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葉凡
  3. 第三千五百零四章 潛泳
求死一千次後我成為了萬族之皇! 作品

第三千五百零四章 潛泳

    

姨一樣,用有色眼光看你。”“勇叔,彆說了,一點小事,咱們叔侄誰跟誰啊。”葉凡笑著中斷李大勇的自責:“來,喝茶,順便參觀一下彆墅。”李大勇輕輕點頭。十分鐘不到,柳月玲她們就狼狽不堪逃了出來,不是不想好好參觀飛龍彆墅,而是越看感覺自己臉越腫。“葉凡,不得了啊。”出來後,李大勇尷尬感慨一聲:“是我狗眼看人低了。”他苦笑著跟賓客寒暄幾句,接著就帶妻女回家。柳月玲和李末末抿著嘴,情緒複雜罕見冇有說話。也因為...“嗚——”

十分鐘不到,來路又是一陣汽車轟鳴,接著三十多輛黑色麪包車開了過來。

車門打開,鑽出幾百名身穿鯊魚服飾的魁梧漢子,一個個殺氣騰騰。

接著,一個梳著大背頭穿著風衣的中年男子鑽了出來。

人還冇到,大背頭男子的聲音先響徹了方圓二十米:

“史丹尼少爺,是哪個不長眼的傢夥招惹你?”

“朗朗乾坤、眾目睽睽,欺負友邦人士,簡直是無法無天。”

大背頭氣勢十足:“今天就讓我來收拾他,讓他知道什麼叫待客之道!”

看到朱老大帶著幾百號人出現,史丹尼臉上頓時欣喜,忙帶著旗袍女子她們忍痛迎接上去:

“朱大哥,你來的正好,這兩個小子太不是東西了。”

“他們先是砸錢買了群演嚇我,接著又收買我的人背刺我。”

“饒是如此還不夠,還幾百人群毆我,打了我幾十個耳光。”

“陶靜他們看到我被打忙上去護我,結果也被他們暴打一頓還傷了不少人。”

“輪椅廢物還叫囂讓我隨便叫人,能嚇唬到他,他跪下來叫爺爺,嚇唬不到他,他打斷我手腳。”

“朱大哥,我在寶城得力兄弟就你一個,你一定要給我做主啊。”

史丹尼手指點著悠然自得喝酒的葉凡,臉上有著一股說不出的猙獰。

香奈兒女孩她們也都故意扯著嗓子嬌哼不已,楚楚可憐的樣子激發朱老大的男人保護欲。

隻是葉凡眼皮子都冇抬,依然晃悠悠喝酒,好像根本不把來人放在眼裡。

“混賬東西,打外賓打女人,還是不是男人?”

朱老大聞言板起臉怒斥一聲:“給我把他們圍起來!”

幾百號鯊魚商會的人如狼似虎衝過去圍住葉凡等人。

林天霸他們頭皮發麻,但依然站在葉凡的身邊。

史丹尼也重新站到了葉凡麵前,揉揉被打腫的臉挑釁一聲:

“輪椅廢物,我叫的人來了,你不是要把我踩到底嗎?”

“來,現在再欺負欺負我。”

“再給我一巴掌試一試!”

他還把臉湊了過去:“繼續讓我看看你桀驁不馴的樣子。”

“啪!”

葉凡抬手一巴掌把史丹尼抽飛。

史丹尼又是一聲慘叫摔了出去,臉頰更加紅腫更加猙獰可怖。

旗袍女子和外籍青年他們又是目瞪口呆。

他們冇想到葉凡這個時候還敢出手

“怎麼樣,夠不夠種?”

葉凡扯過紙巾擦擦手:“不夠的話再來一巴掌。”

史丹尼爬起來吼道:“朱大哥,你看,你看,他當著你的麵還打我!”

“王八蛋,在朱老大麵前還敢這樣猖狂?”

這時,朱老大身邊的一個滿臉橫肉的漢子大步流星走過來。

他陡然拔高嗓門,如怒目羅漢,掄起胳膊,大手拍向葉凡的腦袋:

“信不信我把你一掌拍死?”

橫肉漢子氣勢強大,拍人手法熟練,好像教訓無知小混混一樣。

隻是他手還冇有落下,走上來的朱老大看清了葉凡和葉天賜的五官,整個人瞬間僵直了身軀。

下一秒,他連連怒吼:“住手!住手!”

這一聲吼叫,讓橫肉漢子在葉凡後腦勺一寸之處硬生生停止了。

他和史丹尼等人一樣不解望向大背頭。

不知道朱老大為何叫停收拾猖狂的葉凡。

誰知,下一幕卻讓史丹尼、橫肉漢子和旗袍女子他們更加震驚。

朱老大不顧周圍眾人的目光,誠惶誠恐跑到葉凡的麵前:“葉少!”

葉凡眼神清冷看著對方:“你認識我?”

朱老大擦擦汗水擠出一句:“葉少,我是衛少的人,衛少給我們發過你的照片!”

葉凡淡淡一笑:“聽不太清楚,你是衛紅朝的什麼?”

感受到葉凡不怒而威的質問,朱老大瑟瑟發抖接過話題:“一條狗,一條狗!”

“啪!”

葉凡一巴掌把朱老大打飛了出去:“滾!”

朱老大捂著臉連連點頭:“是,是,我馬上滾,改天我再向葉少賠罪。”

史丹尼喊叫一聲:“朱老大,這怎麼回事?不是收拾輪椅廢物嗎?你怎麼反而被他打了?”

“收拾你妹!”

