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知越 作品

第一章 壞了,身體丟了

    

心,‘冇有感到痛覺,所以難道是夢嗎?他因為什麼原因昏過去,隨後做的夢?’耳邊像是傳來蜂鳴聲,“嘶...嘶...”。月島徹也捂住耳朵,那個聲音又像是從大腦傳出來的。“嘶嘶...嘶...你好...能聽見嗎?跨世界的心靈感應果然還是有點勉強啊。”噪音停止了,隨後是一個男聲,聽起來年紀並不大,但是聲音卻很冷靜。月島徹也冇有應聲,在情況不明的時候還是不要貿然應答比較好。“警惕是應該的,不過這裡確實不是夢境也...-

“徹也,明天的聚餐記得來,約了你好幾次,這回一定要來!!”

“好的好的,我知道啦,這次會來的。”月島徹也舉著手機無奈的連聲應到。

和他通電話的是他大學同班同學荻原研二,這傢夥自從畢業後好像是去了警校,後麵一有空就老實想拉著月島徹也出門聯誼。

可能是因為在大學時月島徹也總是一個人行動,看起來孤零零的,所以在兩人關係稍好後,荻原研二就一直想讓月島徹也多交些朋友。

月島徹也也知道荻原研二的心意,但是每次他主動去結交的朋友後麵都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遠離他,這麼些年能和他保持朋友關係的就隻有荻原研二了。

掛掉電話,月島徹也坐在床邊思考了一下明天的工作安排,在確認時間安排合適後準備去浴室泡個澡就休息,就他拿起換洗的衣服時突然感到一陣眩暈,隨後暈倒在了床邊。

---

渾身感到撕裂般的疼痛,月島徹也的意識緩緩醒來。

‘這是哪裡?’月島徹也坐起身,環顧四周,周圍茫茫一片白色顯然不是自己的房間。

他又拇指指尖用力按向掌心,‘冇有感到痛覺,所以難道是夢嗎?他因為什麼原因昏過去,隨後做的夢?’

耳邊像是傳來蜂鳴聲,“嘶...嘶...”。

月島徹也捂住耳朵,那個聲音又像是從大腦傳出來的。

“嘶嘶...嘶...你好...能聽見嗎?跨世界的心靈感應果然還是有點勉強啊。”噪音停止了,隨後是一個男聲,聽起來年紀並不大,但是聲音卻很冷靜。

月島徹也冇有應聲,在情況不明的時候還是不要貿然應答比較好。

“警惕是應該的,不過這裡確實不是夢境也不是現實,這個地方隻是你自己的意識空間而已。”

“而我需要先給你道個歉。月島徹也,非常抱歉,你的昏迷和陷入意識空間這些問題都是我的錯誤。”那個男聲充滿歉意。

月島徹也稍稍放下戒備,回覆到“或許你應該詳細和我說明一下目前所有情況出現的緣由。”

“當然,首先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的名字叫齊木楠雄,是一個超能力者。”

“從我掌握自己的超能力開始,我就在觀測和保護我自己的世界。但是前不久我發現有幾個世界正在融合,其中就有你和我的世界,本來是不想插手的。”齊木楠雄充滿了無奈,因為本來世界融合的話對自己的生活影響也不大,而且世界意識也會在融閤中不斷彌補出現的BUG讓人們不會意識到融合前後的差異。

但是就在前天,齊木楠雄的哥哥齊木空助又給他搞了不少麻煩事,在這個融合的關鍵節點,他的超能力抑製器損壞了,不出所料的出現了超能失控。齊木楠雄很快解決了超能失控造成的不良影響。就在他排除遺漏問題時,突然發現,有一個人因為超能力衝擊和世界融合的相互作用靈魂和身體被分開了。

聽完了齊木楠雄的描述,月島徹也歎了一口氣,用手按壓著眉心無奈地感歎到“所以,那個倒黴蛋就是我嗎?”

“咳咳,是的。所以你的靈魂和身體現在處在不同的世界。不過請放心,你的身體我委托世界意識保護起來了。”

“但是現在是融合的關鍵期,而我身上蘊含的能量太過於龐大,直接跨世界幫你把身體找回來極大可能會造成世界融合失敗,後果不堪設想。你現在有兩個方法可以選擇,第一是等待世界融合結束,我幫你把靈魂直接放進身體裡。缺點是,世界完全融合的時間短則兩三年,長則十幾年,我也說不準具體要多長時間。”

月島徹也扶額,汗顏到“不用說了,我選擇第二種方法。”就算隻是等個兩三年那也等不起啊,這不就相當成了浦島太郎,直接跨越不知道多少年,那爸媽和研二就有可能再也見不到了,就算隻是兩三年的時間,過後他又要怎麼和周圍的人解釋呢,這樣絕對不行!

齊木楠雄暗暗點頭,讚同到“其實我也比較推薦第二種方法。”

“第二種方法就是我在你的靈魂上綁定你原世界的座標,然後把你的靈魂轉移到你身體所在的世界。在你的身體和靈魂融合後,世界意識會本能排除擁有其他世界座標的生靈,所以你會直接被世界意識遣返。放心,遣返的過程是不會傷害到你的。”

“那我過去尋找中間產生的時間差怎麼辦?萬一不順利我要很久才能找到呢?”

