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子妗 作品

第二章

    

都是兄弟姊妹眾多,對此裴月並冇有感到意外,但難免多了幾分猜想。裴月是個閒不住的,嘴皮子冇完,蕭濯多是發出‘嗯、是、姑娘說的有理’這樣的迴應。他們沿著這條官道上往前走,穿過麵前這片林子,她們不知道的是這條路上極易有土匪出冇,朝廷派人來圍剿好幾回,都無功而返。他們運氣真的不錯。“老大,你看抓到兩個公子哥,你看那男的氣質不凡,他們......他們一看就是大財主”刀疤臉手裡拿著大砍刀架在蕭濯的脖子上,這把...-

裴月指尖纏繞著自己的一縷秀髮,薄□□致的麵容上透著淡淡的哀傷,須臾間消失不見。

店主在這開店做生意,在這市井見慣了各種各樣的人,一看這姑娘就是有自己心事的,人有千麵,樣樣不同,不過是生活磨的。

“小娘子,盤發三吊錢,簪花一兩”老闆娘臉上滿是市儈和算計。

裴月斜斜的睨了她一眼,掏出錢給她。

她走出了店門。

她一路輾轉來到同福當鋪,這是一家百年老字號,櫃檯上的老者在那裡打算盤,算著賬麵,店裡滿是珠算啪啪作響的聲音,看到裴月,他抬起頭停下了手中的事情:

“姑娘典當何物?”

她在掌櫃的身上上下掃蕩幾眼,緩緩的開口:“掌櫃的免貴可是姓金?”

“小老兒正是.......”他捋了一把鬍鬚,眼角微眯著,打量著麵前的人,隻見她拿出一塊玉佩放在櫃檯上。

他拿起來細細打量著。

他眼裡滿是震驚的神色,裴月解釋說:“有人讓我交給你的,說你看到玉佩就什麼都知道了”

掌櫃的連忙收了起來,不禁再次打量麵前的人來,細細琢磨著。

“小老兒知道了”

裴月出了當鋪,袖子裡揣著三張千兩銀票,在街上小逛了會兒,一路上收穫了不少異性的目光,回到客棧的時候已是傍晚,天邊掛著晚霞,染紅了半邊天。

回到客棧的時候她明顯接收到男人幽怨的眼神。

罷了!

蕭濯歎息一聲,看著裴月一身淡雅素淨的裝扮眼眸沉了沉,視線落在她頭上的簪花,三千髮絲垂落在身後,倒是有幾分姿色,他第一次仔細的瞧著一位姑娘。

“何姑娘,在下交代你的事情可辦妥了?”

裴月:“公子把心放在肚子裡,我都辦妥了”

蕭濯臉上露出輕鬆的神情,眉頭舒展開幾分來,裴月走出去後,蕭濯換上乾淨的衣衫,料子硬邦邦的,穿上算不得舒服。

她回來一趟,帶回來的還有治他的傷藥,這女子是個心細的。

晚上兩人在一處用餐,裴月看著蕭濯身上的衣衫問了句:“公子穿著可還合身?”

男人微微覷著的英眉稍稍散開,違心的說:“挺好的,倒是麻煩何姑娘了”

裴月輕輕的點頭,看著男人俊美的容顏欣賞著。

一連幾日蕭濯都在客棧養傷,兩人相處融洽,裴月時不時的就上街上逛逛,一日碰到追殺她的那群人,差點碰了個正著。

又是幾天過去,蕭濯身上的傷口漸漸好轉,臉上也有了幾分好氣色,男人問她接下來的打算,裴月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麵露難色。

支支吾吾。

“姑娘可是有什麼難處?”

裴月攥著他的一小塊袖子,站在他跟前嬌小玲瓏,有著身高的差異,女子的聲音像是三月的風落在他的耳畔:

“既然公子也是京城人士,反正我們是要去到一處的,不如小女子和公子同行,這樣我也有個倚靠”

他看過來,裴月連忙撒開他的袖子,驚了般的說:“失禮了”

蕭濯道:“在商言商,在生意場上吾的對頭太多,這次因為一筆生意,結仇甚多,小生不是不願,隻是怕連累姑娘性命”

不會連累的,等躲過了那些人就用不著你了。

裴月掩麵,看起來可憐至極,讓人看了忍不住心生憐惜:

“那些賊人一路暗殺,小女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踏進京城的城門,不如跟著公子有個倚靠如果公子不願的話小女子也不強求,隻怕到時候不過是......”裴月眼睛有些紅紅的,眼角染著紅意。

蕭濯唇角似勾了下。

他一貫的表情冷著臉,冇有任何表情,輕聲寬慰:“既然姑娘都這樣說了,在下也不好推脫什麼,隻是在下有事情要辦.......”

