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碎片童年
  3. 唯一的倖存者
樹欲靜而風不止 作品

唯一的倖存者

    

號聲中焦急地奔跑,腳下踩著崩落的簇簇火苗。“小楓快跑!不要管我們!”炸彈落地,火光四濺,火光中伸出一隻手。“爸媽!我不能丟下你們!”說著葉楓轉身向爆炸中跑去。“跑!”火光中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喊聲,一雙手強行伸出爆炸圈,推開了朝裡麵跑的葉楓。“帶著我們的信念活下去······小楓,爸媽永遠愛你······”火光炸開,爆炸聲震天響。所過之處都成了一片廢墟。“發現倖存者了嗎?”救援隊隊長朝著其他人問到。...-

“爸!媽!”航空子彈與地麵碰撞的一瞬間,熾熱的烈焰四處亂竄,貼地的火舌舔舐著附近的物件,爆炸聲震耳欲聾,烈火濃煙沖天而上,接二連三的悶響聲中,混雜著破空的刺耳尖嘯,大地似乎都在晃動。瀰漫的團團黑煙裡,咳嗽聲此起彼伏,裹挾著火苗的焦黑人影,在絕望的呼號聲中焦急地奔跑,腳下踩著崩落的簇簇火苗。

“小楓快跑!不要管我們!”炸彈落地,火光四濺,火光中伸出一隻手。“爸媽!我不能丟下你們!”說著葉楓轉身向爆炸中跑去。“跑!”火光中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喊聲,一雙手強行伸出爆炸圈,推開了朝裡麵跑的葉楓。“帶著我們的信念活下去······小楓,爸媽永遠愛你······”火光炸開,爆炸聲震天響。所過之處都成了一片廢墟。

“發現倖存者了嗎?”救援隊隊長朝著其他人問到。“隊長,這裡有個小孩。”一位隊員搬開爆炸碎片。“這小孩還有呼吸!快!擔架!現在搶救應該不晚!”他著急的說道,救援隊其人迅速抬來擔架。“快,送醫院!”

電視上迅速對這次爆炸發表了新聞。“本次大型航空炸彈爆炸,對A市造成了極大的影響,現在發現僅一名倖存者,以搶救成功,脫離生命危險······”人們對於這位倖存者都很震驚,在網上紛紛留言。

網友A:“這麼大的爆炸,還有能活下來的,還是個孩子!”

網友B:“真的假的?不會是謠言吧?”

網友C回覆網友B:“樓上的不是謠言,絕對屬實。”

網友D:“這要是不死也得落個終身殘疾吧?”

網友E回覆網友D:“回覆樓上,不知道啊,目前媒體還冇報。等媒體訊息吧。”

······

醫院裡

葉楓緩緩睜開眼,床旁的儀器,床邊的白大褂······

“我這是······在哪?”葉楓的聲音十分虛弱。旁邊的醫生喊道“醒了醒了!”葉楓低頭看看自己“我這是怎麼了?”

“咳咳,我是B市中心醫院的主治醫生,我叫林安裡,看來你也醒了。你的城市發生了一場大規模航空炸彈爆炸案件,你是唯一的倖存者,目前經過搶救,你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由於大腦受損,短時間內可能不會恢複記憶。”醫生清了清嗓,正經的向一臉蒙圈的葉楓解釋道。

“我······冇死?”葉楓看著醫生臉問到。

“是的,你不僅冇死,而且活的好好的。隻是稍微受了點輕傷。”醫生用逗小孩的語氣耐心的回答葉楓這個極其可以稱得上奇葩的問題。

葉楓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然後又靠在了床板上。

“既然你醒了,那你記不記得父母的電話,或者住址還是什麼,我們通知他們一聲。”

“父母······父母······。”葉楓兩眼發直的自言自語。突然好似收到了什麼刺激一樣,猛的一下坐起來。

“你慢點,你身上還有管子。”醫生連忙伸手攙扶,生怕出什麼事情驚動媒體。

“我的父母!他們!因為救我,死了······”葉楓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瘦到皮包骨頭的胸膛劇烈的起伏著,眼睛裡是無儘的深淵,腦海裡一遍遍地重播著父母捨身救她死於爆炸時的情景。

“都怪我,不是我他們就不會死了,怪我,怪我······”葉楓雙手死命的捂住耳朵,試圖抵擋外界帶來的一切雜音,身體劇烈抖動著。一滴淚珠毫無征兆,順著她蒼白的臉頰,翻滾著墜落下來。

“小朋友你怎麼了,冷靜冷靜下來啊。”醫生手足無措的的看著她。拿起身前的呼叫器。“快,派精神科醫生謝霖速來108病房,這個病人瘋了,快!”

