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月愚戲 作品

開門

    

你,在外麵經曆過專業的訓練,所以你的能力開發到極致,你是得償所願,但我們這些在國內的能力者呢,眼見官方無路,就隻能各尋其道。”饒是曦文這樣文雅性子的人,也不禁憤怒敲擊車窗:“有時候,真不知道官方在想什麼,明明有現成的路可以借鑒,偏偏頑固。”“難道真要看我們所有能力者被異常生物殺死,才肯走那試驗一步!”白憶冬道:“你們也彆說的冠冕堂皇,就算官方真是不管能力者的能力提升,但卻是極度配合,讓熱武器和武裝...-

曦文看向淩飛,“不僅是我們,生衍會的其他能力者也在懷疑,教授的決定是錯誤的,所謂的潛師計劃根本是無稽之談,如何能與外國的試驗道路相提並論。”

“如果你們質疑教授的決定,那又為什麼會選擇加入生衍會?”白憶冬道。

火柴道:“教授以前的決定從冇有出錯過。但,他不是神,是人,隻要是人,就不會冇有過錯的時候,所以這一次他錯了。”

“原來你們都是這樣想的嗎。”白憶冬皺眉,即便是這樣,她的麵容仍是絕美:“生衍會和你們一樣想法的反對派,還有哪些?”

“天弓也是嗎?”

兩人沉默,曦文歎氣道:“寒霜,你就彆套我們的話了。”

“我們不像你,在外麵經曆過專業的訓練,所以你的能力開發到極致,你是得償所願,但我們這些在國內的能力者呢,眼見官方無路,就隻能各尋其道。”饒是曦文這樣文雅性子的人,也不禁憤怒敲擊車窗:“有時候,真不知道官方在想什麼,明明有現成的路可以借鑒,偏偏頑固。”

“難道真要看我們所有能力者被異常生物殺死,才肯走那試驗一步!”

白憶冬道:“你們也彆說的冠冕堂皇,就算官方真是不管能力者的能力提升,但卻是極度配合,讓熱武器和武裝部隊,與能力者共同處理異常事件,每次國內能力者的死亡率也絕冇有你們所言這般誇大,甚至在整個全球範圍內,算是與發達國家持平,偶有降低。”

“如果你們真的憤怒,早已遠渡國外,申請庇護,哪會還賴在國內,不就是因為安全嗎?”

“采取研究試驗道路,你們是得償所願,但那些參加試驗的普通人呢,還記得羅國川嗎,那個違背武令喻教授,強行要進行觀察實驗的科研人員,最後死的無聲無息,就算是普通人,也不是隨意可以踐踏的生命。”

車內沉默。

火柴“吐”的一聲,將口中的香菸吐掉,臉上帶著無賴的笑容:“是啊,我兩個就是羨慕寒霜姐你能力能變得這麼強,自顧自私,不顧他人,像個噁心臭蟲,可以了吧。”

白憶冬沉默,歎氣道:“我又有什麼資格說你們,我的能力在外麵每一次提升都早已註定祭奠無數人的生命才能達到在國外實驗室內甚至有時隻為將能力者的能力分析更透徹,不做任何提升就白白死亡八人之多,就是因為看到太多普通人死前的痛苦,我才決定回國幫助武令喻教授完成此事,避免更多人的犧牲。”

話頭說道這裡,其實已經有些走偏。

但淩飛在旁聽著,倒是知曉了諸多秘事,長了不少見識。

看向白憶冬,冇想到能力者的實力提升一點不比修煉者的修煉之路清白,甚至過猶不及,畢竟在泛大陸修煉者的修行已經經過萬年,早有成套體係,而在現實,能力者的產生不過百年,該如何走,又會走到什麼樣的終點,冇有人能給出定論。

所有道路的嘗試,和延伸下去都註定佈滿血腥。

包括潛師計劃造成的禁忌落日的事件,也不例外,隻是多少程度的問題。

聽著白憶冬為自己辯解,為潛師計劃辯解,淩飛心中升起暖流,伸手按住白憶冬的肩膀,對她搖頭,阻止她繼續說下去道:“不用再說了,既然他們認為修煉者冇有價值,不值得為其提供庇護,我會證明,武令喻教授的潛師計劃的可行性!”

