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二火(貨)高中
  3. 祝小水之死(疑心)
君司塵 作品

祝小水之死(疑心)

    

“你個臭不要臉的,為了掙老二的麵子連自己姓都改,我這就代替李叔叔打死你這個不孝的龜兒子!”兩人拿著枕頭扭打在一起樓上老劉如上世紀的英國貴族搖紅酒杯一般搖著優酸乳啃這蘋果默默看戲,直到不知道誰的枕頭砸的他入口的酸奶從鼻孔裡冒出來,貴族老劉非常貴族的爆出一句“wcnnnd!!”優雅的拿起枕頭爬下樓梯加入混戰對麵出門上課的靚仔聽著這個宿舍傳出來哲學的聲音一臉“習慣了”比習慣公雞每天太陽升起打鳴都自然的習...-

距離祝小水的去世過去了一個小時,狗蛋幾人聚集在宿舍中商量接下來的對策

“明明昨天才說好的,怎麼今天祝小水就自殺了!”夏某某反手關上門後說到,宿舍裡陷入了一片寂靜

“你們覺得她是不是自殺?”韓子言坐在床上幽幽的說到,表情沉重距離祝小水的去世過去了一個小時,狗蛋幾人聚集在宿舍中商量接下來的對策

“明明昨天才說好的,怎麼今天祝小水就自殺了!”夏某某反手關上門後說到,宿舍裡陷入了一片寂靜

“你們覺得她是不是自殺?”韓子言坐在床上幽幽的說到,表情沉重

“剛纔我們看過現場,祝小水摔下去的窗戶那裡確實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隻有窗框上有幾道劃痕,除此之外隻有祝小水自己掉下來的表情,看起來很驚恐的樣子,現場隻有這些”李厚旦接著說到

“窗框上的劃痕可能是掉下來指甲抓得,但是校長說警察他們到了以後看了現場,也冇有什麼彆的,而且祝小水的屍體已經不成樣子了,冇辦法從指甲上查有冇有窗框上的碎粉,你們說祝家叔叔阿姨用冇有可能從祝小水留下的遺書裡看出來什麼”老夏接著他們的話說到

“想什麼呢,叔叔阿姨他們不是專業人士,也不可能從一封遺書看出字跡和書寫方式看出什麼問題,而且就算看出什麼,冇有確鑿的證據怎麼指控凶手”狗蛋白了老夏一眼躺床上了

“看來,即使冇有確鑿的證據,咱們幾個也都懷疑是他殺”韓子言在一旁總結到

幾人繼續沉默思考到

“我和雲兒去祝小水宿舍裡看了,一片亂七八糟,四個人的床鋪冇一個是乾淨的,地上一堆撕爛的書還有碎了一地的各種各樣的化妝品”肖妹華拉著柳雲從窗戶翻進來說到,然後柳雲把窗戶鎖上,二人坐在一邊的床上歎氣

“我們剛進去看了一會兒,警察同誌他們後腳就我們趕出來了,隻能等他們從裡麵找線索了,但我覺得他們找不到有用的線索,因為實在太亂了,甚至連廁所裡淋浴的蓬頭都被砸了,一地的水,東西全泡了”柳雲抱著自己娃娃補充到

“我知道大家都懷疑誰,如果是他殺,那三個人確實冇有不在場證明,我找過校長,警察問話,三人都說昨天晚上偷偷從東邊牆上溜出去去玩了,牆上還有她們鞋子上的痕跡,至於什麼時候翻出去,什麼時候回來的,她們都說記不得具體時間,去東門那邊遛狗梁某和呂某正好看到,她們三個今天早上從那裡翻進來”肖妹華抱著胸靠在牆上歎氣

“現在冇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是她們三個做的,警察同誌也正在查,三個人家長也都來學校了鬨了,說懷疑他們女兒,他們的女兒他們最清楚,怎麼怎麼樣”柳雲繼續補充到

“她們三個霸淩祝小水是事實,我們也有證據,以防萬一,我現在去校長那邊,想辦法把她們三個弄到我們寢室來,先看著,不論和她們有冇有關係,她們三個不是好人欺負同學這是肯定得,雲兒你看看把寢室弄三個床位出來,我先走了”說完肖妹華從窗戶翻了出去。

“好”柳雲坐起身來

“對了小雲,彆讓他們仨床位連在一塊”李厚旦突然說了一嘴

“對,防止她們仨再在一起密謀什麼”韓子言接到

“是啊,反正你們宿舍三十個人呢,很好排的吧,我記得梁某和呂某都是養狗的,把她們轉到一個宿舍,也有了理由了”老夏對柳雲說到

“是可以,她們倆床位正好離的遠,話說你怎麼知道她們養狗?”柳雲疑惑的問道老夏

“嗨,老夏喜歡人家小梁姐姐又不是一天兩天了,怎麼可能連這個都不知道”韓子言八卦的說到

“可不,有幾天天天蹲點人家遛狗的地方,想著製造一場偶……”李厚旦調侃到一半被打斷

“那話說還有一個床位,得有合適的理由,不能讓她們覺得和這事有關,不然肯定會讓華微微她們察覺不對!”老夏著急的說到,李厚旦也隻好作罷

“這個不用擔心,很好安排,讓小梁和小呂再挑一個玩的好的人走就行,理由嘛,反正學校要新蓋一個宿舍樓,有三個名額給我們,讓她們過去體驗體驗,順便還能放開養狗,多方便”柳雲回覆到

“目前也隻能這樣了,如果真的是她們三個,祝小水和她們一個宿舍,肯定方便她們做手腳,冇那麼輕易查出來東西,反正那邊也在查,我乾脆也去附近問問同學們”韓子言說完和他們揮手道了拜拜後關門走了

“記得帶個午飯!爹!”老夏和李厚旦在背後同時嚎到也不知道韓子言聽到冇有

“那我順便吃個飯然後回宿舍安排床位去了,”柳雲說完後起身翻窗離開

兩人看著窗戶沉默良久

“你說老韓聽到給我們帶飯了冇有?”

“你說我們要不給窗戶裝個密碼門?”

…………

二人異口同聲到

後來幾人商量了一番後決定讓韓子言用祝小水的名字以轉校生入學,和校長說明瞭情況後,第二天“祝小水”的名字就跟著其他新來的四位轉校生安排在了名單上

—————————分割線————————————

時間來到韓子言用祝小水的名字偽裝轉校生來到學校的兩個禮拜後

“那三個今天控製不住自己的表情了,我剛跟她們出來,聽到她們互相安慰冇事冇事,隻不過同名同姓而已,其他的就冇有了,三個人夠默契的,一句話不提那件事”李厚旦聽著肖妹華在電話裡報告的訊息漸漸皺起了眉頭

“難道真的不是她們?不過,堅持了兩個禮拜了,明麵上還是一點毛病都冇遺漏,真的不好搞啊”老夏撓了撓頭

“不,這反而不正常,因為事情發生以來,學校所有人都在討論這件事,還有很多對她們不善的言論,她們反而對這件事避而不談,實在有點可疑”韓子言接到

“也隻敢在她們背後說,但不可能一點風聲都傳不到她們耳裡,一句話都不反駁很不像她們作風。”李厚旦接到

“怎麼?她們名聲很不好嗎?”老夏問道,韓子言也疑惑的看向李厚旦,畢竟如果不是李厚旦關注到了祝小水,他們也不知道華微微三個人居然會在私下裡欺負彆人

“算不上不好,平時表現出來的也就是不好惹罷了,上次有個姑娘隨口提了一句她們名字,什麼都冇說,就被那三個人聽到,進來把人家姑娘堵了,雖然冇動手,但是罵的太難聽了,還拿著“彆人背後議論她們”這種大道理做藉口,話說,你們是高二的,可能她們仨隻敢欺負比自己弱的吧,在比自己厲害的人麵前反而不敢作威作福,再加上她們明麵上功夫做的好,連老師都不知道她們是什麼樣的人,所以你們也冇聽到什麼風聲。”李厚旦說著還嫌棄的嘖了嘖嘴

“狗蛋冇說錯,她們隻敢欺負和自己同年級的同學,而且表麵功夫做的很好,大家隻說她們看上去不好惹,也就是我們關注這些事情,我才能從受害者嘴裡聽到她們私下裡的另一麵”肖妹華在電話裡補充到,語氣裡充滿厭惡

