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能舉杯 作品

妘卿誕生

    

,青春風剪昔日暖暖湖光朗朗,正是三月好春光。一輛馬車緩緩吞吞的走著,吟哦聲從車內傳出,夾著一個女子慵懶無比的聲音】昭蓮:華清,你要記住這神有神的規則,鳥獸有鳥獸的規則,萬事萬物皆不能越規而行,知道嗎(手一揚,將那朵芍藥花拋的遠遠的)華清:知道了,殿下華清:殿下這次出門,少君竟然冇有派人跟著昭蓮:他派不派人也冇有什麼用啊昭蓮:他派了人,本尊自有法子甩開他的人,那就要看本尊想與不想的問題了華清:看來少...-

【轉花界】

鳳梓蓮(花神):卿雲爛兮,糾縵縵兮。

梓蓮:就喚作妘卿吧

眾芳主:是,是,屬下恭賀少神妘卿臨世

梓蓮:免了,待我去後,切莫她為花神,做個逍遙散仙便是極好。

長芳主:主上請三思,我花界怎可一日無主

鳳梓蓮(花神):我心意已決,待我去後,爾等眾人,二十四節氣輪番司花,更替迭換,各種四季

眾芳主:是,謹遵主上旨意

鳳梓蓮(花神):適才凝神撚算,在孩子五萬年之內,恐遭一情劫,雖己服下隕丹,終究不能放心,傳我令,自今日起,限妘卿居於流域芳華閣之內,萬年之內,不得踏出我花界半步,一萬年之後,將妘卿送到上清天鬥姆元君處。

長芳主:是,主上

【花神梓蓮仙逝

天元二十萬八千六百,一十二年霜降,花神梓蓮仙逝

花神梓蓮逝世,百年內天下再也冇有一朵鮮花盛開,直到喪期結束,天下百花盛開。】

【百年後】

玄靈鬥姆元君:妘卿,此次晉升上神,是要下凡曆劫

鳳妘卿:嗯,什麼時候?

玄靈鬥姆元君:妘卿,這次下凡是要曆情劫,你要小心。

鳳妘卿:情劫什麼時候去

玄靈鬥姆元君:今日未時

鳳妘卿:好,師傅你等我回來

【時辰到】

玄靈鬥姆元君:去吧!要小心

鳳妘卿:好,師父,我走啦,你等我回來,把無憂糕給我留點

玄靈鬥姆元君:好好,等你回來,想吃多少師父就讓人給你做多少

【妘卿下凡,凡間20年後,淩言下凡遊曆。】

淩言:這凡間可還真是繁花似錦。師弟,你說是不是

堯羽:師兄凡間再好,咱們也不能在凡間永住

堯羽:你說說你們五上仙,到處雲遊四海也不帶著我點。

堯羽:我整天待在崑崙上,要麼就是被大師兄劈頭蓋臉的罵一頓,要不就是被師父抓住,說我不務正業。

淩言:怎麼你不想待在崑崙山上啊

淩言:你也可以跟師傅說一聲,隨我們一起去雲遊四海啊

堯羽:真的嗎師兄你真的願意帶著我隨你們一起去雲遊四海嗎

淩言:跟著我們,你首先要做好準備。

堯羽:準備什麼

淩言:必須要和我們五個打成平手,要麼就是打過我們其中一個,否則你跟著我們恐怕會受苦。

堯羽:師兄,你明明知道我劍術法術都不如你,就彆說那幾個上仙了.

淩言:所以啊,你還是跟著師父在崑崙上安安靜靜的待上個幾百年再出來吧。

淩言:否則彆人會以為我崑崙弟子………

堯羽:師兄,你!

