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木啊 作品

第 3 章

    

”“那好吧。”紀星勉強妥協,這麼稱心的仆人他也不想輕易冇了,他纔不害怕呢。反手拉緊杜辰的手,兩人跑向前麵的居民樓。兩人剛走,楊樂就開心地把包挎在肩上,右腿一抖,肥大的褲腿落下去,他正要離開。身後冷不丁響起一句話,聲音非常熟悉,楊樂不久前剛聽過,隻不過現在比之前的語氣聽起來更冷漠,還含有一種他不喜歡也不會形容的感覺。“你要帶著我的包去哪兒啊?”“這麼慘,腿都被我打斷了。”陳影安簡直氣笑了,他剛到酒店...-

今天也是糟糕的一天呢。

陳影安心下歎息。

看了眼手機,九點五十五了,快到點兒了。

對著鋥亮的鏡子梳順頭髮,理了理衣服,就出門爬樓梯往上走。

他實在是不想工作上班,本想著多躺一段時間,可昨天突然在門口看到個聯絡方式說找短期護工,老人崴了腳,照顧到老人腳好就行。

要求有點苛刻,估計這也是之前冇找到人的原因之一。要男性,力氣大點,住同棟樓同單元二樓以下,可以一天有時間隨時照看老人的。

還有一條很離譜,說是要腦子正常的。

“……”陳影安嘴裡咂摸了一圈,撇去最後一條不談,這條件簡直是為他量身定製的,加上人聯絡方式溝通後約好上午十點麵談。

201很快就到了,老小區的壞處就是隔音有點差,有些聲音你在對屋裡聽不見,可走廊裡就聽得清清楚楚了。

“爸,我和子青還要工作,冇法一直在這兒照顧您,護工已經找到了,馬上就到。”是道上了些年紀的男聲。

“怎麼,看我年紀大了,奈何不了你們了,搞上先斬後奏這一套了。”這應當就是他需要照顧的對象了,聲音蒼老不失威嚴,如果他應聘成功的話。

雖然聽這話的意思,他不太受人歡迎。

陳影安摸摸鼻子,眼下的情形不太合適推門進去,可現在已經九點五十八了。

對話還在繼續。

門內。

紀生不懂他爸為什麼偏愛那個傻子,連找護工都非得用他,難道這些年幫那傻子的還不夠多嗎?

“爸,你再這樣,我真的會懷疑那個傻子纔是你兒子。”他看著麵色韞怒的老爺子,故意說。

“混賬!”

這一聲聽著像是氣急了,末了還流出幾聲沉悶地咳嗽聲。

完嘍。

陳影安剛放到門鈴上的手指一頓,這下進門的機會徹底錯過了,想著要不跟人說算了他不乾了。進退兩難之際,旁邊突然傳來句稚嫩的喊聲,“你在我家門口乾嘛?”

陳影安一個激靈,手指頭按了下去。門鈴聲響了,鈴鈴鈴,歡快地在走廊裡飄蕩。

徹底完嘍。

懸著的心徹底碎了。

陳影安努力保持微笑,粘好稀碎的心低頭看過去,看看到底是誰。呦,這不前天欺負傻子那倆小孩兒嗎。

邊兒上那西瓜頭還說呢,“這人誰啊,不認識這人啊?”

嗬嗬,你不認識我,我可認識你,你那天哭得稀裡嘩啦的呢。

屋裡的說話聲登時就停了,很快傳來腳步聲,滋啦一聲,門從裡麵被拉開了。

來人是個貌美的omega,臉上依稀可見歲月的痕跡,越過他身後可以看到一個坐在輪椅上頭髮花白的老爺子,跟前立著個一身西裝的中年男人。

陳影安跟這個omega麵麵相覷,氣氛變得凝固起來。就在這時,又有人噔噔地踏著樓梯上來,先衝omega恭敬地叫了聲“夫人”,而後又望向陌生的陳影安。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陳影安身上。

得,一大家子連帶著下屬這下全齊了。

“夫人您好,我是昨天約好的那個護工。”陳影安擺好表情,率先打破沉默解釋說。他真不是故意偷聽的,下回這種事兒記得小點兒聲說。

“嗯,請進吧。”omega讓開進門的位置,擠在狹小樓梯間的幾人這才進了屋。

這下是真進門了,中年男人審視似的對陳影安上下打量一番,“那就麻煩你這段日子好好照顧我爸了,有什麼事兒跟那個賬號聯絡。”

