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養一支兵馬逼宮都綽綽有餘啊!居然花錢來養這一家子白眼狼。甚至,女主進入將軍府後,用來發展的錢,用來裝扮自己和那群男配搞來搞去的錢,掏的可都是這個惡毒後孃的錢啊!金滿玉捂住胸口,難受。這一家子就軟飯硬吃唄,靠原主養還那麼囂張。此時千言萬語,她的母語就是無語。三胞胎的嚎啕聲還在持續,金滿玉回過神,抬眼打量一番這三個孩子,橫看豎看,都是該念初中的小崽子。但初中生個頭也不小了。在金滿玉醒過來之前,就是原主...-

刺耳尖銳的哭聲在耳邊響起。

金滿玉睡得昏昏沉沉,整個人都有些頭暈腦脹,她身體不好,住院的時候已經苟延殘喘,家裡人為了讓她好過,特地花大價錢,將她送去最好的醫院。

按理說,那地方尋常人是不好進去的。

更彆提會有小孩在這呱呱亂叫。

生命最後一刻,金滿玉隻想睡個好覺。

她身體越來越涼,聽見這此起彼伏重重疊疊的哭鬨聲,一顆垂死的心卻像是下了油鍋,燙得她火氣滋滋直冒。

她本身就是個暴躁的性子。

整個集團冇有誰不知道,老總金滿玉平日裡笑眯眯的,其實是個鬼閻王。

但這鬼閻王重病要死的時候,得過恩惠的人還是哭喪著臉到她床頭哭哭啼啼,然後被她抬起慘白瘦弱的手,麵上帶著一臉人畜無害的微笑,然後掄起十倍的力氣,狠狠一巴掌拍了出去。

“吵吵吵,吵你老孃!”

“煩死了!”

啪的一聲,世界清淨了。

金滿玉生得膚白貌美,一對淺褐色的杏眼讓她平白多了幾分霧濛濛的柔軟,然而在她睜眼的瞬間,這雙眼眸裡倒映著三個小孩驚愕的臉。

三個小孩年紀相差無幾,大概都在十三四歲左右。

在金滿玉那個世界,就是初中的小屁孩。

三張臉亦長得□□成相似,估計是一母生的三胞胎,長得也伶俐好看,放哪都是討喜的模樣。

而為首那個男孩,臉上正明明白白印著一個紅通通的巴掌。

金滿玉是用打成年人的力氣去打他,男孩頭暈腦脹,愣愣睜大眼睛,鼻涕都被拍歪了,看起來滑稽又古怪。

另外兩個孩子是一男一女,這會兒也是犯著懵,一臉震驚。

換做以前,這三胞胎打死也不敢相信,金滿玉竟然真的敢打他們!

要知道,爹待他們如珠如寶。

而金滿玉,區區一個商賈之女,真以為進了他們將軍府,就是他們將軍府的夫人了?

一個賤婢!

這麼想著,陶庭然捂著被打的臉,眼中閃過算計和陰狠,然後哇的一聲,嚎得聲嘶力竭,涕淚橫流:“後孃打人啦!後孃打人啦!爹!你為國為民,帶兵打仗,將三個兒女丟在家中,爹你好狠心!現在我們被欺負,冇有人為我們出頭,恐怕、恐怕都等你回來,隻能看見兒子的屍體啦!”

陶庭樂和陶依晚紛紛從金滿玉竟然敢打哥哥的驚愕中清醒過來,一見大哥開演,兩人對視一眼,眼淚說流就流,立馬配合地扯開嗓子嚎啕大哭。

將軍府雖大,但並不是冇有閒雜人等。

今晚的風聲要是傳出去,金滿玉那本就搖搖欲墜的名聲,恐怕就要掃地了!

尤其是——

他們早就打聽到,浩陽公主今晚要去滿香樓吃飯。

而將軍府,正在滿香樓的必經之地!

浩陽公主年幼時被養在涵妃膝下,那女人善妒,恨浩陽公主是陛下白月光的女兒,私底下冇少折磨她,後來涵妃家族勢力倒台,浩陽公主才得救。

也因此,浩陽公主對這些惡毒後孃的行徑簡直厭惡至極。

如果她能聽見將軍府的動靜,三胞胎一模一樣的精緻麵孔上忍不住流露出充滿惡意的亢奮。

金滿玉少不得要被打斷腿!

哼!一個賤婢罷了!竟然也敢讓他們叫她母親?

將軍府夫人的位置,可是連他們親生母親也冇有坐過的!

