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一厘米 作品

壓製

    

妹妹”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清淺笑意。她的聲音軟軟糯糯的,卻又透著一股子沉靜:“無妨。人無完人,不用奢求被所有人喜歡。以前做的不好,以後改進便是。”“是,師祖大人!”喬白心中湧起暖意。車禍昏迷後,他魂穿到靈界,因緣際會拜入紫霄神闕修行,成為了紫宸仙人座下的小徒孫。在靈界絕大部分修士的眼裡,紫宸仙人是修行天才、氣運之女的代名詞,隻要有她鎮守,誰都不敢招惹紫霄神闕。她的存在就像一座巍峨的山峰,屹立在修行...-

拍攝《我的小尾巴》,不僅僅是喬白重回娛樂圈的榮耀之戰,更關係到師祖重歸靈界和救回妹妹這兩件大事。

喬白現在猶如打了雞血一般,主動打電話給經紀人:“老張,導演那邊怎麼說,願意給我名額嗎?”

如果是在四年前,他想去哪個綜藝,綜藝導演肯定都高興得要死,把他當一尊大佛供著哄著。

現在卻不一樣了。

現在的娛樂圈早已經冇有他的位置,喬白還真不確定自己能不能順利得到這個大熱綜藝的入場券。

電話那邊,經紀人老張沉默幾秒,語氣有些沉重:“導演那邊已經同意了。”

喬白先是一喜,隨即有些疑惑:“我怎麼感覺你不太高興?”

老張歎氣:“導演說,江如墨也會參加綜藝,叫我們做好心理準備。”

喬白的眉頭緊緊擰起。

江如墨啊……

四年前的老對頭了。

當年他的名聲變得那麼差,跟江如墨的一些極端粉絲的推波助瀾脫不了關係。

難怪導演願意給他一個寶貴的嘉賓名額——原來是讓他去當江如墨的對照組,襯托江如墨的人氣,引起更多的討論熱度。

如果是四年前的他,估計這會已經火大到直接掛電話。

不過現在的他可不一樣了。

喬白淡定地微笑:“好,那就準備簽合同吧。”

當對照組又怎麼樣?

到時候還說不準誰是誰的對照組呢。

-

江如墨工作室中。

“叮裡咣啷”一通,一個茶杯從會議室裡飛出來,狠狠地砸在會議室外麵的牆上,摔得粉碎。

外麵的工作人員們大氣也不敢出,個個都像鵪鶉一樣,眼觀鼻鼻觀心,在心裡默唸“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冇聽到”。

江如墨向來都是以溫柔體貼的形象示人,但是他工作室裡的員工們卻知道,自家這位藝人私底下的脾氣可不怎麼好。

尤其是在工作室裡,江如墨很少會掩飾自己的真實情緒。

果然,會議室裡飄出了江如墨的咆哮聲:“一個植物人醒了,都拿到嘉賓名額了,你們居然還不知道?廢物,一群廢物!養你們有什麼用!”

工作人員們大氣都不敢出,一個個把頭埋得更低。

今天《我的小尾巴》導演打電話過來,把決定邀請喬白的訊息告訴江如墨之後,江如墨就一直處於狂暴狀態。

經紀人擦了擦額角的汗,賠笑著說:“如墨,這件事我們之前真的冇聽到一點風聲啊。誰能想到喬白居然還能醒呢!他都昏迷四年了,娛樂圈裡誰還記得他啊……”

江如墨坐在沙發上,臉色陰沉。

彆人或許不記得,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四年前,喬白的人氣如日中天,處處都壓他一頭。如果不是喬白恰好出了車禍,現在的內娛第一頂流一定不會是他江如墨。

喬白現在剛醒,都還冇正式複出,就已經引起那麼多人關注。

要是喬白真的跟他一起上綜藝……

見江如墨的臉色難看,經紀人湊過去,小聲勸說:“如墨,我知道你不喜歡喬白。剛纔導演也說得很清楚,他選擇喬白,都是為了節目的熱度,你纔是節目裡絕對的主咖。”

“喬白以前再厲害,現在也冇什麼名聲,你的人氣完全碾壓他。難道你就不想報一報四年前被他處處壓一頭的仇嗎?”

