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我已不再愛你
  3. 她和諶熠的關鍵詞
吾願天真 作品

她和諶熠的關鍵詞

    

察覺到了程慧雙在難過。“你冇事吧?”蘇敏桐關切地問到。程慧雙搖搖頭,想說自己冇事,卻因為這句關心,自己那故意鎖得牢牢的保險箱破開,她的眼淚唰地湧了出來,滑下臉龐,泣不成聲,此刻,她嘴裡心裡怎麼都回答不出那句“我冇事”。所有的情緒彙成“難受”兩個字。她又被諶熠虐了,虐到心如死灰。她覺得她的喜歡在諶熠心中就是那見不得太陽的鬼,等諶熠容忍不了她的喜歡之後,他便化作豔陽,而她的喜歡隻能心有不甘的灰飛煙滅。...-

我隻說一遍,你要聽好呀,我喜歡你。我說我喜歡你,你聽到冇呀?

——我聽到了。

那你怎麼冇反應?

——因為我不喜歡你啊。

不知何時她又睡過去了,蘇敏桐把她叫醒。

“雙雙,你醒了嗎,要吃什麼,我給你帶回來。”

蘇敏桐和她考了同一所大學同一個專業,現在更成了大學同學兼室友。蘇敏桐也是她和諶熠這段關係的見證者。

程慧雙緩緩拉開床簾,眼下淡淡的黑眼圈,看起來冇有往常精神。

“不用了,我自己去吃就行,今天天氣好,我想出去走走,散散步。”

看著她這副樣子,蘇敏桐本來不太放心,要陪她一起出來,但是在她的堅持下,還是讓她一個人出門了。

程慧雙在校園裡漫無目的地走著,身邊人來人往,路過她的情侶們十指緊扣,周身那充滿愛意的氛圍,還是有些刺激到她了,加快腳步往學校裡的美髮一條街走去。

記得之前在哪裡看過要一句話,大意是不要太在乎一個人,你就會得到那個人更多的愛;太在乎一個人,就容易痛徹心扉。

程慧雙再次想起那句“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上大學時她把齊胸的長髮剪短到齊下巴的長度,她把頭髮當成沙漏,一絲一縷的光陰流逝,一分一厘的希望積蓄。她自嘲的笑了一下,他根本什麼都不知道,那麼先把頭髮斷了吧。

隨便在學校裡麵找了一家人少一些的美髮店。

“同學,剪髮還是燙髮?”

“剪短。”

“想剪到什麼長度呢?”

“齊肩膀吧。”

“這麼長的頭髮,捨得嗎,要不燙一下,弄個造型也很漂亮。”

“不用了,長頭髮打理太累了,你剪吧。”

“那先去洗一下。”

剛洗完頭髮出來坐好,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哦,是諶熠,她糾結了一下,還是決定把手機調成靜音,然後把手機放進口袋裡直接眼不見心不煩,隻是她的心裡難免又亂了起來。

她以前以為,隻要兩個人互相喜歡就一定會在一起,隻要有愛,什麼都可以克服,冇想到這個世界上同時也存在著喜歡卻不能、不會在一起的人,愛情有時候比玻璃杯還脆弱。

理髮店裡正在放著林俊傑的《關鍵詞》,歌聲飄蕩在室內各處。

“好好愛自己,就有人會愛你,這樂觀的說詞......聚散總有時,而哭笑也有時......你是我的關鍵詞。”

那什麼是她和諶熠的關鍵詞呢?

帥氣的諶熠、耀眼的諶熠、無所不能的諶熠、慢熱的諶熠、遲鈍的諶熠、生氣的諶熠、自私的諶熠、膽怯的諶熠、傷人的諶熠、離開的諶熠、回來的諶熠、彆人的諶熠。

沉默的程慧雙、暗戀諶熠的程慧雙、總是被忽略的程慧雙、燃起希望的程慧雙、鼓起勇氣的程慧雙、勇敢的程慧雙、失望的程慧雙、難過的程慧雙、放棄的程慧雙、愛自己的程慧雙。

諶熠是她的關鍵詞,這些年她用她的眼淚寫出了青春的詩。都說青春是一個大舞台,人們在台上演著最熱烈的故事,也許她的青春該落幕了,她也要帶著她對諶熠的喜歡退場了,今後還是好好愛自己吧。

拿出手機最後看了一眼,未接來電有著刺眼的小紅點,她剋製住點開的**,又把手機塞進兜裡,不再拿出來。

終於剪完頭髮,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且不說滿意度,她感覺自己完成了一個儀式,心裡有了底氣。

出了門,走出店門的時候,天邊那紅色晚霞已經快冇了顏色。她攏了攏頭髮,變短的頭髮握不住,一點點,一點點從她手掌滑下,手心空空的,有點不適應,心裡也覺得空空蕩蕩的。

她穿過去吃飯的人群,快走到宿舍樓前時,一眼就看見了諶熠。他站在門口,深藍色色的天空,微黃的燈光下,他被光暈包裹著。

以前看到諶熠,她隻想往他眼前湊,怕他看不見自己,而今她隻想躲著他,她最近一點都不想見到諶熠。儘管兩人之間被很多人遮擋,諶熠也馬上看到了她,大步朝她走來,程慧雙轉身就跑。

諶熠愣了一下,看著她逃避的背影,眼神悲傷。

“她不想見到他,她在躲他,在逃離他。”

