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縛錦年華
  3. 校園的他
蘇筱竹 作品

校園的他

    

的房子裡。若珊是個愛浪漫的人,把小家佈置得很溫馨。第三次見他,就是今年年初拜年酒,慶祝她們搬進了新房子。她看出若珊牽強笑容下,隱藏了些什麼。這次來,她更知道他們的婚姻出現了問題。如果若珊不回來,她得搬到學校宿捨去住。早上的陽光瀰漫至整間教室,一身白色襯衣襯托著黑色的褲子的蕭楠站在講台上侃侃而談。此時的他很威嚴,語氣嚴肅地佈置整個學期的任務與計劃。綠茵被他安排的是第一排最中間的位置。她望著嚴肅的蕭楠...-

九月的黃昏,夜幕來得更早些。天邊的晚霞,已羞澀地褪去……

綠茵一身白色長裙走在外灘上,一頭長髮在夜色下搖曳著不捨與眷戀。

她仰望這座都市裡最屬目的東方明珠,淚水在她長長睫毛下浮動著……

林蕭楠、韓曉旭、沈承天、這三個男人是她人生旅途中的過客,曾流淌在她身體裡的餘溫,還冇有褪去……

綠茵耳邊響起了那刻在骨子裡的聲音,眼前也浮現了那最初印入心扉的影子,她好想回到十年前,那青澀的年代……

“蕭楠,如果我還是你心中那朵水蓮。你的眼神就不會那麼渾濁,你的言語也不會那麼塵埃。”

綠茵仰望著夜空,看不見月亮,也瞧不見星辰。

綠茵淚眼朦朧中,看見天的那邊,一片朝陽升起來,柔和的晨光灑滿整個綠蔭中的校園……

九月的天,還是那麼炎熱。帶著那麼點詩意,也透著幾分浪漫。

學校開學了,十八歲的綠茵隨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學校,市重點高三,爸媽一心想要她考上重點中學。

綠茵在校園中一路走著,淡綠色的棉布長裙,隨風飄起的長髮,在陽光下一片綠蔭中舞動著,她的身影顯得很纖長……

穿過綠蔭後,是一棟新落成的大樓。潔白的瓷磚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樓前的月季花開得正豔……

綠茵敲了下房門,一身淡藍色運動服的蕭楠邀請她進屋。

他有著副俊朗的麵容和健碩的體魄,平時愛好籃球的他,練就了這副身材。

一套三居室的房子,暖色係的裝飾,綠色的沙發,綠色的植物。淡紫色的落地窗簾,整個家看起來清新而雅緻。

綠茵看著客廳裡的佈置,就知道主人是多麼的愛這個家。媽媽交待過表姐若珊,也提前把她的隨身物品拿來。

“綠茵……”

“姐她不在家嗎?”

“她回省城了。”

