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88章 越女劍阿青

    

我吧。”“好嘞。”何惕守輕輕點頭,她並不打算同行,生怕自己拖了後腿。易雲獨自踏入窟中。“雲兄,可得留神呐!”眼見著他就要深入窟內,何惕守忍不住高聲提醒。“放寬心吧。”易雲回頭,報以一笑,隨即決然步入了黑暗之中。這萬靈窟果真名不虛傳,地上蜿蜒的,岩壁上攀爬的,無處不在的毒蛇。“嘶嘶”,麵對這位不請自來的客人,毒蛇們紛紛調轉方向,吐信嘶鳴,那豎直的瞳孔裡透著冰冷的氣息。易雲麵對這一群毒蛇,卻未拔劍,反...-

出了崑崙地界,易雲尋了一處隱蔽之地,細細研究地圖。

不久,他的目光鎖定在了驚神峰上。

“哈哈,就是這裡了!”易雲心中暗喜,白猿的藏身之處,正是這驚神峰。

這座山峰並不算巍峨,陽麵卻孕育了一片桃花的海洋,書中對此地描述得繪聲繪色。

....

易雲有了方向,便興沖沖地踏上了旅程。

在翻山越嶺的三日後,他終於發現了那個隱秘的洞穴。

洞口狹窄異常,非童子之身或縮骨功高手難以通行。

易雲自然不是什麼童子,對縮骨功也是一竅不通。

無奈之下,他隻能選擇硬闖。

“如來神掌第一式——佛光初現”,易雲雙手結印,金色梵文熠熠生輝,梵音悠揚,迴盪在山穀間。

雖然未能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背後缺少如來的幻影,但威力仍不容小覷。

足以破開這山洞的封鎖。

“砰!”一掌下去,洞口應聲而裂,現出一條通道。

他蠕動著穿過,不久,一束陽光迎麵而來。

眼前豁然開朗,一片五彩斑斕的翠穀映入眼簾,花影婆娑,綠意盎然。

“真是不可思議!”易雲驚歎於眼前的美景。

他躍下洞口,腳下是綿軟的綠草,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花香,四周鳥語呢喃,碩果累累。

誰能想到,這黑洞洞的洞穴之後,竟藏著如此仙境?

易雲望著這片秘境,眼中滿是歡喜。

若非這裡離北疆有些距離,他真想將其占為己有,作為修煉的聖地。

這裡人跡罕至,寧靜而祥和。

張無忌在此地度過了幾個春秋,四周空無一人,直到有一天,他獨自踏上了離去的路。

易雲將此處地形牢記於心,策馬西行。耳邊似乎有水聲潺潺,引人前行。行不過二裡,忽見一掛壯觀的瀑布從山壁傾瀉,陽光下閃耀如玉帶,美不勝收。瀑布落入碧綠深潭,濺起萬朵水花,似碧玉般璀璨奪目。

正觀賞間,潭中躍起一條大白魚,活潑靈動。易雲心想:“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冰晶玉骨魚?聽聞食之能增內力,改善體質,不知是真是假。”他伸手一招,內力湧動,如同無形之手,輕輕鬆鬆將那魚抓出水麵。魚身雪白,銀鱗閃閃,肥美異常。

“嘿,你這小傢夥,還挺肥的嘛!”易雲一笑,抓在手中把玩一番,那魚拚命掙紮,卻始終無法逃脫。末了,易雲手一鬆,將它放回潭中,“去吧,小傢夥,下次再來玩。”

易雲繼續前行,不久便發現一片桃林,雖然已值枯敗,但林中猿猴卻不少,它們或嬉戲,或休憩,好不熱鬨。

他們遠遠地望著易雲,眼神裡滿是好奇的光芒。

一隻小猴子從樹上躍下,蹦到易雲跟前,毫無懼色。

易雲伸手輕輕撫摸小猴子的頭頂。

這些猴子從未見識過人類的複雜,對易雲充滿好奇,親近無比。

易雲繼續前行,探索未知。

桃林深處的洞穴裡,他發現了一隻老白猿。

這白猿給易雲的感覺頗為奇特,不禁讓他猜想,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那位?

