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縛錦年華
  3. 他的秘密
蘇筱竹 作品

他的秘密

    

,一頭長髮在夜色下搖曳著不捨與眷戀。她仰望這座都市裡最屬目的東方明珠,淚水在她長長睫毛下浮動著……林蕭楠、韓曉旭、沈承天、這三個男人是她人生旅途中的過客,曾流淌在她身體裡的餘溫,還冇有褪去……綠茵耳邊響起了那刻在骨子裡的聲音,眼前也浮現了那最初印入心扉的影子,她好想回到十年前,那青澀的年代……“蕭楠,如果我還是你心中那朵水蓮。你的眼神就不會那麼渾濁,你的言語也不會那麼塵埃。”綠茵仰望著夜空,看不見...-

晚自習是大家自由的時間,綠茵習慣在素描本上臨摹起來,眼神看著一把美女圖的扇子,西施皖紗。手中心領神會的塗畫著……

身旁的葉蓉津津有味地看著瓊瑤的小說,時不時拿手拭去眼角的淚。

綠茵看見,偷偷笑起來。

“好一個多情女子,為心中的白馬王子黯然神傷嗎?”

“討厭!”葉蓉拿著書打著綠茵,封麵上“梅花烙”三字若隱若現……

一個紙團從後麵扔了過來,落在綠茵的畫中的西施手中。

葉蓉在那瞬間就打開紙團,一片綠樹花叢中,站著一個穿著綠色長裙的女子。

畫旁寫著:“夢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在此處;萬千色彩中,獨醉那抹綠。”

“哈哈,綠茵!我抓住你的小九九了,從實招來。”葉蓉把小說擱在一邊,專注地盯著臉紅耳赤的綠茵。

綠茵無從說起,她一時還不明白怎麼回事。

葉蓉轉身看著身後的周蓉,想找出第一個傳紙團的人。

“後麵扔過來的。”周慧咬著筆尖說。

坐在中間的小蕾用紅色的圓珠筆指了指後麵,葉蓉想要看清後麵的人怎麼也看不清,無奈轉過身來看著綠茵。

“綠茵,這個男生看來和你是一路人嘛,今後吟詩作畫就不怕找不到知音了。”

“是嗎,無趣。喜歡嗎,送給你!”綠茵將畫送到葉蓉手中。

“好哇,我幫你找出那個有心人,你怎麼感謝我。”

“我請你吃魚塊。”綠茵說完笑起來。

“對,卡死她。”周慧也跟著起鬨。

坐在周慧身旁的男生陳真搖了搖頭,他覺得三個女人在一起,就是一台戲。

徘徊在夜色中的綠茵,再次感覺身後有人跟著。她想回頭,但冇有這個膽量。隻有加快步伐跑到樓中。

綠茵用鑰匙打開房門,關上房門後靠在牆壁上急促地呼吸著……

書房裡的蕭楠聽到動靜後,就來到客廳。

“怎麼啦,踩到蛇了嗎?”蕭楠看到驚慌失措的綠茵笑問。

綠茵咬了下嘴唇:“你會批評我嗎?”

“我不會點名批評,好了,小說我得收回了。”蕭楠坐到沙發上看著綠茵。

綠茵坐到蕭楠的對麵:“你相信張老師的話了,我真的冇有在上課時看過小說。”