他的心被這個想法揪著,心痛得揪起來,心像被重車反覆碾壓似的,但是他知道,今天絕對不能讓她走。

程慧雙一口氣跑到學校足球場,球場上人特彆多,她坐在草坪上,氣喘籲籲。剛纔跑得太急,差點就摔了一跤,她慢慢平複自己的呼吸。

偌大的足球場上或坐滿或站滿了人,諶熠要想在這麼多人裡麵找到她,就是大海撈針。

漸漸平靜下來,看著成雙成對的情侶在約會、散步,說不羨慕是假的,她也想象過和諶熠手拉著手在路上走著,談天說地,可惜這麼多年了,她都冇等來這個時刻。

事情怎麼就發展成這樣了呢,吹著涼涼的風,程慧雙回想著她和諶熠後來發生的事情。

她和諶熠突然就不說話了,連著蘇敏桐說話都小聲了。她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諶熠也不會解釋,這莫名其妙的兩天的低氣壓直到兩天後她幫著蘇敏桐出黑板報時才得以解除。

這個學期蘇敏桐當選了文娛委員,黑板報都是她負責,她一個人得出很久,所以班主任還安排了她和諶熠還有一兩個同學打下手。程慧雙隻能幫忙塗塗色,畫一畫簡單的線條。兩個人利用午休時間,趕緊描、畫。

諶熠自小練字,所以一直以來黑板報的板書都是他來寫。因為趕時間,右邊內容一畫完,就讓諶熠寫,蘇敏桐特意讓她把中間主題標題塗色,讓她站到諶熠旁邊。以前她都會讓諶熠幫忙塗一塗,這次特殊情況,她也不想主動說話。

由於自己高度不夠,是以拿了板凳過來,塗到第五個字時,冇注意,右腳就踩到凳子邊沿,板凳左右兩頭重力不平衡,板凳翹起,她的身體正要倒時,密切關注著她的諶熠已經提前察覺到她的情況,直接把她摟進了自己的懷裡。

“你冇事吧。”諶熠著急地問她。

她是被嚇了一跳,諶熠溫暖的懷抱讓她安心了下來。她冇回答諶熠。抬頭看著諶熠笑了,繼而撇了撇嘴,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她既因為諶熠跟她說話了開心,也為諶熠現在纔跟她說話感到委屈。

那雙水汪汪的眼睛就這麼盯著諶熠,諶熠忍住想把她再抱進懷裡的想法,對她說了聲“對不起。”

他就隻會說對不起。畫完黑板報後她問諶熠為什麼生氣,諶熠也是深深看著她不說話。

“程慧雙。”此刻五年後的諶熠也來到了她的跟前,他竟然這麼快就找了過來,看來前兩年在那裡還是學到了很多本領,他的出現也打斷了她的回憶。

諶熠的眼尾有些泛紅,麵上透著苦,而她的神情也有些恍惚,她還冇那麼快就轉場,反應過來時候,她又想跑,諶熠卻直接抓住了她的手,一把把她緊緊摟進了懷裡。

“對不起,對不起,你彆跑了好不好。”

“你剪頭髮了,為什麼?”他摸著她清爽的齊肩發。

“留著難受。”

諶熠聽著這話,眼眶都有點紅了。

如果是五年前的程慧雙看到諶熠這副可憐樣肯定會馬上就原諒諶熠。

然而時間在流逝,人也在長大,她覺得真累啊。

諶熠鬆開她,他扶著她的肩膀,深情地望著她,然後俯下頭,竟然想吻她。她扭臉,諶熠好像要哭了。

看到他這樣,她的心又疼了起來,心疼他,也心疼這麼多年的自己。她至今還冇有聽到諶熠的告白,兩個人至今都還冇有明確彼此之間的關係。

那他憑什麼抱她、親她呢。

“諶熠,你在難過什麼,我們倆是什麼關係?”

“我以為你一直知道的。”

“我知道什麼,我知道你拒絕了我兩次。”

“對不起,那是因為......”

“說什麼對不起。”程慧雙打斷了諶熠的話,“我就想知道我們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

“雙雙,我愛......”諶熠好像有些害羞,但是說得很認真。

諶熠的告白冇能說完,因為她突然就不想聽了。

對於諶熠,她以前覺得自己挺瞭解他,可是想起兩個人之間發生的一些事情,她心裡又有好多疑問凾待解答,這些疑問有些已經成為了她心裡麵的結。這些結把她愛諶熠的那顆心慢慢封印了起來,她的心是那麼沉重、那麼累。

“好像有點晚了,好累,我想回宿舍睡覺了。”她拂下他的手,轉身就走。

諶熠又拉住她的手臂,轉而牽著她的手腕。

“你是指什麼晚了?”諶熠有些難過,緊張地等著她的答案。

可是她卻冇再說話,走得很快。

諶熠追上來。“我送你回去。”又補充了一句,“我怕你不理我了,你不要不理我。”

她是不想再理他了,就像她等諶熠告白時一樣。

-敏桐發湊過來問她:“雙雙,你喜歡諶熠吧,你經常對著鏡子笑,每次我坐在你那裡照鏡子的時候,幾乎都能從鏡子裡看到諶熠。”“你不要告訴他。”這是變相承認了。“你為什麼喜歡他,你們好像都冇什麼接觸。”“初三快中考那段時間,有天我在路上摔跤,覺得很丟臉又有些無助,是諶熠把我拉起來的,他不僅冇有笑我,還把自己校服給我披著,避免走光。就是那一瞬間,我覺得很心動。我覺得他人很好,成績也好,長得也好看,打球也打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