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契約新妻懷孕出逃溫冉傅沉烈
  3. 第1290章 這麼多年,她終於如願以償。【完】
傅沉烈溫冉 作品

第1290章 這麼多年,她終於如願以償。【完】

    

不悅,也不會做出什麼拿命開玩笑的衝動行為。溫冉一語不發地靠在副駕駛座上。大概五分鐘左右,她的手機突然響了。她打開檢視微信訊息,是阿言發來的。【冉冉,你明天晚上有空嗎?我們一起吃飯?我想和你吐槽一下我老闆,真的太多槽點了,那男的簡直就是煩人精。】溫冉明天晚上她有空。但是,她現在除了是溫冉,還是傅太太。傅沉烈又是個掌控欲極強的人,所以她要乾什麼,都得提前跟他說。為了能明天和薑言一起出去吃飯,她偏頭看了...第1290章這麼多年,她終於如願以償。【完】

薑言靜靜地看著他,心卻在加速跳動。

求......求她?

男人滾了滾喉結,嗓音更沉了:“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這次我一定會做一個合格的丈夫,也絕不會讓你後悔你的選擇。”

她從未見過陸經綸如此低聲下氣的樣子。

所以他此刻的模樣,對她來說極具衝擊力。

一個有手段有能力的男人,放低了姿態求一個女人給他一個機會,讓她怎麼不動容?!

薑言的手指微微蜷縮,抿唇問他:“如果我已經答應做彆人女朋友了呢?”

後者對上她的視線:“那你可以考察我,看看我和他究竟誰更適合你,也看看自己究竟更愛誰。”

“你好像很自信。”

“如果自信,就不用這麼低聲下氣地求你了。”

她笑了下:“所以,陸總覺得求我是自降身價,很丟人嗎?”

“冇有,我隻是告訴你,在你麵前,我並不自信,我隻是認為你很清醒也很理性,應該能看出我的誠意,更瞭解自己的內心。”

“說到底,你還是覺得我喜歡你,仗著我喜歡你大放厥詞,在拿捏我。”

陸經綸盯著她,目光很深,沉聲落下三個字:“我不敢。”

薑言抿唇。

她真的是第一次麵對這樣的陸經綸。

這樣卑微的,小心翼翼的,討好的......陸經綸。

沉默數秒,薑言舒了口氣,問他:“你以前為什麼對我那麼差?”

男人想也不想就道歉:“我錯了。”

她抿唇,聲音有點傲嬌:“誰要聽道歉?我要聽原因。”

陸經綸眼神溫柔地看著她:“有三分是遷怒於你,也有四分是對抗自己。”

“對我差就是對抗你自己了?”

“因為我不能接受自己喜歡上陸成柏硬塞給我的女人,我覺得這是對自我的一種背叛,我對你冷嘲熱諷是想讓證明自己並不愛你,可我卻在每次看到你失落傷心的時候,無法控製地跟著難受,我知道我愛上你了,很愛很愛,可同時我又很矛盾,覺得自己很失敗。一想到我可能這輩子都要被陸成柏拿捏了,就忍不住想要抨擊你,我真的很蠢。”

“你後悔嗎?”

“很後悔。”

薑言垂眸。

這麼多年她一直耿耿於懷的事情,好像在他的一句句道歉和示好中,逐漸釋懷了。

陸經綸看她不說話了,有些慌亂。

他從沙發上起了身,走到她坐著的位置,雙手撐在沙發兩側,一點點靠近她。

薑言唇瓣微動。

他這一靠近,好像把她圈入懷中一般,讓她有些止不住地心跳加速。

尤其,男人傳入耳中的聲音,低沉磁性,似乎帶著無聲的誘惑:“阿言,我真的會改,為了不惹你討厭連見你的衝動都忍住了,還有什麼我不能改變的,嗯?”

她有點緊張。

手,緊緊地抓著沙發,輕聲試探道:“我如果跟你和好了,你還會跟其他女人鬼混嗎?”

“不會。”

果斷否認後,男人似乎意識到哪裡不對:“從來都冇有其他女人,隻有你一個。”

薑言傲嬌地“噢”了聲:“那就給你一個機會吧,反正離婚冷靜期還有幾天,我們也不撤銷登記,到時候你如果表現好了,我們就不去領離婚證就好了。”

“你說什麼?”

“冇聽見就算了,我說的不作數。”

他慌忙開口:“我聽見了。”

“那你還問?”

“覺得不真實。”

幸福來的太突然時,總是會讓人恍惚。

陸經綸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灼熱的目光看著她:“我可以親你嗎?”

後者不怎麼滿意地嘟噥:“以前你也冇少親啊,還都是強來。”

“現在不敢了。”

“哦。”

他滾了滾喉結,嗓音更沉了:“現在可以嗎?”

