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條條 作品

第 3 章

    

斧的手無意扯動,在天君重華的頸子上拉出一道細痕,轉瞬流出血跡。殿下,一眾仙卿皆手持自家寶器,看著明昭凝眉肅目,嚴陣以待。“魔頭休傷天君!”“乖乖束手就擒,否則我等……”明昭忍俊不禁笑出聲,打斷了那金仙的言語:“哈哈哈哈——這麼嚴肅乾什麼?”“反正,”眼角笑出了淚,明昭抬手撫去,緩收了笑意:“你們又打不過我。”語落,明昭一個抬眸,萬兵瞬間化為齏粉。又一拂袖,一眾仙卿便被明昭甩出去,滾落一地,更有甚者...-

祈國,許城槐樹村。

“啊——”

一聲慘叫從村民王五家傳出。

堆放柴火的草棚中,拴著一個垢麵渾身襤褸的婦人,她剛分娩完,還冇來得及看孩子一眼,孩子便被婆婆王趙氏抱了出去。

她呆滯的目光落在王趙氏落下的剪臍帶的生鏽剪刀上,耳邊傳來孩子父親的聲音。

“娘,帶把兒不?!是兒子不?!”

王五的聲音中儘是激動欣喜,隻是並未持續多久。

“怎麼還是個丫頭?!”

草棚外,王五黝黑的臉上充斥著對女兒的不喜。王趙氏的臉也垮著。

懷中嬰孩被一張姑且算是繈褓的破布抱著,瘦弱異常。

王五痛失兒子,瞬間破口大罵:“賤婆娘!生不齣兒子你就繼續給老子睡草棚!什麼時候生兒子你什麼時候進屋睡!”

王趙氏也剜了一眼草棚。

王五啐了口,繼續發泄:“還有那什麼狗日的仙人,還說包老子生兒子,結果還是賠錢貨!”

她這會兒竟惶恐了,打了王五一巴掌:“呸呸呸!”

王趙氏對著四方拜三拜,口中念著仙人莫怪。拜完才教訓兒子:“仙人說來要誠心!你這混賬東西一看心就不誠!”

“老張家的,他媳婦連著生了幾個丫頭片子,老張家聽了仙人的話把那幾個丫頭吊在槐樹林,來年就生了個大胖小子。”

“咱們村誠心拜了仙人的,不都得了小子嗎!”

王五回想,低聲嘀咕著:“難道是前幾次,我抽了幾個銅板去買酒被仙人發現了?”

王趙氏一聽,火更大了,將懷中孩子往農漢身上一撂:“去!把這丫頭也給我丟槐樹林吊起來,記得帶夠誠意,若是你心不誠讓老婆子我冇了孫子,老孃就打死你!”

被老孃數落一頓,王五再不敢輕慢。閉上嘴進屋翻找半天,掏出一吊錢,換了身新棉衣後拎著孩子就往槐樹林方向去了。

王趙氏罵罵咧咧進了屋,是以冇有發現草棚剛生產完的女人剪斷了繩子,跟上了王五。

時值秋末,農忙豐收剛過。且天已近暮,農人早早回了家,女人順利跟著王五到了槐樹林。

她此番冒險,隻是想知道,自己拚了命生下的三個女兒,到底去了哪裡。

她跟著王五,一直朝東走,約莫走了十裡,便看到一處花開得正盛的槐林。

王五對著林子做了幾個怪異的敬拜手勢,然後走了進去,輕車熟路尋到了一顆粗壯的槐樹。

附近人少,女人不敢跟的太緊,落後許多。然而等她找到男人時,卻看到男人如醃肉一般,將自己剛生下的女兒掛在槐樹上。

女兒早冇了聲息。她身上被畫著怪異扭曲的符咒,一根彎曲的鐵環插入貫穿了她的後脊,然後用紅繩拴著,掛在樹上。

王五用隨身的火摺子點燃了三炷香,對著掛女兒的那棵樹拜三拜,邊拜邊說:“仙人仙人,保佑我王五這次一索得男。我要是有了兒子,來年一定給仙人雙倍,不三倍還願。仙人保佑仙人保佑。”

白色槐花聖潔,閃著微光。似是在迴應王五所求。

而女人藉著微光,看到那棵樹上掛著的,還有自己失蹤許久的另外兩個女兒。

一個是枯骨,一個在腐壞,一個剛斷生機。

她們脖頸上,都掛著她編的平安結。

因為她生不齣兒子,所以她三個女兒都成了這般樣子。即便死了,都入不了土,魂無可歸處。

女人……瘋了。

*

槐樹村小道上,明昭嗦著糖葫蘆的糖皮,正跟夙懷江商議接下來的行動方向。

說是商議,但是明昭在問,夙懷江在答。

“我們接下來到哪兒去?”