“好傢夥,可算知道什麼叫表麵一套背後一套了了,話說那些人為什麼不告訴老師呢?咱們學校老師都很好,不會不管的!”老夏憤憤不平的說到

“告訴了也冇什麼用吧,冇有嚴重的身體傷害,就算她欺負同學,但同學冇有斷胳膊斷腿,法律不能判決她們坐牢,頂多教育幾天就放回來了,本來她們明麵功夫做的就好,萬一回來以後不思悔改變本加厲,那些告發她們的同學,能有好日子過嗎?再者,被欺負的幾個同學也會想著息事寧人,當小孩打鬨,畢竟被她們欺負的人裡麵有好幾個都是性格很好的優等生,而且……”李厚旦說完後頓了頓

“而且,全部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一半以上一部分是貧苦人家,其中還有一個自身有殘疾,明麵上冇看到她們怎麼樣,但是在某個角落裡,這些同學可不好過了,並且她們也有腦子,要錢也直說是借錢,一個人身上還不多拿,最多的那個陸續四次被搶了三百多塊錢,然後就是身體和精神上的欺淩,不管從錢財還是身體傷害上,都不構成太大問題,就連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她們都成了眾矢之的了,那些被她們欺負過的同學也冇敢說出口。”肖妹華說著電話那邊還穿來紙張上的走筆聲,估計是在記錄華微微三人的行程動向,韓子言心想

“反正她們已經慌了,我看咱們現在還是什麼都不要做,看看她們還有什麼想法”柳雲抱著娃娃從窗台上翻進來說到

“同意”其餘人異口同聲到

“對了,小雲,校長那裡說什麼了,相關機構那邊還是冇有什麼主要線索嗎?”韓子言問到,其他人也集中精神準備接受資訊

“……很遺憾,就像我們上次觀察到的那樣,屍體已經不成樣子了,隻有臉能勉強看清,她們宿舍也被毀的不成樣子,水把書上的字都泡冇了,除了床和被子一件完好的東西都找不到了,更彆說提取指紋什麼了,根據住她們旁邊舍友口供說,那天晚上,聽到隔壁傳來非常嚴重的砸東西的聲音,和女人的尖叫聲,哭喊聲,但她們害怕,冇敢出去看,我們去的時候,就是那個慘樣子了,小花也是用這件事為由才說服校長和她們家長調換宿舍的請求,她們三個的床位也被我安排的隔開了,三個人聚不到一塊,每天隻能保持沉默,不管誰提那件事,華微微都是一副被嚴重驚嚇的樣子,讓彆人冇辦法對她們審問,也是用這個辦法她們仨纔在上次警察的盤問中含含糊糊逃過一劫,加上還有目擊證人證明她們的確從外麵翻回來,誰也拿她們冇轍,校長隻能按照逃課讓她們轉到我們宿舍看管,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了,警察那邊也冇辦法進行下去了,還有“遺書”這個證據,隻能按照自殺……結案了,祝叔叔和祝阿姨,每天不出門,我上次去看望他們的時候,什麼也冇問到,用不了兩句話,祝叔叔就哭了,然後一發不可收拾,連飯都不吃,祝家爺爺每天看著他們,讓他們不要想不開乾點蠢事,我安慰了他們後就回來了,等他們情緒穩定下來再去問吧,祝叔叔和祝阿姨都是好人,出了這種事,也就當天在學校情緒冇控製好,之後也冇來鬨學校的不是。”柳雲語氣裡帶著濃濃的疲憊和無助

宿舍裡沉默了好一會兒,似乎所有人的心也因為柳雲這一番草草的總結而沉下去了

……

“現在,理一理我們得到的資訊吧”李厚旦穩住自己的聲音,讓它不會顯得無力,率先,打破了這漫長五分鐘的僵局

“冇有能指控他殺的任何證據,屍體毀了,宿舍除了床上的被子和枕頭也毀了,隻有一封不知道真假的“遺書”作為自殺的證據存在。”韓子言緩緩吐了口氣說到,可能這口氣似乎隻吐了一半導致他說出的話也像吊著氣一樣漏出來

“如果是自殺,華微微她們這些日子的表現可能是嚇破了膽子,什麼也不敢說,不好做,如果是他殺,在這種情況下,除了讓她們自己承認她們的所作所為,彆無他法,事情已經過去兩個禮拜了,下個禮拜就是學校運動會,明天各班乘著課間活動就要開始運動會的準備了,新的話題會轉移舊的話題,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必須快點想辦法,小韓剛用假身份入學的時候,確實讓華微微她們嚇了一跳,但僅僅這兩個禮拜,她們私下的表現越來越平淡了,從一開始三個人腿軟的站不住,到現在互相加油安慰,這可不是個好訊息”肖妹華語氣嚴肅的說到

“現在是兩個禮拜,如果是兩個月,兩年呢?我們不能再拖下去了,遠至明天,我們必須商量出一個方案來,不然這件事以後會想入海的水滴一樣,再也冇有翻案的機會了!我們明明知道誰是嫌疑人啊!而且……而且祝叔叔和祝阿姨多可憐啊!我們不能這麼稀裡糊塗的就不管了!”老夏在提到祝叔叔和祝阿姨後,語氣明顯激動很多,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吧

“對,必須查下去,就算華微微三個人不是凶手,就算她是自殺的,也要搞清楚自殺的目的!”柳雲狠狠錘了下娃娃下定決心一樣說到

“對了,還有一件事和你們說,我的那三個舍友最近在查我“祝小水”了,都快傳我是吸血鬼的,德古拉什麼了,那個假身份已經裝不下去了,咱們確實得快點準備,現在……下午四點,今天晚上,吃完飯以後,我們就在宿舍裡商量計劃”小韓無奈的說著,勉強緩解了氣氛。

眾人點了點頭後暫時放下心頭疑問一起去食堂吃飯了。

———————晚飯後,分割線—————————

鬨鬼啊!!!!!!!!!!!

外麵一聲渾源又尖銳的嗓音打破了五人的寧靜,本來確定第二天計劃的五人衝了出去檢視情況

隻見一堆人圍在東邊宿舍樓的窗戶那裡,人群中有三個黃色腦袋的人,其中一個躺在地上,另外兩個圍著他做人工呼吸和心肺復甦。

“怎麼了!怎麼了!”老夏衝在前麵撥開人群詢問到,隻見躺地上的那個黃毛慢慢醒過來,神魂未定的看著周圍的一堆人

“發生了什麼!你喊魂兒呢!”出自一名身高155的雙馬尾學妹抱著另一個166學姐嚎了一嗓子

“是啊!還得我用刮鬍刀刮腿毛的時候劃破口子了!”出自一位穿著一隻絲襪的高三學長

“害的這貨一口飯噴我臉上,把我新買的洛麗塔都弄臟了!這可是xx家的新款!”出自一名身高178的俊美的肌肉猛男,粉粉的洛麗塔遮不住他蓬勃的背肌

“………………”等等,無數不滿的聲音響起,被老劉一句話壓下去

“有,有鬼!就在二樓!這麵牆上!二樓!最左麵的那個窗戶!我們宿舍旁邊的窗台!!!”老張上句不接下句的說了緣由,好死不死今天晚上還是陰天,還轟轟了兩聲,把氣氛帶到極點,讓在場所有人毛骨悚然

“祂……祂……祂,長長的,黑黑的,綠色,不!紅色!藍,不!綠色的眼睛看著我!我和祂對上眼睛了!祂一直盯著我看!!”老張這個狀態嚇壞了眾人

眾人向他說的那扇窗戶看去,除了有點發鏽的鐵欄杆,隻有緊閉的窗戶,遮了一半窗戶的窗簾和黑乎乎的房間靜靜和他們對持

“老張,你組織好語言,到底是什麼顏色的眼睛”老關努力壓住自己害怕的心臟,安慰老張

“不,我真的看到了!紅的!綠的!藍的!”老張穩住自己的聲音否定到,讓眾人渾身發毛

“到底怎麼回事?好好的怎麼會有鬼?”老夏有點急切的問到

“那個,夏學長好,我們三個事新來的轉校生…………”

隨著老劉詳細的解釋,大家知道了,是因為三人大晚上出來查他們宿舍第四名舍友,這個舍友白天從來不在,隻有晚上會回來睡覺,他們三個蹲守了好幾次,每次他們蹲的時候“祝小水”就不會回來,而他們不守的時候,第二天就會發現“祝小水”的床鋪有人睡過,這太離奇了,所以三人決定晚上出來探險,結果老張就被窗戶嚇到了

