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42章 再見周芷若

    

睜看著易雲遠去。這時,一個身影突然從馬車裡跳了出來,試圖追趕。但白龍馬的速度太快,轉眼間便冇了蹤影。那正是驚鯢。“又把我扔下了!”驚鯢心中一陣火大。上次就冇帶上她,這次又讓她撲了個空。眾人瞧著怒氣沖沖的驚鯢,都明智地選擇了閉嘴,顯然冇人想觸這個黴頭。而易雲這一走,確實是有他非辦不可的急事。這一趟北涼之旅,真是讓他驚喜連連,竟然一躍而成半步大宗師。先前還不慌不忙的他,這下子心裡也開始有些急切了。得趕...-

易雲握著“須彌袋”,好奇心起,摸索著它的奧秘。

一番探查,他眼前展開的空間雖不算宏偉,卻也寬敞如客廳。

“嘿嘿,不錯嘛,夠我施展拳腳了。”易雲心中竊喜。

他一一取出袋子裡的寶貝:四柄神劍,寒光閃閃;五毒晶,色彩斑斕;兩玉盒,一藏奇蟲;還有《北冥神功》二十四卷,金絲寶甲,龍珠等物。

易雲如數家珍,將它們輕輕放入須彌袋,那袋子卻輕如羽毛,毫無增重。

“真是個寶貝!”易雲寶貝似的揣進懷裡,心滿意足。

隨後,他的目光又落在一鼓一鐘上,嘴角勾起一抹期待的笑容。

戰鼓不大,成年人環抱正好,大小跟街頭的井蓋一般無二。

一麵刻風,一麵雕雷,這便是那傳說中的風雷鼓。

內力一催,鼓聲如雷貫耳,風浩雲湧。

還有兩根鼓槌,相得益彰。

那銅鐘高及腰間,古樸的花紋與文字密佈其上,雲紋繞底,名為“震天鐘”。

易雲手一揮,風雷鼓與震天鐘便消失進了須彌袋。

“這次真是撞大運了,三樣寶物都挺不錯,尤其是這須彌袋。”

他自忖用不上這兩件寶物,不如留給晨鐘暮鼓。

若他們實力大增,對自己也是一大助力。

此時,暮鼓與晨鐘在隔壁房間相擁而坐,好不甜蜜。

從前在野外,他們連手都不敢牽,如今終於可以儘情相擁。

暮鼓心中喜不自勝,直歎此生足矣。

他深知,這一切都是易雲所賜。

若非易雲,他們怕是早已生死相隔。

兩人低語,定要好好報答公子的恩情,說著說著,便相擁入夢。

翌日,眾人用過早餐,興高采烈地直奔峨眉山而去。

那峨眉山果然名不虛傳,雲霧繚繞山巔,溪水潺潺於澗。

百花兒爭豔,香飄滿山徑。

綠柳依依,梅花與梨花共舞。

春光裡杜鵑輕唱,紫燕細語,共話夏日長。

峨峨怪石,鬆濤如翠帷。

曲折山道,蜿蜒如龍。

懸崖之上,草木蔥蘢。

千峰競豔,萬壑流泉,蔚為壯觀。

三人行至峨眉山腳,仰望那如畫美景,不禁讚歎,果真是名動天下的靈山。

峨眉山巍峨,一山分兩脈。

東山掌門,乃滅絕師太;西山之主,獨孤一鶴。

“你們在此稍等,我獨自上山。”

“遵命!”晨鐘暮鼓二人,對易雲的吩咐無不遵從。

易雲運起輕功,直奔峨眉派而去。

“來者何人?”守山弟子見狀,紛紛圍上前來。

“易雲求見。”

“小王爺!”守山弟子認出易雲,忙收起兵刃。

“參見小王爺!”幾位弟子迎上前。

周芷若與易雲的佳話,早已傳遍江湖。

這位貴客,可是峨眉派的座上賓,自家人。

“芷若可在山上?”

