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74章 江湖動盪

    

呀,真有這回事。”秋靈素歪著頭,回想起來,“不久前,六扇門的人風風火火送來一塊【關中大俠】的牌子,等了你老半天,你冇出現,他們就打道回府了。”“關中大俠?”易雲咂摸著這四個字,心裡早明白了其中原委。畢竟,把姬無命活捉了,朝廷總得表示表示。但這牌子在北疆,唉,真是派不上什麼用場。北疆誰不知道誰,關中大俠的名頭在這裡,嘖嘖,聽著都尷尬。這身份,也就圖個官方認證的光環罷了。“還有其他新鮮事嗎?”“那三個...-

“真是個莽夫!”扁素問心中忍不住又罵了一句,易雲那傢夥,簡直就像是個無法無天的野牛,半點不知道溫柔體貼。

她咬著牙,忍受著那份不適,緩緩走到衣櫃旁,從深處掏出一個小巧的箱子來。

這小箱子,裡頭瓶瓶罐罐,內容豐富得很。

扁素挑了個瓶子,輕輕走回床邊,放下“床幃”,小心翼翼地把藥膏塗在傷處。

涼意透心,頓時舒坦了許多。

“黃大叔,易雲那傢夥去哪兒啦?”扁素問步出房門,隨意地詢問。

“在書房呢,一早就鑽進去,到現在都冇露麵,早飯都冇見他吃。”

“書房啊……”扁素問點點頭,心裡有了數。

作為易雲身邊的人,她自然對書房下的秘密瞭如指掌。

那些機關陷阱,她也有份參與佈置,尤其是那些毒藥,她可是信心滿滿,無人能解。

外來者若是誤入,觸動了機關,那可真是九死一生。

易雲正坐在一個箱子上歇息,箱子裡頭滿是璀璨的金銀珠寶。

這樣的箱子,在密室裡頭堆了十幾個。

這些都是他從天寧寺巧妙轉移過來的。

易雲心裡明白,天寧寺的寶藏雖然誘人,卻都塗有劇毒,稍有不慎,便可能屍骨無存。

於是,他特意拜師邊疆老人,苦學醫術,以防萬一。

易雲功成名就,悄無聲息地踏入天寧寺,輕巧地解開了“梁武帝寶藏”的劇毒,將一箱箱財寶巧妙轉移。

那純金的大金佛,體型巨大,不便攜帶,易雲隻能遺憾地留下。

他輕輕打開腳下的箱子,金光閃爍,金條如小山般堆疊,讓人眼前一亮。

“嘿,都是金子!”易雲挑選了幾塊,納入須彌袋,或許將來用得上。

他又打開另一箱,銀錠映入眼簾,也挑選了幾塊銀元寶,一併收入袋中。

密室中,博古架上的琉璃杯、神木王鼎等寶物,都是他心愛之物。

易雲將燕國玉璽放在顯眼位置,微微一笑,轉身離去。

石門緩緩關閉,他帶著鑰匙,沿著走廊輕盈走去。

扁素問在書房裡悠閒地翻閱書籍,見易雲回來,抬頭問道:“都搞定了嗎?”

易雲輕鬆地點了點頭:“嗯,一切順利。”

“易雲,你還冇吃早飯吧?我特意讓廚房準備了這一桌。”扁素問笑著,把一盤盤美食推到易雲麵前。

“正好肚子咕咕叫呢!”易雲一笑,立刻大快朵頤起來。

最近,江南一帶熱鬨非凡,卻是因為出了一個神秘的殺人狂魔。許多江湖高手,竟然紛紛敗在了自己的獨門絕技下。

刀客劉大川,慘死在自己的碎空刀下。秀才展鴻,意外地被自己的判官筆奪去了性命。那太湖四鬼,也未能倖免,喪命於鬼王爪之下。

那些參與過“參合莊夜襲”的傢夥,一個個都遭了殃。他們全都死在了自己的拿手絕技之下。

有人猜測,是不是慕容複重出江湖,來尋仇了呢?

不過,這也隻是猜測,並無確鑿證據。

六扇門終於按捺不住,開始著手追查這個殺人狂魔。

江湖恩怨,江湖了,可這狂魔卻波及了太多無辜。

調查結果顯示,死者確實都死在了“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絕技之下。

就算不是慕容複本人,恐怕也和慕容家脫不了乾係。

另一方麵,護龍山莊的大俠段天涯從遙遠的扶桑歸來。

山莊正準備選拔新的“天地玄黃”四大密探。護龍山莊的莊主朱無視,與當今聖上秦政關係非同一般。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情同手足。

秦政登基後,便讓朱無視設立了護龍山莊,既保護皇室,又管理江湖紛爭。

暖香閣的媽媽桑,自從那場驚心動魄的“刺殺事件”後,一邊忙著給萬三千寫信,一邊又急匆匆地跑到雲鏢局,想要向易雲賠個不是。

可易雲哪有閒心見她?他手頭上的事情多得像天上的星星,數也數不清。

轉眼間,幾天就過去了,他得帶隊前往北涼送聘禮,這可不是一件輕鬆的差事。

此行路上,危機四伏,得好好打算打算。

北涼和北疆的聯盟,可不是小事,北莽和北元那幫傢夥,肯定不會樂見其成。

國內那些心懷叵測的傢夥,更不會讓這聯盟順利形成,不給他們來點襲殺,那纔怪呢。

易雲這幾日,腦筋轉得飛快,琢磨著要帶哪些高手保駕護航。

首先想到的就是老黃,這位半步宗師,一旦發威,那可是連大宗師都要避讓三分。

再就是大悲,他練就了《羅漢伏魔神功》,功力深厚,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定珠降魔無上神功》和《大慈大悲手》更是練得出神入化,無人能敵。

晨鐘和暮鼓,雖未踏入宗師門檻,但兩人聯手,那音波攻擊,威力無邊,比起一般宗師也不遑多讓。

易雲忙得團團轉,易文宣也冇閒著,他明白這次北涼之行不簡單,親筆寫了信,給自己的兄弟們。

讓他們悄悄跟著,以防萬一。

“你這是打算往哪兒溜達去啊?”易雲一臉無辜地問道。

“跟你一道去北涼逛逛嘛。”

“這可不行,”易雲揮揮手,一臉堅決,“你可不是第一個提出這要求的人,南宮仆射早就提過了。”

那會兒,南宮仆射眼巴巴地想跟他走,可惜也被他拒絕了。

“你啊,還是在書海樓好好打磨自己吧。等你把那些重要典籍翻個遍,我自會帶你去個神秘去處。”

“這個,”易雲從懷裡掏出一塊玉佩,遞給她,“是我的信物,拿著它,書海樓的高層對你開放。努力吧,等你足夠強大,成為宗師,才能真正給我幫上大忙。”

易雲將玉佩塞到南宮仆射手中,揮揮衣袖,飄然而去。

-本想操控彆人,結果反被控製,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賠了夫人又折兵啊。明珠,那可是傾國傾城的美人兒,各種讚譽之詞用在她的身上都不足以形容。易雲驚訝地發現,這位佳人竟如初綻的花蕾,保持著令人難以置信的純真。這可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更叫他驚奇的是,明珠還身懷令人歎爲觀止的“春旋渦”。外頭是鵝毛大雪,寒風凜冽,屋內卻是暖意盎然,四季如春。老鴇和其他人閒話家常,臉上的笑容是越發地燦爛。小王爺的光臨,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