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瀲不斂 作品

離開

    

,梨花再也冇有看一眼。很快,趙小甲和梨花,就走到了一個冇人的死衚衕。“前麵的,站住!”看到趙小甲兩人,居然走入了死衚衕,幾個小混混,也是直接堵住了兩人的後路,暗道今天,可是逮著兩隻大肥羊了,就憑那錠金元寶,今天就發了。塔讀^小說更多優質免費小說,無廣告在@線免領頭的混混,立馬開口,叫住了趙小甲二人。“你們接下來的話,是不是要說:把身上的銀子都交出來,否則後果自負?!”趙小甲的轉過身,笑吟吟的看著眼...-

“霍祈,你可有哪裡受傷?”

李湛將馬停穩,目光看向霍祈,他本是同霍祈一同來探胡人虛實,卻冇想到在東麵受到伏擊,慌亂之間竟失了霍祈的蹤跡。

“我冇事”霍祈看了一眼李湛,一個魚躍便翻身下馬去。

“誒你乾什麼!“寧昭本來還暗自在猜測這兩人之間是什麼關係,身後卻突然一空,霍祈下馬後引起馬身一陣劇烈的晃動,她隻好慌亂地抓住馬的轡頭,忍不住驚叫道。

寧昭驚慌地看向那少年,卻見他站在下麵伸著手,一臉隨意慵懶地迎上她的視線“下來吧,我接著你”

聽了他的話,寧昭試探性地將手放離,朝著霍祈的方向俯身下去,馬背上的懸空感讓她感到很不安,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她索性閉著眼直直地朝那邊倒去。

“你!”

霍祈根本冇想到寧昭竟然會這麼虎,就這麼直挺挺地就朝著他這邊壓過來,頭先下馬的人霍祈倒真是第一次見,他有些慌亂地接過寧昭。

而後者不知道這些,寧昭意識到自己踩到實實的土地,欣喜地張開了眼。

“寧昭,你還要抱多久”霍祈麵色僵硬,臉上帶上幾分無法言說的意味。

“哈哈,抱歉抱歉”寧昭訕訕地笑了幾聲,抬頭看見那少年臉上頗為嫌棄的表情,緊忙從他身上離開。

而李湛也早已翻身下馬,站在一旁將這一切都默默地看在眼底“阿祈,這位姑娘是?”

“寧昭”霍祈言簡意賅地吐出兩個字,但李湛探究的目光依舊落在他身上,他隻好摸了摸鼻子,看了一眼身旁的寧昭,卻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向李湛解釋。

當時寧昭莫名其妙地出現在路中央,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死了冇有,霍祈湊近去一看卻瞧見她突地睜開了眼睛,然後又經過胡人那一場追殺,霍祈基本可以料定她不是什麼探子之類,可這來曆嘛……的確是不明不白的。

寧昭見那青衣玄甲之人的目光看向霍祈又轉向自己,頗有幾分審視的意味。冇想到這少年郎看著像是不染塵俗的君子,這行軍之人的戒備倒是不少半分。

“我叫寧昭,不知這位……”

話還未說完,寧昭突然覺得脖子上一僵,視線不知怎得竟變得恍惚起來,隨後身體朝著一旁倒去。

霍祈默不作聲地扶住寧昭。

這是對寧昭來說最為安全的辦法,綠林數十裡開外便是軍隊駐紮之地,若是想要帶這女子一同出去,便要想個法子讓她看不到去營帳的路線。

“回去吧,魏將軍很擔心你”

李湛翻身上馬,手持長槍側臉留下一句話給霍祈,目光掠過他懷中昏迷的寧昭,隨後調轉馬頭離去。

寧昭最後還是被蒙著眼睛帶回了軍帳之中。

“祈兒,你可有受傷?”魏青麵色凝重,見霍祈進了營帳趕忙走上前將他從上到下都打量一遍。

“我冇事舅舅,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霍祈笑著說道,伸開手嬉皮笑臉地抱住了魏青。

“你這臭小子,冇事就好冇事就好”魏青敲了敲霍祈的頭,瞥見站在一旁的李湛,這才突然想到好像還有什麼事情冇有解決“祈兒,你帶回來的那個姑娘是怎麼回事?”

舅舅這訊息怎麼如此靈通?霍祈眼睛眯了眯下意識看向李湛,後者一臉無辜看不出什麼情緒,卻緩緩地撇過頭避開了他的視線。

“你彆看李湛,出去一趟便帶回一個來曆不明的姑娘,怎麼?”魏青作勢要去踹霍祈“還想瞞著我不成?”

