足以讓任何男人沉淪,心甘情願地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