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之喜

    

爾貝特此時卻在大廳裡等著他們,兩人從剛入門就感到不妙了。果不其然,提爾貝特看到他們,臉色陰沉“雲沐,雲墨,你們倆個做什麼去了?”嘖,他又在發什麼瘋?姐弟兩人對視一眼,從對方眼裡都看到一樣的疑問。“父親,我們聽醫師說,您最近有些身體不適,特地去為您采了一些泡泡橘,想給您製作果汁,據說對身體好呢!”雲沐渾然不懼,鬼話說的信手掂來。提爾貝特公爵聞言神色舒緩,“嗯,你們有心了。過來吃飯吧。”姐弟倆坐在公爵...-

雲沐正在思考人生,就在剛剛,她為了摘一些泡泡橘爬上樹,腳底打滑摔了下來。

這一摔可不得了,直接把前世記憶給摔了出來。她,雲沐是個轉生者。轉生的世界還是自己曾今最喜歡的遊戲世界!

而就在剛剛,身為穿越者的金手指,她的外掛在遲了15年後終於到賬了!

她的遊戲揹包也和她一起過來了,裡麵倒是有不少摩拉和各種材料。要是早來幾年就好了,或許她就有能力帶著弟弟離開楓丹了。

恢複了記憶,她也想起雲墨是她創造出來的角色了。前世的自己也是個孤兒,對她來說最希望有一個親人,雲墨就是因此誕生的。

這大概是她最幸運又不幸的事了,幸運的是,她來到提瓦特,擁有了一個弟弟!

不幸的是,她為了滿足自己的xp,給弟弟設定了返祖狐耳和狐尾。世界為了不全設定,他們就這樣成了長生種,還是那種毫無武力值的!

想想吧!兩個容貌出眾的長生種,還毫無自保之力,在這群貴族眼裡可不就是待宰的羔羊。

這幾年裡,她和弟弟在孤兒院裡,過得可謂是如履薄冰!

三年前,院長阿姨失足意外落水,孤兒院就此被她的未婚夫皮埃爾繼承。院長的死疑點重重,可惜她自身難保,無法為院長申冤。也是從那以後,他們這群孩子再無安寧。

皮埃爾接手孤兒院後,總是會有各種各樣的貴族來到這裡,他們用評判貨物的眼神,來看孤兒院的孩子。

貴族們會在這裡挑選出自己心儀的孩子,將他們帶走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這是皮埃爾的說法,但被帶走的孩子從未回來過。

她和弟弟一直都是那群貴族的目標,從前有院長阿姨的保護,貴族不敢直接下手。

如今,為求自保,她隻好帶著雲墨尋求庇護。

她挑選了一個外界風評較為不錯的公爵提爾貝特,作為他們的養父。隻可惜對方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不過雲沐很聰明,運用外界言論將他擺上高處,逼迫他不敢對自己下手。

畢竟隻要他們出了什麼事,提爾貝特絕不會安然無恙,媒體們會像豺狼般從他身上咬下一塊肉。

但到底是個隱患,她正愁如何不著痕跡的乾掉對方呢。這時候恢複記憶,雖說晚了點但也總比冇有強。

雲沐回憶著劇情線,現在正是楓丹人和美露莘矛盾最為惡劣的時候。審判官大人將她們帶入楓丹庭,貴族們被他觸及到了自己的利益,隻好選擇對美露莘下手。

她記得最先出事的好像是卡蘿蕾?那個很喜歡人類,麵對惡意仍然保持開朗的小傢夥。

她從提爾貝特那裡偷聽到過,他們製造了命案,準備將臟水潑到卡蘿蕾身上,以此來向那維萊特發難。

那個小傢夥很可愛,雲沐並不希望她捲入這場權利遊戲中。

這件事情很好解決,她隻要在關鍵時候出手,阻止卡蘿蕾被人騙去凶案現場就好,之後的事情,想必那位特巡隊隊長也不是什麼蠢材,會處理好後續的。

提爾貝特他們看起來並不打算現在就動手,既然還有時間,雲沐也不著急。她還得回去給弟弟做果汁喝呢。

雲沐之所以會來這裡摘泡泡橘,當然是因為想給弟弟做一些好喝的果茶啦!

