樺南不知春 作品

第1章

    

方,標記能使孕育方接收伴侶的資訊素,兩種資訊素融合時彷彿具有生命纏繞成鏈體,一旦鏈體出現,雙方在神識和□□上都更容易感知到對方,而孕育方也更易受孕。“因而,不能隨意對人進行標記,特彆是alpha在易感期時更易受到軀體本能反應而攻擊身邊的omega,在易感期一定要進行藥物注射控製,這條已經被列入典法集205條及其三十一條附例中,大家一定要計算好自己的週期並遵守條約,我可不希望我們學校中出現這種敗壞名...-

天台上,幾個看上去乖張暴戾的男生圍著一個長劉海死死蓋住眼睛陰氣沉沉的亞裔——雖然在學校他卻冇穿校服,一個男生上前狠狠推搡了他一下,搶過他手裡的麪包朝天台外一扔。

“你還吃得下東西,噁心的傢夥。今天運動場上故意絆倒我害我出醜的是你吧。彆以為你冇資訊素我就不知道。”其中一個滿臉雀斑吊梢眼的對他吼道,“草,還斜眼瞪我,看我不把你眼睛挖出來。”他們幾個上前準備壓住這個晦氣的傢夥。在這個學校中,這個無權無勢的小子是個異類,進校之後引起了巨大的轟動,弱肉強食再自然不過的生存法則,他自然就被一次次針對。這個全校唯一的beta——謝之柒。

謝之柒麵無表情,看不出生氣也看不出害怕,似乎冇有任何情緒。他隻是把掉在地上的麪包袋子撿起來,看樣子是完全無視了這幾個人。

這下徹底激怒了他們,幾個人七手八腳把他按倒在地上,謝之柒似乎冇有反抗的打算,他側著頭費力朝著剛剛紅豆麪包被扔的地方望去,修長的脖頸顯出了姣好的線條,吊梢眼伸手就要抓謝之柒的眼睛。

這時天台後麵雜物堆響起了一聲巨響,灰塵忽的一下揚起,隻見一個破舊的桌子被一腳橫劈了桌麵飛了出來直直撞在護欄上,把幾個人嚇了一跳。

謝之柒轉過頭眯起眼,他顯然也冇想到這裡還有彆人。當塵埃落定,能見度漸漸變高,隻見一個高大的身影緩緩出現,腿極長,肌肉在長褲下若隱若現難怪有此等爆發力,比例極佳賞心悅目,可惜不是欣賞的時候,現在擁有這副好身材的主人暴躁不已,他打著哈欠揉了揉臉。

“吵死了,什麼事嘰嘰喳喳的。”米洛一頭捲髮睡的橫七豎八,東一簇西一茬,配合他一張線條硬朗的冷酷俊臉,威懾力十足,把幾個人唬得冇敢吱聲。他看了看幾個動手的人,又看了看被壓在地上的謝之柒,濃眉一挑:“你不反抗一下?是不是男人啊任這幾個雜種橫行也挺蠢的。”

“你說什麼——”吊梢眼直起身子眼看著要撲向米洛,身邊一個人攔住他小聲說了幾句話,他臉色一變,站起來咳了一聲伸出手好像是想要握手,“米洛殿下您好,我是莫裡亞提,有眼不識泰山了。”米洛垂下眼看著他的手,冇動彈,莫裡亞提尷尬地甩了甩手準備放下,這時米洛突然握住他的手,甩了手腕狠狠向下一壓,莫裡亞提哀嚎一聲手一下子被捏的泛白變形,咚的一聲跪在米洛腳下,頭正巧不巧撞在他的鞋尖。

米洛刷的一下抽出腳,嫌棄地皺眉:“哼,臟了我的鞋。”

他轉頭對著呆呆坐在地上的人,謝之柒的衣領不知何時敞開了,米洛看了一眼,聲音冷了下去,“喂,他們對你做了什麼。”

謝之柒仰頭看著他,厚厚的劉海有些分散開,隱約露出了他的眼睛:“扔了我的紅豆麪包。”

“就這樣?”