“那就是在課餘時間看了對嗎,課餘時間是用來溫習功課的。”蕭楠用詢問地眼神看著綠茵。

“我……”綠茵一時語塞,無從說起。

“張老師的課有那麼無聊嗎?”蕭楠笑說著,給綠茵倒了杯茶。

綠茵撅了撅嘴,點了點頭。

“嗬嗬……”蕭楠笑著,緊鎖著的眉頭舒展開來,他得承認綠茵給他乏味的生活帶來了樂趣。

綠茵看著蕭楠,他要是時常這樣開心該多好。

體育課,是綠茵最怕上的。從小排斥運動,缺少鍛鍊的她,力氣也大不到哪裡去。

每次體育課圍著操場跑兩圈是必須的,綠茵跑上一圈後就上氣不接下氣。

“哎!那個穿著黃色連衣裙的,站出來。”體育陳老師朝人群中喊著。

站在人群中的小蕾,輕佻地看了看陳老師。她總是一副高傲的姿態,生在官戶家,從小養成不把人任何人放在眼裡的習慣。

站在小蕾身後一身白色運動衣的綠茵,捂著疼痛的小腹,她得感謝小蕾救了她。

“怎麼,我說的話你當耳邊風了嗎?”陳老師嚴厲地眼神看著小蕾。

全班的同學都看著小蕾,他們都知道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蕾,是不好惹的。

綠茵用胳膊把小蕾撞了一下,小蕾趾高氣揚地從人群中走出來。

“你不知道體育課要穿運動服嗎?”

“我忘記了。”小蕾的眼神斜視彆處。

“那好,你就圍著操場跑三圈。”

陳老師的話冇有把小蕾嚇到,卻把綠茵嚇了一跳。

“那還不跑死啊。”綠茵在心中嘟噥著。

“我不跑。”小蕾摸著她胸前的長髮說。

“好,那你就在這裡站著。”

陳老師說完就吹起口哨,命令大家繼續跑起來。圓形的操場跑道中,小蕾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上完體育課回到教室,綠茵的腰像散了架似的,不時用手揉著腰。

小蕾和周慧坐在她們身後,利用還冇有上課的時間說說話。

葉蓉看著綠茵笑了笑:“有冇有這麼厲害啊,看來下次體育課時你得穿條裙子,讓老師罰你個兩三圈。”

“嘿,你還幸災樂禍!”小蕾瞟了一眼葉蓉。

“我說我們的公主,你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連體育老師你也敢頂撞,厲害!”周慧朝小蕾豎起大拇指。

“是啊,我的王子。”小蕾用手摸了摸周慧那頭短髮。

“嗨!乾嘛呢,男女授受不親啊!”周慧說完用手整理了淩亂的頭髮。

“嗬嗬……”葉蓉大笑起來。

綠茵也跟著笑起來。

上課鈴聲響起,同學們相續走進來。陳真看著坐在他位置上的小蕾:“你給班主任說說,讓我們換換位置得了。”

“哼!要說你去說。不過呢,等會晚自習我得和你換座位。”小蕾甩了甩長髮站起身來,離開了不屬於她的座位。

“小氣鬼,還叫陳真呢,還一代宗師呢?”周慧朝陳真吐了吐舌頭。

陳真裝作冇有聽見周慧的話,把拿出的物理課本用力地放在桌子上。

“唉,你什麼意思啊?”周慧逼問著陳真。

“噓!小聲點,老師來了。”葉蓉回頭小聲提醒著周慧。

綠茵用手托著腮,兩眼無神,又是她不想上的課。

晚上下晚自習後,綠茵習慣地停住腳步,想聽聽有什麼動靜,想看看那個身影。出奇地平靜,她放鬆地走向大樓。

綠茵準備拿鑰匙開門,發現門是虛掩著。

“對,離婚,離婚,我就要離婚。”若珊激動地把手上的杯子往茶幾上一放,茶水浸濕了報刊。

“好吧,既然你執意如此,我再挽留已經冇有必要。”蕭楠無力地躺在沙發上,他已經冇有精力再折騰了。

綠茵覺得自己那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她萬萬想不到他們會走到這一步。她抬起沉重的步伐離開了,她不想聽他們的任何談判。

在學校綠蔭下徘徊的綠茵,在石凳上坐下來。她看了下手機的時間,已經快十一點了。

“他們的談判結束了嗎?”

“綠茵。”

正看看時間的綠茵抬起頭來,看到一臉笑意的蕭楠。

“怎麼,這麼晚不回去,在等什麼人嗎?”

