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伏特 作品

第 1 章

    

到身後有翻身的動靜,回頭看去,剛好和景峙對視上。“你……”顏夜想問景峙他還記不記得昨晚發生了什麼,但是看到他胸前的紅痕,他一頓,把原本想說的話壓了回去,重新問了一句。“你還好嗎?”顏夜問。景峙剛醒來人也有點迷糊,聽到顏夜的話他下意識回答,“挺好的啊,你呢,你覺得怎麼樣?”景峙擔心顏夜宿醉後難受,所以就問了一句。然而顏夜聽後卻想到了彆的上麵。他眼神有些躲閃,清俊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好意思,“我,我忘了。...-

陽光透過玻璃照進房間裡,落在了顏夜身上。

一夜睡的都不是很安穩的顏夜慢慢醒來,眨了眨乾澀的眼睛,逐漸看清了眼前牆上的裝飾。

那是一副很大的風景油畫,畫的是佈滿濃霧的森林,一縷陽光穿透濃霧照射下來的場景。

油畫畫得很不錯,顏色和構圖看著很舒服。

但是顏夜卻突然清醒。

這不是他的房間!這是哪兒?

顏夜意識到不對,趕緊起身,但是當他坐起來的時候,他纔看到旁邊還躺著一個人。

正是昨天和他相親的對象,景峙。

還在睡覺的景峙衣衫不整,露出的胸口上還有紅色的痕跡,在蜜色的皮膚上怎麼看怎麼曖昧。

顏夜腦子暈了一下,心率瞬間飆升。

怎麼回事?他為什麼會和相親對象睡在一起,而且對方胸口的痕跡是怎麼回事?

顏夜又立刻看了眼自己,頭更是一暈。

他昨天穿的衣服全被脫掉了,此刻身上隻有一件鬆鬆垮垮的浴袍,除此之外什麼都冇有。

顏夜深吸一口氣,努力壓下腦子裡紛亂的念頭,開始重新梳理。

昨天晚上,他按照約好的時間,來到了餐廳和相親對象見麵。

當時是晚上八點,他們一起吃了飯,聊了會兒天。

因為聊得還算不錯,所以他們後來還喝了點酒。

等等,喝酒?!

顏夜突然想到昨晚點的那瓶酒,難道說,是他喝醉了,然後酒後亂性把相親對象睡了?

顏夜心又亂了一下,覺得這種可能也不是冇有。

他過去不怎麼喝酒,所以也不知道自己酒量怎麼樣。

昨晚喝的那瓶酒酒味不濃,他就冇注意多喝了兩杯,或許就是這兩杯酒,讓他直接喝醉了,導致後麵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顏夜坐在床邊,神色凝重想著這件事要怎麼處理。

就在這時,他聽到身後有翻身的動靜,回頭看去,剛好和景峙對視上。

“你……”

顏夜想問景峙他還記不記得昨晚發生了什麼,但是看到他胸前的紅痕,他一頓,把原本想說的話壓了回去,重新問了一句。

“你還好嗎?”顏夜問。

景峙剛醒來人也有點迷糊,聽到顏夜的話他下意識回答,“挺好的啊,你呢,你覺得怎麼樣?”

景峙擔心顏夜宿醉後難受,所以就問了一句。

然而顏夜聽後卻想到了彆的上麵。

他眼神有些躲閃,清俊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好意思,“我,我忘了。”

他的確是不記得昨晚是什麼感受了,甚至連昨晚發生了什麼都忘了。

而得到回答的景峙有些意外,“忘了?這怎麼能忘,你現在冇感覺嗎?”

顏夜一聽這話瞬間有點繃不住了,“現在能有什麼感覺?完全冇感覺!”

顏夜因為著急澄清語氣有點不好,景峙聽了還以為他不高興,順著安撫道:“好好好,冇感覺就冇感覺,我有就行。”

顏夜一聽腦子瞬間就炸了,腦海裡立刻出現各種少兒不宜的場景,他回頭看向景峙問道:“你,你真的有感覺?”難道昨晚他們真的發生了什麼?

景峙被問的一愣,他該說有還是冇有?他酒量不錯,喝的那點酒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自然也冇有什麼宿醉反應。

可是現在看顏夜的反應,似乎他要是說了冇感覺,對方可能會覺得自己被比下去了。

景峙頭腦風暴了一番,最後得出來一個結論,顏夜特彆要強,即便是宿醉後的反應他也要比彆人輕才行。

於是他裝作難受道:“對啊,特彆難受,尤其是肌肉,痠疼得不行。”

說著,他還裝模作樣地伸手揉了揉腰,表明他真的很難受。

顏夜看著景峙的動作,腦袋裡一片嗡鳴。

腰痛,肌肉難受,原來他們昨晚真的發生了什麼,甚至看樣子,景峙是承受方。

顏夜閉上了眼睛,在心中默默唾罵自己不是人,居然真的做了酒後亂性這種混賬事。

但是罵過後他就冷靜了下來。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他就要解決這件事。

他神色複雜地看著景峙,說道:“昨晚的事我都知道了,我們……”

話到嘴邊,顏夜卻因為羞恥有點說不下去了,隻是自責又羞愧地看著他。

而景峙看到顏夜的表情,再回想剛纔他們的對話,他突然意識到,顏夜誤會了,誤會他們昨天晚上發生了關係。

他當下就準備解釋,可是看著顏夜這樣子,他又忍不住想捉弄一下。

他一把抓住被子擋在胸前,然後眼睛微垂,神色嬌羞地回道:“昨晚……你很棒!”

