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大貴的羊 作品

第二章

    

?”陳思寧的笑僵在了臉上,餐桌底下偷偷踹了陳嘉玏一腳,陳嘉玏悶哼一聲把臉埋進碗裡。“臭小子,見死不救!”陳思寧心裡暗罵,而後默默的放下了筷子,“我……”陳母也放下了碗筷,“大學四年,彆人大三基本就決定了是考研考公留學還是找工作,你都大學畢業了還不知道要乾什麼?媽媽也不是逼你,我隻是想知道你心裡是怎麼想的,你到底想乾什麼?”飯桌上的氣氛越來越嚴肅,兩個男人在此時也已是大氣不敢喘了,陳思寧深吸一口氣,...-

陳家父女已經在沙發上乾坐15分鐘了,誰也不敢催陳母,陳父隻好假裝催陳思寧,“小寧啊,那個你收拾好了嗎,再不走比賽都開始啦。”

“催什麼催,你催誰呢啊,著急你自己先走好了,晚一會你兒子就輸啦?”

陳母暴躁的聲音從臥室傳出來,陳父被懟的啞口無言,也不敢再催促,急得直看手錶。

“好了,走吧,一天天的雞毛腚(做事著急)。”

Q市國際足球中心,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u17組)預選賽。

更衣室,隊員們已經換好了比賽服,“來,都過來一下,我最後再跟你們說一遍,一定要注意配合,位置都給我找好了!聽見了冇?”

一群小夥圍著一個矮胖的小老頭,小老頭一手掐腰,一手重敲白板,眉頭皺得能夾死隻蒼蠅。

“知道了,黎教練!”一群人齊聲回道,小老頭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陳思寧三人落座時剛剛進行列隊儀式,兩列隊伍從場館內走出站成一排,麵向觀眾席揮手示意,現場觀眾並不多,多是參賽隊員和看比賽的家長。

客場隊伍亞賽足球學校依次向馳興隊員握手,亞賽整體實力並不強,但有一員猛將,後衛莊子明,也是隊長,防守能力極強,不可小覷。

u17比賽分為上下兩場,時間都是30分鐘。

比賽開始,馳興前鋒魏韜搶到球,迅速開始走位,帶球跑到對方後場,想要攻開防線,但是莊子明阻止了他的攻勢。魏濤轉而將球傳給前腰陳毅則,開始打配合,但球被對方邊後衛攔截傳給前衛。

“傳球!打配合!快點跑上去補位!”教練黎衛東一手撐著防護欄,一手舉過頭頂指指點點,半個身子都要進入場地,脖子以上更是因為大聲嘶吼變成紅色。

看到球被攔截,舉著的手拍到腦門上直歎氣。

“歐呦,你看看他們教練啊,真是操碎了心啊,真不容易”陳母見狀說到,陳思寧坐在教練左上方的看台上,也順著聲音看過去。

一個戴黑色棒球帽男人從後方走上來,拍了拍黎教練的肩膀,遞了一瓶水給他,黎教練這才歇了口氣。

此時球場上,馳興開始防守,後衛湯淼眼看防線不保直接將球踢出界外。

在兩方勢均力敵的較量之下,裁判吹哨,上半場比賽以0:0結束。

球員們都回到休息區坐下,黎教練站在球員麵前開始進行戰略補充,“下半場,所有人都給我穩住,嚴防死守,隻要你們守得住,他們就會有紕漏!”

戴著棒球帽的男人走過來分水給球員們,“祁哥!”陳嘉玏接過水,驚喜地看著臧天祁。

“嗯,下半場好好打,不然你們黎教練的臉色堪比豬肝,聲音勝似安陵容啊。”

一句話逗笑了在場的所有人,隻剩黎教練一臉嚴肅,“安陵容是誰?”,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哨聲響起,休息結束,運動員返場,“嘉玏,放開了踢,彆鞠著自己”,臧天祁拍拍陳嘉玏的肩膀囑咐道。

下半場開始,比賽明顯更加激烈,亞塞明顯著急進球,攻勢很猛,雙方在馳興後路打的不可開交。

陳嘉玏看準時機,直接將球鏟回中路,馳興拿回主動權。

“陳毅澤!”魏濤帶球跑向對方後路,陳毅則迅速跑到前方卡莊子明的位,攔住這個強有力的對手。

魏濤和另一名隊友再次配合進入禁區,終於臨門一腳,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守門員騰空而起,全場屏氣凝神——進了!

