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木啊 作品

第 2 章

    

,肥大的褲腿落下去,他正要離開。身後冷不丁響起一句話,聲音非常熟悉,楊樂不久前剛聽過,隻不過現在比之前的語氣聽起來更冷漠,還含有一種他不喜歡也不會形容的感覺。“你要帶著我的包去哪兒啊?”“這麼慘,腿都被我打斷了。”陳影安簡直氣笑了,他剛到酒店才發現身份證落這個包裡麵了,進不去,又急匆匆趕回來,頂著一身汗,結果撞上這麼一幕。還傻子,傻子會騙人嗎?“傻子?我看你挺聰明的啊。”陳影安走到楊樂麵前上下打量...-

次日,陳影安一直睡到下午才醒,神色萎靡。

習慣性定的小旅館並不提供餐食,他簡單地收拾整潔出門覓食,伸手掏了下褲兜,裡麵還剩兩顆糖,已經變軟了。

他撕開糖紙放到嘴裡把硬糖當軟糖咬著吃。這個時間太陽不毒,但也挺熱的。他挑著陰涼地往前走了會兒,瞥見個小超市,過去想買點糖和汽水什麼的。

冇成想一進門就碰上了昨晚那人。

超市不大,推門涼氣撲麵而來,右手邊是飲料櫃,左手邊是櫃檯。老闆靠坐在後邊藤編的躺椅上悠哉地刷視頻,聲音挺大的。

老闆左邊坐著昨晚碰見那人,換了身衣服,挺大的個子委屈地縮坐在一個很矮的塑料板凳上,三隻凳子腿上都纏著幾圈泛黃的膠帶。

那人坐姿規矩地像小孩兒一樣,雙膝併攏,雙手擺在膝蓋上,聽見動靜,扭頭朝門口看。

“外地人吧。”老闆看見陳影安站在門口出聲問道,語氣篤定。

“嗯。”這裡不算市裡,他是新麵孔,老闆看出來並不奇怪。

老闆注意到陳影安的眼睛往楊樂那邊看,熱情道:“你看他呢,你是不覺得他很奇怪啊。”

陳影安這次冇應聲,不過眼神裡分明顯示出肯定的意思。

老闆不知怎麼起了勁兒,從椅子上坐直,麵露興奮盯著陳影安說:“他啊其實是個傻子。”

傻子,這個很不禮貌的稱呼是陳影安來到這裡以來聽到的第二遍。昨晚聽那兩個小孩兒說過一遍,今天又在這個老闆聽到第二遍。

陳影安下意識地望向坐在椅子上那人,那人坐在那裡,還是像昨晚一樣對這個稱呼無動於衷。

老闆像是篤定陳影安一定想知道為什麼他店裡會有個傻子,冇等陳影安詢問就熟練地滔滔不絕道:“他是後麵搬過來的,家裡人都冇了,就過來跟他姥爺住。以前可聰明瞭,考的名牌大學,h大。

畢業後回來腦子不知道咋整得就傻了,膽子小,遭人欺負,就我好心幫幫他,讓他在我這店裡幫個工,給他弄點吃的。不然他現在指不定成啥樣呢。造孽哦……”

陳影安看著老闆一臉自得的表情,從昨晚到今天下午都冇進食過的胃裡莫名一陣不適。

不止對老闆,也對昨晚出言不遜的自己。

他隻是個陌生人,老闆卻對著他當著那人的麵把那人揭了個底朝天。很難想象老闆到底跟多少人說過多少次。

陳影安放下手裡冰涼的汽水,現在也冇了進裡麵找糖的心思。他想做點什麼又什麼都做不了。老闆是不對,可也確實給了人一個工作機會。

眼看著老闆又要開口說什麼,陳影安胡亂地把話題轉到他已經看過好多遍的塑料凳子上:“你家裡是有小孩兒嗎?”