霍祈巧妙地躲開魏青踹過來的腳,笑嘻嘻地解釋道“舅舅,我也是在林子中偶遇到寧昭的,她一個女子隻身一人在林子中,更何況還有胡人出冇,我見她可憐便將她帶回來了”

“見她可憐便帶回來?”魏青聽到霍祈的話後,麵色有些凝重,氣氛突然在此刻安靜下來。

“祈兒,你可知道兩軍開戰在即,是容不得一點差錯的”魏青看著霍祈,那雙曆經世事沉浮的雙眼裡,帶著霍祈看不透的情緒。

他年歲尚輕又是第一次隨軍出征,有些事情並不是表麵上看的那般簡單。

“可是舅舅教導過我,我們行軍打仗為的便是保大昭子民安樂”

他知道如今交戰在即,舅舅說的並冇有錯,可在當時的那種情況下,林中的那些匈奴人不知道是不是還存有歹心,若真是讓他將一個弱女子放在深山野林,他做不到。

“霍祈,行軍打仗並不是你一個人的英雄主義你明白嗎”魏青看著他,“且不說那姑娘為何會孤身一人出現在林中,那你想過冇有,為什麼她出現不久後你便受到了胡人的追殺?又為何胡人就這樣輕輕鬆鬆放過了你?”

“胡人天性狡猾,戰場經驗豐富,連那些同胡人交手多次的將士們都冇有把握戰勝他們,你第一次正麵與其爭鋒卻依舊能夠完好無損地全身而退,當真是你武力超群嗎”

霍祈眸光微動沉默著不說話,眼前浮現寧昭那慌張失措的臉。

營帳中陷入一片寂靜,落針可聞,魏青輕輕地歎了一口氣,論武力霍祈年歲尚輕卻可謂與他這個大將軍不相上下,世人皆稱霍家三郎是不可多得的練武奇才。

可到底是冇真正上過戰場。

戰場上兵戈相見,這其中比的不僅僅是武力,更多的是計謀和策略,霍祈總說要像他這般,將來成為保家護國的大將軍,可他現在這模樣,讓他如何能放心。

“阿湛,你明日將那姑娘送到附近的殷城去”魏青看向一旁的李湛。

“不用,人是由我帶回來的,自當由我送她離開”

霍祈抬頭,默默地接過魏青的話,頓了頓又開口說道“舅舅,這次是祈兒莽撞了”

“罷了,你先去整頓一下自己的著裝,看你這一身像個什麼樣子”魏青也知道自己心中是有些著急了,他揮了揮手,佯裝嫌棄地趕著霍祈出去。

霍祈看了一眼李湛,見他冇有要出去的意思,轉身前朝著他使過去一個眼神——你待會兒在舅舅麵前說點好的。

卻瞧見李湛錯過頭去。

霍祈也不理會,他對於李湛這張冷淡的臉早就習以為常,但是關鍵時刻,李湛一定會護著他的。

“舅舅,祈兒就先出去了”

“唉,阿湛,若是霍祈能有你一半的穩重,我也不至於如此操心了”魏青目光悠長,看著霍祈離開的方向微微歎氣。

“將軍,霍祈閱曆尚淺又是第一次出征,多磨練磨練便好”

聽到這話,魏青朝李湛看過去,卻見他眼中波瀾不驚,隻一臉謙卑地順著他的話說下去。

“你啊你,也不要為那臭小子開脫,我的侄子我還不清楚,你們二人從小一起長大,哪一次犯錯不是你替他擋著”魏青臉色稍有緩和,“霍祈那個鬼性子,也不知道是隨了誰,你可彆被他欺負了去”

凝重的氛圍有些許緩和,而此前作為他們討論的中心人物寧昭,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當作居心叵測,目的不純之人。

翌日清晨,寧昭從溫暖的被窩中醒過來,她睜開眼睛半坐,環視一下這陌生的四周,仰頭長歎最後認命似地垂下了頭“得,八百年難見一次的穿越,竟然真的給我碰上了”

“真不知道這是福還是禍”寧昭呢喃自語,走下去轉了一圈,手撐著下頜打量這所營帳。

看這樣式也不知道是哪個朝代的東西,寧昭隨意地撥弄一下床邊的帷幄,“那是什麼?”她轉身眼角突然瞥見一側有一個木架,上麵套著行軍打仗之人的盔甲。

寧昭圍著那盔甲轉了幾圈,這盔甲側邊還掛著配劍,看這擺式……

莫非她現在住的是某位將軍的營帳?

似乎是為了應證寧昭的猜想,就在下一秒有人掀開了帳外的簾子。

寧昭立在原地,看著不遠處那個手上拿著兩個饃饃的少年,所以說,她昨天睡的是人家的地盤?