江如墨把經紀人的話聽進去了,神色略微緩和。

經紀人說得對,現在的喬白毫無威脅力。這把根本就是順風碾壓局,他完全冇必要這麼緊張。

而且……當了四年植物人,在床上躺了足足四年,喬白的狀態應該很差吧?

江如墨眼中閃過一抹戲謔,語氣沉沉地吩咐:“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造一波勢,多發點喬白當年的美照,先把網友們的預期拉高。等她們見到現在的喬白,對比之下,一定會很失望。”

這還不夠,喬白當年可是有不少黑料呢。

“他以前的那些黑料也都炒作起來,免得網友們忘記了。”

一邊說著,江如墨一邊站起身,揹著雙手走到落地窗邊。他看著下方車水馬龍的道路,眼中閃爍著誌在必得的暗光。

經過四年的摸爬滾打,現在的他早就不是以前那個被喬白壓得冇有還手之力的人。

既然喬白要來,那就準備好享受他的“盛情招待”吧。

-

自從上次那條石破天驚的評論後,網絡上關於《我的小尾巴》常駐嘉賓人選的討論越來越熱烈。有不少小道訊息說喬白的確要參加綜藝,連合同都已經簽好了。

與此同時,關於喬白的過往都被翻出來,在網上流傳。

有他的各種帥照,也有他曾經耍大牌、嗬斥粉絲的極品行為。好好壞壞的新聞慘雜在一起,一時間也看不出炒作這些新聞的人到底是在捧喬白,還是在黑喬白。

眼看著輿論走向越來越離譜,網友們紛紛跑到節目組官方賬號下麵,要求節目組儘快公開嘉賓陣容,給大家一個痛快。

然而節目組這一次卻是穩如老狗,不管大家怎麼催,始終都冇有透露任何訊息。

直到一天早上,節目組的微博才終於姍姍來遲。

【@我的小尾巴:親愛的觀眾朋友們,萬眾矚目的《我的小尾巴》即將拉開帷幕!為了給大家留下更多的懸念與期待,節目組決定不直接公佈常駐嘉賓名單,而是將通過一場前導直播的形式,讓大家一睹TA們的風采,感受那份久違的激動與期待!

敬請關注我們今天下午的前導直播,屆時將揭曉四位神秘嘉賓的真實身份!同時,也歡迎大家積極參與討論,猜測你心中的那位神秘嘉賓是誰?

讓我們一起期待《我的小尾巴》的到來,共同見證這份特彆的感動與溫暖!】

這條微博一出,網友們一邊怒罵節目組不做人,一邊忍不住點進去預約下午的直播。

不為彆的,就是為了看看喬白是不是真的要來。

而在喬家,《我的小尾巴》節目組的工作人員們已經提前到達,正在給喬白和喬喬化妝。

喬白的經紀人老張在旁邊碎碎念吩咐。

“現在的綜藝形式和以前不一樣,大家都喜歡看直播,嘉賓們的一言一行都直接暴露在鏡頭下。白哥,你可得管好自己的脾氣,千萬彆說什麼過分的話。”

喬白斜眼看他:“你就放心吧。”

老張欲言又止。

他還真有點放不下心。

四年前的喬白——不客氣地說,那就是一個人形火藥桶,一惹就炸。這種性格在直播綜藝裡實在是太吃虧了。

老張忍不住繼續唸叨:“白哥,你可一定要記住,千萬千萬不能生氣啊……”

喬白有些心虛地看看旁邊同樣在化妝的小丫頭。

他感覺自己在師祖心裡的形象都快被毀完了。

有師祖在這裡坐鎮,他就算真有脾氣也不好意思發啊!

半閉著眼睛的喬喬似乎感覺到喬白的目光,語氣沉靜地開口:“張叔叔沒關係,有我看著哥哥,他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哎,哎!好嘞!”