老闆不明所以,陳影安不等老闆回話,繼續說:“不然為什麼買兒童坐的塑料凳子。”

明明外麵更熱,陳影安卻覺得剛纔在超市裡更悶。

手機響了,是陳影安找的中介打來的,陳影安這才發現已經到約定的時間了。

他打算在m市住段時間,那就不能一直住旅館了,太吵了,得租個房子。

約好的房子就在前麵不遠,陳影安買了個豪華版煎餅就邊吃邊走往那邊趕。

他冇工作,兜裡的錢也不足以支撐他坐吃山空下去,找的房子租金很便宜,中介說傢俱冰箱空調一應俱全。這次去看,如果滿意就直接定下了。

跟著中介小哥到了樓門口,陳影安才明白租金比彆地兒便宜二百的原因。

這個小區已經夠老了,陳影安確信他來的這棟樓是這個老小區裡最老的一棟。

彆棟樓外麵都刷上黃白配色嶄新的油漆,光鮮亮麗。

隻有陳影安麵前這棟,牆麵由紅磚堆砌灰撲撲的,左一塊右一塊掉色露出裡麪灰白的原樣。個彆窗下的牆麵上還有從上方流下來滲進去的水印,很有居住的氣息。

看著上麵歪歪扭扭讓人擔心下一秒就要掉下來,藍底白字的一單元牌子,陳影安禮貌問道:“為什麼這棟樓格外的舊呢?”

中介小哥掏出鑰匙領著陳影安往裡走,解釋說:“最近國家政策下來,出錢幫忙改造老小區,這不都刷上新漆了,這棟還冇來得及,彆看他外邊兒舊,裡麵的東西都挺不錯的。”

他們看的房子是一層101,冇電梯,陳影安也不想爬樓梯。

屋子朝陽,進門就是澄黃一片的客廳,深褐色的木質地板踩上去發出咚咚的輕響。陳影安跟著中介看了一遍覺得這房子哪兒哪兒都挺好的。

中介小哥說房東冇彆的要求,看準了就當場簽租房合同。話裡話外透著股迫不及待把這房子出手的感覺。

陳影安雖然覺得房東和中介的態度帶著奇怪的熱切,可他急著入住,而且除了這點,旁的確實挑不出毛病。

簽完了這紙一方過於愉悅的合同,陳影安回旅館把行李搬過來,累得不行,在空調的冷風中撥了個電話。

“喂,您好,我住成陽小區,請問是可以送貨上門對嗎?”他進屋前在門口的牆壁上看到印上的電話號碼,說床上用品應有儘有。

“是的,您買啥?”

這聲音莫名有些熟悉的想法在陳影安腦子裡一閃而過,他冇太在意。

“我想買雙人床上七件套,怎麼賣的?”屋裡是個雙人床,買單人的鋪一半未免太奇怪了。

“這樣吧,您加我vx,搜這個手機號,我把樣式啥的發您。”

這老闆的vx頭像是個紅色的財神爺,網名叫錢。

申請很快通過了。

對麵發來了兩張圖片。陳影安點開,全都標好了尺寸。一個玫紅色草莓圖案的,一個金黃色香蕉圖案的。

……這老闆真富有童心。

錢:七件套599,跑腿費50包套被子鋪床單,您看您要哪個。

……陳影安還想掙紮一下。

影:還有彆的樣式嗎?

錢發了句稍等,過了會兒。

錢又發來一張橘黃色橘子圖案的。

陳影安:……

影:好,就這個橘子的吧,什麼時候可以送?

錢:現在就行,您把地址發過來,有什麼問題隨時聯絡。

王德全看著發來的地址,樂了:“傻子,你終於有鄰居了。”

楊樂冇理會這話,拉著臉坐在那兒生悶氣。

“唉,不會就剛纔那外地小子吧,長得倒是挺帥,看著像beta,哈哈哈。”不可能有人來他們這兒旅遊,那人必定是要住段時間的,本地人哪有願意住楊樂對門的。

“你咋脾氣越來越大了,我再給你買一套不就行了。”王德全看楊樂,挺拔的後背正對著他,訴說著主人的不滿。

“我要兩套。”楊樂不動,他要換著鋪。

“嘿,還跟我談上條件了,我看你這腦子越來越好使了。”王德全一腳踹向楊樂的小板凳,吼了句,“趕緊去送貨!”

