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47章 神秘女子

    

兒候著我吧。”“好嘞。”何惕守輕輕點頭,她並不打算同行,生怕自己拖了後腿。易雲獨自踏入窟中。“雲兄,可得留神呐!”眼見著他就要深入窟內,何惕守忍不住高聲提醒。“放寬心吧。”易雲回頭,報以一笑,隨即決然步入了黑暗之中。這萬靈窟果真名不虛傳,地上蜿蜒的,岩壁上攀爬的,無處不在的毒蛇。“嘶嘶”,麵對這位不請自來的客人,毒蛇們紛紛調轉方向,吐信嘶鳴,那豎直的瞳孔裡透著冰冷的氣息。易雲麵對這一群毒蛇,卻未拔...-

王重陽,那個鐵骨錚錚的漢子,對金兵侵犯家園的仇恨,讓他義無反顧地豎起了反抗的大旗。他曾在中原大地,掀起一陣狂風暴雨,那活死人墓便是他籌備抗爭的秘密基地。

可惜啊,那場轟轟烈烈的義舉,最終以失敗告終,但那份英勇,至今讓人熱血沸騰。

戰敗之後,王重陽便隱居在活死人墓中,自稱“活死人”,決心與金賊勢不兩立,數年如一日,堅決不出墓門。

歲月如梭,故人紛紛前來,勸他重出江湖,可他心如死灰,怎肯輕易答應?

然而,林朝英的出現,讓這一切有了轉機。她與王重陽打賭,若能在石頭上刻字贏過他,就要他在出家與相伴古墓之間做個選擇。

誰料,這傢夥竟選擇了出家,寧願做道士,也不與林朝英共度此生,兩人終究抱憾終身。

在終南山,除了名震江湖的全真教,還有個隱世的古墓派。這個派彆的弟子,從不顯山露水,江湖上鮮有人知。

而王重陽,那個嫉惡如仇的硬漢,若遇到不義之事,哪怕是四個人,尤其是那百損道人,他也絕不會讓他們活著離開。

“彆讓他溜了!”慕容博大喊,心急如焚,想要拽住如風般的易雲。

可自己的輕功就是差那麼一口氣,隻能乾瞪眼。

“這輕功,了得!”百損道人目光緊隨易雲,那“翩若驚鴻”的身影讓他也忍不住讚歎。

輕功之高,可見一斑。

“這不是‘淩波微步’嗎?”黑衣人中有人驚呼,臉上的表情複雜難明。

“你認得?”其他人好奇地放慢了腳步。

“逍遙派的獨門絕技,”那黑衣人輕描淡寫地透露。

“彆叫他跑了!”百損道人急匆匆追去,眼見易雲就要消失在終南山深處,急中生智,一掌推出。

“砰!”這一掌正中易雲,打得他身形一晃。

易雲硬吃了一記,卻藉著這力道,化作流光消失不見。

“怎樣?”慕容博等人圍上百損道人,急切地問。

“捱了我一掌,咱們先撤。”

“我的龍珠啊,心疼死我了!”那黑衣人撫摸著胸口,一臉肉痛。

他為了易雲身上的龍珠才答應幫忙,誰知道竟是這樣的結果。

他暗中留意易雲已久,卻冇料到有人和他打著同樣的主意。

本以為是龍珠的爭奪戰,誰知道,對方的目標,壓根就不是龍珠,而是易雲的命!

雙方一拍即合,巧妙設下殺局,卻未料到易雲如此棘手,四大宗師聯手竟未能得逞。眾人心知肚明,終南山非善地,一旦王重陽出手,誰也難逃活命。

“撤!”四人一聲招呼,作鳥獸散。

易雲硬接了百損道人一掌,頓感寒氣侵體,如毒蛇般遊走經絡。這寒氣,非毒卻勝毒,連情蠱都未有所動。他心知不可停歇,施展淩波微步,一路疾馳,卻不想這反而助長了寒氣的蔓延。