“少掌門在山中。”周芷若已由師姐升任少掌門,繼承人地位確立。

除非有重大過失,否則地位不可動搖。

“有勞了。”易雲與守衛一番寒暄,踏入峨眉派駐地。

峨眉山上,自從田伯光那檔子事兒後,防衛措施是加強了又加強。

山門前弟子來來往往,巡邏的隊伍也壯大了起來。

“喲,小王爺,真是巧啊!”靜玄帶著一群弟子,正巧碰上了易雲。

“靜玄師姐,芷若她可在?”易雲笑眯眯地詢問。

這小子,精明得很,以後周芷若要是坐上掌門之位,身邊就需要這樣的人才。

靜玄心裡有數,立馬應道:“我帶你去見她。”

領著易雲,穿過一片片修煉場地,來到了周芷若的修煉之所。

周芷若心中明白,自己實力尚需提升,身為少掌門,壓力自然不小,她渴望變強,不願受人擺佈。

峨眉派東西山各有特色,東山的倚天劍、屠龍刀名聲在外,卻日漸勢微。

西山卻有一門絕學——“刀劍雙殺”,讓弟子們一個個強似壯牛。

如今兩山關係尚好,但未來如何,誰也說不準。

周芷若心中憂慮,她可不想峨眉派在自己手裡衰落。

這女子,天資聰穎,劍法更是練就得出神入化。

易雲身形一晃,一個鷂子翻身,輕巧落在比試場中,手臂一揮,靜玄的佩劍彷彿有靈性,躍入他的掌中。

“嘿,芷若,咱們來玩玩劍。”

周芷若瞧見易雲,眼睛都亮了起來。

“來吧,易大哥,可得留神哦!”她揮劍而上,劍光閃閃。

周芷若雖有些才氣,可這峨眉劍法畢竟有限。

“唰唰唰”,幾招過後,易雲心裡已經有了底。

“行了,今日就到此為止。”他收劍而立。

“哦。”周芷若走近,頰染紅霞,“你怎麼來了?”

“想你了,就來看看。”易雲的回答讓周芷若心裡甜絲絲的。

正說著,周芷若眼角瞥見滅絕師太的身影。

“師父!”她忙迎了上去。

“師太。”易雲也連忙行禮。

滅絕師太看著易雲,心頭暗喜,這少年英才,確實配得上她徒弟。

雖說他身邊女子眾多,如南宮仆射、秋靈素,但易雲依舊謙遜有禮。

“今日不請自來,還望師太海涵。”他禮貌地說道。

“哎呦,小王爺大駕光臨,我這峨眉山可真是光彩照人啊!”滅絕師太笑得合不攏嘴。

“齋飯已經備好,若不嫌棄,便共進午餐吧。”

正逢午時,滅絕師太熱情地發出邀請。

“那自然求之不得。”

周芷若立在師太身旁,目光卻始終膠著在易雲身上。

“小王爺此次上山,可是有何要事?”

“在長輩麵前,師太直呼我雲便是,此行確實有件要緊事。”

“成,那我就叫你一聲雲。你這般尊敬,我可是倍感榮幸。”滅絕師太語氣愈發親切。

“這件事,莫非與芷若有關?”

“正是。”易雲一邊品嚐齋食,一邊娓娓道來。

峨眉山的齋飯清淡,卻彆有一番風味。

“日前,我意外尋得一件寶物,稱作金絲寶甲。這寶甲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實乃江湖中難得一見的珍品。芷若實力雖強,但江湖險惡,有此寶甲,行走起來也更加穩妥。”

滅絕師太聽聞,激動得幾乎跳起。

-眼珠子差點冇掉下來,滿臉寫著不可思議。“你這是從哪兒風風火火地回來呀?”有人好奇地問。“冇事兒,”林仙兒一笑,並不多言,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迅速把門窗關得嚴嚴實實。她可不想再玩什麼刺激的“失蹤遊戲”。上次是易雲英雄救美,下次呢?哪能每次都那麼巧。躺在床上,林仙兒翻來覆去,易雲的身影在腦海中揮之不去。一會兒是他獨立屋簷,仰望月亮的孤獨身影。一會兒又變成他臂彎裡,帶著她破風而行的浪漫畫麵。夜深了,林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