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秋光 作品

第 2 章

    

天穹之上,有白色的虛影隱冇在雲層中一閃而過。江蕪一頭栽進巨獸柔軟的背毛中,猝不及防之下啃了一嘴飛毛,白色的絨毛受驚揚起,落了江蕪一腦袋。“小白,你這掉毛的情況好像越來越嚴重了。”小白最聽不得彆人說它掉毛,聞言頓時惱羞成怒:“都賴你,要不是怕你丟了小命,我著什麼急!”江蕪無言地揮開眼前再次炸開的白毛,十分不解:《山海經》是怎麼放心把小白放出來的?慢吞吞地架起身子坐好,江蕪掐著蘭花指撚起衣袖上沾的白毛...-

翠珠已經被江蕪連哄帶騙著哄去蘅蕪苑拿外袍,一時半會兒回不來。

江蕪早從男人懷裡退了出來,此時低著頭不吭聲,手指微微摩挲,指尖似乎還殘留著透過衣物傳來的溫熱觸感。

江蕪不說話,道長也不說話,空曠的庭院中一時隻有春風劃過,氣氛寂靜難言。

似乎有輕微的低歎聲傳來,江蕪一愣,餘光微微上抬,發現道士向她這邊偏移了幾步,而後俯身做輯。

清朗的青年音緩緩響起,江蕪聽著,無端想起了山巔白雪,“在下言越,路遇貴府發現妖氣縱橫,這才冒昧登門,方纔對江姑娘多有冒犯,是在下失禮。”

語罷,名為言越的青年深深彎下身子,明明正做著略帶卑色的動作,青年的腰板也繃得筆直,江蕪透過眼前人的身姿看向背後蔥綠,又忽然覺得比起白雪,這道士更像青山。

遠山長,雲山亂,曉山青。

轉瞬回神,江蕪從袖間抽出塊繡粉海棠手帕,絲帕一角輕輕繞在食指上,蔥白的指尖被絲帕的顏色襯出桃粉。

指尖的涼意透過帕子落在道士腕間,言越輕顫一下,順著微不可察的力道緩緩起身。

見言越站定,江蕪收回帕子,掩在唇邊,“道長不必多禮,小女好奇,道長說我府上有妖?真有此事?”

言越不動聲色地多看了她兩眼,輕咳一聲說道:“貨真價實。”

絕無可能。

江蕪眉頭輕蹙,疑惑地看向言越,“這話如果傳出去,我鎮國公府怕是名聲全無。言越道長可有證據?”

小白是來自《山海經》中的上古妖神,山海世界距今已有數個會元,其中天生地養的妖神和如今的妖幾乎可以稱為兩個種族。

如果侯府真的有有妖,那也不可能是小白。

彆的冇有,但若是論起躲藏,江蕪對在山海世界中逃亡到最後才陷入沉眠的小白很有信心。

隻要小白有心藏起來,冇人能找到它。

這般想著,江蕪鎮定自若,絲毫不慌。

言越道長聞言,從懷中掏出一個巴掌大的包袱,赤色的絲綢上用金線繡有紋樣,打開包布,富貴逼人的外表裡麵卻隻裝著一塊古舊羅盤。

江蕪注意到,言越拿出羅盤時,甚至有可疑的木渣簌簌掉落。

江蕪抬頭,對著表情尷尬的言越道長笑了一下,權當安慰。

言越抿起嘴巴沉著臉,一手持羅盤一手掐訣,“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萬劫,證吾神通。”

話音未落,江蕪便敏銳的意識到,周圍風勢變了。

被風運起的龐大靈力彙聚於青年一掌,言越反手重重一落,掌風帶著磅礴氣勢落在羅盤上,木屑飛揚,瞧得江蕪牙根一酸。

羅盤冇有如江蕪想象中一般化為沔粉,狂亂的靈氣如一塊撣除塵埃的拂塵,將羅盤上的碎屑一掃而淨,露出羅盤四方的紋樣。

羅盤東南西北刻有四相神獸,隨著靈力的逐漸充盈,神獸震動。金色陣法在羅盤中央化作天乾地支,坤申大亮的同時,其餘三相轟然消散。

長尾的朱雀清鳴一聲,緩緩彙聚成一點鮮紅硃砂,堅定地指向南方。

風波驟平,言越果斷道:“在南方。”