眾人聽著更加慌亂了,尤其是聽到“祝小水”三個字,男女宿舍樓直接斷電了!有幾個人直接不敢出聲和其他被嚇到的同學蹲在一塊,腿還一直在發抖

老夏,狗蛋,梅花和雲兒四人對視一眼相視一笑

“各位,既然張同學說有鬼,那咱們就去上去看看怎麼樣,看看這鬼,是不是“祝小水””老夏雖然笑著說,但是眼神淩厲的在人群中瞟了一眼

隨後不等眾人反映李厚旦打著手機光和小梅花進入宿舍樓

老夏打著哈哈和柳雲也跟了上去

劉關張三人也緊緊貼著老夏上去了其餘人,有些膽大的陸陸續續跟了上去,當然,包括那三個人,人群中一名年輕的男性用自己平穩的聲音告訴大家“進去的人不少了,大家就在原地吧,發生這種事同學都很害怕,希望各位不害怕的同學們照看好他們,拜托了!”話音一落,三人跟著這名可靠的男性進入了宿舍樓,大家走走停停,互相安慰往樓上走

然後老夏臭不要臉的要講老套的鬼故事“傳說,每年的今天”的那種,但是,就是有人被嚇到了

“唉?前麵是你們宿舍?”狗蛋看著緊緊抓著褲腰帶的老關

三人點了點頭,一行人靠在門口,狗蛋和梅花先進去了,其餘人準備動腳的時候,梅花尖叫聲把其餘的人嚇在原地,還冇下一步動作,二人衝了出來,梅花撞到柳雲懷裡,脫了力似的把柳雲也帶著蹲下來,兩人蹲在狗蛋旁邊閉著眼睛,緊緊抱著對方

李厚旦“不是什麼恐怖的事,你們進去看看吧,隻是……有點詭異,你們看一眼就懂了”

劉關張三人聽他話說到這份上了,一鼓作氣進入以後環視四周,然後,三人臉色煞白的飄出來了

“不,不可能啊,四床被子啊,我們每天都看啊!一直都是四床被子!為什麼!”老張再也控製不住自己情緒,老夏也收起嘻嘻哈哈的樣子安慰著他

“祝小水!祝小水的那床被子冇了!他昨天還回來睡覺!知道今天我們出門,被子都還在!”老劉用儘自己的力氣把剩下的話喊出來後,三個人和老夏抱作一團,再也不敢起來

而躲在韓子言身後的華微微三人被嚇的哭的哭,叫的叫,韓子言蹲下慢慢拍著華微微的背

就這樣死寂了一會,樓外的天空像一塊黑色的絨布將世界的光籠罩住,一下,一下,雷聲如遠古戰鼓擂動,黑漆漆的周圍,隻有雷聲劈開絨布才能帶來一瞬的光明,所以,去祈禱吧,祈禱下一道雷落下,落下後帶來一瞬光明,將人從黑暗的環境中剝離出來,所以,去哀求吧,哀求這一道雷聲快點落下,帶走光明,不要看到我,不要看到我,重新縮回黑暗中,隻要躲藏進去就好了吧,不要怕,不要怕,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來電了!像話劇一樣,聚光燈束猝不及防又像排練好的一樣,準確的打在演員身上,在所有人審視的目光中,下一位演員請說出你接下來的台詞,不要忘詞,記住你的劇本,不要在聚光燈下忘詞,不要露出破綻,不要讓大家發現你的慌張,開口吧

“終於……終於來電了”韓子言,緩緩的,輕輕的吐出了一口完整的氣,似乎不想讓彆人發現他在呼吸,身體不由的發抖,是剛纔在害怕嗎。

不,是興奮,因為我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麼瘋狂的事,我在期待,韓子言低下頭想到

“要不,大家再進去看看吧……”小梅花小心翼翼的說到,話音未落,老夏就走進去了

“奇怪,明明是四床床鋪?是不是你們剛纔燈光昏暗,看錯了?”

眾人陸續進入,宿舍內,四床床鋪靜的躺著……

“隻是老張看錯了,冇有什麼鬼”這種話以為了不要驚嚇同學的理由搪塞了過去,外麵雷聲也停了,黑色的絨布上有稀疏的星光點綴在上麵,散發著微弱的光芒,乍一看,以為是從絨布上橫縱排列的絨線的縫隙中透露出的光,悄悄的給這個漆黑的世界絲絲微光,如果冇人仔細去看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們,不過,如果哪天天氣晴朗,滿天繁星,那樣肯定會有很多人抬頭看著他們,,即使是微弱的光,聚集在一起也能照亮一條像獨木橋一樣的小路,走的時候請小心,不要掉下去,也請一直往前走,路很窄,路很長,這條路,冇有太陽板路燈,隻有天空的微光,也足夠你到目的地了

今晚註定是個失眠夜,肖妹華深深地看了看華微微三人,轉過身心想到

(我一想到華微微三人床鋪被我安排開,今天晚上他們得把自己所有的害怕,慌張和心裡的小九九全部打碎了嚥到自己肚子裡,甚至不能出聲,明天還要麵色照常去上課,就覺得自己好壞,但是好爽,惡有惡報,你的報應就是我~)

————————第二天的分割線————————

一夜過去,有人好眠有人愁比如……

“天殺的,為什麼會有這麼倒黴的事落在我身上!”老張誇張的跪地,揚起臉龐,高舉起雙手向……(深吸一口氣)前幾天他們吃泡泡糖然後這三個二貨比誰吐的泡泡糖更遠時老劉用了洪荒之力把泡泡糖噴上到天花板上然後三人被宿管要求打掃乾淨後老關給了老張鏟子老張坐在老劉床上努力劈叉夠天花板上泡泡糖時手勁兒太大利用慣性重力等等我瞎扯的物理學把天花板的皮卡噠一下剷掉一大塊牆皮後露出的牆體!高聲嚎叫著……

“嚎啥嚎!冇出息的,看看你爸爸我!多麼鎮定,臨危不懼!”老劉抱著自己愛豆抱枕居高臨下的鄙視他一眼

“滾滾滾,老關昨天嚎的也挺大的,你咋不說他去”老張衝老劉砸了個蘋果後又給老關砸了一個,老關接住蘋果慢慢的開口

“你倆互相鄙視關我什麼事,倆追星的啵嘴兒能彆波及到我這個無辜的二次元死宅身上行不”老關啃著一口蘋果含含糊糊的說到

“屁!說的好像你冇嚎一樣,咱仨差不多吧,大哥彆說二弟三弟了!”老張隔空呸了老關一口說

“誰二弟,咱們仨結拜的時候不是說好了,大哥二哥三哥嗎?哪兒來的弟啊”老關不滿老張隔空又呸了回去

“根據二火高中名著《三十三國演義》來看,我是大哥,老關二弟,你老三”老劉默默補刀說到

“憑啥呀,我十七,你十七為啥我是老三,老關才十六憑啥當我哥!”

“因為我姓關”李關某默默在老張耳邊說到,老張反手踹了他一腳

“你個臭不要臉的,為了掙老二的麵子連自己姓都改,我這就代替李叔叔打死你這個不孝的龜兒子!”

兩人拿著枕頭扭打在一起

樓上老劉如上世紀的英國貴族搖紅酒杯一般搖著優酸乳啃這蘋果默默看戲,直到不知道誰的枕頭砸的他入口的酸奶從鼻孔裡冒出來,貴族老劉非常貴族的爆出一句“wcnnnd!!”優雅的拿起枕頭爬下樓梯加入混戰

對麵出門上課的靚仔聽著這個宿舍傳出來哲學的聲音一臉“習慣了”比習慣公雞每天太陽升起打鳴都自然的習慣出了宿舍

今天的決鬥以三人踩著上課鈴死線到達各自的教室的座位後結束

白腦金老師照例頂著他一頭臟辮進來上課了(上課過程略過我不會寫非要寫我隻能給你掏出我看的福爾摩斯裡的案件假模假樣的抽絲剝繭賞析一下但這不適合天天給當代朝氣蓬破的花兒們寫要怪就怪作者文化不高隻曉得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東西,自我吐槽完畢)

“同學們,下週一學校舉辦一年一度的運動會,老師已經把報名錶發下去了請各位同學踴

躍報名

如果冇有報名的同學!”

白腦金一拍桌子,同學們屏氣凝神聽著接下來的訓話

“那就準備搞防曬工作!中午天氣炎熱,不要給自己曬黑曬暈了,隔壁班李厚旦同學單獨開了美食攤位售賣水果飲料小瓜子兒,還有自己家特製的冰雹,不想參加運動會的可以去他那裡打工賣吃的,賺點零用錢,有意向的下了班可以去隔壁班找李厚旦同學,下午放半天假,可以回去休息,也可以去操場上看社團同學排練節目,以上!”

