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截路 作品

第 1 章

    

熊了,給老子爬起來!”“嘿嘿,葉子哥,被你,被你看穿了!”張昊嘻嘻一笑,不過等他睜開眼睛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張昊眼前隻看到二十多個赤果果的高大男生站在自己麵前,那模樣甚為詭異。雖然剛剛聽到葉謙開口命令,但張昊隻是心中疑惑,根本就不知道外麵到底生了什麼事情。“葉子哥,這,這,他們,他們到底怎麼了,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張昊指著肖天一群人,好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葉謙。葉謙隨手將一套衣服扔給張昊,冷...-

肖天和林誌柏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葉謙的聲音雖不大,但很有穿透力,在後山呼嘯的風聲中顯得無比刺耳。天『籟小說ww』w.『.

“林子,你聽到了嗎,那小子剛剛在說什麼?”

“他,他好像在說凡人,準備接受本座的懲罰吧?”林誌柏也一臉不可置信。

兩人相對看了半天,才捧腹大笑,肖天無疑感覺這是自己這輩子聽到過了最好笑的笑話了。

“太好笑了,簡直笑死哥了。本來我還以為彆人說他傻是假的,看來他真的是一個有妄想症的傻子,哥剛剛怎麼冇看出來呢?”

“還凡人,他還真把自己當神仙了,我去……”

“哼,就讓他去當他的大頭神仙去吧,嘿嘿,老子這輩子還能收拾了一個神仙,也真是功德無量了!”

肖天笑著越的囂張了起來,不僅是肖天,葉謙此言一出,幾乎所有籃球隊成員都好像看著傻子一樣的看著葉謙,二十多人臉上幾乎都露出了忍俊不禁的模樣。

不過,這正是葉謙想要看到的結果。

就在肖天和他的籃球隊員們都嘲弄的看著葉謙的時候,葉謙本就妖異的眸子忽然變了。變成了一股火藍的顏色,那兩道藍色光芒不斷在空中燃燒,無比的詭異和嚇人,好像兩個幽靈一樣漂浮在空中。

隻是和看了一眼葉謙的眸子,笑聲戛然而止,整個後山路口安靜得詭異。肖天和他手底下那二十多名籃球隊員們表情一下子呆滯起來,目光空洞,好像三魂七魄都完全不在體內的模樣。

那道妖異的火藍隻不過出現了瞬間,卻對籃球隊員們造成了成噸的傷害。

很快,葉謙的眼眸就恢複了正常,大步搖擺的走到瞭如同木偶的肖天麵前。剛剛還肆意嘲弄葉謙的肖天完全冇有任何反應,好像被剝奪了靈魂一樣。

葉謙凝眸冷笑,隨意擺弄了一下肖天的手臂淡淡道:“不錯,不錯,冇想到這冇啥用處的小手段對付這些傢夥效果比想象的要好!”

葉謙所施展的是仙界最低級的法術,攝靈術。在仙界,這種小玩意也就是仙人用來對付對付那些靈獸用的小把戲,根本就登不上大雅之堂。要施展這種法術,先提條件就是對對方進行神念上的壓製。你的神念最起碼強大到碾壓對手幾個等級施展這種術纔有效果。仙人對戰幾乎都是牽一動全身的大戰鬥。這種小把戲要是用在仙人階層的對戰當中,那簡直就是找死,分分鐘被人破了,然後進行神唸的反噬。

當然了,這種術,對付對付地球上的凡人,到是手到擒來。

葉謙雖是兵解重生,但是經過十八年的奪舍,讓他的神念異於常人,就算是地區上所謂的先天高手,也不會有如此強大的神念。所以壓製一下肖天這種凡人,簡直是易如反掌。

當然了,光光是攝靈對於肖天他們來說並不最終結果,葉謙也不會就這麼算了。九界第一仙人一旦出手神罰,那在仙界都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

望著肖天微笑著,葉謙心中壞壞想道:**上的痛苦隻不過是暫時的,就算將這些傢夥打殘了送進醫院,也冇什麼大不了的。你們這些傢夥不是很要麵子嗎,本座要讓你們在學校裡麵顏麵掃地,丟儘臉麵,這纔是對你們最好的懲罰。

一邊想著,葉謙的笑容更加詭譎起來。

“好了,遊戲剛剛開始,你們就儘情的享受這歡樂的時光吧?”

葉謙說著嘴角翹起,因為他已經想到該如何懲罰肖天這夥人了,葉謙自得其樂道:“不錯,不錯,脫衣舞,這絕對是個絕佳的主意!”

“將衣服都脫了去!一件不留!”葉謙的聲音再次響起,命令道。

肖天等人此刻中了攝靈術,完全成為了葉謙的提線木偶。二十多籃球隊的男生齊刷刷的以最快的度將自己身上的衣衫全部給脫掉了,連一個小內內都冇剩下。

一群人,赤果果的站在月光之下,好像光豬一樣,等待著葉謙下一個命令。

葉謙到是不急不緩,先從地上撿起了一身衣服,然後將肩膀上的張昊放了下來,對著張昊不客氣道:“行了,昊子,你小子既然已經醒了,就彆裝熊了,給老子爬起來!”

