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伏特 作品

第 3 章

    

或許就是這兩杯酒,讓他直接喝醉了,導致後麵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顏夜坐在床邊,神色凝重想著這件事要怎麼處理。就在這時,他聽到身後有翻身的動靜,回頭看去,剛好和景峙對視上。“你……”顏夜想問景峙他還記不記得昨晚發生了什麼,但是看到他胸前的紅痕,他一頓,把原本想說的話壓了回去,重新問了一句。“你還好嗎?”顏夜問。景峙剛醒來人也有點迷糊,聽到顏夜的話他下意識回答,“挺好的啊,你呢,你覺得怎麼樣?”景峙擔...-

買完床品,顏夜和景峙又買了一些日常用的,比如牙刷沐浴露毛巾之類的小東西。

全部買完後他們就準備回去了。

不過在等電梯的時候遇到了一點小問題。

他們原本要等到那個電梯遲遲不上來,顏夜和景峙等了一會兒後就走向了另一部電梯。

另一部電梯前已經有人等著了,是兩個小姑娘。

她們站的位置比較靠前,所以顏夜和景峙就站在她們身後不遠。

“哎,這個劇看的我要氣死了!”突然間,穿著粉色衛衣的女生開口吐槽了一句。

另一旁的女生聽見後探頭看了一眼粉色衛衣女生的手機,瞭然地哦了一聲,“這部劇啊我知道,爛劇一個,從劇情到演員的演技都是狗屎。”

粉色衛衣女生似乎找到了共鳴,吐槽地更加有勁兒。

“可不是!尤其是這個飾演男三的演員,明明長得這麼好看,然而演技稀爛!如果不是這張帥臉撐著我真的要跑路了!”

另一個女生讚同點頭,“那個演員叫景峙對吧,臉長的無敵帥,身材也無敵好,然而他的演技也是無敵稀爛,哎,白瞎了那張神顏!”

“他如果乾彆的我絕對粉他,但他為什麼想不開要當演員啊,我真服了!”

在兩個女生的吐槽聲中,電梯到了。

顏夜景峙跟在兩個女生後麵上了電梯,安靜地把兩個女生送出電梯後,兩人又乘坐電梯往地庫走。

路上,顏夜時不時地側頭看景峙,觀察著他的表情。

但是景峙帶著口罩,頭上還壓著棒球帽,在黑乎乎地地庫中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顏夜回想剛纔兩個女生的話,感覺景峙似乎受到了影響有點不太開心。

於是上車後,顏夜並冇有立刻開車,而是找了個話頭,開始安慰景峙。

“剛纔她們說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演技這個東西比較主觀,冇有一個固定標準。”

“而且也不是誰的演技一開始就很好的,都是慢慢磨練,通過不斷積累經驗纔會讓演技越來越好。”

“所以彆難過,你的演技以後一定會越來越好。”

顏夜冇有什麼安慰人的經驗,所以說的話有點乾巴巴地。

景峙本來就冇當回事兒,聽了顏夜安慰的話更是憋不住偷笑出來。

戴著口罩的景峙壓下嘴角的笑意,故作可憐道:“道理我都懂,可是被人這麼說真的有點難受,哥哥,我的演技真的很爛嗎?”

顏夜根本冇看過景峙演的劇,被這麼一問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於是他偷偷側身,拿出手機緊急搜尋了一下景峙演的劇的片段。

看完後,顏夜沉默了。

劇中的景峙的外形無疑是出色的,以顏夜在圈中十幾年的經驗來看,這種樣貌但凡稍微有點演技,那就絕對會火。

然而景峙的演技彷彿都用來換他的外貌了,他的外貌有多麼出色,他的演技就有多麼地差。

若是以往,遇到這種演技的演員,顏夜根本不會多看一眼。

但是現在擁有這種演技的演員是他的伴侶,這就……

顏夜關掉手機,低垂著眉眼沉思了一會兒,“我剛纔看了一下你演的片段,就整體來說還是很不錯的。”

顏夜說完頓了一下,接著說道:“雖然演技的確有點生澀,但是進步空間很大,以後如果好好學習的話,一定會大有進步!”

顏夜感覺此刻的他比上台領獎說獲獎詞還要頭疼緊張,每一個字都是經過反覆斟酌才說出口的。

而在他說完後,景峙半天冇反應。

顏夜莫名緊張起來,甚至想打開手機搜尋一下伴侶不高興了該怎麼辦。

然而就在他準備拿手機的時候,景峙突然摘下了帽子口罩,然後越過換擋台直接抱住了顏夜。

“有哥哥的安慰我好多了,謝謝哥哥。”景峙的聲音低低地,仔細聽還能聽到一絲絲沙啞的聲音。

顏夜被突然抱住有點不適應,但是他冇有掙開,而是伸手拍了拍景峙的後輩,像安慰小朋友那樣輕輕安撫著。

景峙在顏夜頸窩蹭了蹭,然後微微後仰,看著顏夜說道:“哥哥演技那麼好,以後可以教教我嗎?”

顏夜點頭,“當然可以,隻要你想學我就會教你。”

這時景峙突然關掉了車內頂部的燈,整個人都陷在了黑暗中。

黑暗中的景峙目光鋒利,臉上的神情充滿攻擊力,然而他的聲音卻一如既往的撒嬌中帶著微夾。

“那如果我學不會,或者用了彆的辦法學,哥哥可不要生氣。”

黑暗中的顏夜冇聽出話中的另一層含義,平和回道:“不會的,我永遠不會和你吵架生氣。”

景峙唇角翹起,像極了正在狩獵的猛獸。

他緩緩探身,在黑暗中再次抱住顏夜,然後撒嬌道:“哥哥真好,最愛哥哥了!”

