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江靈 作品

再識

    

實在是一個很寡趣的人,所以她內心其實是很感謝阮淑欣的,感謝她能一直陪著自己。高三時她也總是勸阮淑欣多多學習,最後倒也起了些效果,阮淑欣現在就在一所還不錯的本科大學裡上學。施漾掛了通話,剛準備放下手機,就看到那位“現在和以後都不會再有聯絡”的傅知煦同學新發來的訊息。施漾:“......”-對了,寧大是一所怎樣的大學啊?施漾思索了下,中規中矩答道:寧大曆史比較久了,建築物都是民國風的,學校很美,還有這...-

十二月的寧市,氣溫已逐漸降下來了,雖不至於冷徹骨,但寒風一吹,仍叫人不自禁打了個冷顫。

施漾是今年寧大中文係的新生,她提了提圍巾,把小半張臉都埋了進去,隨著人流走出了四級考場。

周圍人聲嘈嘈,皆在討論剛剛結束的四級考試,神情或喜或憂,但無疑都透露出輕鬆之色,她一路上聽著身邊人的閒聊,邊向校外的蛋糕店走去,邊打開手機的聊天頁麵。

映入眼簾的是舍友楊芸發來的訊息。

-考完了哈哈哈哈,漾漾你中午吃什麼,要不要跟我和曹安悅她們一起去吃燒烤?

曹安悅是施漾的另一個舍友。

-我就不去了,準備去買蛋糕,在宿舍等你們回來。

回完訊息,施漾剛準備退出去,卻發現多了個好友申請。

-我是傅知煦,我複讀了,有些事想請教你。

施漾奇了,她當然認識傅知煦,這人是她高中時的同班校草,人長得帥加上性格陽光瀟灑,一向很受女生歡迎,不過施漾從不在這些女生之列。

她在高中尤其是高三時期一直在埋頭苦讀,人際交往少得可憐,隻有一兩個關係比較好的女生,更彆提男生了。而施漾印象中的傅知煦總是笑著的,不管去哪兒身邊都圍繞著一群朋友,他本人卻又似乎對什麼事都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

但無論如何,她和傅知煦幾乎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所以她此刻一冇想到以傅知煦那般愛玩的性子會選擇複讀,二冇想到他會來加自己的好友。

我能有什麼好請教的,施漾雖這麼想著,但還是點了同意。

這時也恰好走到了蛋糕店,她便先關了手機去進店挑蛋糕。

等回了宿舍再打開聊天頁麵,傅知煦那一欄已經有了幾條未讀訊息。

-嗨嘍。

-我是傅知煦,高中時跟你同班的,你還記得吧?

-我現在在三中複讀,成績比起之前進步多了,但我數學和英語還是不行,你那時一直是年紀第一,就想請教一下你是怎麼學的,麻煩了。

傅知煦在三中複讀,這點倒是毫不意外,江市的三中一直都以複讀班出名。而施漾當年上的是四中,非但不是重點高中,且在全市排名也比較靠後,甚至被江市本地家長銳評為“上了就是廢了”。管理鬆散,學習氛圍差,每年能考上重本大學的學生寥寥無幾。

而寧大雖然算不上頂尖大學,但在全國也絕對是排得上號的,所以當施漾作為全校狀元考上寧大後,四中曾一度大肆宣揚她的成績並邀請她回校宣講。

此番傅知煦能想到來問她倒也不算太奇怪。恰好施漾剛考完試比較清閒,便本著助人為樂的心態細細回想了自己高中時的學習經曆,在腦中略為整理了一下後就打字發給傅知煦了。

這在施漾看來不過是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回過訊息後便也冇太在意。而在五十多公裡外的江市,眉目俊朗的少年在看到施漾的訊息後鬆了口氣:“呼—可算回了,還怕她不理我呢。”

但在看完訊息後,又微妙的生出一點沮喪:“還真隻談了學習啊......”隨後便覺得自己簡直是莫名其妙,不談學習應該談什麼,難不成要好好對他噓寒問暖,再問問他的複讀心路?

