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岩企鵝 作品

long long long live

    

不停地抹眼睛。她知道,她又哭了。就和勇者去世的那一天一樣。但不行,她還要繼續前行。一直前行,終會迎來她旅程的終點。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哭也哭不動,眼淚也在臉上乾涸。芙莉蓮在心裡有些遲鈍地想著,怎麼還冇走出這片森林。一道低微壓抑的哭泣聲隱隱約約傳來。芙莉蓮腳下頓住,最後還是向哭聲走去。離近了,芙莉蓮終於看到,那是一個人類小男孩。應該是迷路了。芙莉蓮想。小男孩也意識到人煙罕至的森林裡突然出現一個尖耳朵的...-

原來這就是【天堂】啊。

芙莉蓮如此在心中歎息著。

眼前是一塊飽受風吹雨打的石碑,上麵寫著的文字表明石碑所處的這一片森林都被稱之為【天堂】。

這片森林同其他被稱之為森林的森林又能有什麼不同?

是啊,這是理所應當的。

人死不能複生是真理。

就像,這個世界的人們隻親眼看過魔王,所以魔王的存在是真理,而所謂女神,隻存在於傳說中。

芙莉蓮緩緩坐下,頭靠在石碑上。

她能嗅到空氣中泥土和露水的清新。

可是啊,可是,女神的時間魔法不也曾真真切切地帶她回到過去嗎?

於是,芙莉蓮又想,她還是相信女神存在的。

不然那些奇妙的魔法,那些奇妙的冒險,又該歸因於何人?

芙莉蓮伸出手指一個字一個字摩挲石碑上的文字,感受著那一道一道的凹凸不平。

時間魔法嗎……

或許的確存在吧。

女神呢……

或許的確存在吧。

【天堂】呢……

或許的確存在吧。

隻不過,也都不在此處吧。

芙莉蓮放下手指,乾脆倒在柔軟的草地上。她雙手枕在腦後朝天空望去,是那茂密高大的樹木恰為這塊石碑留出的那一片天空,白雲悠悠,鳥兒飛過。她從胸口緩緩吐出一口,就好像想把所有那些不甘、困惑、茫然,全部撥出。

時間的流逝總是無法令人察覺。

當芙莉蓮起身的時候,她也隻是拍拍自己身上的草屑,又拍拍身邊的石碑。

嘿,我又要啟程了。

她在心中默默唸道。

又一次乾脆利落的轉身。

芙莉蓮沿著小道往回走。

一幕幕場景重新在她眼前浮現。

那雙堅定不移向她伸出的溫暖雙手。

那或是誇張哈哈大笑或是微微彎起眼角的溫柔神情。

那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談,或者,僅僅是並肩,就這麼安靜地沉默地,坐著。

流星。月光。

綵帶。燈光。

血色。劍光。

就像魔法一樣。

美妙的旅途。

雖然,旅途總有終點。

芙莉蓮覺得眼前一片模糊潮濕。

她用手背不停地抹眼睛。

她知道,她又哭了。

就和勇者去世的那一天一樣。

但不行,她還要繼續前行。

一直前行,終會迎來她旅程的終點。

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哭也哭不動,眼淚也在臉上乾涸。

芙莉蓮在心裡有些遲鈍地想著,怎麼還冇走出這片森林。

一道低微壓抑的哭泣聲隱隱約約傳來。

芙莉蓮腳下頓住,最後還是向哭聲走去。

離近了,芙莉蓮終於看到,那是一個人類小男孩。

應該是迷路了。

芙莉蓮想。

小男孩也意識到人煙罕至的森林裡突然出現一個尖耳朵的精靈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哭泣的聲音也低了下去。

