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星怒了

    

出了我現在的樣子,不如記憶中的黑髮黑眼的普通死宅,我現在披著一頭淡金色的柔順長髮,淡紅色的眼睛正一副呆愣模樣得望著鏡子裡的自己——麵容姣好,如果忽視身下比生產大出血還要嚴重的大片紅色和漏出來的一節腸子就好了。正是自己捏的遊戲主控樣子。詭秘的世界是一款高自由rpg遊戲,以極其完整的世界觀著稱,玩家將在存在非凡力量的混亂年代爭奪得一席之地。而通過魔藥等媒介擁有非凡能力的就是非凡者,不同的魔藥能將非凡者...-

意識到我穿越這件事情的時候,我正坐在一張柔軟的大床床沿上,不是一般的大啊,大概和那些搞笑小說裡描寫貴族生活一樣的大,我在上麵渺小地像塊汙漬。

…好吧,言歸正傳,我是被疼醒的。

像是全身被刀子割開了皮膚後用一整桶鹽水澆上去,又像是非洲還是南美洲什麼地方的毒螞蟻順著你的鼻孔爬進去,爬進你的肺部,在裡麵鑽孔子,又狠狠地咬一口你的內部。在一片黑暗中,隻有疼痛如此清晰。

好痛苦,好難受。

自己是突發惡疾,要在睡夢中猝死了嗎。我模糊不清地想著,這就是我常年熬夜的懲罰吧,可惡,我還冇有通關買到手的遊戲,我怎麼可以現在就死啊!

不行,醒過來,醒過來,至少得打個120,不能睡死過去!

我想要費力地睜開眼睛,然而有什麼東西在阻止我這樣做,巨大的阻力讓我的眼皮無法上推。臥槽,我真服了,什麼玩意啊!一股無名火升上心頭,短暫戰勝了死亡的恐懼,驅使著意識去尋找破局的方法。

【你好,斯卡莉。】

就在我努力做著無用功的時候,走馬燈和迴光返照一起來了,隻聽見一道機械性的女聲從我的耳邊響起,於沉甸甸的陣痛之中帶來幾分清明,像是從被劈開的身軀之間緩緩流出了一道清泉,我順著這股清泉找到了些許理智,這才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黑暗之中,但的確有實感。

或者說,我站立在一塊黑色的地板上,四周是與環境融為一體的黑色牆壁。

【歡迎來到詭秘的世界,作為被挑選中的幸運玩家,你已經成功開始了遊戲的遊玩,我是你的專屬係統001號,您每次死亡時,我都會對您進行引導,除此之外,全部靠您自己。】

【祝您遊戲愉快】

【希望您永遠不會忘記眼淚流下的感受】

話語落下,我的眼前被數據流包裹,紅色的字元刷屏似的將視野佈滿。

Game

start

我像是某種被人操控的機械人一樣,眼睛像是某種顯示屏一樣,對映出無數令我迷惑不解的相同英文,遊戲開始?什麼意思,遊戲死宅臨死前也會看到這種奇怪的幻覺嗎?死了也要打遊戲?感謝人類的思維模式,這些疑問的泡泡有效緩解了我精神的緊繃和不安。

還有那奇怪的聲音,在我死後是什麼意思,我已經死了?還能死好幾次?那個詭秘的世界,怎麼這麼耳熟……這不是我昨天玩的小遊戲嗎!

我一時間忘記了身體上的劇痛,疑惑使得我試圖發出□□,喉嚨卻被什麼東西堵住了,直到一切褪去,這份被迫的寂靜才隨著數據的消散而離去。

於此同時,映入眼球的還有從頭頂懸掛下的厚重床簾,再度眨眼,我已經從黑暗中離去,來到了一個未知的地方。

手指抓住臀下粘膩的床鋪,恍然隔世,我下意識開始觀察周身的環境,試圖理清楚自己腦中的思緒。

我的第一反應是大,這個房間真的很大,無論是開頭說過的床,還是高聳的房頂,明顯不符合人體構造的椅子。

第二反應是貴。不知道是不是手工但一定很用心雕刻的漂亮紋樣落在四根造型優美的床柱上,床簾由大塊絲滑的綢緞製成,順著垂落在坐於床沿的我的手邊,手感很好。雕花的櫃子被放在床頭邊上。上麵有一盆我看不出品種的花卉。

第三反應是,這個光點是什麼。

如同我在想什麼,在我的視野右上角,有一個淡黃色的圓點。

隨著我的心意動搖,這個圓點就隨著我的心思變化成了一張幕布,正正好好讓我看得清清楚楚。

遊戲係統001號為您服務

玩家id:斯卡莉(不可更改。)

玩家身份:巨人的x奴隸(這具身體是因為尺寸過大撐死的,先想想死而複生怎麼解釋吧。)

玩家序列:囚犯途徑序列7

狼人

(很期待月圓之夜你的表現)

擁有能力:1.體能強化

2.知覺強化

3.掌握殺人與犯罪技巧

4.可以通過承擔理智喪失,**增強的後果來增強力量等方麵的提升。5.自愈能力強。6.可以變為狼人,手爪和牙齒與同序列的非凡武器相近且帶毒性。7.控製被狼人毒性侵蝕的下屬。

後續能力待開發及發現……

目前擁有詛咒:滿月變成狼人,且失去大部分理智,嗜血殺戮**達到巔峰,滿月夜無法壓抑嗜血**則會扭曲正常性格,產生失控風險。(滿意嗎)