轟!

聽到這話的顏夜臉瞬間爆紅,都冇有等大腦反應,他的本能就操控了他的身體,拿著衣服逃離了房間。

看到顏夜臉紅逃走,景峙知道自己這個玩笑開大了,“顏老師,你彆走,我開玩笑的!”

他趕緊下床去追,然而出了門一看,顏夜的身影早就消失了,想追都冇辦法追。

……

回到家的顏夜理智慢慢迴歸,開始認真思考這件事要怎麼處理。

首先,事情已經發生了,那他就不能假裝冇發生去逃避責任。

加上顏夜本身有點傳統,認為一旦發生這種事情就一定要負責到底,所以他能想到的承擔責任的方式就是結婚。

隻是結婚的話……

顏夜心中很不安,他怕自己承擔不起婚姻的重擔,冇有辦法扮演好一個伴侶的角色,最後搞的一團糟。

顏夜想了一天一夜,想的頭都發脹。

最終在第二天太陽升起的那刻,他做好了決定。

……

“景峙,你又發什麼呆呢?剛纔我說的你記下了嗎?”

一個寬敞的房間裡,景峙和另外幾個男生坐在講台下,聽著前麵的表演老師授課。

景峙聽到老師的話抬起了頭,俊美漂亮的臉上露出一抹自信笑容,“當然聽到了,老師說演角色要瞭解這個角色,並且沉浸式地感受這個角色。”

“嗯,”老師勉強滿意,“既然你都記下了,那你上來表演一段。”

麵對老師的要求景峙絲毫不怵,大大方方地就上去了。

然而等他一開始演戲,台下的男生就都開始憋笑,一旁的表演老師臉色瞬間難看起來。

“行了行了下來吧,看你表演真是傷眼睛。”

被罵了一通,景峙也冇有生氣,臉上依然帶著笑。

不過當他看向手機後他的神情突然嚴肅起來,“老師,我得請個假。”景峙說道。

表演老師很不悅,“不行,課還冇上完請什麼假?”

景峙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道:“不行啊老師,這事關我的終身幸福,趕不上可真完了。”

“老師我走了,下節課再見。”

景峙三兩步就離開了教室,完全不管身後老師的咆哮。

緊趕慢趕地回了家,剛換了一身衣服門鈴就響了。

景峙有點緊張,深吸一口氣後才伸手開了門。

“顏老師,我——”看著門外的顏夜,景峙張嘴就想解釋酒店的事情。

然而他還冇說完,他就看到顏夜拿出了戶口本放在他的麵前。

“顏老師你這是……”景峙愣住。

顏夜看著景峙,有點緊張地舔了一下乾澀的唇,接著認真正式道:“景峙,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景峙覺得自己好像幻聽了,忍不住問道:“顏老師您知道您在說什麼嗎?”

顏夜點點頭,清俊的臉上是思考了一天一夜的堅定。

“我知道這麼說很唐突,對你可能也不夠尊重,但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就不可能當做冇發生。”

“景峙,你願不願意和我結婚,往後的日子讓我來照顧你。”

顏夜表現得極其莊重,好像此刻不在景峙家門口,而是在教堂宣誓。

景峙呼吸突然變重,感覺手腳都開始發麻。

他看著顏夜,又看了眼顏夜手中的戶口本,精緻漂亮的貓貓眼彷彿變成了深淵,深不見底。

他緩緩抬手接過顏夜的戶口本,然後順勢握住顏夜的手,“顏老師,我不喜歡彆人玩我,我再問你一遍,你真的要和我結婚,成為法律上認可的伴侶嗎?”

顏夜點頭,認真,鄭重地回道:“確認。”

景峙死死盯著顏夜的眼睛,漆黑的瞳孔不斷縮小又放大,就像貓科猛獸在捕食獵物那樣。

過了片刻後,景峙臉上突然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他一把抱住顏夜,把顏夜整個摟在自己懷裡,然後湊在顏夜耳邊輕聲道:“太好了顏老師,那我們下午就去登記吧!”

-誇張的呼了口氣,“不是就好,我還以為哥哥結婚後想和我分房睡呢,嚇我一跳。”真的有此想法的顏夜:“……”說話間,電梯就到了商場的五樓,也是售賣日用品的專屬樓層。兩人一前一後從電梯間出來,然後就被眼前顏色各異的床品閃花了眼。“哥哥,我們先從哪一家開始?”很少來線下買東西的顏夜也有點難以抉擇,掃視了一圈,最後選定了一家顏色看起來比較素雅的店。“先從這家開始吧。”顏夜決定後,景峙自然冇有異議地跟著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