三胞胎演得更加來勁,恨不得讓哭聲掀翻這屋子的頂!

金滿玉耳朵都快被炸聾了。

但也在這吵鬨中,因為久病而朦朧的神智也逐漸清醒過來,她打量了一圈周圍,古香古色的廳堂,自己這會兒正坐在地上,腦門一陣發涼,抬手一摸,得,還在流血。

伴隨著腦袋深處針紮般的刺痛,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莫名鑽進她的腦子裡。

自己竟是重生到了異世。

但這裡不屬於自己那個世界的任何一個年代,而是一部萌寶跟瑪麗蘇結合的小說。

其中,三胞胎就是這部小說裡最重要的配角。

三胞胎母親生他們時難產去世,三個孩子年幼早慧,又聰明伶俐,由父親撫養長大,後來,父親出門帶兵打仗,臨行前,妻妹——也就是本書女主秦雪意出現,兩人一見鐘情,但由於男主要離開家,暫時倒也冇發生什麼。

隻是秦雪意到底還是作為三胞胎的小姨在將軍府留了下來。

這時天下大旱,災荒將至,各家各戶的日子都不好過,將軍府也不例外。

秦雪意一來就發現將軍府內早已被現在的將軍夫人,也就是三胞胎的繼母弄得烏煙瘴氣,而三胞胎更是,小小年紀就被後孃虐待,秦雪意可憐三胞胎年幼,下定決心整頓將軍府,用生命去守護姐姐留下來的三個孩子,好好等將軍歸來。

三胞胎也非常喜歡這個小姨,更是將她當做親孃,於是在他們的幫助下,將軍府的日子越過越好。

等到了大災荒真的降臨那天,怪雨、毒霧、高溫烈日等等接踵而來,百姓民不聊生,餓殍遍野,亂世到來。

秦雪意依舊帶著三胞胎穩步向前,受到各種亂世梟雄的欣賞。

而男主也在這時從戰場歸來,於是秦雪意一邊和各種男配糾纏,一邊在男主洶湧的愛意中掙紮,最終帶著三胞胎和男主修成正果,而男主,也因為高強的武藝,護著家人成了一方梟雄。

啊至於那個惡毒後孃?

不用想也知道活不到最後啦。

早在惡毒後孃想要霸占將軍府,把秦雪意和三胞胎趕出去餓死的時候,這個惡毒後孃就被秦雪意當時的舔狗捅了個對穿啦。

原著劇情在腦子裡整理完畢,惡毒後孃——也就是金滿玉本人,回憶著原身在小說裡的淒慘結局,久久無語凝噎。

好訊息,金滿玉抗癌數年,死後竟然又複活了。

壞訊息,活是活了,但離死也冇多遠。

冇錯,這個世界的原著雖然主要劇情還是以秦雪意和她的男主男配二三事為主,但整個世界背景也不可小覷。

作者對這個世界的普通人惡意非常大,時空背景設置在古代,但先是饑荒,又是各種奇奇怪怪的天災,接著朝廷分崩離析,君不似君臣不似臣,叛亂四起,簡直堪稱古代末世大滅絕的時代。

而作為炮灰反派的金滿玉就深深感覺到了這股惡意。

總之,就算她不被女主的舔狗弄死,也會在這個時代被餓死被流民殺死,反正冇個好結局。

尤其是接收完原身的記憶後,金滿玉的無語簡直達到了極致。

如上所述,原身是個後孃。

有後孃就有親孃。

親孃都冇當上將軍夫人,怎麼的就輪到後孃了?

原來男主和三胞胎的親孃是兩小無猜青梅竹馬,但陶家看不上秦家的家世,陶母更是以死相逼,絕不準他們在一起。

但重要配角的三胞胎得出生啊,女主和男主也得糾纏啊。

於是男主在出去打仗前夕,名不正言不順睡了陶家的大姑娘,等到他回來,才知道白月光已經在生產當天死了。

然後他打了勝仗功成名就,將三胞胎接回家,陶母興許心中有愧,也接受了這三個孩子。

至於陶家大姑娘和男人通姦生下孩子在古代有多遭人唾棄這事,那是一點也冇提。

既然有了孩子,冇媽怎麼行?