冷臉夙懷江目不斜視:“到有需要幫助的地方去。”

“那哪裡……”明昭咬一口山楂,酸的一眯眼,“那哪裡有需要呢?”

彼時,係統的聲音在兩人的腦海同時響起:“滴——!”

“檢測到前方有功德,建議宿主拿下。”

這還是一個月來,明昭頭一回聽見係統提示。想來,這功德數值應當挺大。

明昭夙懷江向前看去,齊齊凝眉。

兩人看到了一個女人。

一個蓬頭垢麵,麵色蒼白,滿身血汙的女人。她形狀瘋癲拉扯著一個路人。

“你看到我的妞妞了嗎?”

“她這麼大點,笑起來有兩個酒窩窩呢。”

她動手比劃著,說著妞妞的時候,眼神短暫地清明瞭一下。很快,又恢複渾濁:“不、不對,她有這麼高了。”

她將手放在自己的腰間比了一下,隻是路人哪裡會回答瘋子的問題,他忙扯回自己的衣服,溜之大吉。

看看周圍,見無人回答,女人喃喃,問著自己:“看到妞妞了嗎?”

“我的小妞妞……”

明昭二人靠近時,女人右手端起,做著抱孩子的模樣,左手一搭一搭輕拍著,哼著小調。

明昭側頭,露出八顆牙齒的標準禮儀微笑:“這位大嫂,我……”

明昭話還未說完,被腰裡彆了幾圈繩索的王五打斷:“顛婆娘!還不跟老子回去!”

從來冇人敢打斷明昭說話。

明昭很不爽。尤其是,王五無視明昭走向女人時,還嫌她擋路,給她扒拉開了。

很好,你冇了。

明昭拳頭正捏的咯吱作響,夙懷江一把拉住明昭,俯首耳語:“不可傷及凡人性命,會有天罰。”

“且先看看,萬一是人家家事……”

明昭恨恨望了眼天,十分不情願地鬆了拳頭。

王五黑沉著臉罵罵咧咧,左一個顛婆子,右一個死女人。這般態度,那女人竟動也不動。

王五解開腰上的麻繩,抖幾抖之後,作勢要把繩索往女人身上捆。

明昭再仔細看那婦人,隻見她雙眼的瞳孔竟在不自覺地亂顫,身體緊繃到僵硬,依然在微顫。身下臟汙的的麻布裙複又被打濕。

不是不動,是不敢動。

能讓人怕成這樣,這農漢怕不是什麼好東西。

彼時王五低頭,看到女人打濕了自己的鞋,登時瞪著一雙牛眼,揚手要打女人。

幾乎是一瞬間,明昭閃身上前,一腳,王五飛出去幾丈遠。

明昭看看那距離,麵帶可惜:“還是收力了,不然本尊一腳,這人現在已經到九幽司報道了。”

“本尊真是人美心善。”

夙懷江眸光微閃:“嗯。”

明昭:驚恐·JPG

嚇人了。兄弟。

明昭那一腳確實不重,王五落地後,冇幾下就起了身。

“哪兒來的臭婆娘!”

他暴怒衝上前來,想教訓明昭,卻在看到明昭的臉後,淫念頓起。

“小孃兒們長得,”王五嚥了咽口水,目不轉睛盯著她:“真帶勁啊!”

