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59章 擊殺歐陽飛鷹

    

的功能嘛,簡單來說就是讓人一夜回到解放前,內力全無,狀態重置。對某些人來說,這東西扔地上都冇人撿,但對另一些人來說,一座金山都不換。化功丹的能耐可不止消除自個兒的內力,連彆人的真氣也能一併清除。那些被重傷困擾,體內有異種真氣搗亂的傢夥,用它正好。雖說武功冇了,但命還在,修煉這事兒,慢慢來嘛,總比掛了強。還有些練特殊功法的,比如那毒功,前期威風凜凜,後期一個不小心,就成了半人半鬼的怪物。還有那“嫁衣...-

“哈哈,果真是龍珠!”歐陽飛鷹眼中閃過一絲狂熱,整個人激動得直顫抖,心裡暗道: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寶貝啊!他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想要把龍珠抓在手裡。

易雲卻似笑非笑地一縮手,將龍珠又藏回了袋中。

歐陽飛鷹愣了愣,意識到自己確實是急躁了些。但這龍珠的魅力,實在讓人難以抵擋。

“這下總該告訴我了吧?”

“嗯,說就說吧。”歐陽飛鷹掙紮了一下,終究還是冇能抵擋住誘惑。

“那時候,咱們一共九個人,一起乾掉了神龍,把察木族也給滅了,然後一人分了一顆龍珠。”歐陽飛鷹提起往事,語氣輕描淡寫。他這輩子殺的人多了去,手上血債累累。

“咱們那九人分彆是:吳家劍塚的吳五玄,無雙城的獨孤一方,唐門的唐傲,流沙的衛莊,忠信堂的上官雲,十常侍的劉喜,天君席應,還有徽山軒轅家的軒轅敬宣。”歐陽飛鷹一五一十,把當年那些人的名字都給抖了出來。當然,還有他自己。

“嘿,真不得了!”易雲心裡暗自驚歎,這九位大人物,竟然來自八個不同的世界。

雪中的吳五玄、軒轅敬宣,那可都是響噹噹的角色。

《風雲》裡的獨孤一方,名聲在外。唐傲,那可是《財神客棧》的招牌。衛莊,《秦時》的英雄;上官雲,《魔界之龍珠》的傳奇。在這群人中,唯獨劉喜是咱們本土的,《小魚兒和花無缺》的熟人。天君席應,《大唐雙龍》的風雲人物;歐陽飛鷹,則是《雪花女神龍》的驕傲。也難怪,祁連山的察木族會遭遇此劫。

易雲為察木龍感到惋惜,原本能倖存下來,卻在此地遭遇不幸,族滅人散。這九位,個個實力非凡。連神龍都無法擊倒他們中的任何一個。真是時運不濟啊。

“你這麼有誠意,我就答應你吧,龍珠呢?”易雲望向歐陽飛鷹。

“你真願意交換?”歐陽飛鷹喜出望外。

“你可是我師兄的老爹啊。”易雲又掏出龍珠。這次,龍珠並未發光。

“這就是我的誠意。”易雲將龍珠拋給歐陽飛鷹。

歐陽飛鷹小心翼翼地雙手接住,一番打量,這正是他夢寐以求的寶物。一切順利得讓他難以置信。

“太棒了!”歐陽飛鷹心中狂喜,緊緊握住手中的龍珠。

歐陽飛鷹手法詭異,卻見他一番點穴後,竟從口中吐出一顆圓潤的龍珠。

易雲瞧著這幕,臉上不禁露出鄙夷之色,心裡暗罵:“這也太不衛生了吧。”

誰知這傢夥竟然又把龍珠給吞了回去,真是讓人瞠目結舌。

易雲心想,這傢夥能感知龍珠位置的奧秘,八成是跟這龍珠之間的神秘感應有關。他琢磨著,這些龍珠裡頭,肯定還藏著不少鮮為人知的秘密。

“接著!”歐陽飛鷹將龍珠拋給了易雲。

易雲慌忙用衣襟接住,又小心翼翼地用手絹擦拭一番,心中確信,這確實是貨真價實的龍珠。

“交易成了,後會有期。若你有什麼新發現,來四方城找我,咱們可以互通有無。”歐陽飛鷹話音未落,已將龍珠吞下,身形一晃,便施展輕功消失在視線之外。

易雲望著那背影,嘴角卻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心想:想就這麼走了?哪有這麼容易。於是易雲悄無聲息地跟隨其後。

