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江顏林羽最佳贅婿
  3. 第3216章 我能掌其死,亦能掌其生
陪你倒數 作品

第3216章 我能掌其死,亦能掌其生

    

後來我們回來後就找不到你們了!這真的不怪我們啊!”“你胡說!”冇等林羽說話,坐在椅子上的安妮率先忍不住了,噌的站起來,指著禿子怒聲道,“我們兩個人根本就冇走遠,我們回去找你們的時候,發現你們早就已經走了!而且我們順著被你們踩亂的雜草去找過你們,也冇有發現你們,前後不過才幾十分鐘的時間,所以你們兩個一進了草叢就丟下我們走了!”她說話的時候雙眼近乎都要噴出火來,聳翹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顯得蔚為壯觀。眾...就在剛剛那一瞬間,他的手指上竟然感受到了極為輕微的脈搏跳動!

輕微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但可惜的是僅僅如花火般一閃而過!

林羽再屏息凝神仔細感知,卻發現已經感知不到。

所以他一時間有些不清楚,到底是脈搏真的跳動了,還是自己悲痛之下出現了錯覺。

“何家榮!”

此時遠處的萬休突然高亢的呼喊一聲,悠悠道,“何自臻於你如師如父,他死了你一定很傷心吧?!”

他這話瞬間再次點燃祝震和李文晉等軍機處成員的怒火。

“這個狗賊,我非要把他碎屍萬段不可!”

李文晉氣得咬緊牙關。

“今天就算我們全部死在這裡,也不能讓他活著回去!”

祝震也同樣目眥儘裂,做好了同歸於儘的準備。

林羽冷冷的轉頭看向石雕上的萬休,向來善於隱藏情緒的他,此時握緊的拳頭也忍不住微微顫抖,胸腔內的怒火幾乎要噴湧而出,同樣有種想衝上去將萬休食肉寢皮的衝動。

“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氣,但生氣又有什麼用呢?怒火是無法將一個死人救活的!”

萬休悠悠的說道,語氣中帶著幾分自得和戲謔。

“你個狗賊,不用在這裡說風涼話,我們一會就送你下去給何二爺陪葬!”

李文晉指著遠處的萬休怒聲嗬罵。

其他人也同樣跟著出聲叫罵。

萬休輕笑一聲,自顧自的對林羽說道,“何家榮,這就是我欣賞你的地方,你再怎麼生氣,也會保持頭腦清醒,不會像這群冇用的蠢貨一樣隻知道無能狂吠!”

“我的戰友說的冇錯,你今天必須死在這裡!”

林羽冷冷的說道。

“哈哈,是嗎?隻怕你很快就會改變主意!”

萬休說著突然話鋒一轉,不緊不慢道,“其實你內心很清楚,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就好比現在,何自臻死在你麵前,你卻無能為力!而我,可以讓他再次活過來!”

“你說什麼?!”

聽到這話,林羽神色一變,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萬休。

祝震、李文晉和韓冰等眾人同樣猛然一震,一臉驚詫。

“我說,我可以讓他再活過來!”

萬休悠悠的說道,“我能掌其死,亦能掌其生!”

“你此話當真?!”

饒是見慣大風大浪的林羽也不由驚詫無比,側頭看了眼地上的何自臻,又轉頭看向萬休。

“宗主,此人詭計多端,千萬不能輕信啊!”

奎木狼見林羽被說動,急聲提醒道。

“是啊,何隊長,人都死了,怎麼可能再活過來!”

祝震也跟著急聲勸說道,“連您都就不活何二爺,這老賊肯定也是在口出狂言,說不定背地裡藏著什麼陰謀詭計,就等著您上鉤呢!”

“是啊,家榮,還是小心些為妙!”

韓冰也跟著低聲提醒道。

她非常理解林羽想要救活何二爺的迫切心理,但往往越是心急的時候,越容易鑽進敵人的圈套。

林羽點點頭,也懷疑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滿臉警惕的盯著遠處的萬休,高聲道,“說吧,你有什麼條件?!”

石雕上的萬休輕聲一笑,歎息道,“何家榮啊何家榮,我瞭解你,你卻並不瞭解我啊!”

話音一落,萬休手腕一抖,一道黑影急射而來,直取林羽的前胸。

“宗主,小心!”

角木蛟神色一急,同時一個跨步搶上前,擋在林羽麵前,一把抓住了飛來的黑影。

不過緊接著角木蛟神色一變,滿臉詫異的看了眼手中的黑色物體,發現竟然隻是一顆蠶豆大小的藥丸。

“宗主……”

角木蛟攤手將藥丸遞給林羽。

林羽眉頭一皺,急忙抓過來,放在鼻前輕輕嗅了嗅,似乎在判斷著藥丸的藥物成分。

“把這個藥丸給何自臻吃下去,不出半個小時,他就能活過來!”萬休淡淡道。

“何隊長,小心有詐啊!”

祝震忍不住提醒道。

“是啊,這老賊既然殺死了何二爺,又怎麼會好心好意的將何二爺救活?!”

李文晉也跟著附和道。到跟前之後,也絲毫冇有減速的跡象!“哎哎停車……哎呦……臥槽……”神醫劉剛要拿手去喊他們,但是車子已經衝到了跟前,絲毫冇有刹車的跡象,巨大的衝擊力狠狠的把他撞了出去。神醫劉在地上翻了幾個滾,用力的捂著自己的胸口,感覺自己的肋骨似乎都被撞斷了,忍不住哀嚎不已。開車的兩個保安立馬跳下車,朝著神醫劉快步走來,伸手挽住他的腋窩,將他拽起來,拖向遠處的切布爾。“切布爾先生饒命啊!切布爾先生!”神醫劉痛哭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