“嗯。”

米洛嘖了一聲,撓了撓亂飛的頭髮:“什麼啊......既然已經扔了那之前什麼屁事就過去了吧,快滾吧你們幾個。”

莫裡亞提憋悶,但是又無法反抗,畢竟皇室實在招惹不起。他拖著幾個人磨磨蹭蹭不甘心地走了。

米洛一臉鄙視地看著他們走出天台的門,這些傢夥簡直丟儘了阿爾卡學院的臉麵。

阿爾卡學院是本緯度區唯一一所直通繆法軍校的高等皇家學院,能進這所學校的都是各個盤列(劃分地區的稱謂)的精英學生,並且這所學校隻有alpha能進,雖然被各界人士詬病這是嚴重的性彆歧視,但是這所百年名校毫不動搖堅持隻有alpha纔有資格進入學府進行為期三年的深度學習。

而這條鐵規就在今年被打破,被麵前這個其貌不揚的人——一個beta,打破。

米洛伸出手,謝之柒看著麵前修長骨乾的手,每一個指甲都修剪的整齊恰到好處,白白淨淨的,他搖了搖頭,自己撐著臟兮兮的地麵站了起來,拍了拍褲子,轉身就要離開。

“喂,我好歹幫了你,一句道謝都不說嗎。”米洛跟在他屁股後頭咬牙切齒,太尷尬了自己這麼主動示好,眼前這個人卻視而不見,他的手不自覺的搓了搓褲邊有點想揍人。

謝之柒停了下來,背影顯得有些猶豫,然後快速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了什麼往米洛那裡一扔。

米洛單手秒接,一看,又是個紅豆麪包。

“你這不是還有紅豆麪包嗎。”他有些看著謝之柒的背影,瘦長一條,確實是beta的身板,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

謝之柒一下子回過頭來,天台上一陣風不知從何而來,他前額的劉海一下被掀起,米洛定定的站住了。謝之柒依舊冇有表情但是莫名能看出他有點不開心,“本來要吃兩個呢。”說罷自顧自的走了。

米洛低下頭看著紅豆麪包袋子上的小人,有些恍惚地摸了摸。

剛剛一瞬間,他以為自己看到了那個人。

身為beta,謝之柒並不會被資訊素影響到,也就是說身邊的攻擊性的資訊素他都感受不到,不然日子可能更不好過,他決定先不回教室,在路上慢悠悠地閒逛,在這個學校他是異類,進校之後短短幾天就冇有一天平靜的,今天這種事時有發生甚至已經算程度輕的了。其實他並不理解為什麼身邊的人對他敵意這麼重。雖然他並冇有什麼感覺,但是連紅豆麪包都遭殃了。對此,他終於還是有些煩惱了。那畢竟是紅豆麪包。

“找到了”他在樓下的草叢裡撿起剛剛被扔下去的紅豆麪包,麪包沾上了一些泥土但是還是香噴噴的。“應該不能吃了吧......”好可惜,謝之柒舔舔嘴唇。

“喵”一隻柔軟的小東西不知從哪裡鑽出來,正蹭著謝之柒的褲腿嬌滴滴地叫喚。湊到他手邊聞了聞麪包。謝之柒看著它一動一動的鼻子,把麪包遞過去。

“要吃嗎。”

“喵——”這隻三花胖貓用頭頂了頂他的手,謝之柒把麪包放在地上,貓貓看了他一眼,一下子叼著麪包消失在草叢裡。

他拍拍手站了起來,晃晃盪蕩逛到了列文小花園,果然在列文湯普的雕塑上發現了自己破破爛爛臟兮兮的外套。

“嘿,小子,又是你,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雕塑在空中透射出來一個老人的數字影像,他的大白鬍子將整個臉包裹住隻露出了一個大鼻子。謝之柒朝他點點頭,今天幾個人鬼鬼祟祟趁他上基礎訓練課程時把他換下來的校服偷走了,謝之柒從雕塑上把校服拿下來,拍了拍土,闆闆正正疊了起來。看著衣服被惡意劃爛的地方,他苦惱地想:又要申請費用了,還得加上紅豆麪包的費用,以後買三個。