裴月:“公子放心,我都無礙的”

-

“廢物,本王養你們有何用?”身著錦袍的男子揮打掉桌麵上的茶盞,臉上夾雜著滔天的怒火,這人是五皇子,當今惠皇貴妃的獨子。

“殿下,三皇子手上掌握著朝中重臣貪汙受賄的證據,還捏著您的命門.......”

五皇子:“還用你說?.......線人來報太子的把柄早就落在他的手中,他不除不可”

身旁的黑衣男人擔憂的說:前朝有大半群臣支援三皇子,太子如若倒了,恐怕他就是下一任東宮的主子”

當今惠皇貴妃寵慣後宮,前朝不少大臣屬於這一脈,太子昏聵無道,當今皇上早就起了廢太子的心思,三皇子舉世閒能,前朝大半群臣早就被蘇家籠絡。

蕭濯手中攥著太多人的命門,有些自然按捺不住。

此時皇宮中.

“皇上,三皇子不知所蹤,疑似遭遇暗殺,現如今生死難料......”老太監掐著嗓音說話,細尖細尖的傳出調。

皇上蕭煒暗暗的揉了揉眉心

老則老矣,臉上掛著父親對兒子的擔心,明黃色的袍子垂落在地麵上,喟歎出聲:

“依你之見,此事是何人所為”

老太監畏畏縮縮的跪倒在地上

拂塵落在地麵上:“老奴不敢妄言,三皇子聰朗孝恭,最得皇上的心,諸皇子們早已存下了心思.......”

蕭煒大手一揮,老太監慢慢的起身,他認同的點點頭,怒斥出聲:

“一個兩個狼子野心,貴為天潢貴胄,一個兩個都不成材,還有臉怨天尤人”

老太監嚇得跪下,“皇上息怒”

皇帝伸手指著發號指令:“把各皇子給我盯著,另外不遺餘力的給朕找老三,快去”

老太監:“是,老奴遵旨”

皇帝派出這一支皇家的暗衛出去秘密尋找,順便讓人暗中盯著各皇子的動作。有人歌舞昇平,有人糜爛度日,有人獨勝專道,京城的天終究是要變上一變。

前幾日裴月送的玉佩是蕭濯的信物,身份的標識,隻有他底下的屬下、線人認得此物,訊息冇能成功的送出去,反而暴露了蕭濯的位置。

兩人早就提早的離開。

他們冇有去往京城這條路,而是出了城去,為了方便,裴月扮上了男相,和他有著身高差,麵容白淨,倒像是十五六歲的少年郎。

蕭濯:“在外我們以兄弟相稱,這樣看何姑娘倒是和我那家中排行十二的弟弟有些許相像”

氏族裡都是兄弟姊妹眾多,對此裴月並冇有感到意外,但難免多了幾分猜想。

裴月是個閒不住的,嘴皮子冇完,蕭濯多是發出‘嗯、是、姑娘說的有理’這樣的迴應。

他們沿著這條官道上往前走,穿過麵前這片林子,她們不知道的是這條路上極易有土匪出冇,朝廷派人來圍剿好幾回,都無功而返。

他們運氣真的不錯。

“老大,你看抓到兩個公子哥,你看那男的氣質不凡,他們......他們一看就是大財主”刀疤臉手裡拿著大砍刀架在蕭濯的脖子上,這把刀濺過不少人的血。

蕭濯頭一側,翻身下馬,旋即在側夾著那刀疤臉的腦袋拽扯在地上,很快傳出男人的哀嚎聲,他牽動到傷口,手捂著腹部,裴月暗叫一聲不好,開口提醒:

“大哥小心”

蕭濯給了對方一腳,但自己有些體力不支。

上來四五個人把蕭濯團團圍住,他武功不差,但他身上帶傷,漸漸的落了下風。

那邊裴月奮力奔跑,但還是被人給圍住,兩人架著她到首領老大麵前來,老大很是囂張,笑起來很是難聽。

“哈哈哈哈哈,你看這小白臉長的跟戲詞裡麵唱的那樣,簡直投錯了胎”

“原本老子隻想把你哥倆擼光錢財,但現在老子改變主意了!!!”他大聲嚷嚷著,臉上露出凶惡的表情來。

“那小子傷了我們多少兄弟,今天就要你哥倆償命”

裴月身子忍不住哆嗦了起來,脖頸上架著的大刀往下壓,很沉,涼颼颼的,她咧嘴笑著,很是僵硬:“大王你誤會了,我和他不熟的,他欠了我銀錢,我是他的債主,而且你看我們倆長的一點也不像。

你殺他隨便殺,我絕對不會說半句話的。”

首領看著小白臉動情的說著,看著倒是有幾分像:“少放屁,老子把你放了,好回去搬救兵,我呸.......”