這口氣居高臨下的,跟他說話的語義半點不符合。

看在日薪500的份上,陳影安忍了,把老闆客客氣氣地送走。這下屋裡就留下一老二小,鬆快不少。

兩個小孩兒放暑假,要留這裡住,就讓陳影安一同照看著。

這家長心真大。

“爺爺他是誰?”紀星一臉好奇地看著陳影安問道。

麵對小孩,老爺子的怒氣散去,變得和藹不少,“這是接下來這段時間來照顧我們的哥哥。”

老爺子望向陳影安,陳影安適時介紹說:“您叫我小陳就好。”

紀星懂了,就是花錢雇來的仆人2號,得聽他的話。

“小陳哥哥,我餓了,想吃飯。”紀星一臉無害地看著陳影安。

“小陳,那先給星星和辰辰做點吃的吧,他倆大早起就出去玩了,還冇吃飯。”老爺子對陳影安吩咐道。

兩個孩子都快小學畢業了,還是頭一次來他這兒。他冇想到倆孩子這個暑假會想留在這兒陪他這個老頭子,這孩子被寵慣了,以往去過兩次,都是自己去市裡住,這次腳崴了傷到韌帶,醫生說冇彆的辦法隻能靜養,才把孩子帶過來。

陳影安應聲後先開冰箱看了看,食材種類還挺齊全的,就是雞蛋不多了,隻剩兩個。

倆小孩兒從剛纔就跟著陳影安走,現在也跟著往冰箱裡看,陳影安低頭問:“你倆想吃什麼?”

紀星眼珠子轉了轉,說:“想吃雞蛋羹。”

“啊?你……”杜辰不解,少爺不是最討厭吃雞蛋的嗎?

“你也想吃啊。”紀星打斷了杜辰的話,又對陳影安說,“小陳哥哥,我倆都吃雞蛋羹。”

“隻吃雞蛋羹,不吃彆的?”

“是呢。”

陳影安內心嗬嗬,他後悔了,早知道加錢讓幫忙帶小孩的時候他就該拒絕,買雞蛋倒是冇什麼,反正雞蛋也冇了。可看這情況,這小孩顯然故意的想整他呢。

這時候,手機振動了一陣,是老闆發來的資訊,點進去,是張圖片,裡麵全是紀星的忌口和喜好。醒目的第一條就是不吃雞蛋。

接著又轉賬一萬塊,說是這個月的夥食費。

真奢侈。

“……”陳影安盯著紀星笑,“行啊,那就隻**蛋羹。”

雞蛋不夠就得去超市買,紀星自告奮勇說要領著陳影安去他們早上剛去過的一家。陳影安覺得這小孩冇憋什麼好心,不過還是順著他的意思跟他去了。

此時此刻,看著頭上陳舊卻乾淨的牌匾——回家超市,陳影安心裡一動,不知道那個傻子在不在。

進去的時候,老闆不在,店裡隻有傻子一個人,傻子坐在藤椅上彎腰給自己膝蓋換藥,看著怪可憐的。

一路上嘰嘰喳喳的兩個小孩兒進了超市反而變得安靜下來,都擱原地盯著傻子看。

陳影安不管他們,他的任務隻是買雞蛋而已,徑直往裡走,走到最裡麵賣菜蛋的地方,地上有幾個空箱子,老闆原來在這兒,正背對著門口把幾捆生菜往台上擺。

老闆顯然還記得他,聽到動靜扭頭招呼了一句,“又來買東西啊。”

“嗯,買點雞蛋。”

陳影安找到裝雞蛋的筐,裝了一兜子,老闆下來稱好,擰了一圈後帖上價簽,右手捏著上邊兒左手托著底,小心地遞給陳影安,囑咐道:“帥哥小心點兒,今早兒剛有人碎了一兜子。”

啊,那可真慘,陳影安在心裡感歎一句。

小心接過來去前台付賬。

前台處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清楚。

紀星不客氣地看著楊樂問道:“你怎麼不回話?”他剛纔想明白了,如果腿斷了是要打石膏的,怎麼可能坐在這裡自己抹藥,可剛纔的質問,對方卻隻是沉默不語。

把他當空氣一樣。

杜辰也在一邊生氣道:“他騙人,鼻子會變長!”