“啊!”球員們互相擊掌以表喜悅,比賽繼續,“穩住了,穩住了!”黎教練又開始喊。

亞塞的球員們明顯急躁了,前鋒著急帶球過人連配合都不打了,球直接被陳嘉玏劫走,“傳球啊!傳球!”亞塞的教練氣的直拍防護欄。

亞塞已經被馳興壓著打了,越急越容易出錯,就連基本的配合也打不好了,士氣低沉,最終馳興以2:0的比分晉級。

“不愧是我兒子啊,繼承了我勇猛威武的風采呀!哈哈哈”,陳父高興的合不攏嘴,陳母嫌棄的瞥了他一眼。

“嗬,明明是繼承了我的英姿颯爽!”然後高傲的扭頭走了,陳父心有不甘的追了上去,似是要與陳母好好爭論一番,兩人甚至都忘了陳思寧的存在。

陳思寧目光追隨著台下肆意奔跑的少年,興奮的和隊友擁抱後跑到觀眾席下,和教練擁抱。

“你小子後半場不錯啊”,黎教練笑得滿臉褶子,臧天祁也摘下帽子輕拍陳嘉玏後背。

“姐!我們贏了!”陳嘉玏抬頭朝上方大喊道,陳思寧看著他輕笑著點頭,伸出一個大拇指。

臧天祁順著陳嘉玏的視線轉頭看向觀眾席,陳思寧看到他正臉的那一瞬,大腦一片空白,笑容也僵在了臉上,就連伸出的大拇指也忘了收回來,直愣愣地看著他,怎麼會是他?

對視片刻後,臧天祁朝她點了一下頭,陳思寧這纔回過神來,趕緊收回直挺挺地大拇指,輕輕的朝他回點了一下頭。

“黎教練,那個是我姐,陳思寧,今晚我想讓我姐來俱樂部參觀一下行嗎?”

黎教練轉過頭,“行啊,我讓趙經理好好招待一下”

“不用那麼麻煩,我帶著我姐逛一圈就行。”陳嘉玏趕忙擺手,“再說趙經理這幾天忙著安排賽程呢”。

臧天祁冇太在意倆人的對話,恰好褲兜裡的手機響了,撈起座位上的外套準備走,“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好,祁哥再見!”

陳思寧一直站在原地看著臧天祁走出場館

“姐,看什麼呢,眼都直了”。

陳嘉玏拿起座位上陳思寧的包,“姐,我教練說了,今晚帶你去俱樂部參觀”。

“啊,我什麼時候說要去參觀了?”陳思寧愣愣得問道。

“哎呀,隊員入隊家長都要來集體參觀的,你上次冇來,這次補上。”

陳嘉玏扯著陳思寧往觀眾席下走,“哎?爸媽呢?”

“大姐,他倆早走了啊!”

-後驕傲的揚起下巴,他乾的就是他熱愛的事兒。還有我弟,從小就喜歡踢球,從校隊踢到職業俱樂部,不管多苦多累他都能堅持。可是,我從來冇有遇見過讓我能堅持下去的事兒。”父子二人冷不丁被cue到,不停的點頭,“閨女,爸支援你啊,老婆,人一輩子就年輕那麼幾年,就讓孩子乾自己愛乾的事,開開心心的就好了嘛,再說,我還怕閨女在外麵受欺負呢。”“讓你說話了嗎?!”陳母狠狠剜了陳父一眼。陳母又盯著陳思寧看了一會兒,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