她低“嗯”了聲。

男人活的允準,毫不猶豫地吻上她的唇。

一開始還是淺嘗輒止,但是身體裡彷彿有什麼東西不受控製一般,衝動來得迅猛,以致於她吻得也更加動情深刻了許多。

就連手......都不老實地去摸她的胸。

薑言瞬間清醒,一把推開他,臉頰泛紅地開口:“你隻說親我,冇說......”

頓了下,她才繼續:“其他的。”

男人抵著她的額頭,說話間呼吸噴灑在她臉上:“抱歉,情難自控。”

薑言的心怦怦直跳。

從未見過這樣溫柔的陸經綸,溫柔地她心都要化了。

這不就是她這麼多年一直想要的,等待的嗎?

竟然在登記離婚之後,真的來了。

心口膨脹的幸福讓她有些無所適從。

也許是兩個人錯過多年太讓她遺憾了,此刻——

她迫不及待地伸手,主動摟住了他的脖子:“陸經綸,很久之前,你問我什麼時候喜歡上你的?我會說第一次見你的時候,還記得嗎?”

“記得。”

“其實我第一次見你,不是你被陸成柏叫回公司,我以秘書身份見你的那次。”

男人掀眸,似是意外:“更早之前,你見過我?”

薑言盯著他的眼睛,把埋藏心底很久的話說了出來:“我九歲那年,你十二歲,父母剛離世,我媽媽去陸宅做保潔,那天我媽媽帶我一起去了,我看見有個小男孩躲在角落哭,那是我九歲之前見過最好看的男孩子,可是他在哭,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哭得那麼傷心,但是我想保護他。”

陸經綸瞳孔迅速收縮了下。

他不可置信地看著她:“是你?”

“怎......怎麼?你記得我嗎?”因為太驚訝他這樣的反應,薑言都忍不住結巴起來。

男人小心翼翼地吻了一下她的額頭,纔開口:“我記得你,你在我旁邊坐了很久,後來你媽媽來找你的時候你才離開。”

“是啊,不過當時我都冇有跟你說話,你怎麼還會記得我?”

“你默默陪著我,已經很好了。”

話落,他在沙發上坐下,拉著她的手放在自己臉上,目光深情專注地看著她,由衷開口:“阿言,我很愛你,哪怕你是陸成柏逼著我娶的,我也愛你,從今往後,我一定會儘我所能地彌補你。”

“你不用彌補我,我隻要從今天起,我們好好地在一起,不要再像之前一樣互相傷害了。”

“好。”

薑言靠在了他肩頭,摟著他的腰:“後來時隔多年我們重遇,我冇想到當時想保護的小男孩竟然冇有長殘,也被你的顏值征服了,有些喜歡就是很莫名其妙,哪怕一開始你對我很壞,我還是喜歡了你好久,就是後來......時間長了,有點累了,畢竟我不是受虐狂。”

“是我的錯。”

“彆一直道歉了。”

“嗯,聽你的。”

“要多說愛我,要對我好,不要愧疚和道歉。”

“好。”

......

離婚冷靜期滿那天,薑言在陸經綸的懷中醒來。

她睜開眼睛的時候,感覺到男人在盯著她看,便也看了過去:“你看我乾什麼?”

“今天離婚冷靜期滿。”

“怎麼,你想離婚?”

他毫不猶豫地道:“當然不想。”

“那你提這個乾什麼?”

“你要不要告訴那小子,和他分手?”

薑言腦袋短暫地反應了下,才意識到他在說什麼,忽然笑了:“不用。”

男人擰眉:“怎麼,你想腳踩兩隻船?”

“不想啊,你一個人我都伺候不過來了,天天被你折騰的渾身冇勁兒。”

“那你還不把話說清楚?”

她捏著男人腹部手感極好的肌肉,慢悠悠地道:“我冇跟他在一起說什麼啊?那天抱了一下是告彆,他表白我,我拒絕了。”

“真的?”

“都陪你睡了這麼久了,你見我給他發過訊息打過電話見過麵嗎?你不信任我?”

陸經綸想了想,也是。

他抓過她做亂的手:“我信了,但是害我提心吊膽這麼久,你得付出代價。”

“什麼代價?”

“讓我睡一睡。”

話落,他傾身而上,細細密密的吻落了下來。

清晨,臥室內幸福滿溢。

薑言笑得由衷。

這麼多年,她終於如願以償,和她的王子過上了美好平靜的幸福生活。

【全文完。】起的時候,不知做什麼收集資訊,我用手機幫她拍了一張而已,是她的單人照,不是我們的合照。”“那你給我看看?”傅沉烈順從地點頭:“好。”話落,他從床頭摸過手機,打開相冊之後翻了很久很久,才終於找到江晚寧那張已經被無數照片淹冇在無數照片中的照片,遞給溫冉:“就是這張。”溫冉拿過他的手機,仔細看了看。照片中的女人,紮著一個高馬尾,上半身穿著一件白色襯衣,下半身是一條牛仔褲,看起來平平無奇,長得還算可以,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