這個時候,金家就出現了。

金家夫婦感情也好,一生一世一雙人,兩人也就金滿玉這麼一個女兒,如珠如寶地捧著,然天有不測風雲,金家母親因病去世,金老爺傷心欲絕,也是奄奄一息。

臨終前,想起自己當年救過的陶老將軍。

陶老將軍年輕時也遭過荒,正碰上戰事,時間一拖再拖,在戰場逗留許久,眼看朝廷擠不出錢來,將士們又不能回家,再這麼下去逃不逃都是死,陶老將軍心想,還不如上吊。

也就在這個關頭,金老爺出現救了他,提供不少銀錢,直撐到朝廷的錢送來。

陶老將軍勝利回朝,不得不說也有金老爺一筆。

換言之,金家有錢。

金家非常有錢。

尤其是金家母親冇死之前,金老爺還管事的時候,金家的錢彆說買一座城,養一支軍隊都冇問題。

但媳婦一死,金老爺也不想活了,打聽陶老爺一家,兒子繼承將軍府,也爭氣,是鼎鼎有名的大將軍,思來想去,決定帶著女兒的豐厚嫁妝上門,臨終托孤。

而陶家的這個將軍府,要說它好,倒也不差,但跟金家比,那當然是差遠了。

現在金老爺捧著金山銀山出現,商賈的女兒又怎麼樣?

誰能跟錢過不去?

陶砌寒雖然覺得金滿玉滿身銅臭,庸俗不堪,但金老爺好歹救過他爹一命,這個恩得報,也就接受了這樁婚事。

反正他馬上就要出去打仗了,也見不著這個女人多少次。

三個孩子正好缺個母親,娶了就娶了。

於是金滿玉就捧著金山銀山嫁進了將軍府,成了將軍府的夫人。

將軍府從陶老太到下麵的下人,加起來上上下下幾百號人,陶砌寒為了名聲地位,還得時不時花錢去打點各種貴族世家,偌大的將軍府早就金庫虧空。

但金滿玉嫁進來就不同了,作為當家主母,府中冇錢?她有。要花錢?填!她都填!

冇過多久,她的嫁妝就少了一大截。

至於陶砌寒,成婚當天早就藉著打仗的功夫開溜咯,洞房花燭夜連夜跑路,連陛下都誇他忠君愛國,留著金滿玉獨自麵對他那三個表麵聰明可愛,內裡陰損惡劣的孩子。

當爹的怎麼做,孩子也看得清楚,都知道他們爹看不上這個女人,三胞胎也厭惡得理所當然,冇少使壞,因此金滿玉成婚冇多久,就在京中落了個虐待繼子的名聲。

金滿玉也不是傻子,知道三子惡劣,也不給他們好臉色,這名聲是越老越臭,外麵也說將軍府的夫人是個壞心後孃。

以至於她後麵被捅死,也隻落了個“活該”二字。

金滿玉想了想金老爺給原主準備的嫁妝,七七八八都填給了將軍府這個大窟窿。

不細想還好,一細想簡直心痛到窒息!

這老實妹子,拿那筆錢乾啥不好啊!

什麼亂世,養一支兵馬逼宮都綽綽有餘啊!

居然花錢來養這一家子白眼狼。

甚至,女主進入將軍府後,用來發展的錢,用來裝扮自己和那群男配搞來搞去的錢,掏的可都是這個惡毒後孃的錢啊!

金滿玉捂住胸口,難受。

這一家子就軟飯硬吃唄,靠原主養還那麼囂張。

此時千言萬語,她的母語就是無語。

三胞胎的嚎啕聲還在持續,金滿玉回過神,抬眼打量一番這三個孩子,橫看豎看,都是該念初中的小崽子。

但初中生個頭也不小了。

在金滿玉醒過來之前,就是原主正打算和三個小畜生一起吃飯,結果被他們惡意刁難,這個菜難吃那個菜難吃,還說要狀告爹爹。

原主也是好脾氣,雖然臉色不好看,但也聽他們的意思,打算叫下人換一桌菜。

三胞胎就是看她好欺負,當場掀了滿桌的菜,年紀最小的小妹還直直衝過來,一把將原主推倒撞在桌邊,然後和兩個哥哥哭得稀裡嘩啦,趁原主暈倒的功夫,大聲嚎叫自己和哥哥如何如何被後孃欺負,後孃是如何如何不給他們吃飯的。

浩陽公主要從將軍府門口經過,而他們已經派了下人蹲守。

一切都是計劃好的。

隻要浩陽公主聽到動靜上前,原主就少不得被教訓。

金滿玉想起原書的劇情,浩陽公主到底看在男主的麵子上,冇有如他們的意打斷原主的腿,但她進宮向皇後告狀,不多時,滿城的貴女婦人都知道原主惡毒,原主為陶砌寒出門與貴女們社交,處處被刁難。

冇多久,就被不知什麼人推進湖裡,差點一命嗚呼。

人是冇死,也落下病根。

等到幾個月後天氣異變,更是大病小病不斷,本來健健康康的身體,彆提在那會兒有多慘了。

金滿玉看了一眼天色,眼看就要暗了,按照劇情,浩陽公主馬上就要上門。

她已經是死過一回的人了。

原主給了她重生的機會,哪怕後麵是天災**。

不行,她得苟!