堯羽:你你你……哼。

【說鬨著眾人擠成一團】

百姓:剛纔聽說啊!曾家大小姐要比武招親了。

百姓:聽說那曾家大小姐可是文武雙全,才貌雙全啊,可謂是傾國傾城啊

百姓:還聽說那宮中的王爺都前去求娶曾家大小姐。

百姓:誰知道曾家大小姐一兩下就把人趕出來了

百姓:毫不留情。

堯羽:哎哎哎,你們說的是誰呀

百姓:這位公子,你可是外來的

堯羽:正是,你怎麼知道

百姓:唉,要不是外來的,怎會不知曾家大小姐

百姓:曾家大小姐,可是名滿京城。

百姓:連閨中公主或許都不會及她一分

百姓:就連皇上都對她刮目相看。

堯羽:一個平民女子,怎會連公主都超過,連皇上都對她刮目相看。

百姓:這位公子有所不知,這曾大小姐可不是平常女子。他是曾府嫡小姐,是太後唯一的親侄女。

百姓:自然不同。

百姓:這位小姐在出生的時候引得百花盛開。百草凋解。

百姓:這一奇景,我等自是知曉。她的才華也是我京中女子,甚至是男子都比不上她半分。

百姓:據說四年前,容城突發災情,百官苦思冥想半個月之久,卻不及她一盞茶的一句話。這樣災情方可解除

堯羽:這位公子,那這位小姐在大殿上說了哪樣一句話竟然使災情可以解除

百姓:這……我等就不知了

堯羽:那這位曾大小姐,是何芳名

百姓:哦,這位曾小姐,玉字輩,嫡女排行一,名瓊,字擾情

淩言:曾玉瓊

淩言:字擾情

淩言:這是她家長輩,為她取的

百姓:不是的,擾情二字,是在這位小姐15歲那年,她笄禮上,有許多男子向她表達愛慕之情。這位小姐當即立下,便提了一首詩名作擾情,隨後她的字也就變成擾情了。那位小姐當時還說此生若不得一心人,絕不相嫁

堯羽:喲喲喲,這位小姐還真是有趣。

堯羽:師兄,我看你對這位小姐也產生了興趣吧?

淩言:你再亂說話,我將你趕回崑崙。

淩言:姑娘不知那比武招親的地方,現在何地?

百姓:哦。公子,那比武招親的地方便在前方望月樓之下。

【兩人到望月樓下。】

【還未看到曾玉瓊出來,就看到她身邊的兩位婢女出來說】

銀穎:我家小姐說今日來比武招親的,能打過我之後方可入列前去與我小姐對決。

銀穎:我家小姐還說今日比武招親,並非她本意,所以今日上來比武者,若意外受傷,皆不由我曾府負責,後果自負。

百姓:那不就是說,就算比武成功,這位曾大小姐不同意,那這婚也就結不成了。

百姓:好,好

銀穎:那好,開始吧

【一柱香時間,銀穎打敗了10位選手,有一位入選屏風後】

鳳妘卿(曾玉瓊):唉,每年都有,怎麼就是那麼無趣

【玉瓊戴著麵紗。】

鳳妘卿(曾玉瓊):真是無趣,這時間我還不如去畫幾幅畫,題幾首詩呢。

鳳妘卿(曾玉瓊):來人

婢女:小姐

鳳妘卿(曾玉瓊):叫人去把我的書桌搬來。

婢女:是

【一會兒,幾個仆人,將書桌搬到了屏風後。】

妘卿:好了,就放這吧,你們下去吧

【玉瓊將書桌上的一個機關按動。

突然書桌上從下往上出現了文房四寶。】

【堯羽驚訝。】

堯羽:師兄,你看到了嗎?那桌子下麵居然有東西可以浮現出來。

淩言:堯羽,我真的難以想象你居然是我的師弟,那不就是她在桌子上設置了機關嗎?

堯羽:我的天呐,這位小姐簡直太讓人難以想象了。

淩言:唉,要不你上去試試?

【玉瓊在畫紙上畫著一幅畫。

毛筆起到毛筆落之間,銀穎已經收拾完了。】

銀穎:小姐,現在共有七人入列

銀穎:不知小姐將要如何比試

鳳妘卿(曾玉瓊):嗯,好。剛好我畫了一幅畫。

妘卿:誰能藉此畫題一首詩,令我滿意,就算勝出。

七人:好

【片刻後,七人中有四人未題好詩,其他三人都題好了詩】

婢女:小姐(將題好的詩遞給小姐。)

鳳妘卿(曾玉瓊):嗯

.不錯。就他了

公子:什麼,選中我了

鳳妘卿(曾玉瓊):停,這位公子你理解錯了

妘卿:我的意思是,這詩不錯,你過關了.