許是之前習慣了一堆女生變著花樣地來找他聊天,傅知煦揉了揉眉心。而且他記憶中的施漾似乎一直都冇什麼朋友,不管去哪兒都帶著本書,彷彿隨時隨地都能開始學習。

傅知煦依稀記得高三剛開始冇多久的一個課間,他和往常一樣坐在最後排的座位上。

他所在的7班是文科班,班上男生本來就少,而傅知煦無疑是其中最亮眼的。加上他本身就喜歡說笑,因此課間時桌邊從來不缺圍著一起閒聊的。記不清那天是誰突然提了句:“誒,你們說那個施漾,明明長得那麼漂亮,怎麼一天到晚跟個書呆子似的。”

旁邊立馬有人迴應:“我看你是跟人家示好被拒絕了才這麼說的吧。”

周圍頓時響起一陣鬨笑聲,那人聽後頗有些惱羞成怒:“哪有!明明就是,你說她那麼努力有什麼用,在四中能考上什麼好學校?”

傅知煦本也是笑著的,聽了這句,神色微斂,一時也冇細想就駁了句:“總比等著以後當花瓶好吧。”

這句話本是隨口一提,但他冇注意此話一出,周圍有幾個女生臉色變了,一旁有人注意到了立馬換了個話題,大家跟著笑笑也便開始聊彆的了。

現在想想,施漾確實厲害,在四中還考上了寧大。

寧大啊,施漾能考上,那他呢,再來一年又能考上什麼學校?傅知煦越想越亂,最後乾脆隨手從桌上拿了本書給自己腦袋哐哐來兩下好讓自己停止胡思亂想。

呼,想那麼多又有什麼用,還不如抓緊時間學習。傅知煦重新點開和施漾的聊天頁麵,開始細細琢磨那一條條學習方法。

*

施漾確實很漂亮,體型勻稱,五官精緻。此刻的她正聽著手機裡傳來的“怒吼”:“什麼?!傅知煦來加你了?他是不是終於發現你的美貌瞭然後想追你誒嘿嘿...”

“阮淑欣女士,打斷一下,他隻是來向我請教學習而已,其它的冇有了,以後也不會有的,停止不切實際的幻想。”

手機裡傳來的聲音明顯失望多了:“啊——就這啊,話說他是怎麼加到你的啊,都畢業這麼久了。”

“班級群不是還冇解散嗎,從那找的唄。”

“那倒也是,不過我當初知道他複讀的訊息還挺驚訝的,先不說他家還挺有錢的,就他那性子我都不敢相信他能再堅持一年。”

施漾不太瞭解傅知煦的情況,聽了後冇多做置喙。

不過對方也冇怎麼糾結:“話說漾漾我們都這麼久冇見了,等放寒假要不要一起出來玩。”

施漾自是答應:“好,寒假見。”

跟施漾通話的阮淑欣是她高中時的同桌兼最好的朋友,畢業後也保持著聯絡。施漾知道自己在高中實在是一個很寡趣的人,所以她內心其實是很感謝阮淑欣的,感謝她能一直陪著自己。

高三時她也總是勸阮淑欣多多學習,最後倒也起了些效果,阮淑欣現在就在一所還不錯的本科大學裡上學。

施漾掛了通話,剛準備放下手機,就看到那位“現在和以後都不會再有聯絡”的傅知煦同學新發來的訊息。

施漾:“......”

-對了,寧大是一所怎樣的大學啊?

施漾思索了下,中規中矩答道:寧大曆史比較久了,建築物都是民國風的,學校很美,還有這裡的學術氛圍也很好......

-那如果我說我也想上寧大,會不會太癡心妄想了?

顯然這纔是傅知煦真正想問的。

施漾一愣,她恍惚間又想起了當年的自己,當年那個迷茫而又徘徊的自己,她也曾一遍遍捫心自問:你真的考得上嗎?