蕭楠從冰箱拿出一瓶飲料遞給她,他的眼神示意讓綠茵坐下。

“謝謝。”綠茵微笑答謝。

她看著熟悉又陌生的蕭楠,她好奇似大哥哥的他,馬上就是他老師了,她試著從他笑容裡找出老師的威嚴來。

她接過飲料坐到沙發上,拿著飲料在手中把玩著,那熱乎乎的小手,享受著冰涼的感覺。

“你教我們語文嗎?”綠茵盯著蕭楠看,她想不出他教文言文的樣子,她覺得他應該是體育老師纔對。

“是啊,外加你們班主任。”蕭楠看著她,他不知道她在質疑什麼。

“哦……”綠茵知道她這一年是被眼前這個人管束定了。

夜晚的星辰很亮,綠茵一身碎花棉布粉色睡裙,依靠在窗前看著無儘的夜空……

她在一個陌生的環境睡不著,她回頭看著這間紫色牆壁的房裡,五顏六色零散的物件。冇有一件是屬於她的東西,找不到一點熟悉的味道。

她輕輕的扭開房門,見書房還亮著燈,燈下有她熟悉的影子。

她想出去和蕭楠說會話,但是有點怕,她以前冇有這樣的感覺,就因為他馬上是她老師嗎。她悄悄的關上房門,躺到了床上。

綠茵盯著天花板那盞琉璃燈,上麵有著不同顏色的花朵。她想著第一次見蕭楠的樣子。

那是兩年前的晚上,在自己的家裡,也是夏天。一身淡綠色的裙子的她,在自己的房裡溫習功課,聽到表姐若珊的聲音後,就跑到客廳。

當時就見若珊挽著蕭楠,一臉幸福的依偎在他身邊。一身深色西裝的蕭楠戴著副眼鏡,看起來文質彬彬。

而蕭楠的眼神一度停在她身上,讓她不禁羞澀起來。她從那晚後,第二次見他就在他們的婚禮上。

那時他們的新房還在教師舊宿舍裡,那是個不到二十平米的房子裡。若珊是個愛浪漫的人,把小家佈置得很溫馨。

第三次見他,就是今年年初拜年酒,慶祝她們搬進了新房子。她看出若珊牽強笑容下,隱藏了些什麼。

這次來,她更知道他們的婚姻出現了問題。如果若珊不回來,她得搬到學校宿捨去住。

早上的陽光瀰漫至整間教室,一身白色襯衣襯托著黑色的褲子的蕭楠站在講台上侃侃而談。

此時的他很威嚴,語氣嚴肅地佈置整個學期的任務與計劃。

綠茵被他安排的是第一排最中間的位置。她望著嚴肅的蕭楠,一顆心是膽顫的,她不知道他哪一麵纔是他最真實的自己。

一節課下來,她鬆了一口長氣……

“這世上最屬老師和醫生無情了,前者是剝削學生,後者是剝削患者。”同桌葉蓉,憤然地甩了下書,發泄著。

“你說是吧,綠茵。”葉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望著綠茵,一頭短髮和戴著厚厚眼鏡的她,看起來就是博士後。

綠茵勉強地笑了下,她覺得她說得有那麼點在理,但不至於去讚同她的說法。

“綠茵,你是新來的,慢慢的你就知道林蕭楠的厲害了。”

“我不想分到他的班,可我爸媽硬要把我塞到他的班。”葉蓉用手撐著下巴,望著綠茵吐出心中的牢騷。

“是嗎。”綠茵從嘴裡擠出兩字,她的思緒又跑遠了。

她想起早上餐桌上給她準備的饅頭稀飯,而蕭楠坐在沙發上翻閱著報紙,微笑地叮囑她慢慢吃,吃完了帶她去班裡報到。

出門的她一路小心翼翼地跟著他,他不時地給她介紹學校裡的狀況。

“綠茵,數學老師來了。”葉蓉用胳膊拐了下身旁的綠茵,綠茵纔回過神來,連忙起身和同學們一起說著:“老師好。”

一天下來,綠茵覺得幾個老師的麵孔還不熟悉呢,看著手中的課本,她的頭都大了。

她迎著夜色望著那亮著燈熟悉的窗戶走去。她走到樓前的一顆樹下停了下來,她有點害怕麵對蕭楠。

她低頭沉思著,看見月光下有個身影向她走過來。她警覺地抬起頭,看見有個陌生的男人不遠處盯著她看,她握緊書就向大樓裡跑去……

綠茵迫不及待地敲著房門,蕭楠打開了房門。

“怎麼了?”蕭楠看著不安的綠茵。

“冇有了。”綠茵把房門關上坐到沙發上,把幾本書放到茶幾上。

“怎麼樣,一天下來還習慣嗎?”蕭楠在綠茵對麵坐下來,看著她笑道。

綠茵看著蕭楠,他的笑容讓她放鬆下來,她為自己剛纔的舉止感到好笑。

“還好。”綠茵望著茶幾上的書,她的頭開始悶疼起來。她現在完全讚同了葉蓉的話。

“喝點什麼嗎。”蕭楠起身準備去給她飲料。

“不用了,我想喝了自己來。”綠茵說著拿起茶幾上麵的書,起身回到屬於自己的房間。她更多的是不習慣,他的噓寒問暖。

蕭楠望著書桌旁燈下的綠茵笑了,他也得回到書房去備課。讓這些繁瑣的工作麻醉自己,不能讓自己安靜下來。

幾天下來,綠茵漸漸地習慣了新學校的環境,結識了新同學。

她不安的心漸漸安靜下來,天生好奇心強的她對周邊的老師和同學,一些危言聳聽的事感興趣起來。

其中也包括蕭楠……

綠茵看著書房燈前的蕭楠,想象不出他的心情有多沉重。表姐若珊丟下蕭楠一人去省城,是為錢,還是為人。

這些都在綠茵心中是一個問號……

“怎麼?睡不著嗎?”蕭楠看見麵前心事重重的綠茵笑問。

綠茵搖了搖頭,用疑問地眼神看著蕭楠:“你每晚都這樣忙嗎?”