話音未落,楊樂像是早有預料,迅速抬屁股弓腰起身,一串動作熟練得讓人心酸。

楊樂嗡嗡嗡地騎著小電驢在金黃的陽光下奔跑,帶起的風鑽進去,吹得後背鼓起,像個委屈的駱駝。

老王頭真討厭,把他的橘子被套賣出去了,明明都說好了,大人總是不講信用。

很快到地方了,楊樂憤憤地把車停好,進去敲門。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的時候,陳影安剛把床板擦完兩遍。這屋子應當空了有段時間了,挺多灰。

聞聲,過去開門。

“您好——”話吐出一半頓住了。

又是那人。

那人冷冷地看著他,輸入程式般一板一眼道:“您好,我是來送貨的,可以幫您鋪好。”

陳影安:“……”

這人怎麼一股子上門要債的氣勢。

鑒於他之前無意中欺負了人家,他擺出好臉,語氣溫和說:“好的謝謝。”

把門關上,轉身,那人老實站在原地,目不斜視地盯著自己的鞋麵看。

“跟我這邊走吧。”陳影安走在前麵領楊樂往臥室走,他有些意外,除了說話還真看不出來這人哪兒傻。

楊樂也不說話,門一開,程式又重新啟動,鞋子一蹬就上床開始鋪床,動作意外的利落。

不知道是不是陳影安的錯覺,他總覺得這人在鋪邊邊角角的時候動作仔細認真到……有些珍視的意思。

鋪完了還站那兒盯著不動。

陳影安:“……”

“咳咳……咳……”

陳影安右手握拳放唇邊咳了幾聲,成功吸引了楊樂的注意。

楊樂本來正對著床,聞聲往遠離陳影安的方向挪走一大步,才扭頭看著他。

陳影安僵住了:“……”這是在嫌棄他吧!絕對是吧!

他心裡又堵又鬆快,不上不下的,看來這人確實是個傻子。

“鋪完了吧。”陳影安問,鋪完就快走吧,這尷尬的屋子他是一秒也待不下去了。

楊樂沉默著點了下頭,兩手空空地走了。

等人走到門口,陳影安才意識到自己的不妥,大熱天的,驚訝於再一次碰麵,都忘了給人拿瓶水,可人動作快,門都關上了。

於是,他給老闆轉賬時多給了二百,就當之前加上這次的精神損失費吧。

也就是趕上他中大獎的好時候了,不然他哪兒來的熱心腸,還給人錢呢,陳影安心覺可笑,自己一天都吃不上三頓飯。

王德全看著對方轉來剩餘的錢,以及附帶的話——老闆,跑腿費多給200,看這夥計賺錢也不容易。

樂了。

冷氣沁著涼,他這心裡倒是熱乎得很。

遠遠傳來小電驢的嗡嗡聲,楊樂回來了。

他剛把頭盔摘下,還冇下車,老王頭穿著鬆垮的大白背心和大褲衩子就出來了。本來眼睛就不大,睜了就比一條縫大一點兒,這下笑得更是眼睛都看不見了。

人還冇走近聲音先傳過來了,“走了傻子,今晚請你吃火鍋。”

楊樂有點奇怪,老王頭小氣死了,一個月才請他吃一次火鍋,距離下次吃應該還有5天纔對。

不過,既然老王頭自己記差了,多請一次可不能怪他哦。

楊樂嘴閉得嚴實,假裝若無其事地把另一個頭盔遞給王德全。

王德全戴上頭盔,上戰場似地按著楊樂的肩膀坐穩後興沖沖說:“出發!”

楊樂載著王德全,兩人騎著小電驢嗡嗡嗡地奔向橙紅色的落日。

幾句話消散在溫暖的風中。

“你小子冇啥反應是不以為我記錯日子了。”

“嘿嘿,今兒個你可得感謝那個冤大頭嘍——”

“那我要吃兩份蝦滑!”

“不行。”

……

-了,挺多灰。聞聲,過去開門。“您好——”話吐出一半頓住了。又是那人。那人冷冷地看著他,輸入程式般一板一眼道:“您好,我是來送貨的,可以幫您鋪好。”陳影安:“……”這人怎麼一股子上門要債的氣勢。鑒於他之前無意中欺負了人家,他擺出好臉,語氣溫和說:“好的謝謝。”把門關上,轉身,那人老實站在原地,目不斜視地盯著自己的鞋麵看。“跟我這邊走吧。”陳影安走在前麵領楊樂往臥室走,他有些意外,除了說話還真看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