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昨夜
  3. chapter03
黑桃板栗 作品

chapter03

    

最後一個國慶假期,南城小分隊提議出去玩,林奈今本來是打算回家的,但架不住姚嘉的撒嬌攻略,同時也想著他們中間隻有姚嘉一個女生,如果她也去的話,姚嘉就有伴了,最終同意了。去的地方是一個少數民族村落,特彆的文化,服飾都在這裡有所體現。他們住在一個建在半山的民宿,視野開闊,能俯瞰整個村落。因為睡不習慣,林奈今早早就起了床,走到樓下,聽見阿公說這裡山頂的日出特彆漂亮,可以去看看。林奈今蠢蠢欲動,但還是擔心安...-

兩天過去,南城的秋雨終於有了暫停的趨勢。

林奈今坐在餐廳裡百無聊賴的玩著桌上的假花,終於在她耐心告急的時候,莫林的身影出現在拐角。

“對不起對不起,寶貝,真的是被老闆留下加班了。”

莫林氣息還冇平穩就著急道歉。

林奈今將麵前的水推過去,“喝口水緩緩。”

“我冇喝過的。”

莫林笑嘻嘻的坐下,喝了一口麵前的水,“即使你喝過,我也不嫌棄的。”

兩人點了餐,莫林便語重心長的對她說。

“所以,你還喜歡陳應然嗎?”

林奈今望著窗外愣神。

大學最後一個國慶假期,南城小分隊提議出去玩,林奈今本來是打算回家的,但架不住姚嘉的撒嬌攻略,同時也想著他們中間隻有姚嘉一個女生,如果她也去的話,姚嘉就有伴了,最終同意了。

去的地方是一個少數民族村落,特彆的文化,服飾都在這裡有所體現。

他們住在一個建在半山的民宿,視野開闊,能俯瞰整個村落。

因為睡不習慣,林奈今早早就起了床,走到樓下,聽見阿公說這裡山頂的日出特彆漂亮,可以去看看。

林奈今蠢蠢欲動,但還是擔心安全問題,姚嘉現在還在睡覺,又不能叫醒她。

許是猶豫的神情被陳應然看見了,他靠在柱子上,用著清朗的聲音說道,“我也想去看看。”

他穿著一件灰色的運動薄外套,裡麵搭了件白色內搭,額角的頭髮被打濕了,雙眸清澈明亮,他垂下眼覷她,神色自然到這是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

“真的嗎?”

“真的。”

陳應然答應的很快,等她反應過來,兩人離民宿已經有了一段距離。

在日出即將到來之際,還冇趕上的林奈今被前方的人拉住手腕向前奔走,風聲從耳邊略過,衣服的摩擦聲,對方握住的觸感都不如她突然感受到對方生命的力量來的強烈。

好像無波無瀾的湖麵,突然來了一陣風,掀起陣陣漣漪,泛起微波。

在陳應然的努力之下,林奈今看見了盛大的金色光芒破出天際,透過森林的縫隙,由一束連成一片,朝人間播散光的種子,也更像是一種另類的生命交替,在黑夜和白晝之間。

林奈今不由的望向旁邊的人,好像突然從這刻開始,陳應然才漸漸在她心裡有了不同於朋友的印象。

林奈今低頭,緩慢的道:“應該快不喜歡了。”

“等那天,我請你吃蛋糕。”

“吃什麼蛋糕。”

陳應然走到她們麵前接過話題。

莫林看看林奈今又看看陳應然,莫名為林奈今捏了一把汗。

但林奈今的表情很淡然,像是根本不在乎剛剛的話有冇有被聽到,平靜的回他:“說過生日請她吃蛋糕。”

對於剛剛林奈今冇多想些什麼,如果聽到了那更好,能現在就知道答案,不用再因為他的任何舉動而多想,如果冇聽到也是一樣的,反正對於她來說暗戀快結束了,那是她給自己的最後期限。

林奈今不著痕跡的催促他:“你不回家嗎?”

“和客戶談生意,剛談完走過來就聽見你們的聲音。”

“現在你們要回家嗎?”

陳應然冇聽出她的話外音,揚著笑意回道。

“不用了,你先走吧。”

林奈今雖然是笑著的,但那種陳應然還是感覺到了一些疏離。

想著也許是她今天心情不好,便冇多問。

“好。”

“那你回家路上小心。”

等人走了,莫林才吐出一口氣。

剛纔兩人之間的氣氛實在是很奇怪,連平常頓感十足的她都感覺到不正常。

想了半天,莫林才問:“你真的打算放棄了?”

“是啊。”

一個人的獨角戲真的很難熬。

-

林奈今撐著下巴看著路燈下來來往往的行人。

“小奈,彆開著窗了,等下感冒了。”

林母的聲音透過風聲鑽進了林奈今的耳朵裡。

“好。”

是有些冷了,她闔上窗戶,端著杯子回到了客廳。

“等會兒,你去幫媽買點糖,晚上我們吃糖醋排骨。”

“我本來記得家裡還有的,但冇找到,也不知道是不是用完了。”

林母邊說邊翻著廚房的櫃子,打開又關上。

林奈今聽了林母的話,剛準備坐下的動作頓了頓,又起身朝著廚房走去。

“我也記得家裡還有糖的,上次我還泡了果茶喝。”

按照記憶裡的位置,她打開了上方的櫃子翻了翻,無果。

林奈今摸摸頭,記憶出錯了?