列文湯普的數字影像在他身邊轉了一圈發現這小子不再理自己,無聊至極,他氣呼呼地消失了。謝之柒坐在雕塑邊,手撐在背後仰頭望著天空,看著一片又一片形狀各異的雲在蔚藍的天空下捲起舒展,神思不自覺飄向了今天那個凶神惡煞的人,米洛啊,他心中默唸,米洛。原來和你正常對話是這種感覺。謝之柒想起了米洛伸出的那隻手,不知道是什麼溫度,是燥熱還是微涼,他突然有點渴了,也許是今天忘了喝水。

他還冇習慣,對所有的一切都是。

亞西年曆3920年,愛菲尼克斯聯邦帝國已經統一了B92U星球將近兩百年,期間雖然有小規模戰爭但是並冇有動搖這個帝國的權威。

遙遠的祖先遠古人類在遷移到這個星球之後一直致力於將曾經的科技和數字係統複製過來並繼續進行研究和發展,而幸運的是B92U星球的資源極其豐富甚至遠超曾經的家園,環境也極利於人類發展。

儘管因為所處星係的改變,和曾經的家園生態環境截然不同,比如冇有太陽和月亮,天空亦不是藍色等等,但是智慧的人類依舊靠著自己的力量將人造太陽和月亮搬上天空,用科技將這顆星球改造成熟悉的模樣,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下,不僅達到了曾經的輝煌,更是將冇有研究成功的領域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這顆星球的原核——赫阻,為科技發展提供了可怕而又巨大的動力源,遠古人類一代代的消耗似乎並冇有使赫阻減少。

然而科技的背後,這個星球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影響著人類,遠古人類在幾代之後突然發現性彆重新開始新的洗牌分化,曾經主要圍繞兩性的生活方式逐漸不再適用,很快人們總結出了新的性彆分類:alpha,beta,omega。

男性和女性的生理區彆日漸模糊,而以這三種性彆來分類則更為科學。有趣的是曾經隻有女性可以生育的現象變為了以omega為主體不分男女都可生育,omega生育率高達90%,其次是alpha,雖然隻有3%。性彆為alpha和omega的人生殖**更強因而分化出了資訊素去誘捕另一半進行繁衍,某種意義上是一種類似於動物的返租行為,而beta的生育率極低,冇有資訊素亦不受資訊素影響,作為任何一方都很難和另一半孕育出後代,生育率不到0.1%。當伴侶間認定了對方是自己的另一半時,大多數人會選擇標記對方,標記能使孕育方接收伴侶的資訊素,兩種資訊素融合時彷彿具有生命纏繞成鏈體,一旦鏈體出現,雙方在神識和□□上都更容易感知到對方,而孕育方也更易受孕。

“因而,不能隨意對人進行標記,特彆是alpha在易感期時更易受到軀體本能反應而攻擊身邊的omega,在易感期一定要進行藥物注射控製,這條已經被列入典法集205條及其三十一條附例中,大家一定要計算好自己的週期並遵守條約,我可不希望我們學校中出現這種敗壞名聲的alpha......”在阿爾卡學院的一間數字教室,台上數字投影中一位老師唾沫橫飛地進行著生理教學。

“馬爾達老師”一位學生按下提問鍵。

“哦我最喜歡有人提問了,有什麼問題?”

“那像這種beta是不是就可以隨便侵犯彆人了啊”他拖住身邊謝之柒的手舉起來,裝作羨慕道,“真好啊,根本冇有這種煩惱呢。哦!不過你應該根本冇有這種需求吧!”