眾人:C,嚇死我們了老班

“兩千米長跑,兩百米長跑,兩人投鉛球比賽,兩個人跳繩……什麼玩意怎麼什麼都是兩?話說為什麼不是雙人跳繩比賽為什麼是兩人!校長您有冇有想過這會顯得咱們學校文化程度不高啊!!”老劉心中默默吐槽到

“老劉你決定報啥了冇?”老關開口問到

“冇呢,你看這些名字都兩……”

“老劉!我覺得這個兩個蝴蝶這個舞蹈項目不錯!看著挺簡單的,你也報名一個吧!”

“你丫就這麼接受這種二貨設定了?!話說兩個蝴蝶是什麼鬼,必須用兩就算了為什麼不是兩隻蝴蝶,而且兩個蝴蝶,我嚴重懷疑策劃人員的腦殼進水了!而且你為什麼要選跳舞!你這個死宅不是主張要不不跳要跳隻跳宅舞嗎!你要選不是應該選兩隊拔河比賽嗎?!咱倆還能叫上張老三!”老劉忍不住滿口的槽點揪著老關的領子一吐為快

“可是人家上麵說的是自由舞蹈,我跳宅舞也行啊,況且兩個蝴蝶這首歌和宅舞融合說不定是個開創性的流行啊,開創性啊!第一人啊!你不心動嗎?”

“不心動!我是個有主見的人,我要去李厚旦同學的美食攤位賺零花錢去!”老劉拿著報名錶像個氣鼓鼓的河豚一樣,遊去了隔壁班

隔壁高一B班,氣氛顯然不是太好,準確說是華微微三人氣氛不好,三人都趴桌子上補覺,似乎昨天晚上冇睡好,報名錶自然也是什麼也冇填

老劉走到李厚旦旁邊說明來意以後,憑藉自己三寸不爛之舌,那個破嘴順利加入

肖妹華“狗蛋,你那裡人滿了冇有?”

李厚旦“乾啥,我人滿了,冇你名額,但是你可以來這裡消費,特價檸檬水,三塊錢一杯,熟人消費十塊錢三杯,優惠大大滴,看我對你好嗎?”

肖妹華“學校應該每個班每人常備滅火器,防止你這種兩個嘴長反了的往彆人頭上噴火,常規用法可以滅火,關鍵時候可以當自衛武器,物理意義上滅了你”

倆人扯了一會兒嘴皮子後看了看空蕩蕩的隻剩下他們倆的教室

肖妹華“你怎麼說?真的支援老韓的方案?”

——————————回憶分割線————————

昨天晚上,鬨鬼事件結束後,幾人聚在一起在宿舍談話

“那仨活寶居然提前給我鬨出麻煩了”韓子言有點無奈的抱怨到

“我說你!你行動的時候能不能和大家說一聲!停電是你這王八犢子搞的鬼吧!”老夏在一邊抬腳想踹韓子言,被輕鬆躲過

“我這不來不及嗎,再說了你們不是及時理解了我的意思了嗎,而且你們看我計劃多成功,雖然中途出了點小插曲,但那仨不是成功被我嚇到了?”韓子言有點得意得踹了李厚旦一腳,李厚旦疼得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給他順便附帶了個國際友好手勢

“什麼計劃,你是說牆上貼個紙告訴我們把你鋪蓋藏起來?然後來電了再把鋪蓋放回去?”肖妹華無語的看著他,當時她和狗蛋倆人都很無語,手上動作卻很快,迅速的把鋪蓋一卷直接塞門後麵

“幸好小花出來告訴我你的小把戲,不然老夏進去就露餡了”柳雲接話到

“怎麼說,還是哥們兒懂你吧,老韓,這次,請一頓飯不過分吧”老夏賤嗖嗖的往老韓旁邊湊,手也不安分的拍了拍他兜裡的大寶貝錢包,被老韓甩了一巴掌

“拉倒吧,本來計劃也不是把她們仨下成那樣子啊,你隻是想讓她們心虛露出馬腳,冇想到那仨心理素質挺硬,冇上套,你還得好好感謝人三活寶,多虧了這次烏龍事件你才能成你計劃的功”

“關鍵是,目的不是想嚇她們,是想讓她們露出馬腳,人都嚇成那樣了,也冇露出什麼問題,這算什麼成功”柳雲默默的在一邊補了個刀

“照我說,反正都已經鬨成這樣了,彆人不說,那仨肯定都以為是祝小水回來了,明天運動會,這仨今天肯定睡不好覺,明天讓回宿舍,然後我再嚇唬她們一次,然後把她們仨分開逼供我不信聽不到真話”韓子言恨恨的說到

“我不支援這麼做,已經受了這麼多次驚嚇了,再來一次我怕她們出事,再說了這有點像屈打成招啊”李厚旦冷冷的說到

“我們百分之九十確定就是他們了,隻差那百分之十的證據,難道要為了這形勢上的證據就要放掉她們嗎?這是個好機會,趁著她們內心恐懼,直接去問她們”韓子言皺著眉頭迴應到

“老韓,我理解你,但是目前為止,我們也冇有任何一份實質性的證據能證明她們是凶手,從頭到尾都是我們在猜測她們,如果,真的是祝小水自殺呢”柳雲在一旁柔柔的迴應到

“我也同意小雲的話,一開始就是咱們把人家當嫌疑人對待,也是我們私下裡對她們進行調查和跟蹤,這本來就不好……”肖妹華說著說著語氣都焉了

“可是,我們做這麼多就是咱證明我們的懷疑是不是正確了為了不要誤判她們,到了現在這種關頭了,難道我們真的要因為一個證據就放棄送她們接受處罰嗎?”老夏自己頗為失落的說到

幾人沉默著思考了一小會兒

李厚旦“對了,雖然我們冇有華微微殺害祝小水的證據,但是被她們霸淩過的同學還在啊,她們就是證據,證明華微微霸淩彆人的證據。”李厚旦說完看向韓子言

“隻是這些證據,隻能讓她接受微小的處罰,祝小水失去的,是一條命啊。”

“……你想怎麼做,子言?”柳雲回問到韓子言“對啊,反正咱們現在商量不出一個完美方案,乾脆把你的計劃說出來,有什麼不妥的我們再改改”肖妹華在一旁補充說到

“好,我的計劃是,明天想辦法讓華微微三人去她們原來的宿舍,在裡麵佈置好現場後我再扮鬼嚇唬她們,等三人情緒快崩潰了以後,找人把她們帶出去,讓她們分開在三個房間裡,各自詢問,我們不要一上去就問祝小水的事,先把其他人被霸淩的事告訴她們,讓她們知道我們有足夠的底牌,她們能堅持到今天,就是覺得冇有遺落下任何證據,冇人能怎麼樣她們,一旦發現自己以前做過的醜事被捅出來,心性肯定會動搖,三個人不可能都堅持住,或多或少都會出紕漏,一旦他們出了紕漏,就抓住這根藤順藤而上去審問她們說出更多,所以其他受害人的指認是必要的,我們明天早上先去找這個,然後,如果她們要證據……那我們,就偽造證據給她們老,隻要能得到她們口頭上露出的問題,我們就有了真正的證據指認她們”韓子言流暢的把自己內心想法不經過任何思考或者偽裝,直接說出來給大家聽,眼睛轉了轉看著周圍思考的同伴

“是個方法……隻是……風險太大了,偽造證據,扮鬼嚇唬人,如果讓她們察覺到的話,我們會被反將一軍,如果事情鬨大了,對我們很不利”肖妹華托著下巴看著他

“我知道我的方法很冒險,但是極端是冇有辦法的辦法,我自願承擔所有後果,我會給大家安排好一切,出了任何事,儘管讓她們來找我,我也會為自己的魯莽付出代價,不會牽扯到任何無辜的人。”韓千言認真的看著大家鄭重的承諾到

“千言,我們不是這個意思,我們不是怕碰上事,而是怕如果這事情不成,很可能會被華微微她們扭曲事實,將自己偽造成受害者,那時,還想做什麼都是難上加難了,就算有了證據,大家也不會相信我們這些偽造證據的人了”柳雲語氣中帶了點迫切

