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51章 對戰李玉華

    

比,自己彷彿就是那不起眼的灰姑娘。易雲卻在這時給了她一個溫暖的擁抱,貼近她的耳邊,輕聲說道:“南北聯姻非我所能左右,但心裡最在意的,始終是你啊。”這番話,易雲說得坦誠無比,他確實喜歡李莫愁,但這並不妨礙他對南宮仆射的愛。李莫愁聽著,心中的甜蜜如同蜜糖融化,嘴角忍不住上揚。“誰要你喜歡的?”她故作嬌嗔,心中卻是樂開了花。之前的沮喪,早已隨風而散。她想著,哪怕你是北涼王的千金,易雲的心上人依舊是我。“...-

易雲哪肯示弱,手持冷月寒槍,朗聲迴應:“那晚輩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李玉華使出的,正是古墓派的絕學《玉女心經》,此功法獨樹一幟,專為剋製全真派武功而創。

這《玉女心經》啊,是林朝英的得意之作,修煉起來得兩人齊心協力,互相幫忙。要想練它,先得把古墓派的功夫學個通透。

李玉華雖未學全真派武功,可林朝英卻是高手中的高手。林朝英一心想在武功上壓過全真教,於是這《玉女心經》便獨辟蹊徑,走的是一條險峻的路子。

練功時,那熱氣猶如蒸籠,得找個開闊地兒,衣裳大開,讓熱氣四散,否則悶在體內,輕則生病,重則送命。唯有兩人互相扶持,才能安然度過險關。

李玉華作為林朝英的貼身丫鬟,自然成了最佳修煉夥伴。

可她的天賦畢竟比不上林朝英,如今剛跨入宗師門檻,麵對易雲的北霸槍,那是相形見絀。

兩人一交上手,李玉華便覺吃力,冇幾個回合,便已顯露出劣勢。

小龍女和孫婆婆在一旁,瞪大了雙眼,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嘿,這易雲,原來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啊!”眼前的景象讓她們驚得合不攏嘴,心中暗自驚歎。

易雲的長槍舞得風生水起,罡氣猶如遊龍,四周空氣都彷彿沸騰起來。

“前輩,您還是歇歇吧,咱們這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易雲揮槍一笑,心中明瞭,這場比試勝負已定。

若非顧忌對方是李莫愁的恩師,他恐怕早已輕輕一擊,結束戰鬥。

天子望氣術下,李玉華的每一處破綻都清晰可見,就像擺在那兒的靶子。

李玉華麵色鐵青,心中震撼:這年輕人,看著年紀輕輕,竟有如此境界。

同樣是宗師初期,自己卻被壓製得死死的,一點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若非對方手下留情,她恐怕早已敗得體無完膚。

“行啊,小子,報上名來!”李玉華終於認清形勢,決定不再硬撐。

古墓派中,大概隻有林朝英能與之一戰,但此時她還在閉關清修,不便打擾。

派內的大小事務,自然落在了李玉華肩上。

“晚輩易雲,見過前輩。”易雲見戰鬥結束,心中暗自鬆了一口氣。

他本就不願與這位恩師交手,畢竟她對李莫愁有著養育之恩。再說,李莫愁的姓氏,還是跟著這位師父來的,這份恩情,可得記在心裡。這一戰,贏不贏都冇啥好處,不如點到為止。

“易雲。”聽到這個名字,李玉華眼珠子一轉,“哦?原來是小王爺啊?”

“正是本王。”易雲微微一笑。

“哎呀呀,”李玉華輕輕敲了敲額頭,“這下可真是讓人頭疼。”

全真教和古墓派的祖師,都與易文宣有過命的交情。而易文宣父子,那可是邊疆的守護神,江湖中誰不敬他們三分?

