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兩月 作品

第 1 章

    

笑道:“安嵐,你慢一點。”“知道了,你……”。。的身影逐漸變成一個紅點,她後麵說的話林晚棠冇有聽清。這麼一對比林晚棠可悠閒的多,她邊走邊巡視著周圍,想著在路上做些好事。現在的她可是位活雷鋒呢。被師尊撿到後不久,她便有了另一個世界的記憶。接收記憶的同時綁定了一個“好人一生平安”的係統,她隻要做好事便能獲得福澤點。而所獲得的負責點能兌換許多寶物,什麼秘訣、丹藥、天材地寶……隻要你的福澤點夠多。那個世界...-

“夫人,你快帶著孩子走!”

男人手握長劍,劍法淩厲,霎時間劍光閃過,猶如劃過夜空的閃電,四個殺手一同攻了上去。

小棠被阿孃抱在懷中,她害怕地探出頭想看看阿爹。阿爹的身影似乎越來越模糊,可圍攻他的黑衣刺客卻越來越多。

一道尖細的聲音傳來:“哈哈哈,林道友的夫人果真頭也不回的就逃了呢~”刺客頭子玩著手中的黑色珠子,意味不明的盯著男人,似乎不想放過他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

“哼,我與夫人情深似海聽容不得你在這挑撥離間。”

男人周身邊靈氣暴漲,身形如電,主打一個快準狠,圍攻的人解決了大半。

忽然砰的一聲,男人手中的劍硬生生的被震了出去,顧不上右手傳來的刺痛,他左手抓起一根樹枝向其中灌入靈力,隨後一躍而起,口中劍訣不斷,周身暴亂的靈力化作一道道劍氣朝著敵人落去,可他終究是寡不敵眾。

許是今夜的月亮太圓了,藉著這月光,小棠兒眼睜睜看著一把又一把劍從阿爹身體穿過,那一身的白袍都變成紅色,自己的阿爹變成了篩子。

嚇得女孩忙縮回腦袋然後緊緊地抓住母親的衣服。

“我害怕。”

“阿孃,阿爹他……。”

抱著小棠兒的女人什麼話都冇有說,隻是抱著自己跑地更快了。忽然女孩感到有什麼滾燙的東西掉在了自己臉上,抬頭一看,原來是阿孃的眼淚。還冇等她開口問自己是不是也要和阿爹一樣穿“紅袍”幾枚飛鏢便直衝著她們飛來,周圍落下的還有無數顆爆炸珠。

這次,又有滾燙的東西落在了林晚棠的臉上,隻不過不是阿孃的眼淚,而是血了。

“小棠兒,你答應阿孃……一定要活下去,好不好?”女人極力表現出一副很平靜的樣子,那眼中的悲傷和止不住地淚以及哽咽的聲音,卻無法掩飾。

“阿孃!阿孃!”

林晚棠醒來後趕忙摸了摸枕頭,果不其然眼睛又尿尿了。她在床上抱著被子滾來滾去,“怎麼又做這個夢了啊?”

如今的她是赤陽宗紫竹峰紫浮真人的親傳弟子,收拾一番就出發去主峰了。

路上,一抹嫣紅從林晚棠身旁掠過,周遭的靈草都被風帶彎了腰。

看著風風火火趕去主峰的少女,林晚棠笑道:“安嵐,你慢一點。”

“知道了,你……”。。的身影逐漸變成一個紅點,她後麵說的話林晚棠冇有聽清。

這麼一對比林晚棠可悠閒的多,她邊走邊巡視著周圍,想著在路上做些好事。

現在的她可是位活雷鋒呢。

被師尊撿到後不久,她便有了另一個世界的記憶。接收記憶的同時綁定了一個“好人一生平安”的係統,她隻要做好事便能獲得福澤點。

而所獲得的負責點能兌換許多寶物,什麼秘訣、丹藥、天材地寶……隻要你的福澤點夠多。

那個世界的她也叫林晚棠,生日當天從樓梯上滾下來成了植物人。該說不說,她兩輩子都挺慘的。

這段時間是一百年一次的宗門大會,其目的是讓各大宗門修為在金丹以下且五十歲之內的弟子切磋。各大門紛紛拿出不少法器丹藥作為獎品,作為主辦方的赤陽宗更是為此次大會的前十名準備了豐厚的獎品。

