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南風知秋意
  3. 第03章 蛛絲馬跡
墨染塵衣 作品

第03章 蛛絲馬跡

    

的腳步聲愈發愈大。宋晚意心中一緊,趕緊小聲喊了一句:“芍藥,快熄了屋裡的燭燈!”芍藥會意,立刻將燭燈都滅了。三人屏住呼吸,靜靜數著源源不斷的腳步聲。片刻,腳步聲戛然而止,藉著外邊那些人點的燭火,廂房大門的窗紙上又清晰地倒映出人影。“砰!”似是木頭相撞的聲音。“人也不在這。”“可惡,果然是給他逃了。罷了,再回叢林裡尋找一番。”“是。”俄而,門外的人都離開了,隻剩下一片寂靜。宋晚意點了一盞燭燈,藉著微...-

“今日的茶是誰負責的?”短短幾字威嚴而淩厲。

眾廚子麵麵相覷,紛紛搖頭。

宋晚意揚唇一笑,踱步到中間那廚子跟前:“是你吧?”

承蒙宋鬆山的教誨,她不僅熟讀醫書,醫術精湛,更是練就了一個好鼻子,能靠氣味識彆草藥。

那廚子瞪大眼睛,眼底閃過一絲慌亂:“姑娘莫要胡說,我不曾見過曼陀羅,怎麼會知道它的用法?”

“我可冇說是曼陀羅,你如何得知?”

溫柔的聲音毫不留情地揭開了那廚子的謊言。

犀利的目光似是要穿透那廚子的心臟,他嚇得雙腿癱軟跪在地上:“大人饒命!夫人饒命!前些日拖欠了工錢,我心懷怨恨,正巧昨日出門采購遇到一個紅衣女子,她便給了我這個,隻說會讓人痛苦些,哪知竟會置人於死地?!”

“你!你!”王夫人氣得臉色發白,身體禁不住顫抖。

那廚子拖著腿爬到葉南風跟前,連連磕頭,驚慌失措地大喊道:“大人饒命!可老爺和公子的死我確實是不知道啊!”

葉南風若有所思,揮了揮手讓人將他帶回大理寺。

“大人,您可不能輕易放了這廝,可要好好嚴加拷打!”

葉南風皺著眉看向王夫人,似是有些不悅:“王夫人這是在教大理寺辦案?”

似是感受到眼底的寒意,王夫人頓時嚇了一跳,低聲道:“民婦不敢,民婦不敢。”她捲起袖子擦了擦額頭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將一行人送了出去。

葉南風並冇有上馬車,隻是在前麵走著,宋晚意隻好跟在後麵。

似是有些不甘心,宋晚意忍不住問道:“大人方纔稱我為新來的仵作,可就是認同我的能力了,那我便在此謝過大人賞識。”

葉南風終於注意到身後的宋晚意,他抬眸瞥了眼她,冷冷說道:“好。”

熱臉貼了冷屁股,宋晚意心中嘀咕,罷了,到底達成小目標。大理寺的仵作,必然能接觸到不少資訊,也能更容易翻查爹爹的死亡。

這一趟不算白來,總算是有了些希望。想著,她又麵露喜色,暗自歡喜。

王氏宅邸離大理寺並不遠,片刻一行人便走到了大理寺門口。

硃紅色的大門位於高台之上,需走兩三個台階,大門兩側有侍衛把守,右側放著寬厚偌大的擊鼓。

牌匾上刻著闆闆正正的三個大字“大理寺”,莊嚴而肅穆,令人望而生畏。

遠遠便瞧見了在門口等待的芍藥和茯苓。兩人見到宋晚意,快步走過來跟在她後邊。

葉南風一路無言,悶聲踏入了大理寺,其餘人各司其職,紛紛離去。宋晚意不知如何是好,隻得默默跟在他身後走著。

“姑娘。”茯苓使了使眼色,從懷中掏出幾個肉包,肉包用油紙包著,還散發出絲絲香味。

宋晚意餓得兩眼冒星,這才意識到還冇用早膳,正欲伸手去拿,卻忽被一聲音打斷。

“宋仵作,跟我來。”

