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6章 書海樓

    

步之遙,笑傲江湖。南宮仆射瞪視著石觀音,嘴角掛著一抹血跡,眼裡的怒火幾乎要噴發出來。石觀音卻輕蔑地笑著,眼中滿是得意之色。“哎呀,南宮大美人,這副模樣真是讓人心疼。”她瞥了一眼南宮仆射那令人窒息的美貌,心中不免有些泛酸。南宮仆射的美,彷彿是天地間的傑作,讓人忍不住多看一眼。石觀音自己也是美人中的美人,眉眼如畫,紅衣似火,猶如烈焰中舞動的精靈,不知有多少人為之傾倒。可站在南宮仆射身旁,她總覺得自己少...-

天下藏書之地眾多,皇家【武庫】獨占鼇頭,功法秘籍無數。

除此之外,北涼【聽潮閣】,乾州【書海樓】,江南【琅嬛福地】,慕容家【還施閣】,少林【藏經閣】,武當【藏書閣】,哪一個不是名聲在外?

【書海樓】可是易文宣和秦思璐的傑作,裡頭秘籍眾多,從基礎到絕學,像易文宣的《北霸槍》,秦思璐的《參差陰陽劍法》,《子母兩儀劍法》,應有儘有。

易文宣一番征戰後,名聲大噪,他一馬當先衝進南唐王宮,將那南唐君主手到擒來,憑藉此戰,榮耀封侯。

按照大華的規矩,戰場上得來的戰利品,自然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這不,南唐那藏書閣的寶貝,幾乎被他一掃而空。

秦思璐嫁入乾元王府時,陪嫁的嫁妝豐厚至極,尤其是那五本絕世武功秘籍,兩本輕功,一本槍法,一本輔助秘術,還有一本劍法,都是為了將來子女的教育,特意向父王求來的。

乾州的【書海樓】雖然不能和武庫比肩,但也是藏書界的佼佼者。

易雲從南宮仆射那裡脫身後,扭頭問秋靈素:“鏢局那兒一切安好?”

秋靈素輕輕搖頭:“一切太平。”

易雲聳了聳肩膀:“那就好。”

雲鏢局成立不過一年,他還特意購置了一座大宅院。

這鏢局離乾元王府不過百米,說是鄰居也不為過。

因為成立時間尚短,鏢局裡人手不足。

易雲說:“我得去鏢局看看。”

秋靈素忙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她自從開始在鏢局生活,易雲外出時,她便來乾元王府小住。

“不必啦。”易雲揮揮手,徑直往西走去。

穿過百米距離,一座古樸而厚重的宅院映入眼簾,彷彿在訴說著他的輝煌。

這富商的宅院,老爺子一走,家產就落到了敗家子的手裡。那小子,山珍海味、聲色犬馬,冇一樣不精通,不出幾年,就把家財散了個精光,連自己也搭了進去。

宅院閒置多時,終於等來了易雲。

易雲,乾州的小王爺,乾元城便是他的地盤。旁人半推半就,將這古色古香的院落送到了他手中。

門檻上,“雲鏢局”四個字赫然在目。

鏢局門前,兩塊抱鼓石威風凜凜,大門上的銅釘閃閃發亮,兩側的狻猊門鈸口含門環,氣派非凡。

“我回來啦!”易雲一聲吼,聲震鏢局。

“當家的大人回來啦!”話音未落,人影匆匆。

缺了門牙的老者,笑得一臉褶子。

氣質如秋菊的女子,眼波流轉,婉約動人。

額頭髮鼓的白眉老者,眼神炯炯。

“老黃!”易雲一見三人,樂開了花。

老黃,名振圖,號劍九黃,雲鏢局的管家,也是易雲的尊敬長輩。

幾年前,老黃一時興起,挑戰武帝城的王先知,結果敗興而歸。不但寶劍黃廬留在了武帝城,自己還落得一身傷痕。

老黃拚著最後一口氣,逃離了武帝城,昏迷在城外荒山之中。

恰好,易雲正遊曆東海,歸途中意外發現了這位不省人事的老兄。

易雲哪知道眼前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劍九黃,本著能救一條命是一份功德,便將他救回侯府。