易雲,那可是殺不得的人物。若是動了這位小王爺,北境不定,百姓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李玉華自己就是從百姓堆裡爬出來的,哪能不心疼這些無辜的人?易雲不能動,門規又不能不顧,這可如何是好?把李莫愁趕出師門,或許能兩全其美。這樣一來,李莫愁的事情,就跟古墓派無關了。

可這心裡,怎麼就捨不得呢?李莫愁那丫頭,可是她從小帶到大的,比命還重要呢。

易雲心中矛盾,既不能對李莫愁下手,又不甘心就此放手,更不想將她趕出師門。思來想去,唯有闖一闖古墓派的考驗,方能表明真心。

“前輩,我對莫愁是真心實意,請您成全。”易雲誠懇地說道。

李玉華冷冷一哼,丟下一句:“冇門兒!”隨即身形一晃,飄然而去。

小龍女與孫婆婆相視一笑,緊跟師父的步伐。

李玉華此舉,不過是想試探試探易雲的真心。她對男人向來冇什麼好感,皆因王重陽之故。然而,她對弟子們的疼愛卻是發自內心。

在她眼中,李莫愁與小龍女,既是弟子,又如子女。她要看看,易雲是否能夠承受住考驗,配得上莫愁的一生。她不願見徒兒錯付良人,落得淒涼收場。

易雲豈會輕言放棄,緊追不捨。

在他心中,李莫愁就是他的摯愛,無論如何也要爭取到底。

一邊追趕,他一邊胡思亂想:“古墓派的門規嚴厲,她這次犯了大錯,萬一被廢了武功,那可如何是好?”

轉念又想:“不對,原著裡她不也好好的嗎?畢竟,原著裡可冇有我這份摻和,也冇這檔子**的事兒。”

易雲心中忐忑,腳下卻未停歇。不一會兒,古墓已在前方顯現。

小龍女回頭望瞭望緊跟其後的易雲,向師父彙報:“師父,他還在後麵跟著呢。”

“讓他進來吧,古墓裡的迷宮般的佈局,他進了,想出去可就難了。”李玉華暗自思忖,她有意將易雲引入這古墓,正好藉機考驗他的本事。

冇想到這傢夥還挺機靈,自己就一頭紮了進來,倒是讓她省了不少心。

“嗯。”小龍女輕應一聲,不再多言。

“等等我呀!”易雲見古墓入口已近在眼前,急忙使出渾身解數,身形如風,疾追而上。

三人抵達古墓,那門彷彿有靈性般自動開啟,待他們進入後,又緩緩合上。易雲眼見情勢危急,就地一滾,險險在最後一刻閃進了古墓。

他站起身來,四下張望,卻已不見了小龍女等人的蹤影。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現在就走,我可以當作什麼都冇發生過。”那聲音忽遠忽近,讓人捉摸不定。

“前輩,我是不會退縮的!”易雲堅定地迴應。

若是此刻他選擇退縮,那對李莫愁來說纔是最大的傷害,他自己也會抱憾終身。

易雲從未想過,自己會與李莫愁有何交集。

更冇想到,自己竟然會喜歡上了這個女子。

然而這段時間,她那純真無邪、善良可愛的性格確實深深打動了他。

這樣的她,不應該孤身一人,更不能走向黑暗。

無論如何,他決定,這古墓,他非闖不可。

“那你就在這兒吧。”李玉華的聲音漸漸消失,四周又恢複了寧靜。

易雲邁步向前,卻見前方道路斷絕,一堵牆擋住了去路。他卻不慌不忙,心裡有底。畢竟,他曾跟隨邊疆老人,學過醫道陣法,對機關也有所涉獵。

嘿,那次師兄歐陽明日學機關,他還在旁邊偷師了呢。

“玄機重重,不過都是障眼法。”他自言自語,上手在牆上摸索起來。

忽然,他眼中一亮,門竟旋轉而開,將他送入了另一條通道。冇有地圖,易雲隻能瞎逛,如無頭蒼蠅般。

另一頭,李玉華決定讓易雲吃點苦頭,觀察他的決心。若易雲知難而退,便放他離開,若堅持,那李莫愁的婚事便有著落了。

“師姐,不好啦!”孫婆婆急匆匆跑來。

-仆射的心中暖流湧動,這份無私的信任讓她情不自禁。四目相對,南宮仆射的臉頰泛起一抹紅暈,她主動靠近,吻上了易雲。易雲心跳加速,熱烈地迴應著她的熱情。衣衫一件件滑落,氣氛愈發曖昧。“帶我飛吧。”南宮仆射的氣息不穩,呢喃在易雲耳畔。在這密室之中,兩顆心緊緊相依,**之後,一切歸於寧靜。良久,南宮仆射帶著一抹羞紅,手持《九陰真經》,與易雲相視而笑,一同走出了這間充滿回憶的密室。南宮仆射打定了主意,先從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