“這個你放心,雖然每個世界的時間流速不一樣,但因為現在處於融合的過程中,所以每個世界的時間是都是摺疊的,隻有在融合結束後時間摺疊纔會展開,進行統一流速的運動。也就是說你身體所在的時間是不確定的,可能是現在這個時間的過去也可能是未來。”

月島徹也心中思考著齊木楠雄所說,覺得大概冇什麼問題,也稍稍放鬆下來,端坐在意識空間,提出來最後一個問題。“那我就這麼直接找嗎?有冇有什麼提示或者方法,畢竟世界可是很大的。”

齊木楠雄繼續回覆“有的,身體和靈魂之間都是有牽引的,大概一百公裡內你就能感覺到。但是要注意世界意識已經承認了你的身體,所以你的身體是有自己的身份和存在痕跡的,而你的靈魂因為原世界座標的問題在冇有和身體融合的情況下並不會被世界意識認作同一個生靈。”

“所以我最後要囑托你的是,要讓靈魂合理的從那個世界出現,也要讓身體合理的在那個世界消失,一切要符合世界常理,符合世界邏輯,不要讓世界意識認為你是敵人。在你做任何重大事件時,原住民一定要認可相信這件事的發生。唯有這條你千萬不要忘記!”

雖然感應距離比較大、行動限製可能也比較多,但月島徹也自覺是個遵紀守法的好人,不會乾些奇怪的事。那按照齊木君的要求他決定一落地就立馬找個當地原住民綁定,這樣算是先上了層保險,後續行動再按照具體狀況開展。

“那麼,事不宜遲就開始吧。”月島徹也點頭向齊木楠雄示意。

“好的,那麼接下來你會像睡了一覺,等你醒來就到了,屆時身體的身份你會知道的。”

耳邊傳來的聲音逐漸減小,月島徹也意識漸漸模糊。

‘接下來你的故事就要你自己來書寫了,希望一切順利,徹也。’齊木楠雄注視著月島徹也的眼神逐漸柔和,像是看向許久不見的友人一般,接著離開了意識空間。

---

一條小巷的儘頭。

月島徹也甦醒過來,關於身體的背景資訊像是書頁般在腦海中慢慢展開,來不及梳理腦海中多出的資訊,他先站起身來檢視起附近的環境。

遠處的那五座高樓彰顯著自己已經到了另一個世界。

他打量著自己的樣子,抬起手揮了揮,又試圖撿起地上的石頭,石頭紋絲不動並且從手中穿過,看來靈魂狀態是冇辦法移動現實的物體。他又試圖穿過旁邊的牆體,成功穿過去了。那麼對生物會造成影響嗎?月島徹也思考到。

為了驗證,他走出巷子,試圖尋找試驗目標,剛好此時一直三花貓咪從巷口緩步走過。月島徹也眼睛一亮,決定選擇它作為自己的目標。

今天的橫濱天氣很好,在這個龍頭戰爭結束後百廢待興的時候,夏目漱石決定像往常一樣先進行一遍巡查,然後再去武裝偵探社蹭頓吃的,畢竟春野小姐做的貓飯確實是美味。因此夏目漱石邁著輕快的貓步走向武裝偵探社時,不巧被月島徹也盯上了。

順便一說,月島是個不折不扣的貓控,癡迷於用各種計謀將自己的臉埋在貓肚子裡,因此他活動範圍附近的貓咪對他都敬而遠之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對貓貓們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

眼見著三花貓貓即將消失在轉角,月島徹也立即跟隨上前。他伸出手拍了拍三花貓的背,冇有拍上,連貓毛都冇有任何反應。月島徹也的手直接穿過了貓咪的身體,貓咪狠狠打了一個寒顫,回頭張望,一下子就看見了月島徹也,它歪歪頭像是在疑惑對方到底是什麼。

夏目漱石疑惑的不得了,因為眼前生物雖然是人類的樣子但是在他眼裡卻是呈半透明狀而且漂浮在半空中,像極了傳說中的鬼魂。據他之前遇到鬼魂的經驗來說,鬼魂大多都出現在夜晚,因為夜晚的陰氣更適合鬼魂生活。但是現在是大白天對吧?他這是白天撞鬼了嗎?

而月島徹也現在已經被這隻歪頭看向他的貓咪萌的不得了了,看著貓的的反應他也意識到什麼,隨即在三花貓麵前蹲下,試探地開口“小貓,你好?能看見我嗎?”月島徹也看向三花貓的眼睛,確確實實的從對方的瞳孔裡發現了自己的樣子,頓時對老一輩說的貓是靈物可以看見人類看不見的東西這一說法深信不疑。

月島徹也伸出手,抱著雖然遺憾不能真的摸到柔軟的毛毛,但是虛虛地摸一下意思意思也好的想法,輕輕撫摸了三花貓的頭。冇想到這次居然冇有抓空,手確實落到了實處,指尖傳來了溫度。月島徹也一時冇反應過來什麼情況僵在了原地。

夏目漱石看著月島徹也在撫摸自己後驟然頓住的樣子,暗暗歎了一口氣,覺得或許又是一個被忘記引渡的鬼魂,想著能幫就幫的原則三花貓微微向前靠近了月島徹也的手指,緩緩地蹭了一下,“喵~”軟軟的叫了一聲。眼前這個幽靈看起來歲數不大,看起來也像是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自己作為年長者還是要負擔起責任來。

-的要求他決定一落地就立馬找個當地原住民綁定,這樣算是先上了層保險,後續行動再按照具體狀況開展。“那麼,事不宜遲就開始吧。”月島徹也點頭向齊木楠雄示意。“好的,那麼接下來你會像睡了一覺,等你醒來就到了,屆時身體的身份你會知道的。”耳邊傳來的聲音逐漸減小,月島徹也意識漸漸模糊。‘接下來你的故事就要你自己來書寫了,希望一切順利,徹也。’齊木楠雄注視著月島徹也的眼神逐漸柔和,像是看向許久不見的友人一般,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