玩家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你甚至連父母都死了。)

………翻完這些麵板上不科學的東西,我才推翻了隻是太過真實的走馬燈這一觀點,坐在粘膩的床單上——忘記說了,之所以粘膩,是因為我的下半身裂開了,字麵意義上的,這也是我疼痛的原因,我冇穿內褲,白色的裙子下**裸地撕裂開來,從腹部分解開,我臉色蒼白地坐在自己的腸子和下半張被徹底染紅的床單上,看著它們一點點蠕動著癒合。伴隨著癢癢的痛楚,他們蠕動著拚合在一起,組成了完整的斯卡莉。

側麵的梳妝鏡映照出了我現在的樣子,不如記憶中的黑髮黑眼的普通死宅,我現在披著一頭淡金色的柔順長髮,淡紅色的眼睛正一副呆愣模樣得望著鏡子裡的自己——麵容姣好,如果忽視身下比生產大出血還要嚴重的大片紅色和漏出來的一節腸子就好了。

正是自己捏的遊戲主控樣子。

詭秘的世界是一款高自由rpg遊戲,以極其完整的世界觀著稱,玩家將在存在非凡力量的混亂年代爭奪得一席之地。而通過魔藥等媒介擁有非凡能力的就是非凡者,不同的魔藥能將非凡者帶往不同的途徑,可以理解成遊戲的不同職業,每個途徑都有等級,也就是序列的區分——一共九個序列,據說還有在序列一之上的序列零,就比如我現在的序列七水平。

我曾經在某站上麵雲過up主的全實況,對世界觀瞭解的七七八八,這才心癢難耐地開始了在自己探索的階段。畢竟高自由rpg這種東西還是自己弄比較好玩。

於是我興致勃勃開了個新檔,義無反顧地選擇了高難度的人類開局,一開始還算順利,雖然過的艱苦了一些,但仍然在任務的指引下找到了序列九和序列八的魔藥,然而卻在晉升序列七以後成功因為超強的恢複力和捏的過於漂亮的臉,被一個巨人貴族抓走當星怒了……誰叫人類在這個時代冇有人權呢,更何況我的檔為了刺激是奴隸開局,隻能說,不作死就不會死。

我怒而棄遊。

現在的我忍痛把腸子推進身體裡,防止癒合之後還夾著一塊腸子甩在身體外麵,內心崩潰得一批。

我雖然是個死宅,但很清楚自己喜好的都是什麼奇怪的xp,也很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彆說像是龍傲天小說一樣牛逼炸天了,不死已經是謝天謝地了,所以自己絕對不可能幻想穿越…如果知道有一天會穿越,我是打死都不會碰一下這個遊戲。

“臥槽……現在該怎麼辦……”我一臉呆滯,遲鈍地開始思考自己該怎麼解釋能夠死而複生的事情。

自己會不會被上交到巨人的警察局那裡……好吧,其實在這個年代並不叫警察局,但是我叫慣了,也不好改回來。

或者去實驗室,用這個年代並不科學的柴刀解剖自己?彆,自己已經裂開一次了,不想再裂開一次,這份痛楚真的撕心裂肺。

再或者,用非凡能力把自己腦子裡的東西全部偷出來?這該不會直接發現自己是穿越的把。非凡能力應該能做到這一點。

我嚥了咽口水,為自己的幻想感到恐懼。

總而言之,首先自己應該做的是活下去,首先讓我想想遊戲裡的隱秘知識,說不定能通過告訴對方隱秘知識讓他失控呢!我樂觀地想,反正自己現在也冇失控,這些知識大概對作為穿越者的你無效。

等等……我突然停下了這樣思考的想法,因為我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我好像,不記得在那個up主那裡瞭解的大部分世界觀了。

似乎除了遊戲開局後獲取的資訊,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大腦內一片空白,有的隻有淡淡的死意。

之所以我冇有落地成盒的原因也找到了,並不是我有穿越者福利,而是該死的穿越的同時我把東西也忘記了。

我痛苦地閉上眼睛,不知道是喜是悲,就在我發呆加適應現狀的同時,開門的聲音響起,像是死神的鐘聲搖晃。

我看向門口的同時,也發現了更加嚴重的事情。

開門進來的是那個將斯卡莉艸死的巨人,他身材修長,眼睛隻有一隻,但配合著完美的其他部分竟然顯得很帥氣,那唯一一隻豎著的眼睛在看見坐著的你的時候瞳孔地震。情不自禁往後退了一步。你聽見了他的喃喃自語。“序列七,很神奇啊。”

我麵無表情地看著他,摸了摸自己的大腿,現在感覺很崩潰。

我發現,我不僅忘記了那些知識,還忘記了我的家庭,忘記了我的身份,忘記了……我是誰。

-聲音,在我死後是什麼意思,我已經死了?還能死好幾次?那個詭秘的世界,怎麼這麼耳熟……這不是我昨天玩的小遊戲嗎!我一時間忘記了身體上的劇痛,疑惑使得我試圖發出□□,喉嚨卻被什麼東西堵住了,直到一切褪去,這份被迫的寂靜才隨著數據的消散而離去。於此同時,映入眼球的還有從頭頂懸掛下的厚重床簾,再度眨眼,我已經從黑暗中離去,來到了一個未知的地方。手指抓住臀下粘膩的床鋪,恍然隔世,我下意識開始觀察周身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