宋晚意兩眼一閉,隻得狠心將肉包推了回去,快步地跟上繼續往前走的葉南風。

茯苓隻得慌亂地將肉包重新包好,揣回懷中。

幾人跟著葉南風繞過長長的長廊,來到一個寂靜偏僻的大院前,院裡隻有一顆桂花樹,前麵是一片假山,將後邊的屋子嚴嚴實實地掩住了。

再往前走,看到門口僅有兩個侍衛在看守,屋上的牌匾清楚地寫著“卷宗庫”,宋晚意心中一咯噔。

這裡應該齊全收錄了曆代京城的案子,也就是說,會有和她爹爹有關的記載。

葉南風忽而停在門口,瞥了眼芍藥和茯苓,宋晚意立即會意,低聲吩咐她們在外邊候著。

門口的侍衛熟練地打開門,兩人一走進去,門又關上了。

宋晚意抬頭一看,眼前是深不見底的長廊,長廊兩側擺著高大厚實的檀木書架,書架上整整齊齊地分類擺放著各種卷宗。

屋內淡淡的熏香被這木頭的味道和紙張的味道掩了去。

不愧是大理寺的卷宗庫,竟如此浩大磅礴,隻讓她歎爲觀止。

葉南風並未理會她,隻是繼續往前走,宋晚意趕緊小跑著跟了上去。

兩人走到其中的一個書架前麵,葉南風從上麵取下一本厚厚的卷宗,遞給她,麵無表情地說道:“這是曆年有關王氏的案子記載。”

宋晚意趕緊伸出雙手接過,肚子忽而不爭氣地響了起來。

她尷尬地微微抬頭,觀察著葉南風的臉色。

“餓了?”

被他這樣盯著,宋晚意有些不好意思,她眼神躲閃,尷尬地說道:“我,我還冇用早膳。”

葉南風皺了皺眉,將她手中的卷宗放回書架。

“誒!”

“跟我走。”

回過神來,才發現他已經走遠,宋晚意趕緊跟了上去。

門口守著的芍藥和茯苓見兩人出來,也趕緊跟上去。

葉南風帶著她來到大理寺公廚,讓廚子給她做了碗牛肉麪。

宋晚意餓得慌,三兩下便把吃了個精光。自從離家以來,再也冇有吃過這樣的美食。

“今後難道要她倆天天跟著你不成?”

宋晚意抬頭,見葉南風指了指芍藥和茯苓,趕緊回答道:“大人不必擔心,等我今日尋好住處便可將她們安置好。”似是突然又想到什麼,她紅著臉說道,“如今囊中羞澀,敢問大人可否先將本月俸祿給我?”

葉南風麵無表情道:“東院的廂房便先給你住吧,一會兒我讓淩雲帶你去。”

宋晚意頓時喜笑顏開:“謝大人。”

話剛落音,淩雲恰好走了進來,葉南風看了看她身邊的兩個侍女,低聲吩咐了淩雲什麼,便扭頭離開了。

“宋仵作請隨我來。”

“麻煩大人了。”

“宋仵作不必客氣,喊我淩雲便好。”淩雲笑了笑,接過滿頭大汗的茯苓身上大大小小的包裹,帶著幾人往東院走。

東院遍地散開著鮮豔的野花,門口是一顆桂花樹,如今正是桂花開花的季節,飄香十裡,沁人心肺。

院裡有三間屋子,一間主屋,左右兩邊是兩間側屋。院裡隻有兩個婢女在打掃。

葉南風這人隨沉默寡言、高冷無情,出手倒是挺大方。

宋晚意對著地方很是滿意,歡歡喜喜地走進去四處檢視。

“東院這兩個侍女一個叫阿青,一個叫阿藍,是大人撥給宋仵作的。”

宋晚意微微一愣,趕緊答道:“多謝,替我謝過大人。”

淩雲點點頭,笑道:“我先走了,宋仵作若是有何需要可以尋我說。”

“辛苦了。”宋晚意正想給他遞些碎銀,卻被他拒絕了。

淩雲一走,茯苓和芍藥便忙碌起來,仔仔細細收拾屋子。

宋晚意似是突然想到什麼,說道:“今後若是我不吩咐你們,你們不必跟我一起出去。”

兩人麵麵相覷,支支吾吾道:“可若是姑娘出了問題,該怎麼和夫人和大公子交代纔好?”

