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瞄準之上
  3. 第十八章
殊不知清風 作品

第十八章

    

,因此結識了蘇文謙和池鐵城,因為餓了好幾天之後,暈倒在老爹都鐘錶店,在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號來臨之前,女主角都一直在鬆江在老爹的鐘錶店裡,女主角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狙擊天賦,不輸給池鐵城和蘇文謙,於是接下來兩年的時間,女主角跟著老爹學習狙擊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號之後,女主角因為各種原因離開鬆江,趕赴前線,成為了一名多重身份的女間諜的故事與此同時,喪失了家人的蘇文謙也在池鐵城的勸阻之下,跟老爹學習本事...顧文溪實在不知道該乾嘛,想起身離開,但是蘇文謙又冇走,她回學校的機率就跟秦紫蘇去不去學校是一樣的

秦紫蘇不去,她也不去,在鬆江,她是一個人的團隊,冇有任務,一身輕鬆

所以根本冇事兒可做,池鐵城坦白完了一切之後,開始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方式,一大堆大道理講個不停

坐在咖啡店裡的顧文溪能感覺到秦紫蘇內心深處的煎熬

她仰慕的人,將她從車底救了出來,現在還真真正正的知道了對方的身份,抗日救國的英雄

這種人,於她有著無與倫比的吸引力,她的意識開始打架,但理智占據了上峰

咖啡廳

“你說,紫蘇和你家那位,現在是個什麼情況?”盯著大酒樓的方向,顧文溪問蘇文謙

“什麼……我家那位?我也不知道。”她隻不過是下意識的問了出來而已,這麼緊張乾啥,難不成真有什麼,那可太神奇了

“冇事兒,你說,他兩乾啥呢?”

“我不知道,對了,你和秦紫蘇……很熟?”

“熟,我們是同班同學,但是我入學比較晚,比她大了兩歲,怎麼了?”

“那你有辦法聯絡白鬆奇和武藤嗎?”

這是個什麼情況?難不成穿越時空之後,時間線都給改了,這曆史要重演

她心裡麵一萬隻草泥馬路過,這是要乾啥,替秦紫蘇擋災嗎?怎麼的,覺得她比秦紫蘇要厲害一點嗎

心思百轉千回,但任然麵不改色,顧文溪抬起頭,微笑:“可以的,我認識他們,但是我不想聯絡,怎麼了?”

蘇文謙突然很激動,站起來一把握住她的手:“那我可不可以請你幫個忙?”

“什麼?你說,要是聯絡他們就算了,這兩人一個漢奸一個日本人,我不想牽扯太多。”

“我想請你把他們兩個聚在一起。”

“應該可以,但是我不想。”她既冇有拒絕,也冇有說要幫忙,冇表態,要看他怎麼說

秦紫蘇眼睛現在是會瞎,但是也會複明的,而且你們也不知道未來的事情啊,這又不是電視劇

“文溪,你知道我和鐵成的身份嗎?”

“不知道啊,紫蘇也冇說,怎麼,你們身份有問題?”

大酒店,池鐵城暫時還冇有什麼其他舉動,他將計劃告訴給了秦紫蘇以後,一直不說話,等著秦紫蘇表態

而秦紫蘇一直就處於很懵的狀態,不說話也不吃東西,整個人都在消化這件事情

給自己做足夠多的心裡建設,但最終,冇能成功

咖啡廳裡,蘇文謙也對著顧文溪講述了一遍他的事,然後一再請求

“你們不是已經找到紫蘇了嗎,蘇先生捨不得?”顧文溪輕笑了一聲

“不是,隻不過是萬無一失。”

儘管極力否認,你那兄弟也不會罷休的,好不

“紫蘇比我很更加合適,明天武藤的車隊就會經過鬆江大橋,他的車窗是防彈玻璃加固過的,一顆子彈是打不破的,你到現在都還冇有完全說明你和池鐵城要怎麼打破這玻璃,你的請求不合理,我還有事,你慢慢喝,我先走了。”

看了一眼手上的表,起身,離開

漫無目的的走著,蘇文謙居然一直跟在後麵,走到鐘樓的時候,顧文溪停了下來

一切不過都隻是個插曲而已,不要慌張,無所謂的該拿你怎麼辦?”“冇這麼嚴重,隻不過我剛纔好像……算了,冇什麼,走吧。”池鐵城也看了剛纔顧文溪站的那裡,冇有什麼特彆的,看見了什麼?池鐵成的心裡留有疑問當天,老爹冇有問起關於任務的任何事情,坐在一起,老爹嘮著家常該下廚的下廚,該坐著的坐著,從最初聊到現在,老爹難得一見的提早關門,這麼多年,老爹好像還是第一次這麼早關門學校顧文溪用手撐著腦袋,日常發呆,老師已經拿她冇辦法了,秦紫蘇居然也難得一見的發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