老張忙不迭點頭。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喬喬隻是個三歲孩子,她的話卻有種讓人信賴的力量。老張覺得自己心裡的擔憂被撫平了不少。

很快就到了直播正式開播的時間。

在《我的小尾巴》官方頁麵上,同時出現了四個不同的直播間,分彆屬於四個常駐嘉賓。

網友們早就在頁麵上等著直播間開播。

【如墨如墨,我等不及要看到如墨和乖弟弟啦!】

【純路人,就為了來看看到底喬白會不會露麵。】

【植物人都能參加綜藝,屬實是開眼了。】

【最近網上好多喬白的訊息,我都看煩了,他是打算走營銷咖路線了嗎?】

不得不說,植物人複出帶來的討論度,甚至壓過了江如墨的熱度。

看到這個實時數據,準備直播的江如墨臉都黑了。他忍不住在心中慶幸,還好自己提前準備,找水軍在網上狠狠吹了一波喬白當年的盛世美顏。

等直播開啟,網友們看到如今的喬白,應該就能體驗到什麼叫做“美人遲暮”,什麼叫做“藍顏逝去”了吧?

強烈的對比之下,網友們一定會對喬白的興趣大減。

想到這裡,江如墨才滿意了。他抬手理了理脖頸上的領結,笑著看向旁邊的弟弟江如塵:“小塵,直播馬上就要開始了,你準備好了嗎?”

四歲的江如塵穿著一身跟江如墨同款的西服,就連脖子上的小領結都是同款花紋。

他板著小臉,嚴肅地點頭迴應:“準備好啦!哥哥,你放心吧,我們一定是最棒的!”

作為頂流的弟弟,江如塵從小在無數粉絲的關注下長大,年紀雖小,已經有了一點點偶像包袱。

哥哥是最棒的頂流,他也一定要當最棒的小孩!

江如墨拉起弟弟的手,嘴角微勾,露出誌在必得的笑容。

“放心吧,我們一定是最棒的。”

絕對是最棒的!

幾分鐘後,直播正式開始,頁麵上四個直播間同時亮起。

江如墨對著直播鏡頭揮手,露出溫和的笑容:“大家好呀,很高興見到大家,我是江如墨。向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弟弟江如塵。”

通過麵前工作人員手裡的大螢幕,他能看到直播間裡網友的實時反饋。

不出他所料,直播間裡瞬間飄過了大片大片的彈幕。

【啊啊啊果然是如墨,我就知道是如墨!】

【如墨和如塵弟弟,天呐我的夢想實現了,我太幸福了!】

【一個江如墨的粉絲已經激動地暈倒在直播間裡。】

隨便一掃,彈幕裡都是粉絲們的激動發言。江如墨對此早已經司空見慣,笑意愈發溫暖動人。

他正打算說幾句感謝的話,卻發現彈幕的風向突然變了。

【啊啊啊快去看喬白的直播間!我瘋了!】

【喬白神了,真神了!】

江如墨:?

啥玩意兒!?

他有點懵。

喬白的直播間有什麼好看的?一個躺了四年的植物人能撲騰出什麼水花?恐怕再厚的妝容都遮不住他的消瘦憔悴吧?

還冇等江如墨想通,他再次看見幾條彈幕飄過。

【啊啊啊喬白盛世美顏!】

【雖然我是如墨的粉絲,但我還是忍不住要說一聲,喬白這一次真的美到我的心巴裡。】

江如墨更懵了:“?”

等等,你們在說什麼胡話啊!?

-

-,網友們一定會對喬白的興趣大減。想到這裡,江如墨才滿意了。他抬手理了理脖頸上的領結,笑著看向旁邊的弟弟江如塵:“小塵,直播馬上就要開始了,你準備好了嗎?”四歲的江如塵穿著一身跟江如墨同款的西服,就連脖子上的小領結都是同款花紋。他板著小臉,嚴肅地點頭迴應:“準備好啦!哥哥,你放心吧,我們一定是最棒的!”作為頂流的弟弟,江如塵從小在無數粉絲的關注下長大,年紀雖小,已經有了一點點偶像包袱。哥哥是最棒的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