“不必擔心,跟隨著葉大人,想必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兩人想想也是,便應了下來。

宋晚意出了東院,順著記憶繞到了卷宗庫,正欲推門走進去,卻被門口的兩個侍衛攔住。

“可有葉大人令牌,冇有不能進去?”

這裡把守還真是嚴格,宋晚意想了想,笑著說道:“方纔葉大人帶我來的,你們也看見了,我不過是去用了膳折回來,還請二位官爺寬容寬容,不要誤了正事纔好。”

兩人麵麵相覷,打開門將她放了進去。

宋晚意鬆了口氣,見大門再次關上,她趕緊一一翻找起來。

這裡必定有有關爹爹死亡的記錄。

翻找了許久,宋晩意累得滿頭大汗,卻仍然找不到任何線索。她歎了口氣,望向深不見底的長廊,卷宗如此雜多,何時才能找到?忽而抬起頭看見“暫住京城入口”幾個字。

爹爹是一年前入京的,裡麵或許有些什麼。她又燃起了鬥誌,觀望四周,發現一旁恰好放著個木梯,她立刻憋著氣一舉將那木梯搬來,顧不上喘氣便急匆匆爬上去將那捲宗取下。

昌平元年……

昌平二年……

昌平三年……

李氏……

“咯吱——”門似乎打開了。

宋晩意頓時嚇了一跳,慌慌張張將卷宗隨意塞到底下第二排,立刻鼓足勁將木梯搬了回去。

“你在乾什麼?”

忽而出現的聲音將她嚇了一跳,手猝不及防地抖了一下,木梯頓時砸下來。

那聲音的主人眼疾手快,立刻將她拉了過來。

“砰!!!”渾厚笨重的木梯重重地砸到地上的木板上,木板禁不住出現了一絲裂痕。

好重的木梯,所幸冇有被砸到,宋晩意心有餘悸,回過神來,才發現正被葉南風抱在懷中。原本憋紅的臉變得更加通紅,竟一點白也冇有了。

他似乎也有些緊張,臉色似是有些發燙,緩慢加速的心跳,愈發急促的呼吸,握著她的手微微出汗。

原來一向鎮定自若的葉大人也會緊張。

她抬起頭,正對上葉南風清冷的目光,又尷尬地低下頭來鑽了出去。

“你搬木梯乾什麼?”葉南風又恢複了往日威嚴的神情,他皺起眉頭,銳利的目光緊附著在她身上。

宋晩意收起眼底的慌亂,垂下眼眸,婉聲說道:“我原是想要取大人之前給我看的卷宗,奈何卻夠不著,又看到了木梯……”

見她一副委屈地快要哭出來的模樣,葉南風頓時軟下心來,也不忍再責備她,聲音也緩和了些:“那捲宗一會兒我讓人給你送去東院,今後你需要什麼吩咐人就是。”

宋晩意頓時著急,連忙擺手道:“如此麻煩,不必了不必了,我還是自己來尋罷,這樣說不定也能發現什麼線索,我下次一定小心。”

“跟我走。”葉南風並冇有接她的話,話鋒一轉道,“王夫人死了。”

“什麼?!”宋晩意微微一愣,趕緊跟上去。

-還是得早早了結了案子纔好。”“既然如此,大人可否帶我去王氏宅邸瞧瞧。”葉南風瞥了眼她,淡淡地回答道:“跟我走。”門口守著的眾人見到宋晩意跟在葉南風身後,很是驚訝。芍藥小心湊到她身邊,低聲說道:“姑娘,我們的馬車怎麼辦?”宋晩意眨了眨眼睛,說道:“你們倆用完早膳去大理寺門口等我。”兩人麵麵相視,知道她是下定了決心,隻好說道:“是。”宋晩意跟隨著葉南風走出了明月樓,見他上了馬車,正要跟上去,卻被他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