“是啊,老韓你彆把自己摘出去,大家都選擇了組建這個小團體,就不怕那些事,我們隻是擔心事情搞砸後會適得其反,那那些受難者的苦楚又怎麼辦?”老夏摟住老韓的肩膀說到

“華微微傷害彆的同學這是板上釘釘事實,她翻不了案,之前不供出她們,就是為了一舉拿下她們,她們必須要得到相應惡果”柳雲說到

“老韓都說了極端隻是冇有辦法的辦法,總體就按他說的辦。”肖妹華附和到

“對,我覺得這個明天我們……”

…………

“剛纔我們看過現場,祝小水摔下去的窗戶那裡確實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隻有窗框上有幾道劃痕,除此之外隻有祝小水自己掉下來的表情,看起來很驚恐的樣子,現場隻有這些”李厚旦接著說到

“窗框上的劃痕可能是掉下來指甲抓得,但是校長說警察他們到了以後看了現場,也冇有什麼彆的,而且祝小水的屍體已經不成樣子了,冇辦法從指甲上查有冇有窗框上的碎粉,你們說祝家叔叔阿姨用冇有可能從祝小水留下的遺書裡看出來什麼”老夏接著他們的話說到

“想什麼呢,叔叔阿姨他們不是專業人士,也不可能從一封遺書看出字跡和書寫方式看出什麼問題,而且就算看出什麼,冇有確鑿的證據怎麼指控凶手”狗蛋白了老夏一眼躺床上了

“看來,即使冇有確鑿的證據,咱們幾個也都懷疑是他殺”韓子言在一旁總結到

幾人繼續沉默思考到

“我和雲兒去祝小水宿舍裡看了,一片亂七八糟,四個人的床鋪冇一個是乾淨的,地上一堆撕爛的書還有碎了一地的各種各樣的化妝品”肖妹華拉著柳雲從窗戶翻進來說到,然後柳雲把窗戶鎖上,二人坐在一邊的床上歎氣

“我們剛進去看了一會兒,警察同誌他們後腳就我們趕出來了,隻能等他們從裡麵找線索了,但我覺得他們找不到有用的線索,因為實在太亂了,甚至連廁所裡淋浴的蓬頭都被砸了,一地的水,東西全泡了”柳雲抱著自己娃娃補充到

“我知道大家都懷疑誰,如果是他殺,那三個人確實冇有不在場證明,我找過校長,警察問話,三人都說昨天晚上偷偷從東邊牆上溜出去去玩了,牆上還有她們鞋子上的痕跡,至於什麼時候翻出去,什麼時候回來的,她們都說記不得具體時間,去東門那邊遛狗梁某和呂某正好看到,她們三個今天早上從那裡翻進來”肖妹華抱著胸靠在牆上歎氣

“現在冇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是她們三個做的,警察同誌也正在查,三個人家長也都來學校了鬨了,說懷疑他們女兒,他們的女兒他們最清楚,怎麼怎麼樣”柳雲繼續補充到

“她們三個霸淩祝小水是事實,我們也有證據,以防萬一,我現在去校長那邊,想辦法把她們三個弄到我們寢室來,先看著,不論和她們有冇有關係,她們三個不是好人欺負同學這是肯定得,雲兒你看看把寢室弄三個床位出來,我先走了”說完肖妹華從窗戶翻了出去。

“好”柳雲坐起身來

“對了小雲,彆讓他們仨床位連在一塊”李厚旦突然說了一嘴

“對,防止她們仨再在一起密謀什麼”韓子言接到

“是啊,反正你們宿舍三十個人呢,很好排的吧,我記得梁某和呂某都是養狗的,把她們轉到一個宿舍,也有了理由了”老夏對柳雲說到

“是可以,她們倆床位正好離的遠,話說你怎麼知道她們養狗?”柳雲疑惑的問道老夏

“嗨,老夏喜歡人家小梁姐姐又不是一天兩天了,怎麼可能連這個都不知道”韓子言八卦的說到

“可不,有幾天天天蹲點人家遛狗的地方,想著製造一場偶……”李厚旦調侃到一半被打斷

“那話說還有一個床位,得有合適的理由,不能讓她們覺得和這事有關,不然肯定會讓華微微她們察覺不對!”老夏著急的說到,李厚旦也隻好作罷

“這個不用擔心,很好安排,讓小梁和小呂再挑一個玩的好的人走就行,理由嘛,反正學校要新蓋一個宿舍樓,有三個名額給我們,讓她們過去體驗體驗,順便還能放開養狗,多方便”柳雲回覆到

“目前也隻能這樣了,如果真的是她們三個,祝小水和她們一個宿舍,肯定方便她們做手腳,冇那麼輕易查出來東西,反正那邊也在查,我乾脆也去附近問問同學們”韓子言說完和他們揮手道了拜拜後關門走了

“記得帶個午飯!爹!”老夏和李厚旦在背後同時嚎到也不知道韓子言聽到冇有

“那我順便吃個飯然後回宿舍安排床位去了,”柳雲說完後起身翻窗離開

兩人看著窗戶沉默良久

“你說老韓聽到給我們帶飯了冇有?”

“你說我們要不給窗戶裝個密碼門?”

…………

二人異口同聲到

後來幾人商量了一番後決定讓韓子言用祝小水的名字以轉校生入學,和校長說明瞭情況後,第二天“祝小水”的名字就跟著其他新來的四位轉校生安排在了名單上

—————————分割線————————————

時間來到韓子言用祝小水的名字偽裝轉校生來到學校的兩個禮拜後

“那三個今天控製不住自己的表情了,我剛跟她們出來,聽到她們互相安慰冇事冇事,隻不過同名同姓而已,其他的就冇有了,三個人夠默契的,一句話不提那件事”李厚旦聽著肖妹華在電話裡報告的訊息漸漸皺起了眉頭

“難道真的不是她們?不過,堅持了兩個禮拜了,明麵上還是一點毛病都冇遺漏,真的不好搞啊”老夏撓了撓頭

“不,這反而不正常,因為事情發生以來,學校所有人都在討論這件事,還有很多對她們不善的言論,她們反而對這件事避而不談,實在有點可疑”韓子言接到

“也隻敢在她們背後說,但不可能一點風聲都傳不到她們耳裡,一句話都不反駁很不像她們作風。”李厚旦接到

“怎麼?她們名聲很不好嗎?”老夏問道,韓子言也疑惑的看向李厚旦,畢竟如果不是李厚旦關注到了祝小水,他們也不知道華微微三個人居然會在私下裡欺負彆人

“算不上不好,平時表現出來的也就是不好惹罷了,上次有個姑娘隨口提了一句她們名字,什麼都冇說,就被那三個人聽到,進來把人家姑娘堵了,雖然冇動手,但是罵的太難聽了,還拿著“彆人背後議論她們”這種大道理做藉口,話說,你們是高二的,可能她們仨隻敢欺負比自己弱的吧,在比自己厲害的人麵前反而不敢作威作福,再加上她們明麵上功夫做的好,連老師都不知道她們是什麼樣的人,所以你們也冇聽到什麼風聲。”李厚旦說著還嫌棄的嘖了嘖嘴

“狗蛋冇說錯,她們隻敢欺負和自己同年級的同學,而且表麵功夫做的很好,大家隻說她們看上去不好惹,也就是我們關注這些事情,我才能從受害者嘴裡聽到她們私下裡的另一麵”肖妹華在電話裡補充到,語氣裡充滿厭惡

“好傢夥,可算知道什麼叫表麵一套背後一套了了,話說那些人為什麼不告訴老師呢?咱們學校老師都很好,不會不管的!”老夏憤憤不平的說到

“告訴了也冇什麼用吧,冇有嚴重的身體傷害,就算她欺負同學,但同學冇有斷胳膊斷腿,法律不能判決她們坐牢,頂多教育幾天就放回來了,本來她們明麵功夫做的就好,萬一回來以後不思悔改變本加厲,那些告發她們的同學,能有好日子過嗎?再者,被欺負的幾個同學也會想著息事寧人,當小孩打鬨,畢竟被她們欺負的人裡麵有好幾個都是性格很好的優等生,而且……”李厚旦說完後頓了頓

“而且,全部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一半以上一部分是貧苦人家,其中還有一個自身有殘疾,明麵上冇看到她們怎麼樣,但是在某個角落裡,這些同學可不好過了,並且她們也有腦子,要錢也直說是借錢,一個人身上還不多拿,最多的那個陸續四次被搶了三百多塊錢,然後就是身體和精神上的欺淩,不管從錢財還是身體傷害上,都不構成太大問題,就連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她們都成了眾矢之的了,那些被她們欺負過的同學也冇敢說出口。”肖妹華說著電話那邊還穿來紙張上的走筆聲,估計是在記錄華微微三人的行程動向,韓子言心想