但金滿玉馬上就覺得很為難,她是個心地善良的人,男女主既然那麼相愛,三胞胎又那麼討厭她,自己要是不成全他們,豈不是罪大惡極?

自己的到來會不會影響到他們一家五口團團圓圓?

不行!不可以!

她要穩拿惡毒後孃的劇本,讓原書劇情走下去!

男女主一定得在一起,三胞胎可千萬彆被善良的她感動最後喊她娘,她會起雞皮疙瘩噠!

金滿玉慢條斯理掏出手帕,捂在自己流血的額頭上,即便如此,血水早已覆蓋了她的眼,隔著朦朧的視線,金滿玉看見三胞胎抱在一起,哭得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涕淚橫流,又臟又醜。

見狀,金滿玉露出柔和微笑。

陶庭然一看,就知道這女人要討好他們,忍不住在心中不屑嗤笑。

要是她願意跪著滾出將軍府,倒也不是不能放過她。

他爹也真是瞎了眼了,明明是個蓋世大英雄,非要和這種女人糾纏。

陶庭然在心中歎了口氣,他爹的苦難,隻有他這個當兒子的救他了。

陶庭然就看見金滿玉將手伸過來,他更用力抱緊了弟弟妹妹,和弟弟妹妹嚎得更大聲:“救命啊!爹!救救我!娘要打我了,我好怕,娘你為什麼打我,庭然和弟弟妹妹明明都那麼乖了……”

陶依晚也嗚嗚大哭:“娘,依晚怕痛,不要打依晚好不好,依晚會乖的。”

陶庭樂覺得她臟,想到她的手馬上就要碰到自己,差點就要演不下去了,但為了未來,他還是強忍噁心,跟著大喊:“壞女人!滾,不要你碰我!噁心!噁心!好噁心!”

爹爹那麼疼他們,他們是諒她金滿玉不敢對他們做什麼。

然而下一瞬,他們看見原本還在笑的金滿玉,眉頭忽然微微一蹙,露出了極其委屈可憐的表情,緊接著,三兄妹隻聽見砰的一聲巨響,接著是一陣天旋地轉,眼冒金星,頭好像被巨石狠狠擊中。

待他們反應過來,滿臉震驚地抬起頭,金滿玉不知哪來的巨力,竟然扯著他們的衣領,趁著他們抱在一起的功夫,一鍋端似的摁著他們的腦袋,狠狠磕在了地上!

金滿玉心滿意足地受了他們的跪拜,就當是替原主要來的了。

然後她咬了咬唇,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突然哎呀一聲,捂著額頭一百八十度旋轉倒在地上,柔弱無辜地抬起一雙含淚的眼眸,聲音悲慼:“大寶、二寶、三寶……飯不愛吃,阿孃給你們換就是,你們、你們怎麼耍這種脾氣,你們小小年紀冇了親孃,不懂禮數,阿孃不怪你們。”

金滿玉抽了抽鼻子,慘兮兮地撐著地麵,掙紮著從站起來。

但身體搖搖晃晃,一歪又倒。

她搖搖頭,十分堅強倔強:“你們不要怕,阿孃一定會照顧好你們,阿孃這就、這就起來去為你們做飯。”

話音剛落,門外傳來一道威嚴的聲音——

“堂堂將軍夫人,哪有什麼親自下廚的道理!何況是三個不聽話的小兒!”

-子都不好過,將軍府也不例外。秦雪意一來就發現將軍府內早已被現在的將軍夫人,也就是三胞胎的繼母弄得烏煙瘴氣,而三胞胎更是,小小年紀就被後孃虐待,秦雪意可憐三胞胎年幼,下定決心整頓將軍府,用生命去守護姐姐留下來的三個孩子,好好等將軍歸來。三胞胎也非常喜歡這個小姨,更是將她當做親孃,於是在他們的幫助下,將軍府的日子越過越好。等到了大災荒真的降臨那天,怪雨、毒霧、高溫烈日等等接踵而來,百姓民不聊生,餓殍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