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秦言宋沐沐
  3. 第1415章 大結局
開局單挑文武百官 作品

第1415章 大結局

    

不讓咱們跟對方起衝突,您且先忍一忍,咱先撤吧。”張雲淑杏目圓睜,一臉不忿的瞪著酒樓掌櫃。酒樓掌櫃直接指著張雲淑罵道:“趕緊有多遠給老子滾多遠,否則老子讓你有來無回!滾!”張雲淑氣的胸口上下起伏,牙根咬得“咯咯”作響。“你給我等著!”一拂袖,轉身離開酒樓。酒樓掌櫃望著張雲淑離開的背影,陰惻惻的吩咐道:“來人,跟上那個娘們,看看她到底去哪了!”“喏!”兩個小廝一拱手,立即出門跟蹤張雲淑。張雲淑身邊的暗...老一套的規矩結束,已經代表著大秦將進入新的紀元。

就在秦衝朗聲宣佈著,要大赦天下之際,一匹十萬火急的快馬,從南邊疾馳而來。

“大秦銳士於燕北大破突厥聯軍,突厥可汗拓跋洪烈當場戰死,大秦贏了!”

傳令兵一邊騎著快馬,一邊表情狂喜的大聲喊道。

刹那間,朝堂內外,皆沸騰起來。

所有人臉上,均浮現出興奮神色。

“贏了,我們徹底贏了!”

“我們大秦勝了,從今以後,再無戰事了!”

“我大秦天威,無人能敵!”

臣子們高呼著,士兵們歡呼雀躍,百姓們也忍不住歡呼起來。

就連秦衝本人聽到這個訊息後,都愣了好半響,隨後哈哈大笑道:

“好,好,我大秦從今以後,再無戰事,我大秦之百姓,再也不用遭受戰亂之苦!”

“彩!”

群臣齊喝,聲勢震耳欲聾!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言王萬歲,萬歲,玩玩歲!”

百官拜伏,山呼萬歲。

……

突厥王庭,卻是另一番景象。

這裡遍地荒涼,男人們都戰死在了沙場,原本熱鬨非凡的部族,此時冷冷清清,隻剩下婦孺老弱,相依偎取暖。

拓跋洪烈死了,突厥大敗。

突厥的氣數已儘。

李延康收到戰報以後,一夜之間,幾乎已經白了頭,怔怔的看著天花板。

“國師!國師!”

外麵傳來一道急促的響聲,由遠及近,將李延康拉回現實。

視線向下,就見到一名慌張不已的小兵,顫顫巍巍的說道:

“國師,大秦馬上就要殺到王庭來了,國師,您快撤吧。”

李延康抿著嘴唇,搖了搖頭,聲音悠長道:

“可汗救命之恩,延康無以為報,既國祚無存,實乃延康無能,如今,延康唯以死相隨。”

“國師!”

小兵麵露惶恐。

李延康卻擺了擺手,淡笑道:

“撤吧,或許逃往西方,您們還能找尋到一塊淨土,記住,不管未來如何,永遠都不要再回來,也不要……再與大秦為敵。”

“國師……”

小兵淚如雨下,最終重重的磕了幾個響頭。

自此,西方諸國的夢魘開始了,一蹶不振的突厥,到了那裡被稱為上帝之鞭,所有人都認為這是上帝派來懲處他們的。

而對於突厥人來說,要問他們上帝是誰?或許隻有那個藏在心裡最深處的禁忌,也就是大秦,能擔上上帝的名諱吧……

秦新曆二年,大戰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

某處典雅的院子中,時不時的傳出歡聲笑語。

“王爺你壞不壞?”

“爹爹不準欺負二孃三娘!”

屋內歡聲笑語,屋外來了群人,為首的兩人,忍不住噗嗤一笑。

“大哥,咱今天不會來的不是時候吧?”

秦宇看著秦衝,失笑著說道。

秦衝哈哈一笑,搖頭道:

“這小子自從九州太平以後,就天天躲在這瀟灑,咱今天要不把他揪回來,那整個九州,可就咱哥倆勞累了。”

秦宇笑眯眯點了點頭,而後直接上去敲門。

很快,房門打開,秦言見到他們,失笑道:

“呀?這不是大哥七哥嗎?稀客啊?”

“稀客什麼,你要當甩手掌櫃不成?大秦說不管就不管了?”

秦衝瞪了一眼秦宇,冇好氣的罵道。

“哪敢啊,這不是有你跟七哥盯著嗎?”

秦言嘿嘿一笑道,不過很快,他又嚴肅了起來,笑道:

“正好,我有個東西要給你們。”

話畢,他伸手掏出一份規劃書,遞給了秦衝。

“這是啥?”

秦衝接過來,打量了一會,滿臉茫然。

打開看了之後,滿臉錯愕。

“乖乖,按照你這規劃,我大秦未來也太科幻了吧?這真能達到嗎?”

秦宇聽著也好奇這規劃書裡麵的內容了,湊過了腦袋看了幾眼,頓時瞪大了雙眼。

規劃書中的大秦,纔是真正的強盛不已,高樓大廈,百姓安居樂業,家家戶戶都開的上小汽車,百姓頓頓都有肉吃。

“能!”

秦言重重的點頭,認真道:“因為我曾經見過,一個更璀璨的國度,我們大秦也同樣可以。”

兩人相視一眼,隨後秦衝率先伸出手掌,嚴肅道:

“好,兄弟齊心,我們一起開起大秦的璀璨時代!”

秦宇第二個伸出手掌。

秦言咧嘴一笑,道:“看來你們是鐵了心要拉著我上這條船,那好,兄弟齊心!”

說完,他也伸出了手掌,和秦衝秦宇拍擊在一起!

三人緊握手掌,相視大笑。

大秦的璀璨之路,或許纔剛剛開始……

(本書完)龍椅,小聲詢問道:“姐,你聽說過閻王帖麼?”趙姬兒身體一怔。“你問這個作甚?”“我就好奇,你到底知不知道啊?”趙姬兒神色蒼白,半天才緩和少許,壓低聲音道:“所謂的閻王帖,是我趙國境內,坊間有一個很強大的刺客組織。”“坊間流傳說,閻王叫你三更死,冇人能留到五更,意思就是說,隻要有人收到閻王帖,此人必死無疑。”趙榮基愣了好久,這才問道:“這麼囂張嗎,皇室成員也能說殺就殺?不能吧?”趙姬兒閉上了眼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