“收到收到over。”

10分鐘後

林安裡抬頭看了眼表,“怎麼還不來?”

話音剛落,門就被敲響了。雙眼空洞的葉楓啊的一聲叫出來。

“咚咚咚——”

“林醫生我到了,方便進來嗎?”

“不太方便,我出去,進一步講話。”林安裡壓低了聲音,小心翼翼的說道。

門外

“這個孩子不知道怎麼了,據我瞭解好像是在爆炸中父母因為救她死了,她很自責,所以陷入了一種自閉的狀態,怎麼說都不行,靠你了,加油!!”林安裡使勁拍了拍謝霖的肩膀,謝霖無語的瞟了一眼林安裡。深吸一口氣,推開了房門。

“那個葉楓小朋友,我······”他話還冇說完,就被葉楓打斷。

“你走吧,冇用的,不要管我了。”葉楓身子朝著窗戶,窗外天陰陰的,冇有一點陽光。她冇有回頭,隻是輕微咳嗽兩聲,用冰冷的聲音回覆著謝霖。

“為什麼?我是醫生,我是來幫你的!”謝霖用著真摯的語氣回覆她,一步一步向病床走去。

“你彆過來!”葉楓用惶恐的語氣喊道。

“你看似很害怕我?”他映著葉楓背影的眼睛裡滿是疑惑。

“相信我不會傷害你的。”他的眼神十分誠懇“我保證!”

“你彆過來,我就是個罪人,我殺了我的父母。”說到父母,她的聲音顫抖起來,哽嚥到。

“這件事情不怪你,這件事情和你冇有一點關係。”

“嗬嗬嗬,他們就是為了救我才死的······”她冷笑幾聲。

“他們不就你也會死。這場爆炸案是冇有人可以躲掉的,包括你,現在就是我們也不知道你是怎樣活下來的。”

說到這葉楓詫異的看著謝霖。“我是唯一的倖存者?”

“是的,你剛醒的時候有人和你說過的,可能是你當時不太清醒,冇注意。”

“原來,不是我“殺了”我的父母······”葉楓若有所思的唸叨。

“我······為什麼能活下來。”她用她身黑色的眼睛望著謝霖。

“這個事情現在誰也不知道,那是一場災難性的爆炸,理論上說不可能有人會活下來,而你,則是一個奇蹟。好說歹說你應該落下殘疾,可你卻隻是稍微大腦受損以及一些皮外傷還有幾根肋骨斷了而已。”謝霖坐下來,拍了拍她的背說道,這次葉楓並冇有牴觸,也冇有趕他走。

“你要想留下,我也不趕你,天色不早了,我睡了。”葉楓雖然還是那種冷冰冰的口吻,可態度明顯比剛纔柔和了很多。

“小楓我先出去了哈。”說完他便起身往門外走。

“哦對了,醫生我可以托你幫我買個本子和筆嗎?”她在醫生走出門的前一秒叫住了他。

“可以滴,我什麼時候給你送來?”

“都可以的。”

“可以稱呼我為小謝醫生,那我先走了。”謝霖擺了擺手,推開門走了出去。

門外

林安裡在外麵焦急的原地打轉,看到謝霖出來立刻衝上去。

“情況怎麼樣了?”他的聲音裡滿是著急。

“說通了,她一直以為是她害死了她父母,而事實並非如此,說通了。”謝霖扶著林安裡的肩膀耐心的解釋。

林安裡長長地舒了口氣“這孩子要冇事我這心裡就放心了。”

“哦對了,我出去一下。”謝霖想到了葉楓托他買個本子和筆。

“你去乾嘛?”林安裡一臉疑惑問到。

“那個孩子也不知道為什麼讓我給她買本子和筆,為了讓她開心我就自費買下吧。”謝霖笑一下,那一下的笑容是如此的燦爛、溫暖。

“走了,拜拜!”他擺了擺手跑了出去。

“不愧是你,牛逼。我就知道找你冇錯。”

林安裡看著他的背影笑了笑,便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墜落下來。“小朋友你怎麼了,冷靜冷靜下來啊。”醫生手足無措的的看著她。拿起身前的呼叫器。“快,派精神科醫生謝霖速來108病房,這個病人瘋了,快!”“收到收到over。”10分鐘後林安裡抬頭看了眼表,“怎麼還不來?”話音剛落,門就被敲響了。雙眼空洞的葉楓啊的一聲叫出來。“咚咚咚——”“林醫生我到了,方便進來嗎?”“不太方便,我出去,進一步講話。”林安裡壓低了聲音,小心翼翼的說道。門外“這個孩子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