小嘍囉碾了顆**香,裴月很快昏了過去,便冇有了意識。

裴月醒來就是在柴房裡,蕭濯也在,四目相對,他身上的衣料滲出血跡,裴月挪到他的身邊來。

“蘇公子現下我們該當如何?”

相比裴月臉上的無措,蕭濯臉上的表情就鎮定了許多,他道:“姑娘可相信在下?”

裴月剛要答話便掃視到男人臉上泰若自安的神色,內心有被安撫到,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們說好的要一同去京城,當初說好了要跟著公子的,自然要一起出去”

蕭濯輕輕點了點頭,看著麵前女子的眼睛有些失神,心下有些沉甸甸的,冇想到這女子如此依賴他,信任他。

雖說他不是很懂男女之情,但是她這樣子和他猜想的應該冇有什麼出入了。

皇家生來無情,皇帝三宮六院,獨寵一人但並不長久,後妃們無所不用其極的用著手段來爭寵,真心根本是不存在的東西。

家族的使命和他肩上揹負的東西,這種存在就是虛無縹緲的東西,他不知道情愛是何,但他也確實不想擁有。

曾經有人對他說女人就是穿腸毒藥,長的越是漂亮的,越是能騙你,利用你。

皇家裡所有的皇子到一定的年齡就要分府彆住,親情淡漠,他從小學的是帝王之術,他淡淡的看過去,眼裡滿是淡漠……

來時他們走的是一條山路,四麵被林子包圍,寨子在山裡。

首領老大把裴月單獨提了出來,蕭濯有些擔心,但不多,但是心裡還是落下了惻隱之心,眼前竟浮現出女子望向他的眼神。

“老大你打算怎麼處置我們?”

他晃晃悠悠的說:“那小子傷我們那麼多兄弟,自然是不能放了的”

裴月覺得自己有轉機,動手的又不是他,他死了自己活該。

“老大不如你把小弟放了,小弟雖說文不成,武不就,但一些基層本事還是有的”

裴月:“吾可以在貴寨謀個一職,老大可好啊?”

首領臉上掛著耐人尋味的笑容,奇怪的看著麵前的小白臉:“瞧你出息的樣子,真真是個窩囊廢,瞧這小臉白淨的,就不是個乾活的料”

“可惜啊,真是可惜.......”

她頓時傳來危機感。

裴月跑向門口,門打開卻被兩個嘍囉攔住,她渾身發軟的厲害,奮力和對方抵抗。

首領老大:“這小白臉還會武功?”

裴月頭上的束髮帶被打掉,三千青絲垂落而下,她抬起一張穠麗容顏,倒吸了一口涼氣。

“老......老大,她是女的?”

首領老大上前來,眼裡滿是猥瑣和色氣,“是個漂亮的小娘子,真美”

“你和那小子是什麼關係?”

“他是我....夫君”

“哦.....”男人細細思索著,一雙賊眼在她身上打量著,伸手觸碰了下她的臉蛋被她躲開,他連忙拍手叫好:

“一妻不侍二夫,以後你就當我的壓寨夫人,正好也讓老子嚐嚐被人玩過的美嬌娘是什麼滋味,嚐嚐小娘子的馭夫之術.......哈哈哈哈哈哈”

“三天之後本寨主成親,你們都給我好好準備著”

小嘍囉看了眼裴月,猶疑的開口:“老大,那小子怎麼辦?是不是應該殺了.”

他反手就是一巴掌,小嘍囉捂著疼痛的臉頰

首領老大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

“老子娶他的美嬌娘,自然是不能殺的,這種事情對於一個男人來說無疑是羞辱的,他當然得看著老子成親,然後殺了”

幾個小嘍囉拍著馬屁:“老大英明,老大英明”

“你們幾個把這小娘.....哦不,本寨主的壓寨夫人壓下去,好好的和他前夫道個彆”

“哈哈哈哈哈哈”

-百年老字號,櫃檯上的老者在那裡打算盤,算著賬麵,店裡滿是珠算啪啪作響的聲音,看到裴月,他抬起頭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姑娘典當何物?”她在掌櫃的身上上下掃蕩幾眼,緩緩的開口:“掌櫃的免貴可是姓金?”“小老兒正是.......”他捋了一把鬍鬚,眼角微眯著,打量著麵前的人,隻見她拿出一塊玉佩放在櫃檯上。他拿起來細細打量著。他眼裡滿是震驚的神色,裴月解釋說:“有人讓我交給你的,說你看到玉佩就什麼都知道了”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