隻不過提爾貝特可不喜歡這種東西,所以她隻好出來尋找材料。倒是陰差陽錯的,叫她恢複了前世記憶。

不過像提爾貝特這樣自命不凡的貴族,卻被一個低賤的孤兒擺了一道的人來說,對他們可不會給什麼好臉色,自然生活條件也不會有多好。

為了挽回印象,她隻好在對方麵前裝作十分敬仰他的樣子,讓他相信自己當時隻是過於激動,纔會在媒體麵前發表這樣的言論。而不是看穿了他那肮臟下作的心思。

該說他是蠢笨如豬呢?還是過於自信呢?竟然還真的相信自己了。或許是冇把一個孤兒放在心上,認為她翻不出什麼風浪。

“阿姐!阿姐!”不遠處傳來少年焦急的呼喚聲,雲沐回頭望去,是雲墨。

她站起身,朝著對方揮手示意“阿墨,我在這裡。你跑慢點彆摔了!”

雲墨在家中一直冇有等到姐姐回來,聯想到公爵近來對他們的態度,當即蒼白著一張臉跑了出來。直到遇見自家阿姐,一顆懸著的心這才放下來。

“阿姐~你怎麼這麼久還不回來啊,我好擔心你。”雲墨將頭埋進自家阿姐頸窩,聲音悶悶的。

雲沐哭笑不得,“我說你啊!多大了還撒嬌。”她伸出雙手輕輕拍打對方後背,安撫著自家弟弟。

“我不管,多大都是姐姐的弟弟,就要撒嬌。”雲墨語氣無賴,“阿姐,我們一起回去。”

“嗯哼...那還不把泡泡橘拿著?是誰想要喝果汁的,忘啦?”雲沐不置可否,她將還賴在自己懷裡的少年扔出去,指示著對方將地上的橘子撿起。

他們牽著手,迎著晚霞朝家的方向走去。

提爾貝特此時卻在大廳裡等著他們,兩人從剛入門就感到不妙了。

果不其然,提爾貝特看到他們,臉色陰沉“雲沐,雲墨,你們倆個做什麼去了?”

嘖,他又在發什麼瘋?姐弟兩人對視一眼,從對方眼裡都看到一樣的疑問。

“父親,我們聽醫師說,您最近有些身體不適,特地去為您采了一些泡泡橘,想給您製作果汁,據說對身體好呢!”

雲沐渾然不懼,鬼話說的信手掂來。提爾貝特公爵聞言神色舒緩,“嗯,你們有心了。過來吃飯吧。”

姐弟倆坐在公爵下方,開始用餐,提爾貝特看著自己的這個養女,舉手投足之間都是貴族風範。

他養了對方這麼久,也是時候給自己帶來利益了。“雲沐,你是我的養女,現在也是時候為沃辛頓家出力了。”提爾貝特心中滿是算計。

這個死老頭就知道他冇安好心,雲沐在心中誹謗,麵上還是一片敬仰“父親,我一切聽從您的安排。”

“德維爾家族希望和我們聯姻,我膝下無子,對方看上了你,希望你能嫁過去。”

雲墨聞言坐不住了,“父...”話還冇說完,就被雲沐打斷了“好的,父親。我很樂意為沃辛頓奉獻。”

“哈哈,不虧是我的好女兒。你們接著吃,我還有事先走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提爾貝特便也不再留下,急匆匆離開了。

雲墨看著對方離開,滿臉不甘。“阿姐!”雲沐並未看他,仍舊慢條斯理的吃著晚飯。“噓...小心隔牆有耳,我回去再和你說。”

事已至此,雲墨就是再急也冇用,隻好耐下性子吃飯。

-設定了返祖狐耳和狐尾。世界為了不全設定,他們就這樣成了長生種,還是那種毫無武力值的!想想吧!兩個容貌出眾的長生種,還毫無自保之力,在這群貴族眼裡可不就是待宰的羔羊。這幾年裡,她和弟弟在孤兒院裡,過得可謂是如履薄冰!三年前,院長阿姨失足意外落水,孤兒院就此被她的未婚夫皮埃爾繼承。院長的死疑點重重,可惜她自身難保,無法為院長申冤。也是從那以後,他們這群孩子再無安寧。皮埃爾接手孤兒院後,總是會有各種各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