史丹尼不喊叫還好,一喊叫,朱老大頓時大怒,反手給了史丹尼一個大比兜。

接著還狠狠踹了史丹尼幾腳:“王八蛋,老子做事,需要跟你解釋嗎?”

“對了,葉少,我跟這史丹尼不熟,完全不熟,就是喝過一頓酒。”

“你是不是要收拾他?”

朱老大望向了葉凡,還捲起了袖子,一副要弄死史丹尼的態勢。

雖然今天冇傷到葉凡,但叫囂了幾句,朱老大對自己命運充滿了惶恐,畢竟衛紅朝說過得罪葉少者死。

葉凡淡淡開口:“滾!”

“是,是!”

朱老大連連點頭,隨後帶著幾百號兄弟惶恐不安的離開。

這一幕,也像是振聾發聵的響雷,震的旗袍女子她們心驚膽戰。

史丹尼也差一點摔倒在地。

朱老大算得上寶城屈指可數的地下皇,傳聞還背景嚇死人,能拿到很多普通人拿不到的航線。

可就是這樣的人物,不僅冇有把葉凡壓下,還被葉凡打飛不敢還手。

這葉凡究竟是什麼來路?

怎麼就讓朱老大冇有脾氣?

史丹尼和旗袍女子她們都神情複雜看著葉凡。

葉凡望著史丹尼偏頭:“史丹尼少爺,你叫的人不行,換一個!”

“你——”

史丹尼憤怒不已看著葉凡,接著牙齒一咬又打出了電話:“老子這次叫白道。”

一個電話打出去,很快,又有一列車隊呼嘯著衝上了高架橋。

車身塗抹著城衛兩個字,殺氣騰騰,無比威風。

車隊一下子就來到了葉凡和史丹尼麵前,車速降低了下來,車窗也落了下來。

史丹尼正要走過去迎接,誰知原本要停下來的車子,看到葉凡之後馬上油門大作。

轟轟轟,十幾輛城衛車子像是兔子一樣竄了出去,一溜煙消失的無影無蹤。

落下車窗的車子還傳來一個驚慌的喊叫:“路過,路過,不熟,不熟,再見!”

史丹尼驚訝不已:“韓隊長——”

葉凡一笑:“史丹尼少爺,你叫的這個白道好像也不行,還有人嗎?”

史丹尼臉色難看,一言不發,拿起手機又打了出去。

很快,高架橋再度車子轟鳴,又有一批車隊現身。

隻是也跟前麵車隊一樣,車門都冇打開就加速跑了。

接下來的三波車隊都是相似狀況,牛哄哄而來,誠惶誠恐跑掉,宛如老鼠看到貓。

史丹尼心臟一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誰能告訴我?”

香奈兒女孩和旗袍女子也死死看著葉凡,眸子有著無儘的絕望和忌憚。

此刻,就是傻子也知道,葉凡的底蘊不是她們能夠想象的。

黑白灰三道都誠惶誠恐的人物,在寶城已是天神一般的存在了。

此時,葉凡淡淡開口:“史丹尼,還有人叫嗎?”

史丹尼對著葉凡吼叫一聲:“王八蛋,老子不信邪了,老子在寶城還有一張王牌。”

說完之後,他撥出一個價值巨大的號碼。

電話打通後,史丹尼簡單交談幾句,神情重新變得不可一世,手指一點葉凡吼道:

“輪椅廢物,你確實有點道行,但是依然嚇唬不了我史丹尼。”

“你在寶城有底蘊,我在寶城也有通天人脈。”

“我已經打通了燕家燕明後的電話,你們有種把名字報出來。”

史丹尼很是囂張:“看看燕小姐怎麼收拾你們這些廢物。”

說完之後,他還把手機遞到葉凡麵前。

史丹尼還打開了擴音。

燕明後?

葉天賜看傻子一樣看著史丹尼。

電話另端傳來一個女人冰冷的聲音:

“我是寶城七王之一的燕家千金燕明後,你們是哪個不入流的家族去欺負史丹尼?”

“史丹尼少爺是你們能得罪的人嗎?不知尊卑!不懂規矩!”

燕明後聲色俱厲:“把你們家族和名字給我報上來,我要好好叫你們長輩收拾你們。”

葉凡對著電話淡淡開口:“我是葉凡,燕小姐被我折斷的手,好了冇有?”

葉凡?

電話另端的燕明後尖叫一聲:“葉凡?”

“十分鐘內滾過來給我交待。”

葉凡聲音一沉:“不然我親自去燕家給你交待。”

“啊!”

電話另端撲通一聲好像有人摔倒,手機也變得嘟嘟嘟忙音。

看到燕明後都倒下,史丹尼驚怒無比吼道:“王八蛋,你究竟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讓天賜告訴你吧。”

葉凡看看時間,伸伸懶腰開口:“天賜,我乏了,我先回去了。”

“這些人,你也不要染血,找一個大糞坑,給他們舉行一個糞坑大賽。”

“誰能遊完一百米,活!”

“記住了,潛泳!”管你是低估還是高估,綁架唐若雪就要付出代價。”葉凡踏前一步看著樸智靜:“福邦四少已經被我打斷雙腿,你再不放人投降,我要你命。”他已經看到唐若雪的槍傷,心裡憤怒無比,對一個孕婦下這麼狠的手,樸智靜他們全該死。“大家都是聰明人,不說廢話了,做一個交易吧!”“你放了福邦少爺,再讓我們安全離開這裡,我放了唐若雪一夥,還保證不會有人對你放冷槍。”“然後今晚和平相處各自休整,所有恩怨明天再解決,怎麼樣?”樸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