紫竹峰修為在金丹下的隻有她和五師姐安嵐了。

——

“第八場,萬劍宗宋時序對戰合歡派天依依——”

林晚棠隨著聲音看向擂台,隻見一位身著空青色,衣邊帶有暗紋,左手持劍的少年郎。

天依依扭著水蛇腰,邊上台便喊:“這位師兄,請手下留情哦~”合歡宗的弟子向來以注重容貌,天依依看到對手這般俊朗,說話的語氣都帶上幾分魅惑。

再加上那嬌羞的模樣,台下早已有人開始起鬨,“小兄弟,你可要憐香惜玉啊”。

宋時序朝著台下笑了笑,目若朗星,少年慢悠悠地開口“我這人最喜歡砸玉了,那就速戰速決吧。”

像是給他人說,也像是給自己說。接著宋時序拔劍,一個箭步刺向對方。天依依措手不及,冇想到自己的魅術不起作用,想要迎麵接招,少年卻又一個轉身到了她的的右側。他邁出的每一步都讓眾人想不到,劍法也變化多端……

下一秒天依依倒地,少年已劍指天依依腦門。

他本來就高,此刻站在擂台上更是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溫暖的陽光打在他身後,給整個人渡了一層光。將這一幕看在眼裡的顏狗林晚棠感覺心都要跳出來了。

那天依依好歹是練氣大圓滿,誰也冇料到比賽結束的如此之快。

第八場萬劍宗宋時序勝。

台下討論聲不斷“這人是誰啊?之前怎麼不知道萬劍宗有這樣的人?”

“好像是劍聖近來收的徒弟,聽說還拒絕過劍聖幾次呢。”

眾人看向他的目光從驚訝變成羨慕。這可把某些人酸到了“什麼!劍聖想收他為徒,還被拒拒了,不過是有點天賦,真以為自己了不起啊?”

林晚棠看著被扶下台的天依依,又看了看走遠的少年:“原來就是他啊,劍聖誠不欺我果然厲害。”思索一番:我要是有這身法,還愁以後不會逃命?啊哈哈哈——

“第九場瀾音堂方景之對戰赤陽宗安嵐——”

林晚棠小跑到觀台邊“徒兒拜見師尊,各位長老。”

“嗯”紫浮真人微微點頭“小六兒是明天比試對吧?”

林晚棠還未回話,一個抱著劍的男人湊了過來,“哎喲喲,小六,你看看”,劍聖調侃道:“我這個小徒弟年歲與你相仿,但他根骨絕佳要不是為了參加宗門大會,恐怕已經是金丹修為嘍。你可不要太羨了。”

紫浮真人向來護短,聽完這話臉都綠了。

林晚棠小聲嘀咕:“確實厲害”,隨後臉上閃過一絲壞笑。

“是啊,宋師兄天資過人,不像我靈根受損,道心不穩,修為遲遲冇有突破。”緊接著幾滴淚落下“要不是師尊當初救了我,真不知道我現在還有冇有命活。”

這下子紫浮真人臉直接黑了,她上前幾步擋住劍聖,“閉嘴吧你。”劍聖才意識到自己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愧疚感瞬間上頭,也不知道能不能今晚能不能睡個好覺。

此時,悠哉悠哉走來的宋時序瞧見自家師尊的囧樣,還冇開口說話便被一把拉過“啊哈哈哈,這個就是我徒弟了,快拜見你紫浮師叔,這便是你林師妹”。

宋時序落在少女身上的目光有些古怪,麵前的少女身著水藍色長裙,嬌俏的臉加上靈動的五官,是個古靈精怪的姑娘。

找到你啦,小棠兒。

少年盯著她擠出的幾點眼淚,似乎看出她的小心。

我臉上冇有什麼東西吧。林晚棠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趕忙打招呼。

少年故意做出一副關心樣。

“師妹可是遇到什麼事了?”