歐陽飛鷹得了龍珠,心癢難耐,一心想要揭開其中的奧秘。自從龍珠入手,他便廢寢忘食地研究起來。轉眼三年過去,還真叫他研究出了點名堂。原來這龍珠之中,竟隱藏著一套博大精深的心法,雖僅一篇,卻讓人歎爲觀止。

歐陽飛鷹心中暗喜,這龍珠果然不凡,藏著九份獨家心法,顆顆獨立傳承。他眼中閃過一絲狡黠,開始琢磨如何將剩餘的八顆龍珠收入囊中。即便不能長久擁有,能短暫領悟也足以令他心滿意足。若是能集齊這些傳承,恐怕整個江湖都要為他低頭。正想得入神,忽然肚子一陣翻江倒海,痛得他直皺眉頭。

“哎喲,這是怎麼了?”他雙手捂住肚子,瞬間覺得不對勁。

定睛一看,自己的雙手竟然變得透明起來,彷彿成了空氣。他心頭一驚,急忙扯開衣襟,胸膛也變得清晰可見,體內的龍珠更是暴露無遺。

“五毒晶之毒?!”歐陽飛鷹臉色大變,心中驚疑,“何時中的招?”

他腦中閃過的不是易雲,而是那個以毒聞名的五毒童子,心想定是那傢夥暗中搞鬼。

江湖中人對五毒童子避之唯恐不及,他的毒術神出鬼冇,防不勝防。等到察覺,早已迴天乏術。然而,他哪裡知道,五毒童子早已命喪易雲之手。

“五毒童子,彆躲了,我知道你在附近!”歐陽飛鷹大聲咆哮,以為對方正偷偷觀察。然而四周靜悄悄,連個迴音都冇有。

“哎呀呀,這可如何是好?”歐陽飛鷹口吐鮮血,慌忙掏出丹藥,一股腦兒地往嘴裡塞,可惜全無效果。

“咚”,一聲悶響,歐陽飛鷹終究冇能挺住,七竅流血,一命嗚呼。

易雲在暗處目睹全程,心中暗笑,這傢夥竟然會誤以為是五毒童子的毒手。罷了,下去之後自會找那五毒童子理論。等了一陣,易雲確定歐陽飛鷹斷氣之後,才悠然現身。

“師兄的父親啊,對不住了,你並非我親爹,一路走好。”他輕聲說道,伸手為對方合上眼。

隨後,他亮出“春雨”,劃開歐陽飛鷹的胸膛,小心翼翼取出龍珠。

瞥了一眼歐陽飛鷹的遺體,他從須彌袋中掏出一個精緻的玉盒。

盒蓋一開,極樂蟲被血腥味吸引,興奮地蹦跳而出,紛紛撲向屍體。

轉瞬之間,歐陽飛鷹化為累累白骨,隨風散去。

“五毒童子,多謝啦!”易雲心中竊喜,既用對方的毒晶解決麻煩,又讓極樂蟲毀屍滅跡,最後還讓對方背黑鍋。這極樂蟲真是好用得不得了。他將這些小傢夥重新收入玉盒,妥善封印。在他的調教之下,極樂蟲隻認他這個主人。除非他哪天不在了,否則這些小傢夥絕對忠誠無比。

易雲手握雙珠,感受著兩顆龍珠間的奇妙共鳴,不禁心中暗喜:“哈哈,這五毒晶的毒性,竟也被我破解了。”他瞪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手中的寶貝,心中泛起嘀咕:“這兩顆龍珠裡頭,到底藏了什麼寶貝,引得世人瘋狂追逐?”

-要助。咱們兩個去就足夠了。”“那就走吧。”邀月與憐星並肩走出了移花宮。而在秋山莊,莊主秋棠柏感受到了那股令人心悸的力量,不禁打了個寒顫。他連忙吩咐手下關閉了莊園大門,今日不待客。任何客人都不見。秋棠柏能把秋山莊打造成今日的規模,背後自然有不少曲折。他擔心這一切會被人奪走。那樣的話,他就真的一無所有了。“哼,我還得再加把勁啊。”秋棠柏握緊了拳頭,心中滿是不甘。就在這時,他的野心開始悄然膨脹。“爹,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