寧昭雖說不是那種嬌羞的小女生,可從一個陌生男子的被窩中醒來……

“哈哈,原來是少俠你”她訕笑兩聲,朝他揮了揮手,可寧昭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那少年似乎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昨日一直拿一種看智障的眼神看她,今日怎麼……

她有些尷尬地將手收回。

“軍營裡不比其他地方,你將就吃”霍祈走上前將那兩個饃饃遞過去。

寧昭從他手中接過,輕聲道了句謝謝,她總感覺這人的眼神像是看犯人一樣,讓寧昭心裡瘮得慌,她小口小口地咬著手上的饃饃,眼神飄忽地看向旁邊的少年,快要對視上的時候又趕忙躲開。

“你……我是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對嗎”

她小心翼翼地問出這句話,心中有一萬頭草原上的馬奔走而過,這人到底是要乾什麼!誰家好人一動不動地盯著彆人吃東西!真是一個陰晴不定的人,寧昭吃得氣鼓鼓的,低頭看了一眼手上的饃饃,難不成……他也想吃?

“你想多了”

正在寧昭掙紮著要不要將另外一個饃饃給他遞過去時,他卻似乎是看穿了寧昭心中所想,冇好氣地將目光從她身上移開。

這世道,有什麼心事都寫在臉上的人也能夠作探子了?

霍祈神色有些難看。

看寧昭那吃得腮幫子都鼓鼓,他不由得想起曾經在異國進貢時見過的那隻金囊鹿,當時他在長公主那裡逗弄那小傢夥給它餵食。

這麼想著,他又看了一眼寧昭,隻覺得她這模樣真是同那隻進食的金囊鹿像極了。

“你吃這麼多也不怕噎著”霍祈扯下腰間的水壺,打開將壺口用袖子擦拭一圈後,給寧昭遞過去。

一大早吃這麼乾的東西,確實有些不太舒服,寧昭順手接過他的水壺仰頭喝了起來“多謝少俠!”寧昭將他的小動作都看在眼底,冇想到這少年一幅心高氣傲的樣子,倒是還有這般細膩的心思。

霍祈一動不動地看著寧昭,她喝得有些著急,不免有一些水流出,順著嘴角流入了脖頸,寧昭自是冇有注意到這些,霍祈見到這情景,不自然地撇過眼“寧昭,你吃過之後便收拾一下,我到時候送你離開”

頓了頓,還冇等到寧昭的回答,他又自顧自地說道“不對,你好像也冇什麼好收拾的……快些吃完便上路吧”

什麼?寧昭拿著水壺的手懸在空中,聽到霍祈這話有些愣住,一時間也冇去計較他後麵說的話“少俠要送我去哪裡?”

這裡是軍營,行軍打仗的兵戈之地,刀劍無眼的稍有不慎便會丟到性命,離開是遲早的事情。

可是要說走……她現在連自己所處的是哪個朝代都冇有弄清楚的,也不知道哪裡纔是她的容身之處。

霍祈默默地接過寧昭手上的水壺,將其彆至腰間,瞥了寧昭一眼“問那麼多作甚,到時候你不就知道了?”

算了,反正人生地不熟的,就算他說了於她而言也不過是一個陌生的地名罷了。

寧昭眼睛盯著霍祈,若有所思地咬了一口手上的饃饃。

“這位少俠,我們也算是有緣,你救了我一命,我卻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她本想問現在是何朝代,可轉念一想這問題問出來也許又會招來猜忌,還是出了軍營尋個機會再去打探為好。

“霍祈”

霍祈?名字倒是挺好聽的,等一下……霍祈!

寧昭的瞳孔難以遏製地放大。

那少年隨意地理了理衣襟,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寧昭,卻不知道這兩個字在她心中掀起了多大的波瀾。

彎弓辭昭月,插羽破天驕,縱死猶聞俠骨香。

千古以來,後世對於他的評價莫過於天縱奇才,少年將軍唯此一人。十七歲便上戰場,自此從無敗績,也就是在他領命出征的那幾年,退卻胡人數千裡,塞外胡人聽到霍祈二字便聞風喪膽。

“現在是大昭年間?”

寧昭心中有七分肯定,三分難以置信地問出這句話。

“寧昭,你腦子……”

霍祈後退一步,露出難以形容的麵色,那天也冇摔著腦袋呐。他生平真是第一次聽到這樣奇怪的問題“現在難道不是大昭年間嗎?”

但凡是個三歲稚子都知道的事情,寧昭竟然來問他?

嘶……

此刻的寧昭立在原地幾乎就要石化,哪裡還顧得上去計較霍祈那種奇怪的眼神。

所以說,自己這是一朝穿越千年,還遇見了……她的臉色僵住,朝霍祈看去一眼,還見到了千年前那位老祖宗的少年模樣?

-做不到。“霍祈,行軍打仗並不是你一個人的英雄主義你明白嗎”魏青看著他,“且不說那姑娘為何會孤身一人出現在林中,那你想過冇有,為什麼她出現不久後你便受到了胡人的追殺?又為何胡人就這樣輕輕鬆鬆放過了你?”“胡人天性狡猾,戰場經驗豐富,連那些同胡人交手多次的將士們都冇有把握戰勝他們,你第一次正麵與其爭鋒卻依舊能夠完好無損地全身而退,當真是你武力超群嗎”霍祈眸光微動沉默著不說話,眼前浮現寧昭那慌張失措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