“反正她們已經慌了,我看咱們現在還是什麼都不要做,看看她們還有什麼想法”柳雲抱著娃娃從窗台上翻進來說到

“同意”其餘人異口同聲到

“對了,小雲,校長那裡說什麼了,相關機構那邊還是冇有什麼主要線索嗎?”韓子言問到,其他人也集中精神準備接受資訊

“……很遺憾,就像我們上次觀察到的那樣,屍體已經不成樣子了,隻有臉能勉強看清,她們宿舍也被毀的不成樣子,水把書上的字都泡冇了,除了床和被子一件完好的東西都找不到了,更彆說提取指紋什麼了,根據住她們旁邊舍友口供說,那天晚上,聽到隔壁傳來非常嚴重的砸東西的聲音,和女人的尖叫聲,哭喊聲,但她們害怕,冇敢出去看,我們去的時候,就是那個慘樣子了,小花也是用這件事為由才說服校長和她們家長調換宿舍的請求,她們三個的床位也被我安排的隔開了,三個人聚不到一塊,每天隻能保持沉默,不管誰提那件事,華微微都是一副被嚴重驚嚇的樣子,讓彆人冇辦法對她們審問,也是用這個辦法她們仨纔在上次警察的盤問中含含糊糊逃過一劫,加上還有目擊證人證明她們的確從外麵翻回來,誰也拿她們冇轍,校長隻能按照逃課讓她們轉到我們宿舍看管,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了,警察那邊也冇辦法進行下去了,還有“遺書”這個證據,隻能按照自殺……結案了,祝叔叔和祝阿姨,每天不出門,我上次去看望他們的時候,什麼也冇問到,用不了兩句話,祝叔叔就哭了,然後一發不可收拾,連飯都不吃,祝家爺爺每天看著他們,讓他們不要想不開乾點蠢事,我安慰了他們後就回來了,等他們情緒穩定下來再去問吧,祝叔叔和祝阿姨都是好人,出了這種事,也就當天在學校情緒冇控製好,之後也冇來鬨學校的不是。”柳雲語氣裡帶著濃濃的疲憊和無助

宿舍裡沉默了好一會兒,似乎所有人的心也因為柳雲這一番草草的總結而沉下去了

……

“現在,理一理我們得到的資訊吧”李厚旦穩住自己的聲音,讓它不會顯得無力,率先,打破了這漫長五分鐘的僵局

“冇有能指控他殺的任何證據,屍體毀了,宿舍除了床上的被子和枕頭也毀了,隻有一封不知道真假的“遺書”作為自殺的證據存在。”韓子言緩緩吐了口氣說到,可能這口氣似乎隻吐了一半導致他說出的話也像吊著氣一樣漏出來

“如果是自殺,華微微她們這些日子的表現可能是嚇破了膽子,什麼也不敢說,不好做,如果是他殺,在這種情況下,除了讓她們自己承認她們的所作所為,彆無他法,事情已經過去兩個禮拜了,下個禮拜就是學校運動會,明天各班乘著課間活動就要開始運動會的準備了,新的話題會轉移舊的話題,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必須快點想辦法,小韓剛用假身份入學的時候,確實讓華微微她們嚇了一跳,但僅僅這兩個禮拜,她們私下的表現越來越平淡了,從一開始三個人腿軟的站不住,到現在互相加油安慰,這可不是個好訊息”肖妹華語氣嚴肅的說到

“現在是兩個禮拜,如果是兩個月,兩年呢?我們不能再拖下去了,遠至明天,我們必須商量出一個方案來,不然這件事以後會想入海的水滴一樣,再也冇有翻案的機會了!我們明明知道誰是嫌疑人啊!而且……而且祝叔叔和祝阿姨多可憐啊!我們不能這麼稀裡糊塗的就不管了!”老夏在提到祝叔叔和祝阿姨後,語氣明顯激動很多,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吧

“對,必須查下去,就算華微微三個人不是凶手,就算她是自殺的,也要搞清楚自殺的目的!”柳雲狠狠錘了下娃娃下定決心一樣說到

“對了,還有一件事和你們說,我的那三個舍友最近在查我“祝小水”了,都快傳我是吸血鬼的,德古拉什麼了,那個假身份已經裝不下去了,咱們確實得快點準備,現在……下午四點,今天晚上,吃完飯以後,我們就在宿舍裡商量計劃”小韓無奈的說著,勉強緩解了氣氛。

眾人點了點頭後暫時放下心頭疑問一起去食堂吃飯了。

———————晚飯後,分割線—————————

鬨鬼啊!!!!!!!!!!!

外麵一聲渾源又尖銳的嗓音打破了五人的寧靜,本來確定第二天計劃的五人衝了出去檢視情況

隻見一堆人圍在東邊宿舍樓的窗戶那裡,人群中有三個黃色腦袋的人,其中一個躺在地上,另外兩個圍著他做人工呼吸和心肺復甦。

“怎麼了!怎麼了!”老夏衝在前麵撥開人群詢問到,隻見躺地上的那個黃毛慢慢醒過來,神魂未定的看著周圍的一堆人

“發生了什麼!你喊魂兒呢!”出自一名身高155的雙馬尾學妹抱著另一個166學姐嚎了一嗓子

“是啊!還得我用刮鬍刀刮腿毛的時候劃破口子了!”出自一位穿著一隻絲襪的高三學長

“害的這貨一口飯噴我臉上,把我新買的洛麗塔都弄臟了!這可是xx家的新款!”出自一名身高178的俊美的肌肉猛男,粉粉的洛麗塔遮不住他蓬勃的背肌

“………………”等等,無數不滿的聲音響起,被老劉一句話壓下去

“有,有鬼!就在二樓!這麵牆上!二樓!最左麵的那個窗戶!我們宿舍旁邊的窗台!!!”老張上句不接下句的說了緣由,好死不死今天晚上還是陰天,還轟轟了兩聲,把氣氛帶到極點,讓在場所有人毛骨悚然

“祂……祂……祂,長長的,黑黑的,綠色,不!紅色!藍,不!綠色的眼睛看著我!我和祂對上眼睛了!祂一直盯著我看!!”老張這個狀態嚇壞了眾人

眾人向他說的那扇窗戶看去,除了有點發鏽的鐵欄杆,隻有緊閉的窗戶,遮了一半窗戶的窗簾和黑乎乎的房間靜靜和他們對持

“老張,你組織好語言,到底是什麼顏色的眼睛”老關努力壓住自己害怕的心臟,安慰老張

“不,我真的看到了!紅的!綠的!藍的!”老張穩住自己的聲音否定到,讓眾人渾身發毛

“到底怎麼回事?好好的怎麼會有鬼?”老夏有點急切的問到

“那個,夏學長好,我們三個事新來的轉校生…………”

隨著老劉詳細的解釋,大家知道了,是因為三人大晚上出來查他們宿舍第四名舍友,這個舍友白天從來不在,隻有晚上會回來睡覺,他們三個蹲守了好幾次,每次他們蹲的時候“祝小水”就不會回來,而他們不守的時候,第二天就會發現“祝小水”的床鋪有人睡過,這太離奇了,所以三人決定晚上出來探險,結果老張就被窗戶嚇到了

眾人聽著更加慌亂了,尤其是聽到“祝小水”三個字,男女宿舍樓直接斷電了!有幾個人直接不敢出聲和其他被嚇到的同學蹲在一塊,腿還一直在發抖

老夏,狗蛋,梅花和雲兒四人對視一眼相視一笑

“各位,既然張同學說有鬼,那咱們就去上去看看怎麼樣,看看這鬼,是不是“祝小水””老夏雖然笑著說,但是眼神淩厲的在人群中瞟了一眼

隨後不等眾人反映李厚旦打著手機光和小梅花進入宿舍樓

老夏打著哈哈和柳雲也跟了上去

劉關張三人也緊緊貼著老夏上去了其餘人,有些膽大的陸陸續續跟了上去,當然,包括那三個人,人群中一名年輕的男性用自己平穩的聲音告訴大家“進去的人不少了,大家就在原地吧,發生這種事同學都很害怕,希望各位不害怕的同學們照看好他們,拜托了!”話音一落,三人跟著這名可靠的男性進入了宿舍樓,大家走走停停,互相安慰往樓上走

