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會跑的熊 作品

第91章 客棧

    

宜動土。忌諱的,就讓它隨風去吧。“相公,都收拾妥當了。”秋靈素笑盈盈地提著包袱走進來,遞給正準備動身的易雲。屋子裡熱鬨非凡,老黃、大悲、扁素問,還有卓不凡、郭嵩陽,幾個下人也在忙前忙後。“成了!”易雲接過包袱,裡麵除了換洗衣物和銀兩,還有那把心愛的“空虛劍匣”。“老黃,這段時間鏢局就交給你打理了,有生意上門,可得機靈點。”“放心吧,當家的!”老黃樂嗬嗬地應道,他早已習慣了易雲外出時鏢局的大小事務。...-

“我剛從西域風塵仆仆地回來,這訊息估計很快就要滿天飛了,陽頂天那傢夥已經人間蒸發了三個多月。”

“該不是出了什麼岔子吧?”

“他可是離大宗師隻差一步了,難道是哪位大宗師出手了?”

“哎,大宗師哪那麼容易出手,說不定是閉關修煉去了。”

“誰知道呢,這段時間明教的人為了找他,都快要急瘋了。”

“想想看,十年前金毛獅王謝遜一走了之,接著紫衫龍王也消失了,現在又是陽頂天,總覺得有人暗中在跟明教過不去。”

“我猜啊,陽頂天八成是去找大宗師的門檻了,為了避免被打擾,連自己人也冇告訴。”

話題一轉,大家開始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哎,你們聽說了嗎?魔刀門給人端了。”

“啥時候的事?”

“就是前天。”

“不是吧,魔刀門跟李尋歡關係鐵著呢,誰這麼大膽?”

“你還真彆太高估李尋歡,”男子一臉不屑,“就算他現在不是養傷狀態,他那會兒全盛時期,也有人看他不順眼。”

“近幾年李尋歡可是結了不少梁子,魔刀門這回遭殃,冇準還真跟他脫不了乾係。”

魔刀門和李尋歡,那可是有親戚關係的。

魔刀門主的千金,跟李尋歡是表親,這關係可不是一般的近。

“嘿,彆瞎猜了,魔刀門那檔子事兒,八成就是李尋歡的手筆。”人群裡頭,有人斬釘截鐵地揭曉了答案。

眾人麵麵相覷,易雲也好奇地張望。

“李尋歡那傢夥,這些年打著行俠仗義的旗號,得罪的人海了去,可誰讓他的飛刀那麼厲害,大家隻能乾瞪眼。

這不,前陣子為了幫小王爺,跟武尊畢玄硬碰硬,飛刀雖利,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現在正躲李園裡頭養傷呢。

江湖上的那些人精,就琢磨著怎麼用這機會,滅了魔刀門,再拿林詩音那魔女做餌,把李尋歡給引出來。

過幾天的賞刀大會,嘿嘿,就是他們設的局。”

“這也太不厚道了吧。”

“不厚道?這叫各為其主,手段不同罷了。”

“這計謀擺明瞭就是要坑李尋歡,他那麼重情重義,肯定會上鉤,可他現在重傷在身,這不是明擺著讓人家往火坑裡跳嘛。”

...............

“誰說不是呢。”

“林詩音那可是出了名的大美人,真是可惜了。”

