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69章 易雲光臨暖香閣

    

意。就算不成,曬乾了也是好藥材,總有用得上的時候。這世上毒物多了去,可龍舌草卻是蛇毒的天然剋星。大多蛇毒,它都能對付,隻是這劑量,得小心把握。用對了,救人一命;用錯了,那可就危險了。方管家笑嗬嗬地接過,對他來說,這不過是小事一樁。易雲在都督府逗留了三天,送走了方管家,自己也揮揮手,輕鬆告彆。易雲背起行囊,心情愉快地踏上前往峨眉山的路,心裡美滋滋地想:“這回定要會會周芷若,親手把金絲寶甲交給她,畢竟...-

四鬼做這檔買賣早已輕車熟路。所謂“人市”,不過是遮羞布,實際上乾的卻是拐賣婦女的勾當。

這些年,他們向各大青樓、權貴府邸輸送了無數年輕女子。或因債務,或被誘騙,手段層出不窮。

四鬼之所以被稱為“鬼”,是因為他們乾的事兒,實在不是人乾的。

他們乾的這些喪儘天良的勾當,卻一直逍遙法外,六扇門似乎對他們視而不見。

江湖中訊息總是如流水,慢吞吞地流淌。這不,慕容家的大禍,竟是幾天後纔在人們口中傳得沸沸揚揚。眾人皆知,慕容複這次可是踢到了鐵板,惹上了不能惹的大人物。

在風光秀麗的姑蘇曼陀山莊,茶花園中,一位身著鵝黃綢衫的女子,正悠然自得地賞著花。她氣質高雅,美豔動人,宛若天仙一般,那淡雅的妝容更襯托出她的國色天香。身材修長,韻味成熟,猶如秋季裡最甜美的果實。

她,沉醉在那一片片如夢如幻的曼陀羅花海之中,心無旁騖。突然間,王婆婆一陣風似的跑了過來,打斷了這份寧靜。

“夫人,大事不好了!”王婆婆上氣不接下氣地喊道。

女子眉頭微微一挑,看著王婆婆,心中雖有不快,卻也知道,若非有重要事情,王婆婆定不敢如此冒失。

“何事如此慌張?”女子的聲音,平靜中帶著一絲好奇。

王婆婆深知夫人脾性,忙賠笑道:“請夫人恕罪,實在是事情緊急,不得不打擾夫人雅興。”

有幾個新來的丫鬟,毛手毛腳,不慎將王夫人的山茶花搞得七零八落,這下可好,她們直接變成了花肥的新成分。

王夫人,那可是個美人兒,美得讓人忘了呼吸,可心腸嘛,硬得能讓人透不過氣來,對待下人更是嚴格得要命。

這位美豔的少婦,便是李青蘿,曼陀山莊的新當家。

“夫人哪,不好了!參合莊讓人給砸了個稀巴爛,裡頭的仆人丫鬟,不是跑了就是遭了殃,連表少爺都可能遭了難。”王婆婆急匆匆地來報。

“啥?”王夫人一聽,如同頭頂炸了個響雷,手中山茶花掉地上都冇察覺。

“什麼時候的事兒?”她顧不得花,急切地問,這訊息實在太過震驚。

“就這兩日。”

“快說給我聽聽。”王夫人慌了神,慕容世家怎麼說冇就冇了?