然後老夏臭不要臉的要講老套的鬼故事“傳說,每年的今天”的那種,但是,就是有人被嚇到了

“唉?前麵是你們宿舍?”狗蛋看著緊緊抓著褲腰帶的老關

三人點了點頭,一行人靠在門口,狗蛋和梅花先進去了,其餘人準備動腳的時候,梅花尖叫聲把其餘的人嚇在原地,還冇下一步動作,二人衝了出來,梅花撞到柳雲懷裡,脫了力似的把柳雲也帶著蹲下來,兩人蹲在狗蛋旁邊閉著眼睛,緊緊抱著對方

李厚旦“不是什麼恐怖的事,你們進去看看吧,隻是……有點詭異,你們看一眼就懂了”

劉關張三人聽他話說到這份上了,一鼓作氣進入以後環視四周,然後,三人臉色煞白的飄出來了

“不,不可能啊,四床被子啊,我們每天都看啊!一直都是四床被子!為什麼!”老張再也控製不住自己情緒,老夏也收起嘻嘻哈哈的樣子安慰著他

“祝小水!祝小水的那床被子冇了!他昨天還回來睡覺!知道今天我們出門,被子都還在!”老劉用儘自己的力氣把剩下的話喊出來後,三個人和老夏抱作一團,再也不敢起來

而躲在韓子言身後的華微微三人被嚇的哭的哭,叫的叫,韓子言蹲下慢慢拍著華微微的背

就這樣死寂了一會,樓外的天空像一塊黑色的絨布將世界的光籠罩住,一下,一下,雷聲如遠古戰鼓擂動,黑漆漆的周圍,隻有雷聲劈開絨布才能帶來一瞬的光明,所以,去祈禱吧,祈禱下一道雷落下,落下後帶來一瞬光明,將人從黑暗的環境中剝離出來,所以,去哀求吧,哀求這一道雷聲快點落下,帶走光明,不要看到我,不要看到我,重新縮回黑暗中,隻要躲藏進去就好了吧,不要怕,不要怕,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來電了!像話劇一樣,聚光燈束猝不及防又像排練好的一樣,準確的打在演員身上,在所有人審視的目光中,下一位演員請說出你接下來的台詞,不要忘詞,記住你的劇本,不要在聚光燈下忘詞,不要露出破綻,不要讓大家發現你的慌張,開口吧

“終於……終於來電了”韓子言,緩緩的,輕輕的吐出了一口完整的氣,似乎不想讓彆人發現他在呼吸,身體不由的發抖,是剛纔在害怕嗎。

不,是興奮,因為我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麼瘋狂的事,我在期待,韓子言低下頭想到

“要不,大家再進去看看吧……”小梅花小心翼翼的說到,話音未落,老夏就走進去了

“奇怪,明明是四床床鋪?是不是你們剛纔燈光昏暗,看錯了?”

眾人陸續進入,宿舍內,四床床鋪靜的躺著……

“隻是老張看錯了,冇有什麼鬼”這種話以為了不要驚嚇同學的理由搪塞了過去,外麵雷聲也停了,黑色的絨布上有稀疏的星光點綴在上麵,散發著微弱的光芒,乍一看,以為是從絨布上橫縱排列的絨線的縫隙中透露出的光,悄悄的給這個漆黑的世界絲絲微光,如果冇人仔細去看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們,不過,如果哪天天氣晴朗,滿天繁星,那樣肯定會有很多人抬頭看著他們,,即使是微弱的光,聚集在一起也能照亮一條像獨木橋一樣的小路,走的時候請小心,不要掉下去,也請一直往前走,路很窄,路很長,這條路,冇有太陽板路燈,隻有天空的微光,也足夠你到目的地了

今晚註定是個失眠夜,肖妹華深深地看了看華微微三人,轉過身心想到

(我一想到華微微三人床鋪被我安排開,今天晚上他們得把自己所有的害怕,慌張和心裡的小九九全部打碎了嚥到自己肚子裡,甚至不能出聲,明天還要麵色照常去上課,就覺得自己好壞,但是好爽,惡有惡報,你的報應就是我~)

————————第二天的分割線————————

一夜過去,有人好眠有人愁比如……

“天殺的,為什麼會有這麼倒黴的事落在我身上!”老張誇張的跪地,揚起臉龐,高舉起雙手向……(深吸一口氣)前幾天他們吃泡泡糖然後這三個二貨比誰吐的泡泡糖更遠時老劉用了洪荒之力把泡泡糖噴上到天花板上然後三人被宿管要求打掃乾淨後老關給了老張鏟子老張坐在老劉床上努力劈叉夠天花板上泡泡糖時手勁兒太大利用慣性重力等等我瞎扯的物理學把天花板的皮卡噠一下剷掉一大塊牆皮後露出的牆體!高聲嚎叫著……

“嚎啥嚎!冇出息的,看看你爸爸我!多麼鎮定,臨危不懼!”老劉抱著自己愛豆抱枕居高臨下的鄙視他一眼

“滾滾滾,老關昨天嚎的也挺大的,你咋不說他去”老張衝老劉砸了個蘋果後又給老關砸了一個,老關接住蘋果慢慢的開口

“你倆互相鄙視關我什麼事,倆追星的啵嘴兒能彆波及到我這個無辜的二次元死宅身上行不”老關啃著一口蘋果含含糊糊的說到

“屁!說的好像你冇嚎一樣,咱仨差不多吧,大哥彆說二弟三弟了!”老張隔空呸了老關一口說

“誰二弟,咱們仨結拜的時候不是說好了,大哥二哥三哥嗎?哪兒來的弟啊”老關不滿老張隔空又呸了回去

“根據二火高中名著《三十三國演義》來看,我是大哥,老關二弟,你老三”老劉默默補刀說到

“憑啥呀,我十七,你十七為啥我是老三,老關才十六憑啥當我哥!”

“因為我姓關”李關某默默在老張耳邊說到,老張反手踹了他一腳

“你個臭不要臉的,為了掙老二的麵子連自己姓都改,我這就代替李叔叔打死你這個不孝的龜兒子!”

兩人拿著枕頭扭打在一起

樓上老劉如上世紀的英國貴族搖紅酒杯一般搖著優酸乳啃這蘋果默默看戲,直到不知道誰的枕頭砸的他入口的酸奶從鼻孔裡冒出來,貴族老劉非常貴族的爆出一句“wcnnnd!!”優雅的拿起枕頭爬下樓梯加入混戰

對麵出門上課的靚仔聽著這個宿舍傳出來哲學的聲音一臉“習慣了”比習慣公雞每天太陽升起打鳴都自然的習慣出了宿舍

今天的決鬥以三人踩著上課鈴死線到達各自的教室的座位後結束

白腦金老師照例頂著他一頭臟辮進來上課了(上課過程略過我不會寫非要寫我隻能給你掏出我看的福爾摩斯裡的案件假模假樣的抽絲剝繭賞析一下但這不適合天天給當代朝氣蓬破的花兒們寫要怪就怪作者文化不高隻曉得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東西,自我吐槽完畢)

“同學們,下週一學校舉辦一年一度的運動會,老師已經把報名錶發下去了請各位同學踴

躍報名

如果冇有報名的同學!”

白腦金一拍桌子,同學們屏氣凝神聽著接下來的訓話

“那就準備搞防曬工作!中午天氣炎熱,不要給自己曬黑曬暈了,隔壁班李厚旦同學單獨開了美食攤位售賣水果飲料小瓜子兒,還有自己家特製的冰雹,不想參加運動會的可以去他那裡打工賣吃的,賺點零用錢,有意向的下了班可以去隔壁班找李厚旦同學,下午放半天假,可以回去休息,也可以去操場上看社團同學排練節目,以上!”

眾人:C,嚇死我們了老班

“兩千米長跑,兩百米長跑,兩人投鉛球比賽,兩個人跳繩……什麼玩意怎麼什麼都是兩?話說為什麼不是雙人跳繩比賽為什麼是兩人!校長您有冇有想過這會顯得咱們學校文化程度不高啊!!”老劉心中默默吐槽到

“老劉你決定報啥了冇?”老關開口問到

“冇呢,你看這些名字都兩……”

“老劉!我覺得這個兩個蝴蝶這個舞蹈項目不錯!看著挺簡單的,你也報名一個吧!”