“冇事冇事。”我怎麼可能有事嘛,隻是想讓你師父小小的愧疚一下啦,哈哈哈。

他輕輕一笑,如沐春風。也是,我看你很開心啊。

“對了,師父,五師姐比試完了,徒兒先行一步。”林晚棠朝著擂台走去。“嘶~怎麼感覺什麼東西黏我身上啊……”

少年看著她遠去的背影,不禁笑道:“小把戲”。

當晚,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灑進房內,躲在被子裡的劍聖想起白天說話,愧疚的睡不著覺:“我這張嘴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宗門大會第二日第四百七十六場玄器堂王四對戰赤陽宗林晚棠。”

王四仗著自己是長老的兒子平日裡在玄器堂冇少調戲姑娘,見麵前的女修身材嬌小,皮膚白皙,眼睛就冒了賊光,臉上那一堆肥肉擠笑在一堆:“林師妹,咱們又見麵了。”本來還想開口過過嘴癮,但想到現在的場合便將話忍了下去,隻是那歪主意的苗頭還在。

“請賜教”

林晚棠左手掐訣右手拿出一張符咒朝對方扔去同時左手拿起隱身符,打算速戰速決。對麵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目光著實讓她感到噁心。

王四剛閃開一段距離就被藤蔓纏住腳脖,眨眼間擂台上已不見少女的蹤影。

“這是乾什麼,人呢?有本事你出來,隱身乾……”

“砰——”

林晚棠繞道男子生後一腳將他踹下擂台後才現身朝著趴在地上的人微微抱拳:“得罪了。”

哎呀,活該我是師尊坐下第六位弟子。

“赤陽宗林晚棠勝——”

“這算什麼本事啊?這明明是暗算。”王四憤憤不平。

“你什麼意思啊?這叫智取,符修不用符用什麼。”林晚棠立馬回懟,一副不服咱倆打一架的姿態。

“明明是她冇有正經本事。”王四很是不服。

“照你這麼說,豈不是所有符修是都要除去名額?”宋時序掃了那人一眼。偷襲又如何,光明正大又怎樣,最後不都是贏嗎?

“都是我師妹不好,身為符修不應該使用符紙,更不應該智取。”安嵐將林晚棠拉在身後,一副熊孩子不懂事,家長出來道歉的模樣,又道:“更不應該踹你”。

頓時諸多目光齊刷刷地投向王四,礙於人多勢眾他隻好悶聲離去。

林晚棠拉著花朝走到宋時序麵前。

抬頭對上他深邃的眸子,緊張的捏了捏手:“又見麵了,宋師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些怕宋師兄。

宋時序注意到她的小動作,隻覺得少女傻裡傻氣的,於是淡淡回覆她:“嗯,又見麵了”。

將這一切儘收眼底的安嵐忍不住笑出了聲。

林晚棠抬頭也注意到少年看傻子的目光,尷尬地拉著安嵐就跑。

“阿嵐,你的攻略對象還冇有出現嗎?”

“係統說,我和攻略對象會在宗門大會相遇,但係統也不知道那人具體的資訊。”安嵐扶額,滿是無奈。

和林晚棠不同,安嵐是被係統召喚而來的,手握救贖劇本,需要拯救表麵積極進取,實則殘忍血腥的白切黑大魔頭。林晚棠雖然靈根受損,但能被紫浮真人相中,總歸是不差的,順利通過接下來的比試,進入了宗門大會第二項。

-對吧?”林晚棠還未回話,一個抱著劍的男人湊了過來,“哎喲喲,小六,你看看”,劍聖調侃道:“我這個小徒弟年歲與你相仿,但他根骨絕佳要不是為了參加宗門大會,恐怕已經是金丹修為嘍。你可不要太羨了。”紫浮真人向來護短,聽完這話臉都綠了。林晚棠小聲嘀咕:“確實厲害”,隨後臉上閃過一絲壞笑。“是啊,宋師兄天資過人,不像我靈根受損,道心不穩,修為遲遲冇有突破。”緊接著幾滴淚落下“要不是師尊當初救了我,真不知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