易雲跑得暈頭轉向,不知天南地北,直到自覺安全,方纔停下腳步。

“噗——”一口熱血噴出,落在四周花草之上,竟瞬間將它們冰封。

“嘿,這寒氣真是了得,百損道人名不虛傳。”易雲心中暗自佩服,卻也銘記此仇,心想來日必讓百損道人好看。

他盤膝而坐,深吸一口氣,丹田內純陽內力湧動,欲將這股寒氣逼出體外。然而,寒氣頑固異常,純陽內力雖強,卻難以速戰速決,隻能慢慢磨耗。

易雲眉頭一皺,心生一計,試著運用《北冥神功》,看能否將這股霸道的寒氣,化為己用。

“這玄冥寒氣,果然不簡單。”易雲暗自思忖,一邊感受著寒氣在經脈中遊走,一邊集中精神吸收,心想這得花上好一番功夫。

“哈哈,不過這下可賺大了!”易雲心中一喜,因為這寒氣竟與他的北冥神功相得益彰,讓功力平添了幾分涼意。

他正聚精會神,一門心思都在吸收這股奇寒之中,渾然不知有人靠近。突然,一個身影閃現,猶如春日裡的一抹豔色。

那女子,身姿曼妙,宛如風中搖曳的花朵,一眼望去,隻見她膚白如雪,眼波流轉,嘴角含笑,純真中帶著一絲嫵媚。

她好奇地盯著草叢中打坐的易雲,不禁輕輕一推,想要探個究竟。“喂,你是誰呀?”

易雲正專心致誌,哪料到這一推,體內真氣頓時如脫韁野馬,亂竄起來。“哇!”他一口鮮血噴出,瞪大了眼睛。

原本以為或許是仇家找上門來,冇想到卻是這麼一位絕世佳人,正慌張地看著自己,眼中滿是驚恐與不解。

“喂,你冇事吧?”神秘女子看著易雲突然吐血,神色慌張。她急忙蹲下身子,檢視易雲的情況,發現有股詭異的寒氣在易雲的經脈中到處遊走。她看了看易雲俊美的臉上寫滿了痛苦的神情,臉上露出了掙紮,她思考了片刻,最後銀牙一咬,脫去身上的衣物,盤坐在易雲旁開始給他輸送內力來抵禦這股詭異的寒氣。

易雲在刺骨的寒冷中,意識依舊清醒,對於身旁女子的援手,他瞭然於胸。

易雲冷得直打哆嗦,他隻能緊緊的靠近女子,汲取對方身上的溫暖。那女子臉上泛起紅霞,羞澀地避開了易雲的目光。她內力深厚,源源不斷地輸送,幫易雲抵抗嚴寒。

“姑娘,這份恩情,易雲終生難忘。”

“這哪兒的話,若非這場意外,咱們也不會相遇。”女子的內力,確實非同小可。

易雲明顯感覺得到。

“敢問姑娘如何稱呼?易雲願銘記在心。”他緊緊地抱著那溫暖的身軀。

這份暖意,是他從未在其他人身上體驗過的。

“我名叫李莫愁。”李莫愁略帶猶豫,最終還是告訴了易雲自己的名字。

聽到這個名字,易雲不禁愣住。竟然是李莫愁!他做夢也想不到,救自己的會是她。一時間,他愣在原地。

“你怎麼了?”李莫愁輕聲問道。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我相信,你將來定會聲名遠播。”易雲由衷地誇讚。

“真的嗎?”李莫愁聽了,心中歡喜,隨即又有些沮喪,“但師父不許我們下山。”

“師父?”易雲心中一動,原來她的師父還在世。

-一跺腳,決定緊追不捨。夜幕降臨,易雲在荒郊野外尋了個角落,生起了火堆。四下無人,他隻能在這片星辰下將就一晚了。易雲望著天空,思緒飄遠,心中湧起一股淡淡的思念。來到這個世上,已是十個春秋,他不是在練功,就是在練功的路上,隻為在這個險惡的世界裡生存下去。最近五年,他的武藝突飛猛進。那北霸槍和《天子劍法》都已練就得爐火純青,其他武技也是大有長進。三載江湖路,易雲行遍天下,與高手過招,心誌愈發堅韌。這段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