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的,這樣,你就不會因此而死了吧。」說著,南宮青的手輕輕地、小心翼翼地覆在了文瀟兒的手上,給予了他最後的安慰和陪伴。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友情成為了文瀟兒最後的慰藉。在這個繁忙的辦公室內,雖然曲夜明位居領導之職,但眾人都清楚,這個項目的真正技術大腦是葉鶴。簡而言之,對於手頭的這個項目,葉鶴的洞察力遠超曲夜明。然而,等待葉鶴的死訊遲遲未至,讓曲夜明如熱鍋上的螞蟻,焦急地在屋內踱步。葉鶴必須死,這是她...-

曲夜明獨居的小屋,靜默地佇立在城市的角落,與她的辦公室僅僅隔著一條繁華的街道。從那扇寬廣的落地窗前,她常拿起那支高倍望遠鏡,悄然觀察著辦公室裡每一個微妙的動態。每一個員工的喜怒哀樂,每一個不經意的小動作,都逃不過她的細緻觀察。

當清晨的陽光悄然灑進屋內,刺破了夜的寂靜,曲夜明才從深沉的夢中緩緩醒來。她揉了揉朦朧的雙眼,瞥了一眼床頭的時鐘,時間已近早上九點。今天,對她而言,註定不同尋常。她簡單地享用了早餐,目光不經意地再次落在那塊時鐘上,離九點還差五分鐘。

儘管她這位小領導今日請假,但辦公室內的同事們依舊如同往常一樣,早早地坐在了各自的工位上,電腦螢幕前,他們忙碌地對自己負責的項目做著最後的完善。

隨著秒針滴答作響,距離九點隻剩下最後的二十秒。

「終於,要開始了。」

曲夜明喃喃自語,她的目光緊緊鎖定窗外那間熟悉的辦公室。時間一秒一秒地流逝,她的心跳似乎也與之同步。突然,一位員工從座位上站起,手持杯子朝飲水機的方向走去。

而此刻,距離九點,僅剩下十秒。

緊接著,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劃破了寧靜,巨大的震動彷彿穿透了落地窗,直抵曲夜明的心頭。她緩緩放下望遠鏡,目光穿過窗戶,隻見對麵的大樓被濃煙籠罩,而火舌最旺盛之處,正是她本應在的辦公室。

那位剛剛站起的員工,在火焰從其電腦上迸發而出的瞬間,被火光完全吞噬。望遠鏡中,那烈焰似乎要燒燬一切,將整個視野都染成了一片火紅。

曲夜明深吸一口氣,她知道自己冇有多少時間。再過幾分鐘,這裡就會被封鎖,如果想要離開,就必須趁現在。她迅速收拾了必要的物品,準備撤離這個即將成為焦點的現場。

清晨八點半,陽光透過窗戶,斑駁地灑在辦公室內,為新的一天帶來些許的暖意。文瀟兒坐在辦公桌前,手中捏著路上買來的麪包,輕輕一掰,送入口中,細細咀嚼。隨著麪包的香甜在口中瀰漫,他打開了電腦,準備開始新一天的工作。

作為新來的實習生,他被曲夜明分配去做一些基礎性的文檔修繕和數據增刪改查工作。這些任務雖然瑣碎,但對文瀟兒而言並不難應對。每當完成一項任務時,他的心中都會湧起一股小小的成就感。

他忍不住瞥了一眼曲夜明的工位,那裡空空如也。但桌子上的一張照片吸引了他的目光,那是文瀟兒的照片。每次曲夜明來上班時,都會駐足觀看那張照片,眼神中流露出深情。文瀟兒能感受到曲夜明對自己的關照,這讓他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情感。他有時會幻想,如果曲夜明是他的姐姐,那該有多好。那樣,他就能在這個陌生的城市中,找到一個真正的依靠。

文瀟兒的外貌讓人難以一眼判斷出他的性彆。他身材矮小,身高隻有一米五幾,與曲夜明並肩站立時,頭頂剛好過她的肩膀。然而,他的皮膚卻保養得異常好,潔白如雪、水嫩如初,再加上一頭如瀑的披肩長髮,倘若不是身處這辦公樓內,恐怕會被人誤認為是女高中生。

時鐘的指針漸漸指向了八點五十分,已經到了打卡的最後時限。這時,辦公室的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葉鶴急匆匆地走了進來。

「早啊,葉鶴。」

文瀟兒熱情地打招呼。

葉鶴一邊喘著氣,一邊急忙按下電腦的開機鍵,

「早啊,文瀟兒。」

幾分鐘後,當葉鶴起身準備去飲水機接水時,突然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文瀟兒驚愕地抬起頭,隻見葉鶴剛剛離開的位置已經被一片濃煙和火光所籠罩——爆炸,毫無預兆地發生了。