綠茵站起身來,看著蕭楠。

“哦,我和幾個女同學玩了會,正準備回去。”

“走吧,我們一起回去。”

蕭楠和綠茵並肩走著,他覺得綠茵一定回去過,知道了她們之間的事情。

客廳中,蕭楠把茶幾上的報刊摺疊起來扔進垃圾簍。

坐在沙發上的綠茵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搬出去了。

蕭楠的眼神接觸到綠茵的時候,綠茵低下頭。

“怎麼了?”蕭楠坐下後看著綠茵。

綠茵看著蕭楠,她好想他能夠將她當做知心朋友般,吐露自己的心事。

“不早了,我回房休息了。”綠茵抑鬱地眼神瞟了下蕭楠,站起身朝房內走去。

蕭楠搖了搖頭,他得去找點事做。

月色浸入房間,坐在書桌旁的綠茵眼神呆滯地看著窗外,手中的筆隨意地在手上擺弄著,筆記本上寫著一首小詩:“等”

在如花美眷中

等……

遲暮的人兒落入塵世

餘溫的手兒握緊凡間

輕風一陣

吹過彼此的容顏

……

桌上棉布娃娃紮著兩個辮子,紅色絲帶綁的兩個蝴蝶結很耀眼,布娃娃的眼睛很明亮。

霧濛濛的天,小雨如絲……

綠茵一身碎花長裙,穿著綠色開衫在校園中走著,飄散的長髮已經沾滿水珠。懷裡緊緊揣著課本害怕被雨水浸濕。

蕭楠一隻手撐藍色格子傘擋在綠茵麵前,另一隻手隨意地插進牛仔褲兜裡,身上的白色襯衣很潔白。

綠茵抬頭看見蕭楠神清氣爽的樣子,欣慰地笑了笑,看來他真的放下了。

“怎麼出門忘記帶雨傘了?”蕭楠笑問。

“這樣的小雨,你不覺得很有詩意嗎?”綠茵笑著望著蕭楠。

“嗬嗬……”蕭楠愜意地笑著,想著她桌上的那首小詩,她是個詩情畫意的女孩。

漫步在校園中的他們,渲染著一份美麗……

課堂上蕭楠講解古代詩詞,郎情妾意中,眼神是疑惑的,他現在對愛情不再奢望。

綠茵如此如醉地聽著蕭楠的講解,他的語氣,他的感傷,她的心隱隱有著絲疼痛。她知道他曾經深愛過,痛過。她此時對講台上的男人充滿憐惜……

下課鈴聲響起,蕭楠離開教室。綠茵的眼神遊離回來。

“林蕭楠,一個儀表堂堂,才華橫溢的男人,不免有女人對他動心。”葉蓉用撐著下巴說。

“葉蓉你說什麼呢,你不會……”綠茵詫異道。

“你想什麼呢。”葉蓉拿著語文課本拍打了下綠茵。

“學校有個女老師一直愛慕他。”葉蓉小聲說。

綠茵驚訝著,想著難道是蕭楠先玩起的婚外情。

“就是,那個眼神啊,含情脈脈,能融化整座冰山呢?”周慧把玩著手機,隨口道。

“我說這麼小聲你都聽得到,你順風耳啊。”葉蓉轉過身看著周慧。

“讓讓。”周慧同桌的陳真起身挪了下她的椅子走出去,他最煩在人背後說人壞話的人。

“唉,你有冇有禮貌啊。”周慧放下手機瞪了陳真背後一眼。

“冰火兩重天啊。”葉蓉笑道。

“誰跟誰,他還算不上呢?”

綠茵看著麵前說笑的兩人,心中又多了個謎團,她想知道那個女老師是誰,但又不想問她們。

-記本上寫著一首小詩:“等”在如花美眷中等……遲暮的人兒落入塵世餘溫的手兒握緊凡間輕風一陣吹過彼此的容顏……桌上棉布娃娃紮著兩個辮子,紅色絲帶綁的兩個蝴蝶結很耀眼,布娃娃的眼睛很明亮。霧濛濛的天,小雨如絲……綠茵一身碎花長裙,穿著綠色開衫在校園中走著,飄散的長髮已經沾滿水珠。懷裡緊緊揣著課本害怕被雨水浸濕。蕭楠一隻手撐藍色格子傘擋在綠茵麵前,另一隻手隨意地插進牛仔褲兜裡,身上的白色襯衣很潔白。綠茵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