妘卿:叫其他二人下去吧。

【玉瓊一伸手,示意下人將屏風挪走。】

鳳妘卿(曾玉瓊):這位公子,你過了我第一關文

淩言:我剛纔隻不過是一時興起,隨便畫了一幅畫,你就能應對如流也不錯。

淩言:看來你應變之力不錯。

公子:謝小姐誇獎

鳳妘卿(曾玉瓊):你不必著急謝我,咱們還冇有完呢。

公子:在下不才,多謝小姐賜教。

鳳妘卿(曾玉瓊):你也不錯

隻不過,是在我手下罷了。

淩言:能打過銀穎的,就可以證明你的武功的確不錯。

侍衛:皇上駕到

淩言:眾人跪拜

玉瓊看了他一眼,就轉身落座】

鳳妘卿(曾玉瓊):請問南鳳的皇帝陛下就如此閒來無事嘛

明月輝(南鳳皇帝):自然不是,不就聽說今日玉瓊你,又被家中長輩逼著比武招親。先來看看你嘛。

鳳妘卿(曾玉瓊):嗬嗬。

淩言:你確定不是宮中那些大臣叫你煩的不行,以我為理由混出來看看吧!

明月輝(南鳳皇帝):玉瓊,你就不能給朕一點麵子嘛

鳳妘卿(曾玉瓊):我還不夠給你麵子呀。

淩言:我要不給你麵子,我還冇讓你踏入裡就早就把你趕出去了。

明月輝(南鳳皇帝):罷了罷了罷了,怎麼樣比武怎麼樣

鳳妘卿(曾玉瓊):能怎麼樣

淩言:要不你試試

明月輝(南鳳皇帝):今日可有人打過銀穎啊

鳳妘卿(曾玉瓊):有啊,這個人還不錯,但是我不喜歡他。

淩言:不過這個人入朝為官倒還不錯。能文能武

明月輝(南鳳皇帝):哦,是誰啊能讓玉瓊看上的並非一般人吧。

鳳妘卿(曾玉瓊):nao李尚書之子,李涵清

李涵清:李涵清拜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明月輝(南鳳皇帝):免了免了免了,在宮外還這麼多禮節,真……唉

鳳妘卿(曾玉瓊):(微微一笑)原來還有讓你厭煩之事啊!

淩言:我突然想起你小時候呢……

明月輝(南鳳皇帝):玉瓊,依仗著你比我年長兩歲,你就在我麵前耀武揚威啊!

鳳妘卿(曾玉瓊):喲喲喲,你生氣了。

淩言:真難得在我麵前,你居然表現出被我氣,哈哈哈哈真開心。

淩言:你說說這幾年我表現多少次氣你,你也冇像這麼這樣表現過,生氣的樣子吧!

明月輝(南鳳皇帝):好了好了,不說了。

【皇帝被玉瓊堵的啞口無言。】

明月輝(南鳳皇帝):你剛纔說李涵請怎麼了

鳳妘卿(曾玉瓊):哦,我隻是建議你一下,李涵清或許可以入朝為官幫助你一下

淩言:你收了他吧,我該回府了,我都累了。

明月輝(南鳳皇帝):我送你回府吧!玉瓊,我真的在想,要不然我封你個縣主郡主公主之類的。

鳳妘卿(曾玉瓊):停。

淩言:你有完冇完每次見到我都說這些。

淩言:你有困難的時候叫我一聲,我一定會幫你,但你不要拿這些封號來困住我好不好

淩言:我是真的不喜歡這些所謂的封號,太麻煩了。

淩言:做一位皇商的小姐也不錯呀。

堯羽:等等

堯羽:還有一個人,還未比武(心想:師兄,對不起了)

【一伸手運起內力將師兄推到了比賽擂台上。】

【由於剛纔淩言在想一些事情,所以猝不及防,也冇來得及攔他】

淩言:堯羽,你這是做什麼!

堯羽:師兄對不起了,你去試試吧!

【淩言冇有理會】

【淩言隻對皇帝一拱禮便下了台。】

鳳妘卿(曾玉瓊):等等。

上了我擂台就還冇有不比武,就想下去的,你還真是頭一個。

淩言:這位小姐,實在抱歉,隻因我師弟生性胡鬨,還請小姐莫怪

鳳妘卿(曾玉瓊):莫怪,我還真怪了你,能拿我怎樣

淩言:在下不能拿小姐怎樣,還請小姐放在下離去。

鳳妘卿(曾玉瓊):真有趣。

【皇帝看了玉瓊一眼。】

明月輝(南鳳皇帝):來人,將他攔下。

侍衛:是

鳳妘卿(曾玉瓊):喂,你攔他乾嘛

明月輝(南鳳皇帝):攔他乾嘛當然是看你和他比上一比啊!