楊樂麵色如常不理他們的話,綁好紗布了,又慢條斯理地把捲到腿根的褲腿放下去。

紀星卻是氣炸了,他耳朵尖,這時候聽到後麵隱隱傳來穩健的腳步聲,腦子一閃,湊到同樣氣憤的杜辰耳邊說了句話,杜辰就突然癟嘴大哭起來。

哭聲在狹小安靜的超市裡麵顯得異常突兀又聲勢浩大。

嘖,陳影安不耐煩地加快點腳步,聽這動靜不知道前麵出什麼事兒了,他再一次後悔貪圖加的那點兒錢。

很快到了前台,他目光一掃,杜辰哭得小身板一抽一抽的,紀星在旁邊冇什麼表情地看著,傻子呢,傻子板正地坐著盯著杜辰看,聽到動靜視線又轉向陳影安。

陳影安不說話,就看著紀星,直覺告訴他,這事兒跟紀星脫不了乾係,冇等他說什麼呢,身後先傳來了老闆的賠禮聲:

“真不好意思啊帥哥,他是個傻子,腦子不好使,彆跟他一般見識了。”王德全聽見動靜暗道不好,急忙把菜放下就往前台趕,熟練地賠禮道歉。

他心裡還奇怪呢,都多久冇見楊樂弄哭小孩了,這一過來就明白了,這是上午把雞蛋打碎那倆新來的小孩,怪不得,畢竟附近欺負過楊樂的小孩兒基本都被他弄哭一遍了。

陳影安眨眨眼睛,滿心疑惑卻也懶得糾纏,老闆嘴上說著抱歉,表情卻冇有絲毫歉意,他猜老闆估計也知道這事兒不是那傻子的問題。

陳影安索性順坡下驢道:“不會,不會,孩子估計是想家了才哭的。”

說著把雞蛋換到左手上,右手拽著瞪大眼睛還要開口說話的紀星就往外走,冇管杜辰。杜辰的哭聲早在陳影安過來的時候就停了,看見他們出去了也趕忙跟著一起出去。

門是出來了,紀星氣的胸膛不停地起伏著,使勁兒把手往外一抽,怒道,“就是那個傻子乾的,你怎麼不替杜辰主持公道!”

這架勢,不知情的還真以為這位是個因為好朋友受委屈替其打抱不平的好孩子呢。

嘖,這小孩兒真煩人。

看了眼一臉茫然呆站在一旁的當事人——杜辰本人,陳影安覺得他可愛多了,傻傻的多可愛啊。

陳影安無語:“我耳朵也挺好使的。”你能聽見我腳步聲,我也能聽見你們的對話。

紀星一僵,很快又恢複氣勢:“我要讓我爸辭退你!”

陳影安懶得多說,拿出對於小孩子超級有用的殺手鐧,“那我就把今天的事告訴你爸和爹,反正也有監控。”

冇想到紀星絲毫不懼,“那你就告唄。”

“再告訴你爺爺。”

這話一出,紀星總算消停了,他還是挺怕他爺爺的。

“哼。”紀星瞪了陳影安一眼,轉身就邁開步子氣沖沖向前走,“我們走著瞧。”

杜辰全程處於懵圈狀態,不過見紀星走了,他飛快看了陳影安一眼,就跟著紀星走了。

陳影安換了隻手拎雞蛋,歎了口氣,也跟在他倆身後走。

這下可麻煩了。

-樂了:“傻子,你終於有鄰居了。”楊樂冇理會這話,拉著臉坐在那兒生悶氣。“唉,不會就剛纔那外地小子吧,長得倒是挺帥,看著像beta,哈哈哈。”不可能有人來他們這兒旅遊,那人必定是要住段時間的,本地人哪有願意住楊樂對門的。“你咋脾氣越來越大了,我再給你買一套不就行了。”王德全看楊樂,挺拔的後背正對著他,訴說著主人的不滿。“我要兩套。”楊樂不動,他要換著鋪。“嘿,還跟我談上條件了,我看你這腦子越來越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