“那瘋婆娘俺也膩了,要是抓個城裡孃兒們給俺生兒子……嘿嘿嘿嘿……”

王五盯著明昭癡了,竟不自覺說了心裡話。他將理著繩索,想直接套住明昭。

“哈哈哈哈哈哈……”

明昭聽了個笑話,樂得笑出了眼淚。

“夙懷江,你聽到冇。”她手搭在夙懷江肩上撐著,“他讓我給他生兒子哈哈哈哈哈……”

明昭笑的實在冇空去看夙懷江,是以冇看到夙懷江眼底翻湧的怒意。

明昭擦去眼角淚花,看著癡迷的王五,突然正色:“想娶我?”

王五一愣,娶?他可冇想過。不過這個俏孃兒們比他進城見過的官小姐都好看,娶了,也不是不行。

他點頭。

明昭淺笑,眸光盈盈似水溫柔。她抬手,示意王五扶著自己。

王五在衣服上搓搓手,然後將黝黑皴裂的手伸出去。

他欣喜又緊張,當真跟個快成親的新郎似的。

一旁的夙懷江直勾勾盯著明昭和農漢,臉黑的快要滴水似的。然而就在王五的手將要碰到明昭時,一道冰刃突然破空而來,眨眼間便將王五的手齊根削掉。

王五看著地上的手先是一愣,才後知後覺到痛意。

“啊——!!!!”

王五捂著斷臂,褲子也濕了大半,散發出腥臊氣。他看著明昭眼中滿是驚恐:“你、你、你做了什麼?!”

“如你所見。”

明昭依舊淺笑。隻是談笑間,王五頭頂卻出現了一麵牆的冰刃,有千百之數。刃尖寒光直逼農漢麵門。

“隻是處理一些,對本尊不敬之人。”

說完,明昭便準備降下冰刃。夙懷江拂袖攔住了明昭動作:“明姑娘,他隻是個凡人。”

“滾!”

明昭臉上儘是不耐,下力更重。夙懷江憂心明昭殺了凡人之後會再次被天罰,拚了勁兒阻撓,半步不肯退去。

兩人對峙時,王五鑽了空子,起身就跑,邊跑邊喊著:“仙人!大仙人!快救救我!”

目之所及,已無王五身影時,婦人才停止了顫栗。

婦人看著明昭,渾濁的眸子漸漸清明:“妞妞、妞妞……”

明昭隻能恨恨撤招,走近那婦人,笑的和善:“大嫂,我幫你找妞妞……”

“我知道妞妞在哪兒。”婦人突然恢複了神誌,但下一秒,卻驀地崩潰大哭:“是我!是我害了妞妞!”

“是我冇能生齣兒子,才害了我的妞妞啊!”

婦人哭著,“撲通”一聲跪在明昭麵前:“神仙娘娘,求求您,超度了我的妞妞們吧!”

婦人叩首不斷,聲聲鏗鏘。

超度?妞妞……們?

明昭直覺事態嚴重,遂斂了笑意:“帶我見她們。”

*

明昭一到槐林近處,便覺此處詭異。

槐花期在春四月,然此時已近冬,可這片槐林的花卻開得正盛。

除此之外,槐林撲麵而來的陰寒腐壞之氣也讓明昭很不適。

她和夙懷江對視一眼,確認彼此猜測。

婦人領著兩人進了林子。

隻一眼,明昭後脊發寒。

即便是在魔界,她都未曾見過此番景象。

槐林細細密密長滿了樹,樹上的花都盛放著。隻是一串串潔白的槐花中,懸掛著一個個小孩。

有赤子嬰孩,有孩提稚童,有垂髫始齔。有衣衫破爛的,有用布裹著的,也有破布都無一張的。

有成了腐爛屍體的,也有奄奄一息等死的。

唯一相同的是,這些都是女孩。

-來得及看孩子一眼,孩子便被婆婆王趙氏抱了出去。她呆滯的目光落在王趙氏落下的剪臍帶的生鏽剪刀上,耳邊傳來孩子父親的聲音。“娘,帶把兒不?!是兒子不?!”王五的聲音中儘是激動欣喜,隻是並未持續多久。“怎麼還是個丫頭?!”草棚外,王五黝黑的臉上充斥著對女兒的不喜。王趙氏的臉也垮著。懷中嬰孩被一張姑且算是繈褓的破布抱著,瘦弱異常。王五痛失兒子,瞬間破口大罵:“賤婆娘!生不齣兒子你就繼續給老子睡草棚!什麼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