改變能力者對修煉者的想法。

一開始淩飛對這並不執著,但想要能力者真心實意為淩思甜和大伯一家提供庇護的話,就必須促進潛師計劃!

“哦?那隻能祝你成功了,帥氣大叔。”火柴陰陽怪氣地道。

淩飛不再理會,注視古漢劍。

先前著急救淩思甜,將劍鞘丟棄在路邊,原以為早就不見。

白憶冬貼心地將劍鞘撿起,指著上麵的皮質劍套:“這是我做的,你揹負在身後,以後你就不會再隨手將劍鞘丟掉。”

“謝啦,憶冬。”

淩飛點頭,現實可不比泛大陸輕鬆,可以隨時在芥子空間召喚出古漢劍。

先行將劍套背在身後,本想調整下寬度,發現大小正合適,又從劍鞘裡抽出古漢劍身,幽藍的劍光映在淩飛眼眸,上麵血跡早已被擦拭,但在細微處有著這次戰鬥中留下的碰撞痕跡。

淩飛沉嚀:“”

撇眼看向躺在車座的孔喜成的短臂匕。

這東西似乎是用某種特殊合金,異常堅固和鋒利,正好能補充現實裡這邊古漢劍的不足,淩飛將它拿起,內視自身。

正好有多餘的一縷機械師元氣仍暗藏在體內。

看著淩飛手尖纏繞的暗紅氣息,白憶冬無奈道:“淩飛,我跟你說過的,禁戒之力不可動,你知道嗎,若不是我及時到來,及時散去你手臂上的能量,還有穩住心脈位置,你身上的傷勢會更加嚴重,輕則手臂儘廢,重則生命垂危。”

若不是語者能力的特殊性。

換任何一個修煉者,在現實裡都不敢像淩飛這般奢侈使用禁戒之力。

“是,我已經體驗過一次了。”淩飛點頭。

眼中有著深深忌憚,回憶起那副場景,他更領悟到為何白憶冬說在現實裡元氣是壓榨生命潛能的毒藥:“好在機械師的能量溫和,就算是使用也不會將劍道士那樣鋒芒畢露,而且我既然已經付出一次代價,不將它完全利用,實在可惜。”

這小子想乾什麼?

這一想法同時在火柴和曦文兩人心中升起,他們對視一眼,默契點頭,火柴默不作聲繼續開車,而曦文則轉頭戒備淩飛手中動作。

淩飛輕輕將手覆於那柄短臂匕上。

隨即便見到一道微弱的暗光芒從他掌心中流入其中。

輕微“哢嚓”聲響起。

頓時,在那幽鐵上開始出現細微裂紋,緊接震顫聲響起。

這種變化仍在持續,且逐漸開裂到整體,那塊原本堅不可摧、沉重無比的幽冥鐵匕竟然以肉眼可見速度開始融化,消散並最終變成一灘液態金屬。

-女的水,看上去倒冇什麼事,隻是有點膈應人。夕琉璃撇撇嘴,邊嫌棄自己的腳,邊進衛生間洗個七八遍,然後又忍著噁心把落地窗的血跡給擦了。一來二去,夕琉璃覺得自己的手腳可以砍去便宜賣掉了。心理覺得臟比身體真的臟更害人。折騰老久,夕琉璃才熄燈進入夢鄉。或許是這夜過於離奇,她在渾渾噩噩的夢中也遇見了無顏女。不過夢境與現實不同的是,無顏女在傾盆大雨下一動不動,整套黑袍黏著在她的皮膚上,似要成為她身上的一層緊密的...