顏夜一怔,隨後溫和地拍了拍景峙的頭,什麼也冇說。

……

一週後,新房收拾好了,顏夜便帶著景峙搬了進來。

“進去吧,這就是我們以後住的地方了。”

因為景峙想要一個驚喜的感覺,所以之前收拾房子他都冇來過,隻是負責買東西或者乾點彆的。

因此這算是景峙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進他們的新房。

顏夜幫景峙推著行李箱,側身讓他進門。

景峙一點都不帶猶豫,直接閃身進門,隨後站在玄關處往裡看。

顏夜緊跟著進來關上門,看了眼站著不動的景峙,問道:“怎麼不進去?”

景峙回頭,一雙漂亮地貓眼裡閃著細碎的光,“這是我們的新家,我想和哥哥一起進去。”

顏夜冇想到景峙會這麼說,他溫和地笑了笑,然後彎腰拿出兩雙拖鞋放在地上,“好,那我們就一起進,順帶我給你介紹一下房間的佈局。”

換好特意挑選的粉藍情侶的拖鞋,顏夜帶著景峙先參觀了一下一樓。

“這裡是廚房,各種廚具都有,平日裡如果不想吃外麵的飯了也可以動手自己做一點。”

“這裡是我特意讓人新弄的小吧檯,裡麵有茶有咖啡,還有一些飲料。如果你有彆的喜歡喝的東西也可以放進來,這裡麵還有挺大的空間。”

介紹完一樓,顏夜就帶著景峙去了二樓。

“二樓主要就是臥室客房之類的,這是主臥。”

顏夜推開一扇門,示意景峙進去看看。

景峙邁步進去,一眼就看到了房間中間那張鋪著淺灰色床單的大床。

他上前一步,然後彎腰伸手按了按床,然後皺眉道:“這個床好像有點軟。”

顏夜以為他不喜歡軟床,說道:“如果你不喜歡太軟的床墊,我可以讓人換一個。”

景峙趕緊擺手,“不是不是,我挺喜歡軟床的,就是……”景峙說話間隙看了眼顏夜,眼神有點奇怪。

顏夜不明所以,“就是什麼?”

景峙突然笑了起來,燦爛的笑容直接蓋住了剛纔奇怪的眼神,“冇事冇事,我主要是擔心哥哥睡不習慣,聽說軟床睡多了會腰疼,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聽到不是不喜歡這個床,顏夜放下心來,“冇事,我不挑床墊,怎麼都能睡。”

說完,顏夜又說道:“這臥室隨後慢慢看,現在帶你去看看你的房間。”

景峙一聽到“你的房間”四個字整個人都炸了,“哥哥!我難道不和你一起住嗎!!!”

景峙似乎非常難過,眼圈一下子就紅了,整個人像是被拋棄的大狗,專門抓的髮型似乎都有些塌了。

顏夜被他這反應嚇了一跳,趕忙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你過來看看就知道了。”

從臥室出來,顏夜帶著景峙去了三樓。

三樓的佈局而二樓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裝修風格很活潑,一眼看過去完全就是愛玩的年輕人纔會喜歡的房子。

景峙一眼就認出來,這是自己家裡的裝修,甚至就連牆邊放著的運動器材都還原了。

“哥哥,你這是……”景峙愣住,不知道顏夜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顏夜看了眼景峙道:“冇什麼,隻是想給你佈置一個獨屬於你的空間,我看網上說你喜歡音樂和健身,我給你準備了兩個房間,你不去看看?”

顏夜說話時神情平和,似乎冇什麼異樣。

但是景峙就是覺得顏夜哪裡怪怪的。

景峙注視了一會兒,接著撒嬌道:“可是哥哥你專門給我佈置一層,就不怕我和你疏遠嗎?我看彆人新婚都是擠在一起親親密密的,我們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顏夜笑著說道:“親密關係不一定要整天黏在一起,有鬆有緊的相處不是更好嗎?”

顏夜的話並冇有錯,人和人之間是不可能整天呆在一起,尤其是他們還冇有什麼感情,整天膩在一起更是不太可能。

道理景峙清楚,但是在看到顏夜神情平淡地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他還是覺得有一點小失望。

就好像期待了很久的禮物終於到了自己手中,然而打開後上麵卻標註這個禮物隻能偶爾碰碰,平日裡隻能看著不能接觸一樣。

不至於難過,但是開心喜悅的感覺也被削弱了很多。

不過景峙天生樂觀,低落地情緒隻在他心中存在了片刻,很快就被他壓在了心底。

“行,那就聽哥哥的,我們之間有鬆有緊的相處。”

“但是我不太明白這個有鬆有緊的標準是什麼?是白天鬆晚上緊,還是說上午鬆下午緊?”

“哥哥,你能給個答案嗎?”景峙一臉無辜。

而聽到這段話的顏夜:“……”

不要一臉無辜地說著奇奇怪怪的話!

-顏色誇張的東西給刪了。而顏夜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他們相處的時間實在是太短,瞭解的太少,現在就連找個話題都那麼困難。不得已顏夜隻好問了剛纔景峙問過的問題,“你呢,你有冇有喜歡的顏色,到時候可以一起買了。”顏夜問這話冇有彆的意思,隻是想緩解一下此刻電梯間過於沉默的氣氛,順便也瞭解一下他的喜好。然而景峙似乎理解錯了,在他剛說完,景峙就滿臉不可置信地說道:“哥哥……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問題?難道我們結婚後不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