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風花 作品

第二章

    

我已經受傷的良心。羞愧湧上心頭,壓製住一切情緒,我拒絕與他那無情的目光相遇。他殘忍的雙手將我囚禁,每一次逃跑的嘗試都在他無情的力量麵前徒勞無功。“你甚至不值得我們關注。”他帶著一絲嘲諷的冷笑說道,他的話割裂了我的心。**的痛楚侵襲著我,我的眼淚和苦澀交織在一起。儘管我內心怒火難平,我仍然被無形的束縛囚禁,受製於他的變態遊戲。但我拒絕被擊敗。我保持沉默,我的眼淚無聲地見證著我的痛苦,因為我深知我不僅...-

一聲巨響在房間裡迴盪,充滿了新的憤怒。維克托在衝擊下搖搖晃晃,他的臉從驚訝變成了狂暴的憤怒。殘忍的笑容拉開了他薄唇,在一種純粹的虐待表情中暴露出鋒利的牙齒。

“你竟敢挑戰我,賤蟲?”他咆哮著,聲音像威脅的低吼一樣迴盪著。“艾登,你會後悔的。你會後悔與我為敵。”

儘管一陣恐懼的寒意沿著我的脊梁骨蔓延開來,但我仍然堅定地保持著目光。這一次我不會退縮。我已經太久地成為他心血來潮的奴隸,他最陰暗**的玩物了。現在是打破這些枷鎖、掌握自己命運的時候了,即使這意味著麵對維克托無情的憤怒。

“我不後悔任何事,”我堅定地回答道,我的眼睛閃爍著挑戰的光芒。“維克托,你可以威脅我,但我不會被你嚇倒。再也不會了。”

沉重的沉默在我們之間瀰漫開來,充滿了威脅和緊張。然而,即使在這種緊張的對峙中,我仍然能感受到黑暗中閃爍著一絲希望的光芒。也許我並不孤單,也許我會找到力量為自己的自由、為更美好的未來而戰鬥。

我挺直身子,下定決心麵對一切,一股新的能量湧入我的血脈。因為即使道路佈滿荊棘,即使考驗重重,我也拒絕屈服。

當我離開房間時,屋子裡重新恢複了寧靜,將維克托獨留其中,沉浸在他的陰暗思緒中。我自信地邁開步伐,留下了維克托威脅的陰影,而我越來越堅決的決心讓這陰影變得微不足道。

當我踏入我們陰暗巢穴的黑暗走廊時,一股清新的空氣迎接著我。希望的火光在我心中閃耀,源於我決定不再受維克托的任性所壓迫。

無論他如何思考,無論他如何行動,我拒絕成為他殘酷遊戲中的一個簡單棋子。

在黑暗中,我的步伐變得更加輕盈、更加堅定。每一步都是通往自由的一步,通往一個我終於可以掌控命運的未來。即使道路曲折,即使未來的挑戰重重,我選擇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夠克服道路上的障礙。

與此同時,在我離開的房間裡,維克托獨自一人,他的傲慢在我的堅定麵前動搖。他冰冷的目光閃爍著憤怒的火花,他的挫敗感在密封的空氣中瀰漫。但即使他試圖在輕蔑的麵具下掩飾他的失敗,我知道他心底明白。他明白在地獄的深淵中也存在尊重,他不能繼續把彆人當作他殘酷遊戲中的簡單棋子。

當我離開,把維克托留在身後時,我知道我做出了正確的決定。我知道即使在最深的黑暗中,希望的火光仍然閃耀,準備照亮我們通往更美好未來的道路。隻要我繼續相信自己,相信我的夢想,相信自己改變事物的能力,我知道冇有什麼能夠阻止我。

我離開公寓,踏入夜幕中瀰漫的黑暗中,我的感官警覺,當我深入到地獄的空蕩街道時。夜晚空氣的清涼撫摸著我的皮膚,部分地緩解了我肩上的緊張。我深吸一口氣,品味著遠離那個試圖控製我的人所帶來的重獲自由。

黑暗是我的盟友,在一個陰影遮掩著許多秘密的世界中,它是我的避難所。每一步都讓我離夜店更近一些,那是在這黑暗的海洋中的一片光明和音樂之港。我信步前行,我的心跳隨著遙遠的音樂節奏而跳動,那音樂已經在我的耳邊迴盪。

城市的燈光在夜晚閃爍,宛如無數珍珠,給我的道路帶來了一種不確定但令人安心的光芒。我拋下了痛苦的回憶,過去的惡魔仍然縈繞在我的夢境中,而我隨著夜生活的洪流漂浮前行。

隨著我接近夜店,興奮感在我心中升騰,電擊著我每一根神經。在黑暗中,我感到活力四射,擺脫了一切束縛,準備在夜晚的舞蹈和狂歡中迷失自己。

就這樣,我跨過了夜店的門檻,心跳與瀰漫著的令人陶醉的音樂和諧共鳴。我臉上露出微笑,一股解脫的感覺湧上心頭。至少在今晚,我遠離了那個試圖摧毀我的人,自由地在夜空下起舞,遠離過去的枷鎖。

當我穿過夜店裡波動的人群時,我感受到空氣中有一種熟悉的存在,一種電擊般的顫動在我的皮膚上蔓延。我的眼睛在黑暗中搜尋,尋找這種奇怪感覺的源頭,但隻能看到模糊的身影和舞動的輪廓在我的視野中浮現。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我穿過狂熱的舞者,一種存在突然出現在我身邊,一道熟悉的身影從黑暗中浮現出來。我轉過頭,驚訝地睜大了眼睛,認出了哈德森熟悉的輪廓,他的神情淡漠,銳利的目光在人群中冷漠地掃視。

“嘿,哈德森!”我寫道,一抹燦爛的微笑展現在我塗著口紅的嘴唇上。“你在這裡乾什麼?”

哈德森轉過頭來看著我,懶洋洋地笑了笑。

“哦,嗨,艾登,”他以一種嘶啞的聲音回答道,帶著一絲諷刺。“我也可以問你同樣的問題。像你這樣的天使在這樣的地方做什麼?”

我笑了起來,輕鬆地搖了搖頭。

“嗯,你知道的,哈德森。有時候,即使是天使也需要下凡伸展一下翅膀。”

哈德森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調侃的笑意。

“我想你是對的,”他承認道。“享受你的夜晚,艾登。這次儘量不要鬨太多麻煩。”

然而,即使在我被音樂和夜晚的熱情席捲的時候,我也無法阻止自己去思考命運給哈德森和我帶來了什麼。有一點是確定的:無論夜晚把我帶到哪裡,我都準備用一笑和一句銳利的迴應迎接未來。活在當下,就像每一刻都是最後一刻一樣,冇有遺憾,冇有悔恨。

-忽視它。但即使在酩酊之中,我也無法逃避現實,它用鋒利的爪子緊緊抓住了我。我的思緒漂向痛苦的回憶,背叛、傷害、被拋棄的時刻。維克托,帶著他無情的殘忍,繼續在我的夢中縈繞,他的毒舌在我的腦海中迴響。然而,儘管痛苦,儘管背叛,我拒絕屈服。我是艾登·泰勒,最引人注目的罪人,我自己惡魔的主人。如果酒精是孤獨的安慰,在這個無情的世界中是我的柺杖,那麼它也是我的力量、我的韌性,我用嘲笑的微笑和尖刻的回答對抗逆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