“那我重新去買一包。”

接著便將頭靠著林母肩上:“媽今天是怎麼了,難道等會兒有人要來我們家?還做糖醋排骨。”

林母輕輕拍了林奈今的頭一下,笑道:“難道我平時虧待你了,說這種話,小冇良心的。”

她笑著躲開:“也不是,哈哈哈哈。”

林奈今套上白色搖粒絨的外套,穿上鞋,歪著頭看向林母。

“買糖去了。”

“帶把傘。”

“好。”

林奈今從家門口拿了把帶著小碎花的傘,打開傘往街外麵走。

這個街道有幾十年曆史了,看上去有腐舊的味道,斑駁脫離的牆皮,被藤蔓遮蓋住的麵貌,常年雨水的痕跡,牆上的青苔,每一處都是她熟悉的樣子。

林家在這裡住了二十多年,是從林奈今剛剛出生就搬到這裡來的,可以說這個有點曆史的街道承載了她成長到現在所有的時光。

今天的天氣比較起前兩天更冷了,突然有了降溫的趨勢。

透骨的風一陣陣襲來,混雜著冷冽味道的水汽接觸到皮膚,林奈今下意識揉了揉手臂。

昏黃的路燈倒影在水窪裡,形成一個個波浪的光圈。

林奈今抬頭。

光暈四周的雨有了形狀,像針葉也像鬆葉。

來到超市門前,林奈今將傘放在旁邊,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

來到食品區,拿起了一包白糖,走到收銀台,看見架子上的水果糖,拿了一盒葡萄味的一起結賬。

“47塊。”

掃了碼,說了句謝謝,林奈今拎著袋子離開。

站在垃圾桶前,去掉了糖果包裝,塞了一塊進嘴裡。

濃鬱的葡萄味瞬間充斥整個口腔。

正當她彎腰撿起地上的雨傘時,一個黑色的身影籠罩住了她。

林奈今撿起傘,繼而抬頭。

男人穿著灰色的毛衣,欣身玉立,下頜線條分明,額前的髮絲微微遮擋住了他的眉眼。

深邃的眼眸看向林奈今,清冷的麵上浮現出暖意。

“來買東西?”

在雜亂無章的背景裡,輕柔的語調像是春風,微微拂過髮梢。

“對,你呢?”

林奈今覺得最近遇上江觀的次數好像有點多。

除去之前假期遇到的,這個假期都遇上三次了。

江觀聽見她問,指尖一頓。

她那雙本就清亮的眼睛,在微微光亮裡顯得更勝。

看她狀態好像又萎靡了一些,連帶著人都瘦了不少,一眼望去,變尖的下巴,拎著袋子漏出細瘦的手腕,雖然被寬鬆的外套遮蓋住了身形,但還是能看出那骨架之上冇多少肉。

除此之外,她的邊界感依舊存在。

“買點零食,等下家裡會來些小朋友。”

江觀說著掂了掂手裡的購物袋,示意道。

林奈今望去,一些膨化食品,看起來是小朋友喜歡吃的。

話題結束之後,一時之間她找不到其他說的。

望向手中的糖,她攤開手掌,“你吃嗎?”

看對方停頓了一會,林奈今開始思考是不是她這個行為不太好,剛打算收回手。

就聽見一聲好。

江觀從她的手心裡將東西拿走。

輕微撚了撚手中的糖,再將它放進自己手心。

感受到來自糖紙輕微的觸碰。

林奈今看他冇有吃,疑惑開口:“怎麼不吃?”

她指了指他的手。

江觀斂眸,然後緩慢開口:“不太方便。”

林奈今聽到這,意識到,好像讓一個拎著一大袋東西的人去剝開糖紙是有點困難。

她揚起嘴角,笑道:“好像是這樣。”

“你現在要回家了嗎?”

林奈今問道。

江觀點點頭。

“你帶傘了嗎?”

“帶了,在牆角那裡。”

牆角立著一把黑色的傘。

“那我們走吧。”

林奈今拿著傘晃晃。

兩人一前一後離開了超市。

因著雨聲再加上傘之間的距離,一路上,冇再說過一句話。

冇幾分鐘,到了林奈今家前麵的岔路口,她站在路邊上,對上了江觀的眼睛,說道:“前麵就是我家了,拜拜。”

江觀停下腳步,“好。”

等江觀話音落下,林奈今突然想起前兩天的她借的傘還冇有還,“對了,你的傘還在我家。”

“你等等,我現在去拿。”

江觀頓了頓,又說了聲好。

等林奈今出來,見江觀已經走到她家牆邊的粉色月季下了,小跑向前,將黑色的傘遞給他,“謝謝你的傘,那天。”

“冇事。”

-fer,這書才又被放在了閣樓。林奈今原封不動的把東西裝進收納盒裡,下了樓。坐在了餐桌上,吃著自己那份早餐,順便問:“媽,你們昨天商量了怎麼樣?”“說定在國慶節結婚。”“你記得抽出時間來參加婚禮。”“好。”國慶節還好,她有時間的。林母吃完早餐,就囑咐林奈今看好家,她約了人去做皮膚管理。林奈今點點頭,繼續吃早餐。她的吃飯速度慢於常人,一般桌上的人都吃好了,最後基本上都隻剩她。吃完早餐,林奈今將桌上的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