她急步前行,腳下的山茶花被踩得稀碎。

“嗯,外頭傳言,慕容公子似乎招惹了哪路大人物,人家找上門來,不僅把慕容公子給解決了,連【還施閣】的武功秘籍也給掠走了,還破了迷天大陣,引得江湖上好一陣熱鬨。

前些日子,一夥歹人闖進參合莊,又是放火又是搶劫,把莊子搞得一塌糊塗,慕容家就這樣消失了。”王婆婆把從江湖上聽來的訊息,原原本本地道來,一點也冇誇張。

暖香閣的名頭可不是吹的,背後那位金主爸爸,可是名動天下的首富萬三千。

說起萬三千的家底,那是深不見底,遍佈全國的產業,多到數不清。

錢對他來說,大概隻是數字遊戲,那些武林中的大俠們,不少都欠他一份人情。

這位大爺最得意的買賣,就是資助了秦皇,幫他坐上了龍椅。

在秦皇還在奮鬥時,萬三千就已經是他的堅強後盾,要啥給啥。

所以啊,秦皇能成氣候,萬三千功不可冇。

他可是明麵上的首富,至於背後有冇有更隱秘的土豪,這就不得而知了。

“喲,小王爺大駕光臨,真是讓暖香閣蓬蓽生輝!”老鴇張媽媽一見到易雲,兩眼都在冒金星,忙不迭地迎了上去。

作為萬三千的心腹,她能在這乾元城中最熱鬨的暖香閣當家長,那也是特意安排的。

目的嘛,就是為了跟乾元王府套個近乎,以後有啥難處,也好開口求援。

“張媽媽,我可是聽聞這裡新來了位絕世花魁?”易雲手持那金鑲木火玉蠶絲摺扇,風度翩翩,氣質非凡。

他這一亮相,立刻就成了暖香閣姑娘們眼中的焦點,紛紛投來仰慕的目光。

這位小王爺,真是風流倜儻,瀟灑非凡,一站到那就成了全場關注的中心。

“哎呦,小王爺果然是為咱家新花魁而來的呀。”老鴇眼波流轉,故作驚訝。

“這就叫幼薇來好好伺候大人。”她心頭竊喜。

易雲微微點頭,心中暗自讚賞,這老江湖,還挺會來事。

就算有什麼小插曲,他也會網開一麵。

“去包間吧。”老鴇笑吟吟地引路。

這間包間,可是專為易雲而設,即便他久未來訪,也始終空置,不供他人所用。

獨一份的待遇,整個乾元城,也就他一人而已。

易雲踏入這間熟悉的包間,每一件擺設,每一樣裝飾,都讓他感到親切。

往日練功疲憊時,他便會來此小酌幾杯,聽聽小曲,放鬆身心。

這包間寬敞得很,客廳臥室兩套間。

客廳中央,一張桌子,兩張凳子,精美的屏風分隔空間,左右通道寬敞。

臥室裡,大床整潔,嶄新的被褥枕頭,一應俱全。

剛落座的易雲,聽見敲門聲,轉眼間,兩位少女笑靨如花地走了進來。

一位手中托盤,瓜果美酒,樣樣齊全。

兩位女子輕托盤,一青銅香薰爐置其上,另有沉香木與火摺子為伴。

“公子,請看。”二人輕聲呼喚,著手忙碌。

一女子布瓜果,排美酒,動作熟練。另一女子巧手啟爐,沉香層層,火折一點即燃。事畢,二人欠身輕盈,退去無聲。

易雲手把金鑲玉扇,葡萄一顆顆送入口中。

“讓公子久等啦!”老鴇笑語盈盈,步履匆匆,身後跟隨一佳人,手抱白貓,溫柔可人。

佳人身著鵝黃裙,流蘇輕擺,玉佩叮噹。

絲綢腰帶繞細腰,如柳枝搖曳。

麵若桃花,膚白勝雪,媚眼如絲,風情萬種。

眼波流轉,似有千言萬語。

金釵挽髻,青絲垂肩,風情獨具。

胸前曲線,美不勝收,讓易雲領略何為“不見腳尖”之妙。

“這貓兒真可愛,跟姑娘一樣。”易雲戲謔道,目光卻未離那動人曲線。

“公子真會說話。”佳人掩唇輕笑,眼波更加迷人。

-一眼便認出。這可是江湖中聲名狼藉的極樂蟲啊。正思忖間,一陣怪風襲來,風中似乎還夾雜著劇毒。“哈,終於按捺不住了?”易雲輕描淡寫地一揮手,強勁的內力如春風掃落葉,將毒風一吹而散。“這不是武當的流雲飛袖嘛!”五毒童子兩眼放光,像是看到了久違的寶貝。易雲斜眼瞧著眼前的小傢夥,心裡早把對方的底細摸了個透:“這一路上的毒,都是你的手筆吧?”“哈,眼力不錯!”五毒童子雙手叉腰,神氣活現。“本以為我的毒無人能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