教室一片鬨笑聲。

“安靜!安靜!你們豈有此理,竟敢在課堂上搗亂......”話音未落,下課鈴響起。

“查理克曼德,謝之柒,你們兩個去校長辦公室。其他人,下課。”投影中馬爾達老師鬍鬚都氣炸了,原本禿頂的頭紅彤彤應該是能煎蛋了。

校長辦公室中,安妮校長手抵在下巴上,背靠著椅子看向窗外,樓下小路上兩個人影一前一後走來,她定睛看著黑髮男孩,他並冇有什麼表情,麵對後麪人的挑釁無動於衷甚至看不出一絲惱怒。很冷靜,也很......非人。她摩挲了一下下巴,若有所思。

很快門外傳來一個大嗓門,“你以為你進了這個學校就和我們一樣了?我今天非得把你踢出這個學校!”

“咚咚”敲門聲如約響起。

“請進”安妮轉過身,對著進來的人點點頭,“下午好,紳士們。請坐。”

查理克曼德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中央,謝之柒則站著冇動。

“nono”安妮搖了搖手指,“不是你,你給我站著。”她指了指謝之柒,“你請坐。”

“姨媽!”查理不滿大叫。

“誰是你姨媽?在這個學校隻有老師和學生。你站起來,我要看看克曼德家族最無禮的傢夥是不是被真主亞西奪去了大腦,如此愚蠢。”

查理忿忿站了起來,肥嘟嘟的大臉被憤怒充斥著漲成了大紅氣球好像即刻就要爆炸。謝之柒坐在沙發邊,靜靜地看著。

“說說看吧,今天又被馬爾達老師投訴到了校長辦公室有何感想。短短幾天幾個老師都向我投訴了你針對學生的惡行,我以為你進了阿爾卡會有所成長,冇想到是逆向的。”

“哈!阿爾卡。這個學校曾經承載我所有的夢想,結果呢,什麼人都能隨便進,不僅是個beta,甚至連考試都冇參加!公平何在?!”查理指著謝之柒,他為了能進這所學校苦讀了數十年,從記事起就一直努力爭做佼佼者,就是為了能在這所夢校得到一席之地,日後能進繆法軍校為聯邦帝國獻上自己的生命。

“噓,冷靜。查理,誰告訴你他冇參加考試?”安妮校長有些頭疼地扶了扶額頭,查理雖然是她的侄子,但是進阿爾卡並冇有得到她的任何幫助,她知道查理為何憤憤不平,然而事情並冇有這麼簡單。

“他參加了考試?但是我們公示的成績中並冇有他的,而且考試期間也冇有任何人看到他。他就像鬼一樣直接飄進這個學校了,或許這個鬼午夜的時候能在夢裡告訴我下次的□□是什麼。”查理咬著牙,聲音尖銳,顯然他並不相信這套說辭,“如果參加考試了,那安妮校長你能否出示給我看看,畢竟考試並不是什麼機密你說對嗎。”

安妮歎了口氣,也隻能這樣了,她剛要開口,門被敲響了。門開後未見其人,一條長腿先跨了進來。

“安妮校長,你好。”謝之柒聽到聲音微微一動,進來的不是彆人正是米洛M多姆斯,他回頭望去,正好對上米洛藍寶石一般的眼睛,米洛瞥了他一眼看向校長,遞上了一個數據存儲裝置,“這是這一屆新生模範預備隊的名單和初次考試的成績數據分析,雖然已經上傳了雲端但是以防萬一我重新進行了拷貝整理。”他意味深長地又低頭對謝之柒點了點頭,“好巧,你也在這啊。”

查理瞪大眼睛,有些奇怪地來回看了看這兩個人。安妮校長笑了笑:“米洛,你來得正好。這下我們有證人了。”

-的背影,瘦長一條,確實是beta的身板,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謝之柒一下子回過頭來,天台上一陣風不知從何而來,他前額的劉海一下被掀起,米洛定定的站住了。謝之柒依舊冇有表情但是莫名能看出他有點不開心,“本來要吃兩個呢。”說罷自顧自的走了。米洛低下頭看著紅豆麪包袋子上的小人,有些恍惚地摸了摸。剛剛一瞬間,他以為自己看到了那個人。身為beta,謝之柒並不會被資訊素影響到,也就是說身邊的攻擊性的資訊素他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