老黃在侯府裡安心養傷,傷愈後,便開始教易雲那禦劍的本事。

他教得儘心儘力,全無保留,就像個慈祥的長輩。

易雲手裡有個空劍匣,正缺幾把寶劍填滿,待到那時,便可施展那禦劍術。

扁素問,雲鏢局那位名聲在外的醫師,醫術和用毒的本事都練就得爐火純青。

她的飛針絕技也是一絕,隻可惜修為尚淺,還在後天境界打轉。

在易雲看來,扁素問或許名聲不如薛慕華、胡青牛那幫人,但論醫術,她絲毫不遜色。

旁邊那位白眉老者,便是曾經東海白鯨島的島主,大悲老人。

他因身懷奇珍異寶,被長樂幫追得滿世界跑。

有一回,大悲老人正被長樂幫圍攻,易雲路過,恰好救了他一命。

自那以後,大悲老人便隨侍在易雲左右。

至於長樂幫為何緊追大悲老人不放?

嘿,還不是因為他身上那些寶貝!

大悲老人手中握有十個小泥人,它們各自承載著少林寺的十大絕學。

易雲聽聞此事,瞪大了眼,原著裡說好隻有一個內功心法,如今卻變成了十份大禮。

在這十門武功中,羅漢伏魔神功最為深不可測,修煉起來可不是一般的難。

佛家內功的集大成者,複雜得讓人頭暈目眩。

聰明人想破了頭,笨一些的更是摸不著頭腦。

這麼高難度的功夫,也就隻有石破天那位狗哥能修煉成功。

大悲老人曆經九九八十一難,終於讓《羅漢伏魔神功》在自己心中開花結果。

這門功夫剛猛無比,比起那《易筋經》也不遑多讓。

其他泥人,則分彆藏著《少林龍爪手》等十七種絕世神功。

每個小泥人,都代表著一門獨家絕學。

傳說這些泥人是位記憶力驚人的武學奇才所製,他因為偷學了少林秘籍,被追得滿世界跑。

大師雖然傷得不輕,卻也僥倖從險境中掙脫。

本該找個清靜之地,安心養傷,或許還能撿回一條命。

可他偏不,竟將四十多門武學絕技,一一銘刻於泥塑之上。

哪知這位高人在完成第三十六個泥人時,內傷突然惡化,就此與世長辭。

這三十六尊泥塑也隨風飄散,十尊落入大悲老人之手。

老人因修煉《羅漢伏魔神功》等三樣功夫,惹來殺身之禍,幸好遇上了易雲,得以死裡逃生。

這十尊泥塑,自然成了易雲的囊中之物。

大悲老人雖隻練成了三門武功,卻也已是不凡,畢竟天賦有限,能將這三門功夫練至爐火純青,實屬難得。

“素問。”

“老頭子。”

“我回來啦!”

“這兩位是?”三人目光落在易雲身後,滿臉好奇。

“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卓不凡,那是郭嵩陽。”易雲一一道來。

“卓不凡(郭嵩陽)見過各位。”

“我是老黃,鏢局裡的管家。”

“扁素問,負責醫病的。”

“大悲老人,不值一提的小角色。”

眾人一番自我介紹,氣氛熱鬨起來。

“當家的,北離之行如何?聽說劍心塚的名劍可不少啊。”老黃興致勃勃地打聽。

“走,今晚咱們不醉不歸!”易雲一揮手,興沖沖地拉著一群人往房間走。

-輕輕一運內力,那空虛劍匣便應聲而開。\"瞧瞧,劍匣裡頭隻躺著一柄劍,傳說中的神劍——仁禮。\"易雲將“春雨”、“冬雷”兩劍收入其中,眼見著它們神奇地縮小,乖乖地歸槽。“嘿,真是寶貝!”易雲喜不自勝,連自己的君子之劍也小心翼翼地藏入劍匣。南宮仆射恢複得極快,在易雲的細心照料下,不過三天,便能下床走動。“雲,我何時能去書海樓逛逛?”南宮仆射眼波流轉,滿眼期待。“就走吧,現在就帶你去。”易雲與南宮仆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