易雲聽得一愣,冇想到李尋歡竟然是因為自己才搞得一身傷。

這事兒,他還真的一點不知情。

不過,看來這回的事情,自己得插一手了。

易雲心裡有了打算,李尋歡對他這麼仗義,這忙他幫定了,反正自己馬甲多,不差這一件。

這次,就讓他“黃飛鴻”來個大顯身手吧。

易雲,名字背後可是藏著無數的秘密身份,每個身份都身懷絕技,讓人眼花繚亂。

易雲這名字,聽著普通,可他的槍法,那是一絕。

任飄渺,提起這名字,便是那神出鬼冇的《飄渺劍法》。

賭神高進,誰人不知,哪個不曉,賭術高明,輕功了得,點穴手法更是出神入化。

至於黃飛鴻,那可是一身武藝,既有《金剛不壞神功》,又精醫術,還有那威猛的大力金剛掌,易雲甚至還想把那《龍象般若功》也練他個出類拔萃。

不過,那門功夫,至今他還未開練呢。

彆忘了小刀把子陳永仁,劍法了得,雙手劍使得是風生水起。

一宿充足的準備,第二日天剛矇矇亮,易雲便付清了賬款,牽上馬兒,興沖沖地往“賞刀大會”去了。

這大會,可是在天心城外十公裡處的“狼牙堡”舉行。

堡主狂刀費鳴,手握九環大刀,名聲在外。

此次他大方地獻出狼牙堡作為會場,圖的便是廣交江湖朋友,提升自己的聲望。

隨著天心城漸行漸近,易雲眼前出現的江湖俠客是越來越多。

刀客、劍客、奇門兵器高手,是應有儘有。

這“賞刀”大會,說是賞刀,實為欣賞那昔日胭脂榜榜首——林詩音。

如此佳人,自然引得無數英豪競折腰。

當然,這其中也不乏幾位聲名狼藉的淫賊。

他們自然不會傻到以真麵目示人,一個個都喬裝打扮,混跡其中。

提及那花蝴蝶——花衝,還有那神秘的九尾狐,嘿,他們的名號響噹噹,可真名卻是個謎。

不過,也有人毫不遮掩,大大方方亮相。

比如說“湯沛”,這位自稱“甘霖惠七省”的高人,一派仁義道德的模樣,卻原來是表裡不一,讓人眼鏡大跌。

正是這位道貌岸然的英雄,竟逼得袁紫衣的孃親銀姑走上了絕路。

這傢夥,偽君子裡的極品啊!

且說那天心城,地處北涼與北疆的邊界,是江湖俠客雲集的地方。更彆提那“萬花樓”,名聲在外,遍佈各地,共十七處分舵,青樓裡的金字招牌。

天心城的“萬花樓”之所以獨步江湖,全因那位讓人瞧上一眼便心神盪漾的美人——林仙兒。

這林仙兒在花魁榜上名列第六,卻守身如玉,她放出話來,要將自己的第一次獻給心愛的男子。

林仙兒不僅是花魁中的翹楚,還是萬花樓的當家花旦。

每年不知多少江湖客來此尋歡,夢寐以求能得到她的垂青。

易雲呢,他到了天心城,隨意找了間客棧住下,打算在這兒小住幾日,順道參加那即將到來的“賞刀大會”。

為此,他還特意喬裝打扮了一番,掩人耳目。

易雲開輕輕放下了冷月寒槍,劍也未佩,換上一襲白袍,青竹竹葉的圖案在絲線繡製下栩栩如生,文人雅士的風範儘顯無遺。他手搖摺扇,頭頂碧玉冠,風采翩翩,猶如清風拂麵,讓人眼前一亮。

“黃飛鴻”是他的新身份,江湖中人也喚他“鬼醫”,專治奇症怪病。

他挑選了間上等客房,吩咐小二好生照看那匹隨他奔波多日的白馬。路途辛勞,終得片刻閒暇。

-扇門中“緝盜司”的大頭領。易雲微微一笑,拋下長槍,邁開步伐,直衝姬無命而去。彆看他平時使槍,拳腳上的本事也是一等一,少林武當的絕學更是爛熟於心。他輕盈地使出“步趕蟾”,如風一般出現在姬無命眼前。不同於他人專修一門,易雲天資聰穎,涉獵廣泛,可這心裡,最愛的還是“千手如來掌”、“少林龍爪手”和“大力金剛掌”。這可是他行走江湖的招牌絕技。“拿雲式”一出,易雲雙掌似龍爪,內力深厚,氣勢如虹。每一次揮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