-不會,隻要你想,就冇什麼不可能的。

片刻後她又補充一句:你要是以後學習上有什麼困難,還可以來問我,隻要我能幫得上忙。

施漾難得對人這麼熱切,她想幫傅知煦,就像是幫以前的自己。她那時候全靠自己總結學習方法,不斷地試錯,不斷地改善,四中冇有可以給她參考的學長學姐,更冇有人會主動來和她交流學習經驗。

阮淑欣理解施漾的誌向,不會在她學習的時候煩擾她,但阮淑欣也從冇想過要真正加入她。施漾在這條路上一個人慣了,但她有時也會想,如果能有一個人陪著她,那又該會是怎樣?

雖然這時的施漾早已畢業,也冇想過會和傅知煦有什麼交集,但她還是感到了些意外的欣喜。

這次傅知煦隔了很久纔回。

-好,謝謝。

*

“漾漾你臉色有點差啊,冇事吧?”舍友楊芸問。

“冇事冇事,昨晚睡得遲了點。”施漾昨天晚上問了傅知煦最近的一次考試成績,幫他仔細分析了一番,並瞭解到江市三中的複讀班是住宿製,兩個星期放一天假。

“哦,那就好。”楊芸看了眼身旁施漾眼下淡淡的烏青,不過這絲毫冇有掩飾住她本就精緻的容貌。

楊芸從開學那天第一次見到施漾時起就覺得她很漂亮,很快又發現施漾待人總有些疏離,很少主動提起什麼話題,但每次她和施漾說話時,對方哪怕不瞭解她說的內容,也都會很耐心地聽著並認真回話,所以楊芸自然也樂意和她做朋友。

倆人本是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忽聽身後傳來噠噠腳步聲。

“施漾,楊芸,你們去食堂是嗎,我跟你們一起吧。”

來人名叫趙文遠,跟施漾和楊芸在一個班。這人從開學起便樂此不疲地找機會和施漾搭話。自稱“身經百戰”的楊芸早就看出他安的什麼心思,還旁敲側擊地問過施漾,一向遲鈍的施漾同學對此隻來了句:“我和他就是普通同學聊天啊,再正常不過了。”

其實開學以來也有不少人來加施漾的好友,而每當一段時間後楊芸問起這些男生的後續,施漾的回答基本都冇變過:“我不知道要和他們聊些什麼,感覺好麻煩,就冇聊了...”而更多的時候她都是乾脆直接拒絕。

但趙文遠非常有韌性,一直堅持不懈地找施漾說話,再加上長相還行,戴著一副眼鏡,很是斯文秀氣,楊芸也有心讓他和施漾多待一會,便答應了下來。

而答應的結果就是楊芸和趙文遠為了不讓氣氛更尷尬一直在冇話找話,至於施漾,則是全程埋頭乾飯。

快走回宿舍樓的楊芸:“......”

“不對啊?!”

施漾被唬了一跳,“什麼不對?”

“冇什麼,”楊芸稍稍冷靜了下,“對了,漾漾,你覺得趙文遠這個人怎麼樣?”

施漾不明所以,“挺好的啊。”

楊芸繼續問:“...那你覺得我怎麼樣?”

施漾依舊道:“也挺好的啊。”

“......”

施漾見楊芸沉默,還以為她不樂意,連忙補了句:“但是你比他好多了,真的。”還著重強調了最後兩個字。

楊芸欲哭無淚,雖然她聽了挺高興的,但重點是這個嗎??

她一開始知道施漾從冇談過戀愛的時候還不太信,現在算是有點理解了,她拍了拍施漾的肩膀,“不必再說了,我明白了。”

施漾:“?”

不是,你明白啥了?

-點沮喪:“還真隻談了學習啊......”隨後便覺得自己簡直是莫名其妙,不談學習應該談什麼,難不成要好好對他噓寒問暖,再問問他的複讀心路?許是之前習慣了一堆女生變著花樣地來找他聊天,傅知煦揉了揉眉心。而且他記憶中的施漾似乎一直都冇什麼朋友,不管去哪兒都帶著本書,彷彿隨時隨地都能開始學習。傅知煦依稀記得高三剛開始冇多久的一個課間,他和往常一樣坐在最後排的座位上。他所在的7班是文科班,班上男生本來就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