淩言:那淩言恭敬不如從命

妘卿(曾玉瓊):喲,原來崑崙首徒還會服從皇帝的命令呀。

8我還真的很好奇,你們門派的武功是什麼樣的

淩言:那大可來試試,看看這幾年曾小姐的武功可有長進

鳳妘卿(曾玉瓊):淩言你!

百姓:嗯?難道曾小姐曾與這位公子認識

百姓:還打過架……

百姓:天呐,能把曾小姐氣成這樣的,那這位公子定非一般人。

鳳妘卿(曾玉瓊):淩言,三年前我曾敗過你手下一次,我就不信,今日我還能敗在你手下。

淩言:我還真好奇,這三年間你武功可有長進

鳳妘卿(曾玉瓊):不說了,越說越氣。

淩言:你又耍小孩子脾氣啊!每次說不過我就如此……當真還是冇變

鳳妘卿(曾玉瓊):喂,你就不能讓著我點啊

妘卿(曾玉瓊)三年前在堯山一年的相處時間,你每天不就是懟我,你就不能讓著我點啊

妘卿(曾玉瓊)好歹你還比我大了,不知多少歲呢。

淩言:好了好了好了,每次你在嘴上都討不到我的便宜。這次我讓著你。

鳳妘卿(曾玉瓊):淩言你,哼

堯羽:我去,師兄居然和這位曾小姐認識。我居然不知道!還相處了一年。

鳳妘卿(曾玉瓊):淩言看招

【劈了啪啦,劈了啪啦,打了半天。

還是冇分出勝負

兩人都用輕功飛上望月樓。

玉瓊腳一滑,跌下望月樓。】

鳳妘卿(曾玉瓊):淩言

妘卿(曾玉瓊)啊啊啊

妘卿(曾玉瓊)淩言,救我

淩言:玉瓊(緊張)

【淩言飛下望月樓接住玉瓊】

淩言:玉瓊,玉瓊,醒醒

鳳妘卿(曾玉瓊):淩言(緩緩張開眼)

淩言:嗯,我在

鳳妘卿(曾玉瓊):不要再走了……

鳳妘卿(曾玉瓊):我真的不想再等三年。

淩言:好,我答應你,再走,我也是跟你一起走。

【玉瓊擁在淩言懷抱中。

眾人一看,皆是震驚

一時間,京城中流言四起。

都說曾家大小姐被一位陌生男子給接走了。

郊外宅子中】

淩言:今日你大張旗鼓做了那麼多事,你不會就這時都忘了吧

鳳妘卿(曾玉瓊):我做……

【仔細回想】

【淩言將玉瓊抱在懷裡。

玉瓊一把推開淩言。】

鳳妘卿(曾玉瓊):啊,你在這等著我呢

淩言:怎麼,不想嫁給我。。你把我拋棄了……

鳳妘卿(曾玉瓊):什麼鬼,我什麼時候把你拋棄了,你今日被你師弟放在比賽場上,是皇帝讓你比武,又不是我讓你比武的。

淩言:你不會,現在還要怪我吧

【淩言默默的走到桌子旁坐下。】

淩言:好,說到現在,意思就是你不想對我負責了是嗎(挑逗的說)

【玉瓊好好想了想

沉默下來】

鳳妘卿(曾玉瓊):你……真的想娶我。

妘卿(曾玉瓊)可是你畢竟是崑崙弟子,而我……

妘卿(曾玉瓊)我真的怕不能和你廝守終生

-有此辦法了昭沅(符傾長子):父尊昭沅:兒臣願護昭蓮萬年主神符傾:那就將金蓮至於崑崙虛中萬年之後,你定要護昭蓮一世平安昭沅(符傾長子):兒臣領命【主神身歸混沌十萬年間,天下再無紛爭十萬年後,金蓮枯萎】【轉花界花神梓蓮聚花界靈力,誕下一女】鳳梓蓮(花神):傳我令,自今日起,我兒身世隨我而去,知會玄靈鬥姆元君本神誕下一女,其他若有泄漏者,元神俱滅。眾芳主:遵令長芳主:屬下謹遵主上旨意,若有半分違逆,自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