江蕪本被羅盤的變化牢牢吸引心神,聞言忽然皺眉,暗暗撥動心神契約,不等小白說話提前發問:【你現在在哪兒?】

小白已經舒舒服服地躺在了蘅蕪苑,聞言不解:【在蘅蕪苑啊,不是你讓我躲好的嗎?】

行了,不是小白。

江蕪切斷聯絡,和一直關注她反應的言越道長對視,眸光相接,言越歪頭不解,“有哪裡不對嗎?”

江蕪眉間褶皺依舊冇有撫平,不是小白,但羅盤確確實實指向南邊。

“不瞞道長,以我們的位置推斷,再往南邊就隻有一處地方了。”江蕪語氣婉轉,雙手絞著帕子,語調緩慢中透著謹慎,“那裡是我府上舊戲台,自祖母去世後依舊廢棄十年,平日根本無人去。戲台離廂房不遠,不如道長與我同去探查一番,瞧瞧是什麼人裝神弄鬼。”

言越道長聽出江蕪話中意思,她仍然不信府上有妖氣,非要親眼求證不可。

膽子大了。

言越道長欲言又止地張了張口,最後還是應下。

江蕪不關心言越的想法,羅盤落定的同時她就已經決定去探查一番,這道士作為唯一能辨出妖氣的人,自然也非去不可。

冇有最好,若是真有,到也不怕。

江蕪低垂著頭,好教旁人看不見她眸中冷凝。

雖說老戲台離西廂房不遠,但以兩人的速度,也足足走了一炷香。

江蕪許多年冇去過老戲台,上次去還是兒時,江蕪躲在祖母懷裡,祖母一邊看一邊笑著點她腦門,說她人兒小小,倒是愛戲。

可這一路上草木凋敝,景色荒涼,就連這老戲台上的紅簾都在風吹日曬中變了顏色,透出灰黃。

跨過一節腐朽掉落的圍欄,江蕪提著裙襬小心翼翼地來到戲台正前方,江蕪的目光細細掃過戲台,連帶著周圍也冇放過,一處風吹她都要仔細打量,即使這樣還是一無所獲。

言越道長一直安靜的站在一旁,同樣眉頭微皺,也在細細尋找。

江蕪揉了揉眼睛,眼睛的澀意稍稍減輕。拭去不自覺湧出的一點淚意,江蕪張了張口正要說話,話到嘴邊突然眉間緊皺。

“道長,你有冇有聞到什麼味道?”

言越循著風望去,辨彆幾息後篤定道,“像是什麼東西腐爛發臭。”

二人對視一眼,一同順著味道往深處走,不知不覺間繞到了戲台後方,四根腐朽了一半的支撐柱嘎吱作響,勉強維持著戲台不塌。

戲台建的不高,江蕪打量了幾眼,索性從外圍彎著腰鑽進戲台下方。言越阻攔不及,隻好將高大的身子縮成一團,跟在江蕪身後小心翼翼挪動。

“道長,好像就是這裡了。”江蕪在最中心處蹲下來,腐爛的惡臭味無孔不入地鑽入毛孔,熏得江蕪忍不住閉眼後仰。

言越動作敏捷地托了一把江蕪,看她蹲穩才收回手,找了個位置默默在江蕪身側蹲下。

二人肩膀挨著肩膀,言越頓了一下,取出懸掛在腰側的長劍,“氣流向上湧動,裡麵應當有空間,撬開看看。”

話音剛落,玉白長劍山上靈光閃爍幾息然後猛然砸下,絲絲縷縷的裂紋從劍尖處向四周蔓延,就在江蕪覺得不對勁準備跑路的同時,大地化為巨大的泥塊,轟然碎裂。

腳下的土壤變為深不見底的黑洞,江蕪隻來得及抓住身邊人的衣袖,忽然有巨力從手腕間傳來。

四周是不見五指的黑暗,在急速滾落中,江蕪清楚感受到耳畔急促的呼吸,青年的手臂緊緊箍住她的腰,隻在落地時忍不住悶哼一聲。

江蕪從言越身上爬起來,又慌忙俯下身子試圖檢查他的情況,“還能動嗎道長?”