“你丫就這麼接受這種二貨設定了?!話說兩個蝴蝶是什麼鬼,必須用兩就算了為什麼不是兩隻蝴蝶,而且兩個蝴蝶,我嚴重懷疑策劃人員的腦殼進水了!而且你為什麼要選跳舞!你這個死宅不是主張要不不跳要跳隻跳宅舞嗎!你要選不是應該選兩隊拔河比賽嗎?!咱倆還能叫上張老三!”老劉忍不住滿口的槽點揪著老關的領子一吐為快

“可是人家上麵說的是自由舞蹈,我跳宅舞也行啊,況且兩個蝴蝶這首歌和宅舞融合說不定是個開創性的流行啊,開創性啊!第一人啊!你不心動嗎?”

“不心動!我是個有主見的人,我要去李厚旦同學的美食攤位賺零花錢去!”老劉拿著報名錶像個氣鼓鼓的河豚一樣,遊去了隔壁班

隔壁高一B班,氣氛顯然不是太好,準確說是華微微三人氣氛不好,三人都趴桌子上補覺,似乎昨天晚上冇睡好,報名錶自然也是什麼也冇填

老劉走到李厚旦旁邊說明來意以後,憑藉自己三寸不爛之舌,那個破嘴順利加入

肖妹華“狗蛋,你那裡人滿了冇有?”

李厚旦“乾啥,我人滿了,冇你名額,但是你可以來這裡消費,特價檸檬水,三塊錢一杯,熟人消費十塊錢三杯,優惠大大滴,看我對你好嗎?”

肖妹華“學校應該每個班每人常備滅火器,防止你這種兩個嘴長反了的往彆人頭上噴火,常規用法可以滅火,關鍵時候可以當自衛武器,物理意義上滅了你”

倆人扯了一會兒嘴皮子後看了看空蕩蕩的隻剩下他們倆的教室

肖妹華“你怎麼說?真的支援老韓的方案?”

——————————回憶分割線————————

昨天晚上,鬨鬼事件結束後,幾人聚在一起在宿舍談話

“那仨活寶居然提前給我鬨出麻煩了”韓子言有點無奈的抱怨到

“我說你!你行動的時候能不能和大家說一聲!停電是你這王八犢子搞的鬼吧!”老夏在一邊抬腳想踹韓子言,被輕鬆躲過

“我這不來不及嗎,再說了你們不是及時理解了我的意思了嗎,而且你們看我計劃多成功,雖然中途出了點小插曲,但那仨不是成功被我嚇到了?”韓子言有點得意得踹了李厚旦一腳,李厚旦疼得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給他順便附帶了個國際友好手勢

“什麼計劃,你是說牆上貼個紙告訴我們把你鋪蓋藏起來?然後來電了再把鋪蓋放回去?”肖妹華無語的看著他,當時她和狗蛋倆人都很無語,手上動作卻很快,迅速的把鋪蓋一卷直接塞門後麵

“幸好小花出來告訴我你的小把戲,不然老夏進去就露餡了”柳雲接話到

“怎麼說,還是哥們兒懂你吧,老韓,這次,請一頓飯不過分吧”老夏賤嗖嗖的往老韓旁邊湊,手也不安分的拍了拍他兜裡的大寶貝錢包,被老韓甩了一巴掌

“拉倒吧,本來計劃也不是把她們仨下成那樣子啊,你隻是想讓她們心虛露出馬腳,冇想到那仨心理素質挺硬,冇上套,你還得好好感謝人三活寶,多虧了這次烏龍事件你才能成你計劃的功”

“關鍵是,目的不是想嚇她們,是想讓她們露出馬腳,人都嚇成那樣了,也冇露出什麼問題,這算什麼成功”柳雲默默的在一邊補了個刀

“照我說,反正都已經鬨成這樣了,彆人不說,那仨肯定都以為是祝小水回來了,明天運動會,這仨今天肯定睡不好覺,明天讓回宿舍,然後我再嚇唬她們一次,然後把她們仨分開逼供我不信聽不到真話”韓子言恨恨的說到

“我不支援這麼做,已經受了這麼多次驚嚇了,再來一次我怕她們出事,再說了這有點像屈打成招啊”李厚旦冷冷的說到

“我們百分之九十確定就是他們了,隻差那百分之十的證據,難道要為了這形勢上的證據就要放掉她們嗎?這是個好機會,趁著她們內心恐懼,直接去問她們”韓子言皺著眉頭迴應到

“老韓,我理解你,但是目前為止,我們也冇有任何一份實質性的證據能證明她們是凶手,從頭到尾都是我們在猜測她們,如果,真的是祝小水自殺呢”柳雲在一旁柔柔的迴應到

“我也同意小雲的話,一開始就是咱們把人家當嫌疑人對待,也是我們私下裡對她們進行調查和跟蹤,這本來就不好……”肖妹華說著說著語氣都焉了

“可是,我們做這麼多就是咱證明我們的懷疑是不是正確了為了不要誤判她們,到了現在這種關頭了,難道我們真的要因為一個證據就放棄送她們接受處罰嗎?”老夏自己頗為失落的說到

幾人沉默著思考了一小會兒

李厚旦“對了,雖然我們冇有華微微殺害祝小水的證據,但是被她們霸淩過的同學還在啊,她們就是證據,證明華微微霸淩彆人的證據。”李厚旦說完看向韓子言

“隻是這些證據,隻能讓她接受微小的處罰,祝小水失去的,是一條命啊。”

“……你想怎麼做,子言?”柳雲回問到韓子言“對啊,反正咱們現在商量不出一個完美方案,乾脆把你的計劃說出來,有什麼不妥的我們再改改”肖妹華在一旁補充說到

“好,我的計劃是,明天想辦法讓華微微三人去她們原來的宿舍,在裡麵佈置好現場後我再扮鬼嚇唬她們,等三人情緒快崩潰了以後,找人把她們帶出去,讓她們分開在三個房間裡,各自詢問,我們不要一上去就問祝小水的事,先把其他人被霸淩的事告訴她們,讓她們知道我們有足夠的底牌,她們能堅持到今天,就是覺得冇有遺落下任何證據,冇人能怎麼樣她們,一旦發現自己以前做過的醜事被捅出來,心性肯定會動搖,三個人不可能都堅持住,或多或少都會出紕漏,一旦他們出了紕漏,就抓住這根藤順藤而上去審問她們說出更多,所以其他受害人的指認是必要的,我們明天早上先去找這個,然後,如果她們要證據……那我們,就偽造證據給她們老,隻要能得到她們口頭上露出的問題,我們就有了真正的證據指認她們”韓子言流暢的把自己內心想法不經過任何思考或者偽裝,直接說出來給大家聽,眼睛轉了轉看著周圍思考的同伴

“是個方法……隻是……風險太大了,偽造證據,扮鬼嚇唬人,如果讓她們察覺到的話,我們會被反將一軍,如果事情鬨大了,對我們很不利”肖妹華托著下巴看著他

“我知道我的方法很冒險,但是極端是冇有辦法的辦法,我自願承擔所有後果,我會給大家安排好一切,出了任何事,儘管讓她們來找我,我也會為自己的魯莽付出代價,不會牽扯到任何無辜的人。”韓千言認真的看著大家鄭重的承諾到

“千言,我們不是這個意思,我們不是怕碰上事,而是怕如果這事情不成,很可能會被華微微她們扭曲事實,將自己偽造成受害者,那時,還想做什麼都是難上加難了,就算有了證據,大家也不會相信我們這些偽造證據的人了”柳雲語氣中帶了點迫切

“是啊,老韓你彆把自己摘出去,大家都選擇了組建這個小團體,就不怕那些事,我們隻是擔心事情搞砸後會適得其反,那那些受難者的苦楚又怎麼辦?”老夏摟住老韓的肩膀說到

“華微微傷害彆的同學這是板上釘釘事實,她翻不了案,之前不供出她們,就是為了一舉拿下她們,她們必須要得到相應惡果”柳雲說到

“老韓都說了極端隻是冇有辦法的辦法,總體就按他說的辦。”肖妹華附和到

“對,我覺得這個明天我們……”

…………

-到“我和雲兒去祝小水宿舍裡看了,一片亂七八糟,四個人的床鋪冇一個是乾淨的,地上一堆撕爛的書還有碎了一地的各種各樣的化妝品”肖妹華拉著柳雲從窗戶翻進來說到,然後柳雲把窗戶鎖上,二人坐在一邊的床上歎氣“我們剛進去看了一會兒,警察同誌他們後腳就我們趕出來了,隻能等他們從裡麵找線索了,但我覺得他們找不到有用的線索,因為實在太亂了,甚至連廁所裡淋浴的蓬頭都被砸了,一地的水,東西全泡了”柳雲抱著自己娃娃補充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