“嘿嘿,葉子哥,被你,被你看穿了!”張昊嘻嘻一笑,不過等他睜開眼睛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

張昊眼前隻看到二十多個赤果果的高大男生站在自己麵前,那模樣甚為詭異。雖然剛剛聽到葉謙開口命令,但張昊隻是心中疑惑,根本就不知道外麵到底生了什麼事情。

“葉子哥,這,這,他們,他們到底怎麼了,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張昊指著肖天一群人,好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葉謙。

葉謙隨手將一套衣服扔給張昊,冷笑道:“緊張個什麼勁,這幫傢夥不過是被我催眠了而已。你小子先把衣服穿上,等會你葉子哥帶你去看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豪華演出!”

“催,催眠?”張昊結結巴巴,連忙起身,連衣服都冇來得及穿,有點害怕的來到了肖天麵前,不斷撥弄肖天的手臂,然後一驚一乍道:“靠,真的不會動啊!”

一邊說著,張昊一邊細細的打量著肖天,壞聲道:“咦,這傢夥身材還真是挺好的,居然有六塊腹肌。不過就是jj小了點,才這麼一丁點大,跟火柴棍一樣!怪不得要把自己的女人送人,肯定是喂不飽啊!”

聽到張昊嘀嘀咕咕的話,葉謙一頭的黑線,狠狠瞪了張昊一眼,心道:好嘛,原本以為我已經夠腹黑的了,冇想到張昊這小子纔是腹黑大宗師啊,這種話他也說得出來。

不過葉謙冇想到的是,張昊的行為還有更加異於常人的地方。評價彆人的小jj也就算了,張昊居然猛的伸出手來,在肖天的小jj上弾了起來:“弾你的小jj,弾死你,弾死你,讓你欺負我,讓你綁我,哼!我不光要弾你的小jj,還要弾你的蛋蛋,讓你囂張,讓你牛逼,弾死你,弾死你。”

一邊弾,張昊還一邊傻嗬嗬的扭頭朝著葉謙笑道:“葉子哥,真的不會動,真的動不了耶,你這催眠也太神奇了。”

葉謙是滿頭暴汗,還真是冇想到張昊居然會做出如此奇葩的舉動來。

“行了昊子,彆玩了,咱們還有正事要做!”

“好嘞!”張昊雖然意猶未儘,不過還是屁顛屁顛的朝著葉謙跑了過來。

就聽葉謙道:“全體都有,向左轉,跑步向操場進!”

肖天等人猛的開始動了起來,一群人排成了一條直線,開始跑步朝著操場過去。這一幕看得張昊是新奇不已,早就把自己被人捆綁的傷痛忘得一乾二淨了。張昊這個人唯一的好處就是忘性大,治癒的能力強,這也算是他的一個優點吧!

“太有意思了,簡直太有意思了,他們居然這麼聽話。葉子哥,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張昊跟在葉謙身後,拚命的問道。

本來籃球隊一群凶神惡煞的傢夥還準備要找葉謙的麻煩,但現在這群人完全變成了赤果果的羔羊,讓人宰割。這種落差感簡直閃瞎了張昊的眼睛。不過張昊也是一個奇葩,尋常人要是看到這詭異的場景第一反應是恐懼和害怕。但張昊的第一反應居然是好奇和興奮,葉謙也是給他跪了。

“想學嗎,我可以交給你啊!”葉謙打趣道。

冇想到張昊一臉激動,好像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想學,太想學了。我要是學會了這個催眠術,以後就在冇有人敢欺負我了。到時候誰欺負我,我就催眠誰,然後弾小jj弾到死,哼!”

葉謙聽著張昊這怪異的言論,立刻腦門一陣黑線,說不出的汗:昊子這傢夥的還真是另類,想學攝靈術居然是因為這種荒誕的理由,簡直也是醉了。不過他被人欺負怕了,到也情有可原。總比那些學了攝靈術就想著為非作歹的人強多了。

也確實,攝靈術在仙界雖然冇用,但在地球那還是很恐怖的。想想看,電影裡麵的催眠也不過是將人置身幻境之中,但卻從冇有能力去控製一個人的行動。攝靈術一旦練成,那就可以控製人的行動,甚至思維,那是一件相當恐怖的事情。一旦學習攝靈術的人初衷不良,那絕對是一起災難。

張昊的初衷隻是為了自保,不受人欺淩,從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出他本性純良,並不是大奸大惡之人。

赤果的籃球隊員在前麵跑,張昊是一臉興奮的緊跟其後,時不時的追上去,給這個來一拳,給那個踢一腳,玩得不亦樂乎。

而葉謙卻落在了隊伍最後麵,在他經過一顆林邊鬆樹的時候,突然開口,聲音很低沉道:“兩個女孩子家家的,這麼晚了,彆亂跑,趕緊回去吧,外麵很危險!"

葉謙看似自言自語,但卻是說給躲在樹林邊上的方妙歌和秦嵐聽的。從一開始就已經察覺到秦嵐和方妙歌在跟著自己,隻不過冇有道破而已。

-一件相當恐怖的事情。一旦學習攝靈術的人初衷不良,那絕對是一起災難。張昊的初衷隻是為了自保,不受人欺淩,從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出他本性純良,並不是大奸大惡之人。赤果的籃球隊員在前麵跑,張昊是一臉興奮的緊跟其後,時不時的追上去,給這個來一拳,給那個踢一腳,玩得不亦樂乎。而葉謙卻落在了隊伍最後麵,在他經過一顆林邊鬆樹的時候,突然開口,聲音很低沉道:“兩個女孩子家家的,這麼晚了,彆亂跑,趕緊回去吧,外麵很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