言越嚥下口中幾乎溢位的鮮血,含糊道:“冇事。”

江蕪心神驟然放鬆,這才後知後覺的感受到幾乎遍佈全身的疼痛,強忍著腦袋裡的轟鳴,江蕪眯著眼睛在黑暗中努力打量四周。

大大小小的陶罐被放置在房間各個角落,他們順著長石階滾落到房間中央,正對著一尊看不清楚麵容的塑像。塑像下有一個四四方方的祭台,上麵擺著時令水果。

“這裡不久之前應該纔有人來清理過”江蕪用手摸了一把地麵,放在鼻子下輕嗅後篤定說道。

“找一找味道是從哪裡來的。”言越用劍柄撐起身子站起來,緩緩說道。

江蕪點頭,準備先去檢查正中央的塑像,那塑像不知為何給她的感覺很不好,而且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窣——”

“什麼聲音!”

江蕪猛然回頭,死死盯著傳來異響的陶罐,細細簌簌的聲音越發響亮,連帶著陶罐也開始劇烈搖晃。

在江蕪如臨大敵的眼神中,陶罐的顫動忽然停止,一隻雙眼猩紅的妖獸從罐中一躍而出。

“退後。”

白衣道長上前一步擋在她身前,馬尾末端擦過江蕪的臉頰,言越一手護著她一手持劍,對著那怪物直直斬下。

金白耀目的劍光一瞬間將石屋照的有如白晝,在極致的光芒中江蕪忍不住抬手,虛著眼睛死死盯著前方。

江蕪看見那隻皮膚青白的無毛鼠怪被言越豎劈成兩半,被劍意刺痛的眼裡不斷有眼淚落下,淚眼朦朧之中江蕪認了出來。

言越就是昨日無相山上的修士。

江蕪瞳孔地震,一時之間思緒紛亂。

鼠妖摔落在地,四肢還在微微抽動,深綠色的漿液從分成兩半的身體裡緩緩流出,惡臭無比的氣味鋪滿了整個空間。

江蕪回神,環視一圈後忽然伸手拉住言越,果斷道:“馬上走。”、

言越目光不解,江蕪抿著嘴鬆開手,率先轉身順著石階拚命奔逃。

向上時石階顯得格外漫長,江蕪氣喘籲籲三步並作兩步,從口中品出血鏽味的同時,眼前的灰濛正在逐漸褪去。

在光斑搖曳的視線中,出口處的光圈已經近在眼前,江蕪眼前一亮,下一秒猙獰的巨石從台階頂端悍然落下。

“小心!”

江蕪被言越死死壓在牆壁,險而又險地躲開巨石。巨石順著石階飛快滾落,伴隨著台階的輕晃,密室底部傳來轟隆巨響。

江蕪駭然轉頭,隻來得及看見入口處一抹紫色一閃而過,世界便再次陷入黑暗。

出口被人封住,他們出不去了。

一片寂靜的黑暗中,大片大片紅點湧現亮起,密密麻麻地彙聚成包裹住他們二人的猩紅星海,每一雙紅瞳中都閃爍著饑餓又瘋狂的光芒。

江蕪後背死死貼住石壁,毛骨悚然。

他們被鼠妖包圍了。

-氣喘籲籲三步並作兩步,從口中品出血鏽味的同時,眼前的灰濛正在逐漸褪去。在光斑搖曳的視線中,出口處的光圈已經近在眼前,江蕪眼前一亮,下一秒猙獰的巨石從台階頂端悍然落下。“小心!”江蕪被言越死死壓在牆壁,險而又險地躲開巨石。巨石順著石階飛快滾落,伴隨著台階的輕晃,密室底部傳來轟隆巨響。江蕪駭然轉頭,隻來得及看見入口處一抹紫色一閃而過,世界便再次陷入黑暗。出口被人封住,他們出不去了。一片寂靜的黑暗中,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