芙莉蓮指了一個方向。

男孩呆呆地仰頭看著芙莉蓮,依舊跟傻了一樣。

芙莉蓮自覺自己現在並冇有多餘心情搭理陌生人,她還急著踏上她的旅程。

收集新的魔法,蒐集大魔法使芙拉梅的手記,尋找【天堂】。

她已經決定,旅途的終點就在【天堂】了。

可在越過人類男孩的時候,芙莉蓮的腦海中莫名浮現出辛美爾的身影。

真像啊。

髮色。

還有眼睛。

【能變出花田的魔法】施展。

因為心情不穩,加上隻是哄孩子,所以隻是很小的一塊花田。

餘光裡,花瓣飛舞,小男孩瞪大雙眼。

芙莉蓮頭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終於,看到前方的光,芙莉蓮自覺該走出這片森林了。

可她在靠近那片光的時候還是停下了腳步。

隻見她的眼前是一塊石碑。

令人眼熟無比的石碑。

芙莉蓮似有所悟地回頭,望向身後。

那個人類男孩。

跟辛美爾一樣的髮色。

跟辛美爾一樣的眼睛。

還有辛美爾跟她說過的話,關於真正的第一次見麵,關於最厲害的魔法使和最厲害的魔法。

可來時的路已經消失。

芙莉蓮覺得胸口那種又脹又酸的感覺重新滿溢位身體,順著臉頰,從眼睛裡流出。

她隻能向著出口走去。

什麼嘛……

這明明就是【天堂】啊……

又一次見到辛美爾了,可是卻冇認出他……

那以後呢?她的旅途終點已經找到了,她還要如何旅行?

都怪她,她是精靈,擁有長得不能再長的生命,能旅行長得不能再長的旅途,能做成想都不敢想的偉業——於是在那個打敗魔王的偉業實現之後,她還擁有長到無法想象的時間,去品嚐那種微妙的滋味。

是喜悅嗎?

如果是喜悅,那一切本該停留在那場回城的宴會中那美食飄香中那綵帶飛揚中那開懷大笑中。

是孤獨嗎?

親眼目睹友人一個個老去,又一個個離去,於是重新踏上旅途,咀嚼著過去,目睹著魔王被打敗後人類的現在,又一次真真切切地品味著勝利的滋味。

可那滋味卻是如此複雜。

打敗魔王的一行人早已被記住,是英雄,是史書,他們永遠在一起,永遠意氣風發。

於是人們高呼的萬歲,就好像真的能萬歲。

可那之後呢?再之後的事情這世間究竟誰人能說得算?

就算是女神,現在也難覓其蹤跡,世間隻存魔法。

那麼什麼纔是真正的長久,什麼又是真正的不朽?

還是人世間流傳的那些傳說,史書上的那些文字,那些飽經風吹日曬的雕像。

還有記憶。

和他離開後這個已經改變的世界。

芙莉蓮閉上眼,她已經不用哭泣了。

輕風拂過髮絲,就像溫柔的手。

這個世界,是我們想要的世界,是我同你曾並肩戰鬥過的世界。

分離已是註定,即使你曾向我保證你永遠會站在我這邊。

那麼現在,我也向你保證,我們曾一起度過的時間,我也會永遠記住。

等到千年後萬年後我的身軀也歸於塵土,也會有關於我們的傳說,流傳於這世間。

這是你送我的禮物。

也是我送你的禮物。

如此,也算不朽。

真正的不朽。

直到永遠。

Long

Live.

-人類小男孩。應該是迷路了。芙莉蓮想。小男孩也意識到人煙罕至的森林裡突然出現一個尖耳朵的精靈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哭泣的聲音也低了下去。芙莉蓮指了一個方向。男孩呆呆地仰頭看著芙莉蓮,依舊跟傻了一樣。芙莉蓮自覺自己現在並冇有多餘心情搭理陌生人,她還急著踏上她的旅程。收集新的魔法,蒐集大魔法使芙拉梅的手記,尋找【天堂】。她已經決定,旅途的終點就在【天堂】了。可在越過人類男孩的時候,芙莉蓮的腦海中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