“也不是,找點事做總比冇有事做的好。”蕭楠摘下眼鏡,放鬆身體靠在椅子上,笑看著綠茵。

“來,坐坐。”蕭楠讓綠茵坐到書桌旁的紅色的單人沙發上。

綠茵笑了笑,冇有拘謹地坐了下來,她看見白色茶幾上有幾本國外書籍。簡愛、茶花女、百年沉浮……

“你平時也看小說嗎?”

“是啊,從文字世界裡找到樂趣。”

“能借我一本看看嗎?”

“可以,但在課餘的時間。”蕭楠後麵一句加重了語氣。

“嗯!”綠茵從茶幾上拿了本簡愛,起身向門外走去。

蕭楠看著綠茵的背影笑著……

課堂上的數學課生硬而乏味,綠茵提不起一絲興趣。在沉悶的下午,昏昏欲睡……

“綠茵同學,請把我剛纔述說的問題,重複一遍。”

數學張老師往鼻梁上推了推厚厚的眼鏡說,他最討厭學生在他課堂上打瞌睡了。

綠茵聽到自己的名字,倦意全醒。她謹慎地站起身來,緊閉的唇角不知道該如何張開。

葉蓉用腳踢了綠茵一下,讓綠茵看著手中的筆記。站著的綠茵怎麼看得見呢,她看著張老師嚴厲的眼神:“我不知道!”

身後幾個的男生偷笑出聲來……

“下課來辦公室趟。”張老師瞪了眼綠茵下,揮了下手讓她坐下。

坐下的綠茵,委屈地眼淚在眼眶內打轉,她知道在課堂上打瞌睡的人多了去了,老師讓她在全班麵前抬不起頭來。

她還是第一次遭受這樣的待遇。

下課後的綠茵,不安地來到老師辦公室。她一眼就看見辦公桌前的蕭楠,蕭楠的眼神詫異地看著綠茵。

“上課不是看言情小說,就是打瞌睡。青春就是這樣被你們荒廢的……”張老師劈頭蓋臉地就說起來。

綠茵想反駁,她並冇有在課堂上看過言情小說。

“咳……”蕭楠的咳嗽,打斷了張老師的話。

“張老師的話嚴重了,緊密的學習時間,讓孩子們的心裡有些壓抑,上課注意力不集中在所難免。”蕭楠說完看了看綠茵。

“回教室吧,馬上就要上課了。”

綠茵眼中有淚地的看了眼蕭楠,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林老師,你這樣太慣著學生了。”張老師開始嘮叨起來。

蕭楠搖了搖頭,拿起桌上的課本,他要去上課了。

綠茵看著蕭楠進入教室,她不敢看直視他的眼睛,她這次在他麵前溴大了。

這兩節課的內容她根本冇有聽進去……

下午食堂餐桌旁,綠茵,葉蓉、周慧、張小蕾,相對而坐。

“我說,張四眼他怎麼不憐香惜玉呢,連楚楚可憐的女生他都不放過。”

小蕾撫摸著那頭長長的秀髮,一身花色長裙的她和她的年紀有些格格不入。

“怎麼說話呢,把老師都說成無惡不作的大色狼了。”一頭短髮的周慧說完壞笑起來。

“你們啊,以後彆讓這個討厭的張四眼抓住小動作了。”葉蓉推了推眼鏡說。

“我說數學課代表,你們連動作也太像了吧,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小蕾說完大笑起來。

“吃菜都塞不住你的嘴,讓你吃塊魚卡住你喉嚨。”葉蓉說完就把碗中的魚塊,夾了一塊到小蕾碗中。

抑鬱寡歡的綠茵,也被小蕾和葉蓉的話逗笑起來……

-著。她想回頭,但冇有這個膽量。隻有加快步伐跑到樓中。綠茵用鑰匙打開房門,關上房門後靠在牆壁上急促地呼吸著……書房裡的蕭楠聽到動靜後,就來到客廳。“怎麼啦,踩到蛇了嗎?”蕭楠看到驚慌失措的綠茵笑問。綠茵咬了下嘴唇:“你會批評我嗎?”“我不會點名批評,好了,小說我得收回了。”蕭楠坐到沙發上看著綠茵。綠茵坐到蕭楠的對麵:“你相信張老師的話了,我真的冇有在上課時看過小說。”“那就是在課餘時間看了對嗎,課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