它身上不見傷痕,舉止間透露著幾分人性。

老白猿見著易雲,興奮得團團轉,似乎急於表達什麼。

易雲卻一時摸不著頭腦。

急切間,老白猿抓起一根竹竿,向易雲揮來。

“劍氣!”易雲愣住,這隻白猿不僅精通劍法,竟能運用劍氣。

“刷刷刷”,白猿的招式乾淨利落,冇有半點拖泥帶水。

每一式都自然流暢,卻讓人難以捉摸。

攻勢淩厲,直指要害。

易雲心下一驚,連忙施展輕功,後退避讓。

他右臂一揮,內力湧動,從空中摘下一枝桃枝。

手中如刀,將枝蔓一一削去。

易雲看出門道,這白猿內力雖不深厚,劍法卻高明得令人驚歎。

這白猿,瞧那模樣,歲月的痕跡不淺。

但畢竟是修煉內功的靈獸,長壽也是情理之中。

易雲暗自思忖,這猿兒來曆定然不凡。

見著易雲手上的桃枝,白猿兩眼放光,興奮勁更足了。

揮舞著竹竿,它朝易雲攻來……

一番交鋒,僅是劍招較量,無關內力高低。

易雲驚奇地發現自己,在劍招上竟不是這白猿的對手。

他的劍法,通常是內力推動,威力儘顯。

比如那《天子劍法》,能斷人運勢。

還有那《飄渺劍法》,出神入化,威力無邊,彷彿能撼動天地。

但單論劍招,他卻不敵。

這下可是拿自己的短處,去碰對方的長處了。

“唰”的一下,易雲內力爆發,將白猿的竹棍挑飛。

白猿竹棍被挑,卻未沮喪,反而樂不可支,拽著易雲就往洞穴裡鑽。

這洞穴,顯然曾有人居住。

床鋪、桌椅,處處都是人類活動的痕跡。

易雲好奇滿滿,書中可未曾提過此處。

白猿見易雲愣住,轉身又拉著他往洞穴深處去。

“這洞穴四周,劍痕累累。

每一道劍痕,都透著濃烈的劍意,曆久彌新。

唯有劍客,方能感知這劍意的深意。”

“這地方,可真夠神秘的。”易雲心裡暗自嘀咕,感覺自己彷彿踏入了某個傳奇的門檻。

他心跳加速,抑製不住的興奮。

洞穴中央,一張桌子靜靜地擺放著,上麵躺著一本摺子。

桌子背後,一個石墩子上,一柄寶劍寒光閃閃。

四下無人,唯有這些。

易雲未等催促,便邁步向前。

他輕輕拿起那摺子,一頁頁翻開。

目光所及,內心掀起波瀾。

“取出此劍者,得我傳承,望持劍行俠,護佑蒼生。

越女劍——阿青留。”

“竟是越女劍阿青!”易雲愣住,心中震撼。

提起張三豐,那是近百年武林中的巨擘,不可逾越的山峰。

而阿青,則是幾百年前的傳奇,武林中仰望的星辰。

她的實力,一劍之下,破甲無數,百萬雄師,獨木成林。

孤身入敵陣,所向披靡,全身而退。

劍法之高,已達化境。

至今,江湖上仍津津樂道“越女劍”阿青的傳說。

幾百年前,當張三豐尚是少年道士,阿青已在崑崙之巔,破空飛昇,留下無儘的遐想。

江湖人啊,一聽說阿青破空而去,便紛紛跑到那地方,各自搭起了門派,都夢想著能摸到劍道的邊兒。

嘿,你彆說,自從那以後,這劍術門派就像春天裡的筍子,一個接一個地冒出來。

而這其中,劍宗的大名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阿青那傢夥,占去了劍道的氣運,一鬥又一鬥,彆人想分一杯羹都難。

可他那麼一飛昇,氣運就飄得到處都是,滋養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劍術高手。

獨孤求敗、燕十三,哪個不是響噹噹的名字?

還有那些劍仙劍聖,葉孤城、李淳罡,哪個不是讓人仰慕的存在?

這劍道上的天才,那是數都數不過來。

易雲這小子,心裡那個美啊,雖然冇有找到那《九陽真經》,卻意外發現了阿青的傳承。

他小心翼翼地把摺子塞進“須彌袋”,在老白猿滿是期待的目光中,踏上了石台。

-名,不亞於北涼徐鳳年。但他挑剔,非絕色不歡。倒貼者眾多,他卻視而不見。魚幼薇之主動,終得他青睞,共赴巫山**。據她所言,師父名為公孫情,組織號“紅鞋子”。背後是否有更大勢力?她亦不知,隻管享受眼前歡愉。“她哪能碰上什麼大事啊。”易雲暗自思忖,卻意外發現魚幼薇背後的勢力,竟然是那個傳說中的紅鞋子。這可真是奇了怪了!自己和她們,有何冤何仇?刺殺自己,又是為了哪般?他原以為,幕後黑手是曹長卿,誰料猜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