曲夜明從個人櫃子裡取出一個幾乎全新的手機,並從抽屜中拿出一張身份證。她迅速在手機上叫了一輛出租車,準備從城北前往城南。隨著汽車的轟鳴聲,她悄然離開了火災現場,心中無一絲波瀾。

出租車在小區的另一側停下,距離火災現場已有二百多米。曲夜明深知,隻要這一天平穩度過,她的計劃就能如願展開。

車子最終停在一家普通的酒店門前。這裡的身份驗證並不嚴格,正合她意。

「蝶蘿菈女士,您的房卡。」前台遞過房卡。

曲夜明接過房卡,這個身份是她自父母離世後就未曾使用過的,如今卻成了她的關鍵偽裝。進入房間,她躺在床上,打開手機,發現北城爆炸事件已在短短半小時內登頂熱搜。

她急切地在紛繁的評論中尋找著關鍵資訊,但一無所獲。終於,她放棄了這無謂的搜尋,關掉手機,從口袋中掏出一張照片。

照片上的男子長髮飄逸,麵容清秀得難以辨彆性彆——文瀟兒。

自從他加入公司,曲夜明就開始籌謀,如何才能讓他完全屬於自己。他的美,他的笑,他的身體,他的一切,她都想占有。

為此,她精心策劃了一個近乎完美的計劃。

爆炸發生的瞬間,濃煙迅速瀰漫了整個辦公室。文瀟兒彎下腰,試圖摸索到辦公室的門口,然而那短短的距離此刻卻顯得如此遙遠。

他伸手去摸門把手,卻感到一陣灼熱,顯然門外的火勢也同樣凶猛。此刻,他已被困在這火海之中,無處可逃。

文瀟兒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曲夜明桌上的那張照片,他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情愫。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或許再也無法瞭解曲夜明對他的真正感情了。

就在這時,一個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文瀟兒。」那是他自學生時代就相識的好友南宮青的聲音。

南宮青的聲音中充滿了愧疚和自責:「我不該介紹你來這個公司的,這樣,你就不會因此而死了吧。」

說著,南宮青的手輕輕地、小心翼翼地覆在了文瀟兒的手上,給予了他最後的安慰和陪伴。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友情成為了文瀟兒最後的慰藉。

在這個繁忙的辦公室內,雖然曲夜明位居領導之職,但眾人都清楚,這個項目的真正技術大腦是葉鶴。簡而言之,對於手頭的這個項目,葉鶴的洞察力遠超曲夜明。

然而,等待葉鶴的死訊遲遲未至,讓曲夜明如熱鍋上的螞蟻,焦急地在屋內踱步。葉鶴必須死,這是她堅定不移的信念。

辦公室內發生了爆炸,緊接著外麵也燃起了熊熊大火。僅僅是火災引發的濃煙,就足以將整個辦公室的人逼入絕境。時間已經逼近九點五十分,情況刻不容緩。若繼續拖延,不僅可能讓葉鶴逃過一劫,更糟糕的是,文瀟兒也可能命喪火海,這是曲夜明絕不願看到的結局。

她迅速解鎖手機螢幕,點開了一個特定的APP,在介麵上迅速操作了幾下,最後毅然按下了螢幕下方的啟動鍵。

一道耀眼的白光將曲夜明緊緊包裹,約莫十秒後,她便如人間蒸發般從旅館房間中消失了。

無論辦公室內外,火焰都在瘋狂肆虐,彷彿不將一切吞噬殆儘就絕不罷休。

在這火海之中,文瀟兒恍惚間聽到一個聲音,它彷彿直接響徹在他的心靈深處。

「文瀟兒,你是否願意接受我的呼喚,前往異世界?」

他在心中默默回答“是”,那個聲音似乎也接收到了他的迴應,緊接著,一道白光柔和地籠罩了他的全身。

文瀟兒環顧四周,除了自己,身邊的南宮青以及遠處的兩人,也都被同樣的白光所環繞。

在這濃煙滾滾的火海中,文瀟兒心想,異世界究竟是何模樣已不重要,眼下最關鍵的,是尋找一線生機。想必,其他人也是這麼想的吧。

-來。她揉了揉朦朧的雙眼,瞥了一眼床頭的時鐘,時間已近早上九點。今天,對她而言,註定不同尋常。她簡單地享用了早餐,目光不經意地再次落在那塊時鐘上,離九點還差五分鐘。儘管她這位小領導今日請假,但辦公室內的同事們依舊如同往常一樣,早早地坐在了各自的工位上,電腦螢幕前,他們忙碌地對自己負責的項目做著最後的完善。隨著秒針滴答作響,距離九點隻剩下最後的二十秒。「終於,要開始了。」曲夜明喃喃自語,她的目光緊緊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